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已經變了」 主場新聞被迫關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4年7月26日訊】香港為民主發生的網絡媒體《主場新聞》創辦人蔡東豪7月26日發表聲明,宣布《主場新聞》關閉。他在聲明中感慨「恐懼」,因現在的香港社會與市場的不正常。

向來關心香港民主進程的香港網絡媒體《主場新聞》在7月26日意外關閉。創辦人蔡東豪的聲明讓人讀來有泣血的感覺。他說他作為一名需要往返內地的商人,他的家人和他看到身邊的民主人士遭到打壓,都很擔心自己的命運,每次出入邊防都很恐懼。

而回顧《主場新聞》創辦以來的歲月,蔡東豪說儘管上個月每天都有30萬的獨立瀏覽人次,但因香港現在的社會不正常、市場不正常,《主場新聞》一直沒能達到收支平衡。

種種原因促成《主場新聞》今日的關閉,讓人唏噓。

2012年7月28日,《主場新聞》在香港「全民行動反洗腦,729萬人大遊行」前夕開始投入運營,以「我城‧我觀點‧我主場」為口號,形式類似美國的赫芬頓郵報,「在既有的傳統新聞基礎上,收集、組織、策劃、再送到讀者眼前。」

蔡東豪1964年出生在香港,母親是香港電台上世紀6、70年代的「播音皇后」張雪麗。1986年,蔡東豪在加拿大獲得工商管理榮譽學位,曾在長江基建、中建電訊、精電國際等上市公司任職高層。

《主場新聞》創辦人蔡東豪聲明:

給關心主場新聞的人:

各位,主場新聞今天要結束了!

辦主場新聞是出於簡單信念,「為香港做點事」,推動社會前進,同時希望像美國Huffington Post一樣,創造一個成功的媒體生意,打開新局面。

「為香港做點事」,背後沒什麼偉大使命,只是在自己能力範圍內儘量關心社會,做一個正常公民應做的事。我生於1964年,今年50歲,趕上嬰兒潮最後一班車,受惠香港八九十年代經濟起飛,把握了向上流動力的機會,就如普通香港人,年青時埋首事業,到略有小成,想利用自己商界的經驗、人脈及知識,走向社會。

我恐懼

原來今天的香港已經變了,做一個正常公民、做一個正常媒體、為社會做一點正當的事,實在不容易,甚至感到恐懼 — 不是陌生,而是恐懼。由於當前政治鬥爭氣氛令人極度不安,多位民主派人士,被跟蹤、被抹黑、被翻舊賬,一股白色恐怖氛圍在社會瀰漫,我亦感覺到這種壓力。還有,作為一個經常往返內地公幹的商人,我得承認,每次過境都會提心吊膽,但這是我過分疑神疑鬼嗎?那種感覺,根本不可能向外人説得清楚。

令我最不安,是家人也感受到這股壓力,終日替我擔心。隨著社會氣氛逐漸緊張,這股壓力在我身邊蔓延的程度令我日益困擾。在家吃飯,我堅持不開電視,因為我不想面對面跟家人討論社會話題,我知道他們只會愈來愈擔心。家人因我憂慮,我傷心。

我誤判

兩年前,我和幾位朋友一同創辦主場新聞,我們以理性為起點,相信包容是香港最重要價值,以博客和新聞策展為基石,創造全新媒體形式。根據最新數據,主場新聞上月平均每日「獨立瀏覽人次」(Unique Visitor)有30萬人,表現可算理想。從開始,我們當一盤正常生意來做,可是,在不正常的社會及市場氣氛下,主場新聞的廣告收入跟它的影響力,不成比例。主場新聞小本經營(很多熟悉我們的博客可作證),但創辦至今,每月從未達至收支平衡。最大問題是在可見將來,香港社會氣氛只會更見緊張,從生意角度,主場新聞實在看不到曙光。有人問我,主場新聞有沒有出現抽廣告情況,答案是沒有,從未落,何來抽?香港不單止核心價值被扭曲,市場也被扭曲。

我愧疚

我的恐懼及誤判,源於我曾一度相信香港還是一個正常的地方,一心以為可做一個關心香港的公民、一個相信市場的商人,很明顯,我錯了。在一個不正常的社會和市場,做一個正常的公民和商人,原來竟是錯誤的幻想。

對於兩年來努力拼搏的同事,我很內疚,因為大家年中無休,義無反顧地用行動來支持主場新聞的信念。對於家人的包容,我更內疚,讓妳們為我憂慮了這麼長的時間。對於支持主場的博客、海內外讀者,你們終於發現,原來我也只不過是個普通人。我實在盡了力,也只能走到這麽遠。

主場新聞由即日起正式結束,再見!

蔡東豪
2014年7月26日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