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航空難遺體下葬 西方加大力度制裁俄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4年07月27日訊】新聞週刊(433)時隔四個多月,「馬航」再一次作爲關鍵字和「空難」一起登上國際媒體頭條。當地時間七月十七日,乘坐MH17航班上的283名乘客和15名機組人員,從荷蘭阿姆斯特丹按時起飛後,沒能平安降落在原定的目的地吉隆坡國際機場,而是墜落在烏克蘭東部頓涅茨克州多列士附近的一片田地中、屋頂上。和四個月前不同,這一次空難,掀起的不再是多國海上與空中的合作救援,而是國際政壇的一次暗潮洶湧的動盪。

在這次罹難的298人中,有17個國家的乘客和機組人員,其中荷蘭公民佔了三分之二。週三和週四,罹難者的遺體分兩批被軍用運輸機運到荷蘭。迎接他們的,除了家人和摯友,還有威廉-亞歷山大國王和馬克西瑪王后及荷蘭首相呂特。沒有演講,只有一名士兵用小號吹響《最後一崗》,這是荷蘭每年紀念二戰死難者時演奏的傳統曲目。而後,機場和荷蘭舉國默哀一分鐘。

在此之前,這些遺體先是和飛機殘骸散落在烏克蘭東部的十幾公里範圍內,然後被移送到附近的一個冷凍車廂。

澳大利亞外交部長JULIE BISHOP:「這絕對是一場暴行。」

聯合國安理會於週一通過一項由澳洲起草的決議。除了強烈譴責墜機事件,還要求控制墜機地點和周圍地區的武裝組織,不採取任何可能破壞墜機地點原狀的行動。

澳大利亞外交部長JULIE BISHOP:「我們要求能夠安全、可靠,而且是完全的、不受限的進入墜機現場,以保證調查機構的工作能得以開展。」

然而事與願違,叛亂份子對西方的呼籲置若罔聞,拒絕同烏克蘭政府合作,而西方國家政府出於尊重烏克蘭主權考慮,也不願直接和叛亂分子談判。在當地武裝分子的阻撓下,由荷蘭主導、多國支持的調查工作,步履艱難。

烏克蘭緊急情況服務中心負責人SERHIY BOCHKOVSKY:「他們(叛亂分子)拿走了我們的帳篷,那些帳篷本來是支在設立在墜機地點的我們的基本營地的。我們只搶回了我們的儀器設備。我們是被槍指著攆出來的。」

荷蘭駐烏克蘭警部負責人JAN TUINDER:「你可以叫他們恐怖份子,對我來説他們是罪犯,這基本上是一回事。」

CNN特約記者斯齊巴,也於週二在酒店房間裡被武裝分離分子帶走。斯齊巴上週曾為BBC做過馬航事件的報導。

此時,調查的希望似乎落到「黑匣子」的身上。四個月前被指「無能」的馬來西亞總理納吉布•拉扎克(Najib Razak)通過外交斡旋,22日從親俄羅斯反政府武裝分子那裏獲得了黑匣子,然而他直接與叛亂分子首領交涉的行爲受到了外界置疑。目前,黑匣子已經交由英國航空事故調查局(AAIB)進行調查。

對於烏克蘭政府來說,即使對黑匣子的分析結果還沒出來,其情報機構也已經可以確定,俄羅斯是墜機事件的背後黑手。

烏克蘭國家安全局在事發當天,公布了一份監聽錄音,證明烏克蘭親俄武裝分子和俄羅斯參與了擊落馬航MH17事件。

隨後,美國情報機構證明了這份錄音的真實性,而且,MH17失聯時,美國偵測到1枚地對空導彈從親俄武裝控制的區域發射升空。

歐巴馬:「我們有證據顯示,MH17是被地對空導彈擊落的,它是從烏克蘭境內親俄反叛軍控制的區域中發射出來的。我們也知道,這已不是在烏克蘭東部地區被擊落的第一架飛機了。」

就在墜機發生的前一天,美國剛剛宣佈了對部分俄羅斯最大的金融機構實施制裁。墜機事件發生後,白宮表示將考慮採取更加嚴厲的制裁措施。

白宮發言人JOSH EARNEST:「我們將繼續審查現有的制裁措施,並將繼續和國際社會合作,協同我們的力量向俄羅斯實施懲罰。」

此前被批評行動遲緩的歐盟,也於週二宣佈將確定一份涉及俄羅斯多個經濟領域的懲罰性制裁方案。

歐盟對外事務高級代表CATHERINE ASHTON:「對於那些支持導致克里米亞的脫離和東烏克蘭動盪的俄羅斯決策者,並從中獲益的個人和公司,我們將擴展對他們的限制措施。」

歐盟考慮的懲罰措施中還包括切斷俄羅斯銀行的資金鏈,阻止俄羅斯銀行在歐洲市場推出新的金融產品等。

然而目前的制裁併不涉及軍售。法國總統歐蘭德表示,今年10月仍將如期交付其2011年與俄羅斯簽訂的兩艘戰艦中的第一艘。

俄羅斯《新聞報》(Vedomosti)評論版主編特魯多約博夫為紐約時報撰文說:「隨著更嚴苛的制裁產生效果,俄羅斯經濟會越發低迷,投資者會遠離我們的市場,聰明的俄羅斯人會逃離這個國家。……無論他們承認與否,蒲亭的言論已經成真:我們的國家已經變成了他一直以來警告的那樣——一個敵人環繞的國家。」

新唐人新聞週刊綜合報導

撰稿/曉燕 剪輯/黃千容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