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設陷阱勒索百萬 胡佳單刀赴會生死未卜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4年7月24日訊】(新唐人記者博文綜合報導)維權人士胡佳近日在北京遇襲后,再被當局勒索100萬現金。24日,胡佳將只身前往當局設好的陷阱,面對這些便衣裝成的「匪徒」,胡佳表示,「非常想看清這些披著國家公職的流氓」。據悉,中共當局為了打壓胡佳,指示警察假扮成匪徒對胡佳大打出手,並連續以恐嚇簡訊和電話進行威脅。

胡佳:「匪徒裝得越來越像了」

據德國之聲23日最新消息,當天胡佳再次接到「匪徒」的2條簡訊,要求胡佳將準備好的100萬現金裝在手提箱里,前往會面地點。

胡佳在受訪中透露,22日晚上,「匪徒」打電話問錢的事,通知警局后,警察不知道是真的要求他交錢,還是緩兵之計,讓他向「匪徒」索要帳號,當他索要帳號時,那人聽起來很高興,讓他等電話。當局裝得越來越像「匪徒」了。

他表示,類似的情節只在電視劇和電影中見過,這次自己要親身經歷了,倒要看一看他們24日怎麼說,要把錢帶到何處去。16號晚上,他被襲擊得太突然,眼鏡瞬間被打飛,都沒來得及看清楚他們的相貌,現在非常想看看「這些披著國家公職的流氓」。

據悉,對與這次襲擊,胡佳19日報案時,雖然警方對其作了筆錄,但是卻不給留下直接的聯繫方式。

胡佳分析認為,這不符合破案的規則。想偵破這個案件的話,第一,應當把刑警的號碼告訴他,讓他能與警方直接聯絡,第二,警方應當啟動技術偵查措施。台灣的楊憲宏(音)先生表示,如果這種敲詐或綁架案件發生在台灣,刑偵警察會第一時間追蹤那個電話號碼。而現在胡佳已經向警方提供了3個電話號碼,但警方卻沒有啟動技術偵查措施追蹤。

16日遇襲的當晚,胡佳臨時決定將車停放在一處方圓一平方公里的地方,那裡至少有上千輛車。他們竟然能準確找到了胡佳的位置。胡佳分析,除非他們在我的車上安裝了定位系統。這除了國家安全部門,別人根本做不到。

胡佳:軟禁關押均無效 當局遂採用黑社會手段

對於發生的一系列事件,胡佳認為,這就是當局為了對他進行打擊報復演的一場戲。因為當局對他的一系列措施,軟禁、關押、恐嚇都無效,最後只能用這種下流的黑社會手段,案子又無法破,以求達到嚇倒他的目的。他表示,還有比這更為極端的。像那天晚上他們打他的時候,那輛急速開過來的汽車是完全可以把他撞倒的,然後變成一場無法破解的交通事故。一場謀殺變成這樣一場交通事故。

胡佳認為,當局也期望用這種手段威懾其他維權人士:「一個比較受到國際社會關注的行動者,我們尚且對他採取這樣一個措施,那麼咱們心知肚明,你們這些人還在這裏所謂囂張吧,我們肯定還會用同樣的、甚至更嚴厲的黑社會手法來對待你們。」

胡佳分析,當局這樣做,另一個目的就是搞臭他的個人名譽。胡佳說,當局已經開始在網上散布謠言,說他是因為經濟糾紛、男女關係、賭博、私仇等原因而引起的私人恩怨。

據悉,胡佳遇襲事件已經引起國際組織的關注,總部設在法國巴黎的記者無國界18日呼籲國際社會立即對胡佳的處境作出反應,並認為對胡佳的襲擊顯示是帶有針對性的。

根據此前胡佳的描述,16日毆打自己的兩名男子顯然是受過專業訓練的。他們雖然本性凶殘,但是外表卻根本看不出來,完全不是社會流氓的表現,很可能是國保的。

對于這次被勒令交出100萬現金,胡佳認為,這並非一次普通意義上的「敲詐勒索」,而是想把此事引向另一方向。

被囚禁在內蒙古呼和浩特的異議人士哈達的妻子新娜表示,胡佳的遭遇令其感到震驚,當局利用恐嚇信等手法企圖轉移大眾的視線,用這種方式對待維權人士實在是卑鄙。但是大陸的維權人士已經不像從前了,他們懂得用法律的手段為自己抗爭。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