22年前 江澤民不聽黃萬里勸告 三峽危害應驗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4年7月22日訊】(新唐人記者鍾離述綜合報導)著名水利專家黃萬里的女兒黃肖路女士,針對中共黨媒在《人民網》近期刊登的中科院研究員陳國階所述三峽工程危害文章,撰文披露說:28年前黃萬里先生已經預見了所有危害,並於22年前親自上書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勸阻三峽工程。中共在三峽工程決策上的罪責再次呈現於世人面前。

大陸媒體報導,6月14日,陳國階在「三峽工程、水壩建設與環境研討會」上,從長江珍稀、瀕危物種面臨滅絕,庫區水污染,陸生生態,地質災害等多方面分析了三峽工程對周邊生態環境的影響。

文章登于網上後,引起廣泛關注,各大媒體轉載,網民問責聲不絕。中共黨媒《人民網》也轉載了文章,並配以多幅圖片。

發言中,陳國階稱,他在10年前就提出三峽工程將來最大的受害者就是上海。

黃肖路撰文披露,陳國階的觀點,她的父親黃萬里教授早在28年前就已提出,並且發表在1986年1月的華東交通大學學報。

在1986年第1期(總第3期)的論文《論長江三峽大壩的修建前提》中,黃萬里在「論三峽大壩對流域自然地理的影響」標題里論述如下:

「長江出三峽,從四川挾帶了大量的泥沙並沖刷了河底的卵石到中下游,在地質歷史上建立了兩湖三江沖積平原,而且仍在不斷建立著蘇北和上海浦東的灘涂;同時河口向海中延伸,相應地堆積起沙土,抬高著河床和兩岸平原。

右岸上海浦東400年前海岸線在今欽公塘位置,距今線約4公里,平均近期每年漲地10米;……合計江蘇東疆每年造地至少10萬畝,這個莫大的財富是長江從四川等地搬來的。在三峽大壩攔沙後,這些財富將不會如前增長,甚至會受海流衝擊,海岸線有時可能退縮。

在中游當江水高漲,洞庭、雲夢、鄱陽、太湖等湖泊起調節作用時,上游帶下來的有機肥泥普遍施給了各省窪地,不斷維持著有利的生態平衡情況。這在築壩後不會再起同樣的效用,是不利於農業和漁業的。

建壩後將截斷部分泥沙流一兩百年,將永遠完全截斷卵石流。江河水流原是有利於人類的自然現象,建壩對長江中下游造陸進展和生態環境起破壞的作用。」

黃肖路在文中還披露,在陳國階發言的近22年前,也就是1992年11月12日三峽大壩開工前,她的父親黃萬里教授還抱著最後的希望給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等寫了一封阻勸信(見《黃萬里文集》2004年自印版第349、350頁)。

信中說:「長江三峽高壩是根本不可修建的,不是什麼早修晚修的問題、國家財政問題;不單是生態的問題、防洪效果的問題、經濟開發程序的問題、或國防的問題;而主要是自然地理環境中河床演變的問題和經濟價值的問題中所存在的客觀條件根本不許可一個尊重科學民主的政府舉辦這一禍國殃民的工程。它若修建,終將被迫炸掉。川漢保路事件引起辛亥革命實為前車之鑒。」

可惜,中共江澤民當局最終沒有採納。

22年後的今天,陳國階說:三峽工程不純粹是個技術工程,更多地會牽連到生態環境、政治問題、社會經濟各個方面。完全驗證了黃萬里的警告,可是為時已晚。

有網友痛心疾首的質問:現在惡果逐步一一顯現!中華之痛,誰來承擔!

廣東省深圳市手機網友說:有個人會遺臭萬年。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