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習總徹查陝西省周永康殘餘勢力頂風作案內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4年7月24日訊】2014年6月30日下午,轄區咸陽市渭城區渭城街道辦主任林軍以協商處理陝西省公安廳違法辦案為由約見了我女兒,他私下向我女兒提出兩個處理方案:1、可以給我女兒安排一份鄰時工,按月支付工資,讓我女兒可以過上正常人的生活。前提條件是我家必須息訴罷訪。2、我家一死二殘的大案針對政府來講頂多也就是個二手車的價,想按新車的標準依法索要國家賠償是絕對不可能的事,在不追究陝西省公安廳違法辦案及相關暴力維穩部門和官員法律責任的前提條件下,如果只要求幾十萬的賠償,陝西省公安廳可以考慮,糾正違法辦案是絕對不可能的事,全國各地沒有糾正違法辦案的先例,就是告到死也不可能給你糾正。

2014年7月7日上午,我計劃到陝西省公安廳上訪,還未出社區大門,就遭到了渭城街道辦維穩官員何長江等人的強行拉扯和攔擋。何長江對我說:「你就把你家的案子當生意做,現在自由市場都可以討價還價,我們林主任給你家的那兩個處理方案你必須選擇一個,否則你休想邁出小區大門半步。以後想去哪裡,必須先給街道辦申請,在未經批准的情況下,哪也不準去。」

2014年7月21日早上8點,我在女兒的陪同下坐14路公交車去醫院複診高血壓,剛走到社區大門附近,維穩黑惡小頭領吳國榮就迎面走過來,他盯著我們父女倆看了一陣,就急匆匆的向渭城街道辦駐社區辦公室方向走去,同時不斷的向外打電話。不到五分鐘,街道辦維穩官員魏濤等人便開著一輛車號為陝AW592D的小車停在了社區大門外,見我們上了公交車,魏濤等共計三人便開著小車緊緊跟在公交車後面,到了醫院,魏濤等人又寸步不離的樓上樓下的來回跟蹤。離開醫院后我父女想順便逛街購買一些生活用品,魏濤等三人依舊緊跟不放,同時還不斷的向外打電話彙報我們的一舉一動。我很生氣,就質問他們:「看病、購物是我的正常生活權利,你們憑什麼干涉?」魏濤等人答覆:「不論你幹什麼,我們必須要知情並彙報,否則我們就會被領導免職。」我問魏濤等人:「習近平總書記大力反腐敗,連周永康等高官都抓了,全國各地幾乎天天都有貪官落馬,全國的老百姓都很擁護習總書記的做法,中央明文規定,上訪是公民的合法權利,你們現在卻連我家的正常生活權利也強行剝奪了,你們到底想幹什麼,為什麼要和習總書記對著干?」魏濤等人答道:「習近平和我們沒有任何關係,我們只聽領導的安排,領導讓我們幹什麼我們就幹什麼。」無奈之下,我索性當街擺地狀,向路人控訴陝西省公安廳長年違法辦案、暴力維穩致我全家四口人一死二殘、咸陽市渭城區渭城街道辦為包庇陝西省公安廳違法辦案,24小時對我家進行非法監控、跟蹤等惡行。見不斷有路人圍觀和議論。魏濤等人顯得有些慌張,他們暗中撥打110報警並偷偷用手機給我照了相。沒多久,三名110警察來到現場,他們問了我的姓名、年令、電話等個人信息,卻不問我為何要當街喊冤,只是不停的斥責我,說我不應該在街上向路人揭露省公安廳違法辦案,不應該罵政府腐敗黑暗。

2014年7月22日早上9點,我和女兒再次來到陝西省咸陽市渭城區公安分局找姚會林局長,想如實反映轄區化工派出所故意給打人兇手馬永奎父子當黑保護傘一事,剛出社區大門,轄區咸陽市渭城區渭城街道辦維穩官員魏濤等人便兵分兩路對我父女進行跟蹤監控,一路人馬跟著我們上了同一輛公交車,另一路人馬則跟著魏濤開著陝AW592D小車尾隨其後。到了渭城公安分局,姚會林局長再次給我們吃了閉門羹。在我的不斷抗議下,指揮室的劉主任答應電話通知轄區化工派出所所長張思強和副所長殷建庫過來當面談。最終我父女被渭城公安公局信訪室領導連哄帶騙的拉下樓,過了一陣,張思強和殷建庫來到信訪室,張思強告知我,之所以2014年6月16日案發至今沒有結案,是因為案子還未調查清楚。

我當場向化工派出所所長張思強提出如下幾點案件相關疑點:1、2014年6月16日中午11:30左右案發當天,我女兒多次撥打110報警,化工派出所為何要在電話當中欺騙110指揮中心的工作人員,沒有出警說已經出過警並協調處理完了?多次報警后,直到中午13:25分,片警鄭民和武宏斌才趕到案發現場,到達案發現場后,鄭民等人為什麼不拍照、不記錄、不問案發經過,反倒大聲喝斥我女兒不知道和鄰居搞好和諧關係?2、案發當天下午,片警鄭民等人以協調為借口要求我女兒去社區保衛科談話,結果,片警鄭民、民警武宏斌、社區黑惡頭子吳國榮、打人兇手馬建軍、馬永奎父子卻當眾刁難我女兒:「你說你的牙是被馬建軍打壞的,你去把你被打掉的那塊牙找來給我們看,否則,就不能說明你的牙是被馬建軍父子打壞的。」同時,打人兇手馬永奎父子當面誣陷說是我女兒打了他家三口人,竟然也得到了鄭民等人的大力支持。3、之後,去派出所給我女兒做筆錄,民警武宏斌在未詢問我女兒的情況下在筆錄上記錄道:「你因何事報警?答:我家鐵鍋被人砸了。」我女兒反覆聲明:「我當時報警的說法是我家東西被人砸了,並且人也被打傷了。並非鐵鍋被人砸了。」武宏斌堅持不改,聲稱我不可能為你再浪費一張列印紙。最終,武宏斌只勉強手寫添加了幾個字:人也被打了。(這幾個字事後會不會被消掉就不得而知了。)案發後我女兒的左眼明顯青腫發紫,武宏斌卻在筆錄中記錄道:沒有皮外傷,只是自己感覺有點疼。我女兒問武宏斌什麼叫沒有皮外傷。武宏斌答:「就是沒有傷口,我看你眼睛好好的,啥事沒有。」最終逼著我女兒在筆錄上籤了字。既然只是簡單的鄰里糾紛,武宏斌為何要在筆錄上做手腳?4、2014年6月16日案發當天,打人兇手之一馬永奎在毆打我女兒的同時為何要當眾大罵:「王英強個老不要臉的,早上又偷偷跑出去上訪和政府作對去了,政府治不了你,我能治你。」5、案發後連續幾天,打人兇手之一馬永奎連續幾天向我家鍋中潑洗過拖把的髒水,並揚言只要我家在院子里做飯,做一次他潑一次,堅決不准我家在院子里做飯。我多次向化工派出所報警,片警鄭民和民警武宏斌等人出警后並未依法處理馬永奎,反倒和吳國榮一起斥責我家:「你們家在院子里做飯已經激起民憤了,不是老馬一家對你家有意見,以後不準在院子里做飯了。」我家報警的原因是馬永奎父子上門滋事打人,最終結果為何卻變成了我家做飯違法,馬永奎父子上門滋事打人不違法?6、2014年6月23日上午,片警鄭民以處理打人案子為由將我女兒騙到化工派出所,和武宏斌一起給我女兒補拍了傷情照片,這照片能與案發當時的傷情狀況相符嗎?7、案發至今一個多月,我家曾反覆向化工派出所索要案件受理回執單等書面手續,化工派出所一直堅持不給,為什麼?7、打人兇手馬永奎父子至今仍逍遙法外,天天得意洋洋的哼著小曲,到處放話:「打人不是我的個人行為,想要藥費找化工派出所要去。」打人兇手明明是馬永奎父子,為何他卻要求讓化工派出所公開支付醫藥費?8、看似簡單的鄰里糾紛,為何化工派出所副所長殷建庫不願秉公執法,卻要多次公開包庇兇手馬永奎父子,說馬家無錢支付我女兒的幾千元醫藥費,還說他有5個蟲牙都沒治,我女兒那顆被打壞的烤瓷牙也沒必要治。7月10上午,我在化工派出所受到副所長殷建庫的私下威脅:如果你堅持向馬永奎家要那幾千元的醫藥費,就不怕哪天馬永奎上你家殺人或者哪天你出門挨黑磚嗎?9、7月14日上午,我曾去渭城公安公局信訪室找信訪領導協調處理打人一案,信訪官員說已經給化工派出所副所長殷建庫打過電話了,讓他過來當面說清楚。等了很久,殷建庫也沒有來,卻派來了民警武宏斌,武宏斌一進渭城公安分局信訪室的門,看到我就很囂張的大聲喝斥道:「渭城公安分局不是我們化工派出所的上級單位,你跑到這裏來幹什麼?有本事到陝西省公安廳告派出所去。」我問武宏斌:「渭城公安分局不是你們化工派出所的上級單位,那你告訴我,你們化工派出所的上級單位是哪裡?」武宏斌不回答。一個小小的鄰里糾紛,民警武宏斌卻要求我家去省公安廳告。我想知道,指使馬永奎父子上門惡意行兇滋事傷人的真正幕後黑手到底是誰,陝西省公安廳還是化工派出所的領導?10、案發後,面對海外媒體自由亞洲電台調查記者的電話採訪,片警鄭民為何支支吾吾的說,針對2014年6月16日馬永奎父子行兇傷人一案他並不知情,他並不拿事只是配合領導,具體如何操作由所里領導安排,一個小小的鄰里糾紛本是片警鄭民的本職工作,為何他卻不拿事,他所謂的這位操作領導指誰,殷建庫還是張思強或是另有其人?鄭民到底有什麼難言之苦?11、打人兇手之一馬永奎明明是1945年生,化工派出所所長張思強、教導員任曉明、片警鄭民、民警武宏斌、社區黑惡頭領吳國榮等人為何卻口徑統一的答覆我說:法律有明文規定,年滿70歲的人違法可以不受法律制裁。主要打人兇手馬建軍現年不滿40歲,為何至今也沒有受到法律的公正制裁?

針對我的以上疑問,化工派出所所長張思強未做任何正面回答,只勸我凡事不要太較真。

尊敬的習近平總書記,你好!你常說要老虎蒼蠅一起打,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可是你的家鄉陝西省血案如山、冤民遍地、周永康集團的殘餘勢力依舊龐大猖獗,聽說最近中央下派了巡視組到陝西省,冤民們到處尋找中央巡視組的蹤影,結果中央巡視組卻象MH370一樣失聯了,活不見人死不見屍。這已經不是第一次失聯了,冤民們很擔心,不知道中央下派到陝西省的巡視組是不是被陝西省周永康的殘餘勢力給暗中消滅了?目前,我家仍處於陝西省咸陽市渭城區渭城街道辦和社區以吳國榮為首的黑惡團伙的非法24小時監控和維穩當中,連正常生活的權利也被剝奪了,過著不如犯人的生活。請習總書記深入徹查一下陝西省公安廳內部到底有多少周永康集團的殘餘勢力在頂風作案,欺壓百姓和冤民,早日一網打盡,還家鄉人民公道。

附:相關鏈接

一、狗咬人事件引發四口之家一死二殘 多年上訪未果(上)
http://www.rfa.org/mandarin/zhuanlan/diaochabaodao/invest-07072014103842.html
二、http://www.canyu.org/n89798c6.aspx
三、http://canyu.org/n89853c6.aspx
四、http://canyu.org/n89944c6.aspx
五、http://www.canyu.org/n90325c6.aspx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