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禁聞】7月25日完整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4年07月26日訊】【中國禁聞】7月25日完整版

提要
資產證券化再現 專家指:風險轉嫁民間
「充氣蛤蟆」引惡搞 外媒聚焦江澤民綽號
新一輪「打謠」 當局欲奪網路話語權

河南被控殺警訪民 遭暴打失明

被河南警方指控刺死一名警察的訪民許有臣、張小玉夫婦,7月25號,終於見到了律師。

據律師李金星在大陸社交網站「新浪微博」透露,許有臣、張小玉夫婦遭到警方殘暴毆打,許有臣傷痕纍纍,張小玉已經失明。

當晚,代理案件的幾位律師已經連夜趕往鄭州,準備到中共河南檢察院、河南公安廳去控告。

7月17號,河南焦作市訪民張小玉與丈夫許有臣到京上訪,被當地維穩人員帶回原籍時,被控刺死當地公安分局的一名警察。但目前除了當地警方做出的張小玉夫婦殺死警察的結論外,案件細節外界無從知曉。大陸律師和網友對案件紛紛質疑。

北京市民因一條微博被刑拘

北京市民劉躍,因為在大陸社交網站「騰訊微博」上發佈了一條博文,7月25號遭到警方刑事拘留。

據大陸《維權網》報導,劉躍23號在騰訊微博上發佈了一條消息,說「因在北京市房山區史家營鄉煤礦挖煤,而患上了嚴重矽肺病的數十位工友們,他們拖著病體,自己帶著氧氣袋,一步一喘的,從河北的灤平、隆化、圍場等地紛紛趕來,也參加到了鄭州第三看守所門前的聲援『十君子』的活動。」

24號,劉躍因此被北京房山區周口店派出所警察帶走傳喚,25號被以「尋釁滋事」罪名刑事拘留。派出所警察告訴劉躍的太太,劉躍的罪名是上面定的。

浙江強拆十字架 再抓數十人

浙江強拆基督教教堂十字架的行動,已經自溫州市蔓延到臺州市。7月25號,臺州溫嶺市「城關教堂」兩個十字架被當局從教堂拆下,守護教堂的數百信徒中,40多人被抓捕,有傷者被送醫院治療。

據報導,「城關」教堂是溫嶺市最大的教堂,也是溫嶺市首座被強拆十字架的教堂,有信徒4000多人。

編輯/周玉林

新一輪「打謠」當局欲奪網絡話語權

中共近期開始了新一輪打擊所謂「網絡謠言」的行動。目前,已經有47家網站被關停整改,39名網民被查處。為爭奪互聯網的話語權,當局花費數億人民幣,成立兩家新媒體網站。評論表示,中共越是這樣折騰,越說明它的脆弱和恐慌。

中共互聯網信息辦公室22號公布,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工信部、公安部正在開展聯合打擊「網路謠言」行動。自7月15號以來,已經關停三批因所謂管理不力、任由「謠言」傳播的網站。

其中,「贛州在線」、「中國將軍政要網」等4家網站被關閉;「籬笆網」、「迴龍觀社區」、「崑山論壇」等43家網站被關停整改;「虎撲體育論壇」、「邳州論壇」被暫停更新。

之前,公安部門還行政拘留了兩名網民,說他們發佈「上海空中管制抓郭伯雄」等消息,並對另外37名傳播相關信息的網民進行了處罰和訓誡。

另外,還有一批網民被通報工作單位,接受教育。

時事評論員林子旭表示,中共越是這樣從上到下的折騰,越說明中共在網路言論這個環節上的脆弱,由此也讓人們看出中共對網路的恐慌。

時事評論員林子旭:「中國古人講:防民之口,甚於防川,尤其是到了網路高度發達的今天,進一步牽制輿論,只能讓民眾更加憎惡中共這個體制。一時的打壓或許能收到短期效果,但是講話是人的天性,越壓制民眾說話的欲望就會越強烈。就包括中共用以打壓輿論的這些網警,在他們了解了越來越多的事實真相以後,不知道有幾個人還會那麼愚蠢的幫助中共欺壓老百姓。」

北京時政觀察人士華頗也認為,中共嚴打所謂的「網路謠言」是太過恐慌,就怕網民的質疑與批評,對它專制統治的合法性造成威脅。

北京時政觀察人士華頗:「網路對於中共來講是一個大患,各種信息它用傳統的手段已經控制不住了,像以前它可以控制傳統的報紙、媒體廣播電臺和電視臺那是中共一手籌辦的,所以它控制信息、控制輿論駕輕就熟,但是網路興起來之後,中共不可能一手遮天。」

當局今年1月份的數據顯示,去年共有1萬多家網站被查處,1萬1千多人因網路言論遭抓捕。

但這些並沒有震懾住對當局不滿的網民,近一段時間以來,涉及中共權鬥各種消息滿天飛,如「郭伯雄出逃被抓」,「曾慶紅被調查」,「宋祖英被抓捕」,「賈慶林在內蒙被控制」,以及眾多貪官遭抓捕等等,而江澤民的醜聞更是密集爆發。

大陸自由撰稿人、獨立調查記者黃金秋認為,都是因為政治體制不透明,黑箱操作,才導致網路上各種消息滿天飛。

大陸自由撰稿人、獨立調查記者黃金秋:「一般網民的猜測,他都是有一些根據,有一些蛛絲馬跡,他才會有一些這種所謂的謠言。你現在所說的這些謠言最後可能都會變成真實的預言。」

事實上,自2012年2月初「王、薄事件」爆發後,有關中共高層分崩、內鬥加劇的各種傳言不斷,之後也被一一驗證。

香港《明報》指出,中共為爭奪互聯網話語權,推動由當局主導的新媒體發展,分別投入數億元的巨資,成立了「前海傳媒」和「澎湃新聞」兩個網站,形成「一政一經」兩個網上平臺。上海還將為此推出兩個新媒體項目。

華頗:「網路來講,中共以往的控制手法已經失靈了,所以它必須找出一種新的方法來控制網路,鉗制輿論,所以它要加強控制,所以它還打算建立一個高規格的一個控制機構,可以協調各個部門的資源和力量來整治網路。」

為進一步震懾網路,23號,中共以「非法經營」及「尋釁滋事」罪名,重判了網路紅人董如彬6年半,並罰款35萬。

黃金秋指出,互聯網時代,中共一味抓人、打壓言論,搶奪話語權,最終大家寧可相信謠言,也不相信官方發佈的信息。

採訪編輯/李韻 後製/蕭宇

「充氣蛤蟆」引惡搞 外媒聚焦江綽號

北京「玉淵潭公園」日前展出的一只巨型充氣蛤蟆,被中國老百姓笑稱神似前中共黨魁江澤民。雖然這只蛤蟆兩天後就在暴風雨中癟掉,但相關消息在網上持續發酵。儘管大陸一些門戶網站刪除了相關報導和帖子,但中國民間惡搞江澤民的這一綽號,由此卻引發了西方媒體的興趣。請看報導。

7月19號,北京「玉淵潭公園」湖面上出現了一只高22米、底部長34米的充氣黃色大蛤蟆。據了解,主辦方聲稱是為了給市民消暑活動「增添視覺亮點」,給遊客送上一份「喜氣」,放置了這樣一只所謂的「金蟾」。

同樣是浮在水面,同樣是黃色,同樣巨大,這只充氣蛤蟆,除了有「山寨」荷蘭人霍夫曼(Florentijn Hofman)創作的「黃色小鴨」之嫌,許多網民也對它的設計不敢恭維。

不少網民說,充氣蛤蟆「太醜了」、「毀人三觀」,也有不少網民譏笑「大蛤蟆」的樣子很像中共前黨魁江澤民,並留言說:「這算是出來亮個相嗎?這讓『三代表』情何以堪?」

大陸《錢江晚報》一篇標題為「大黃鴨風靡世界,大黃蛤蟆呢?」的評論文章,批充氣蛤蟆給人印象糟糕,做法「非常之猥瑣」,「明明是只蛤蟆,非說是金蟾,明明看著很噁心,非說很祥瑞,非常之無聊。」「大黃鴨和大黃蛤蟆,只是幾個字的差別,一個載入史冊,一個留下罵名」。

大陸詩人王藏:「展示蛤蟆或許有用意,就是習、江鬥其中一種手段。民間這麼多來以來,就把江澤民叫作江蛤蟆,其實反映出來的是民眾對他的一種憤恨。」

旅美中國問題研究人士張健:「習現在也可能矛頭直接的指向江澤民,用這樣一個方式,在氣勢上打壓江澤民,從形象上污辱江澤民,從版面上挑戰江澤民,告訴江氏集團,在北京,乃至於在整個中國,還有黨內和軍內,現在唯一能指揮的,那就是習,除此之外別無他人。」

不過,這只大蛤蟆只露面兩天,就因暴風雨襲擊,漏氣趴下了。趴下的「蛤蟆」圖片在網上熱傳。隨後,新華社和大型新聞門戶刪除了相關報導,很多相關帖子與評論也被刪除。

王藏:「如果民間不聯繫到這方面的話,他們也就不當回事了,但是如果聯繫到政治人物,聯繫到掌權的、當今的中共官僚權貴,那他刪除信息,就是很自然的。」

雖然大陸有關充氣蛤蟆相關報導和評論被刪,但是事件卻引起了外國媒體的關注。包括英國廣播公司《BBC》、《電訊報》、美國《紐約時報》和《法新社》在內,多家西方主流媒體都報導了江澤民被中國民間惡搞的這一綽號。

英國《電訊報》說,當週末的暴風雨令這只蛤蟆癟掉一部分之後,它倒下的臉浸入水中,人們開玩笑說,這預示著87歲江澤民的健康。

《法新社》的報導則說,圍繞江澤民的謠言紛飛,一些報導說在反腐運動當中,現任共產黨總書記習近平在瞄準江澤民的一些同盟。

旅居美國的中國問題研究人士張健認為,處理江澤民,不能只靠習近平,中國民眾的力量很主要。

張健:「畢竟江澤民曾經擔任中共領導人,江澤民那一個時代所有的問題都會揭露出來,這不是一個小事,也是習近平現在最為擔心的一個事情,他不一定得到黨內其他大老的支持,『刑不上常委』雖然現在已經打破了,但是真想拿下江澤民,可能難度非常大。像這樣的人,他(江澤民)必定得到中國人民的清算,而且我相信會很快。」

22號,時事評論員夏小強在博文中指出,在人類歷史上,從中國到外國,很少有皇帝或是國家元首像江澤民那樣,還沒有下臺,賣國淫亂的醜聞就已經遍天下,成為民眾嘲諷和咒罵的對像。被民眾稱為「老不死的」江澤民,他苟延殘喘的一個原因,或許是正在等待一場「世紀大審判」的到來。

採訪/朱智善 編輯/陳潔 後製/李勇

資產證券化再現 專家:風險轉嫁民間

目前中國「資產證券化」產品,時隔7年再現江湖,各銀行、金融機構,甚至國營企業都在爭相發行「資產證券化」產品。官方媒體就此發文,嚷嚷可以期待信貸資產證券常態化。外界認為中國金融界的這一舉動,是在中國經濟處於嚴重脆弱時,中共企圖從老百姓的腰包中掏出最後一個子的歪招。

7月22號,中國郵政儲蓄銀行,發行的人民幣68億元「住房抵押貸款支持證券」正式上市,同一天招標發行的,還有中信銀行61億元的資產支持證券化產品,和臺州銀行的5.3億資產支持證券化產品。

所謂「資產證券化」,就是把那些缺乏流動性,但具有可預期收入的資產,以發行證券的方式予以出售,來獲取融資。

大陸《金融時報》7月22號發文,為「資產證券化」叫好。文章說,近期「資產支持證券」產品的發行人,已經從國家開發銀行、大型商業銀行等,擴展到城商行、汽車金融公司等,「基礎資產」也涉及了個人住房貸款、汽車抵押貸款等多個類別。標誌著中國信貸資產證券化,逐步向所謂常態化邁進。文章還引用多個專家的話,論證所謂的「資產證券化」如何可靠。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這實際上是一個明火執仗的搶劫,中國金融證券處於一個非常脆弱的地步,中國政府還在大量推這些東西,從券商到媒體到政府到發行商,都是統一口徑的吹捧叫好,人們並不能夠真正清醒的認識到,資產支持證券的風險在哪裏。實際是在公然欺騙中國的百姓。」

「資產支持證券」,又稱「ABS」。它將公司的特定資產或某項現金流,作為融資抵押資產,而不是以公司整體名義來融資,因此減少融資成本,也可以限制償債風險。

與股票和一般債券不同,「資產支持證券」不是對某一經營實體的利益要求權,而是對「基礎資產池」(pool of underlying assets)所產生的現金流和剩餘權益的要求權,是一種以資產信用為支持的證券。

因而「資產支持證券」產品相關的本金支付時間,具有不可預見性。

大陸企業觀察家何軍樵:「因為現在整個金融業是非常腐敗的,也是非常黑暗的,資產證券化無非就是甩包袱,就是希望這些負債的資產由當地的老百姓去承擔,企圖將這些債務轉嫁到老百姓身上,反正中央政府沒辦法了就想辦法,這都不是正道。」

中國2005年開始允許「ABS」試點時,受到了廣泛抨擊,2009年「ABS」項目不得不停止。2012年中國又重新啟動了這個項目,並逐步擴大規模。

中國支持「ABS」理論者,是以美國等西方國家早就有了「ABS」為理由。

謝田:「美國也有很多金融產品、證券產品,是由私人公司來進行的,美國政府恰恰是在起一種監督和檢查的作用,完完全全徹底的披露所有的風險,一旦政府發現券商有欺詐行為,政府會直接起訴,政府沒從中獲利,實際上是保護消費者的權益的,在中國恰好相反,媒體也幫著欺騙。」

根據國際「渣打銀行」(Standard Chartered)大中華區研究部主管王志浩(Stephen Green)的估算,到今年6月底,中國總債務與國內生產總值(GDP)之比,已經達到251%。

而中國國內債務到期無法償還的現象也在不斷湧現。例如,山西「華通路橋集團」的4億元債務,在7月23號到期,面臨違約,最終由山西省政府親自出面干預,才完成債務償付。這個集團在上半年也曾出現超日債違約,同樣由政府出面兜底。

近期,更多的實質違約債券爆出,7月10號,由浙商證券承銷的「12金泰債」遭遇本息無法兌付。
據國內媒體報導,有590億民企債務出現兌付危機。

那麼,這些債務最終由政府出面以印製鈔票方式解決,導致通貨膨脹,誰才是受害者呢﹖

採訪編輯/劉惠 後製/鍾元

南橘北枳?在華美企爆食安醜聞

在中國大陸食品安全醜聞太多了,毒奶粉、蘇丹紅、瘦肉精、地溝油等讓人們無處可躲,因而對外國品牌情有獨鍾。不過,最近位於上海的一家美資肉類供應商——上海福喜食品有限公司,被揭露使用過期很久的肉類。醜聞不斷髮酵,工廠不僅被查封,上海警方還刑拘了5名工作人員。其實,作為國際大品牌的「福喜」,還波及到了香港和日本食品安全。請看報導。

上海《東方電視臺》記者臥底2個月後,在電視上曝光了「麥當勞、肯德基」等洋速食的食品醜聞視頻。

報導中說,這幾家速食店的供應商——上海「福喜食品有限公司」,涉嫌提供過期變質的牛肉和雞肉。記者拍攝的畫面中顯示,「全副武裝」的工人們將過期近一個月的原料倒入絞肉臺,再經過裹粉、煎炸等過程,就製成了中國孩子們喜愛的「麥樂雞塊」和肯德基的「燻肉餅」。

《東方電視臺》的報導中說,「福喜」將這些過期肉加蓋了「新」日期後,供應到「麥當勞、肯德基和必勝客」等速食連鎖店。甚至這家知名供應商的工人還對記者笑稱:「過期肉一是吃不出來,二是吃不死人。」

被曝光後,上海「福喜」成了全社會轟炸的對像,公司目前被查封,上海警方還刑事拘留了5名人員,還有媒體報導說,上海「福喜」可能被罰款70億人民幣。

不僅如此,「麥當勞」的執行長也在媒體上指稱:被上海「福喜」騙了﹔而一年內從上海「福喜」進口6000噸肉食加工品的日本商,已暫停了進口;香港商也停止進口所有的「福喜」商品。

上海「福喜食品有限公司」隸屬美國「福喜(OSI)集團」,是一家在全球17個國家擁有50多家食品加工廠的國際化食品集團,在2013年美國「福布斯」雜誌的收益榜上,名列第62位。2010年正式進入中國家禽產業,預計今年在中國有1億只鳥禽類的交易量。

北京「益仁平中心」負責人陸軍:「由於官方片面的依賴或者迷信行政監管,沒有發揮司法的作用,沒有消費者自身維權的這樣一個作用,也沒有去發揮民間團體的作用,所以就導致出現了這樣的一個局面。」

北京民間的公共衛生組織「益仁平中心」負責人陸軍認為,中國就像一個大染缸,聲譽良好的外資企業,在中國這樣一個腐敗的行政體系和市場體系中,也變了味,而在監管相對更寬鬆的其他地方,中國本土企業的問題不會比「福喜」輕。

其實,「洋食品」在中國不是第一次醜聞纏身,光是「肯德基」就經歷了多次。「肯德基」在2005年遭遇過「蘇丹紅」事件,在2011年受到「豆漿門」的衝擊,在2012年爆出漢堡細菌超標,去年又使用了「問題雞」。

旅美中國社會問題研究人士張健指出,「有法不依、執法不嚴、監管不力」是中國食品安全問題的原因所在,而那些在國外品行良好的外資企業,被中國的經營環境拖下水,甚至走向犯罪,正說明社會體制是極為關鍵的。

旅美中國社會問題研究人士張健:「真正的企業,想要生存、想要給大家提供一個良好的食品安全的話,最主要依靠的是一個體制,而不是說商人的一個道德情操。如果沒有這樣的一個環境的話,多麼高尚的商人,也會被拖落到一個不健康的競爭環境當中。」

不過,中共媒體不僅僅樂於曝光國外在大陸的食品企業。中共喉舌《央視》最近宣稱「蘋果」iPhone手機定位服務可能威脅國家安全。不過,針對這項指控,蘋果公司說,iPhone的功能不會曝露用戶的位置,而且也沒有跟任何政府機構合作。

採訪/易如 編輯/宋風 後製/黎安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