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六代人的無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無論是與國內的親朋好友通話聊天,還是看微信微博在網上轉悠,無時無處不能感到普通中國人的無奈——對房價無奈,對看病無奈,對教育無奈,對強拆無奈,對環境污染無奈,對食品安全無奈,對貧富懸殊無奈,對貪污腐敗無奈,對言論不自由無奈。其實,類似這樣的無奈也不是今天才有,半個多世紀以來一直都存在,而且似乎變得越來越明顯和強烈。

有個在網上廣為流傳的帖子,把各個年齡段普通中國人的無奈概括得相當形象和準確——

50後的無奈:

當我們出生的時候,新中國還沒有個樣兒;當我們長身體的時候,餓得「三根筋挑著一個頭」;當我們需要上幼稚園的時候,只能跟著父母到田頭;當我們長身體的時候,碰上了「三年困難時期」;當我們上小學的時候,小學生都是大知識份子;當我們上中學的時候,趕上了大串聯;當我們正上學的時候,碰上了「文化大革命」,我們該工作的時候,碰上了上山下鄉,當我們談戀愛的時候,還只能靠介紹;當我們結婚的時候,只能兩張床一併靠;當我們工作正起勁的時候,碰上了下崗;當我們老了想享享福的時候,碰上了啃老的80後;鼻子一酸,開始叭嗒叭嗒掉眼淚了—–

60後的無奈:

當我們出生的時候,趕上了三年自然災害;當我們需要讀書的時候,趕上了文化大革命;當我們需要就業的時候,趕上了裁員;當我們要養家的時候,國營賣掉;當我們需要生育的時候,國家只讓生一個;我們教育子女的時候,碰上了會說「外星文」的90後;當我們需要人照顧的時候,碰上了只會讓人照顧的90後。

70後的無奈:

當我們出生的時候,奶粉買不到;當我們長身體的時候,吃肉要靠票;我們需要信仰的時候,信仰崩潰了;我們需要理想的時候,理想泯滅了;我們需要精神鼓勵的時候,我們被物慾世界包圍了;當我們要買房子的時候,福利房沒有了;我們要上大學的時候,大學生貶值了;當我們大學畢業的時候,工作要靠自己找了;當我們要談戀愛的時候,愛情也變成錢情了;我們生小孩的時候,小孩只能要一個了;當我們要孝敬老人的時候,我們上面有六個老人。

80後的無奈:

當我們讀小學的時候,讀大學不要錢;我們要讀大學的時候,讀小學不要錢;我們還沒能工作的時候,工作也是分配的;我們可以工作的時候,撞得頭破血流才勉強找份餓不死人的工作做;當我們不能掙錢的時候,房子是分配的;當我們能掙錢的時候,卻發現房子已經買不起了;當我們沒有進入股市的時候,傻瓜都在賺錢;當我們興沖沖地闖進去的時候,才發現自己成了傻瓜;當我們不到結婚的年齡的時候騎單車就能娶媳婦;當我們到了結婚年齡的時候沒有洋房汽車娶不了媳婦;當我們沒找物件的時候,姑娘們是講心的;當我們找物件的時候,姑娘們是講金的;當我們沒找工作的時候,小學生也能當領導的;當我們找工作的時候,大學生也只能洗廁所的;當我們沒生娃的時候,別人是可以生一串的;當我們要生娃的時候,誰都不許生多個的。

90後的無奈:

當我們出生的時候,奶粉裏都有毒了;當我們長身體的時候,只能吃垃圾食品了;當我們要上幼稚園的時候,開始亂收費了;當我們大學畢業的時候,畢業就是失業了;當我想努力賺錢的時候股市倒了;當我想努力談戀愛的時候帥哥都成GAY了;當我想追求一切流行的時候,又開始非主流了!

00後的無奈:

當我們和媽媽要果凍時,她告訴我果凍是皮鞋做的;當我們和媽媽要新鮮的紅果時,她告訴我們那是轉基因的;當我們去扶摔倒的老奶奶時,媽媽說不能管她會賴上我們的;當我們家有車開時,馬路上已經走不動了;當我們想去放風箏時,空氣中充滿了霧霾什麼也看不見;當我們看著「爸爸去哪兒了」時,飛機卻找不到了。

正如有網友在跟帖中所說,「幾十年彈指間,哪一代都有諸多無奈」。從50後到00後,6代人的無奈其實就是當代中國歷史的某種縮影,濃縮了一代代人的不幸、苦悶、辛酸、悲催和憤懣。

無奈,不是因為他們是無能,不是因為他們懶惰,更不是因為他們是炎黃子孫,而是因為他們祖先的文化被毀滅了,因為他們活得沒有尊嚴和自由,因為他們的權利被剝奪被踐踏,因為他們沒有選票和話語權,因為權力總是被官員獨享,資源總是被政府壟斷,所以他們活得像路邊的小草,像被踩在腳下的石子,像秋天的落葉—–這樣的他們能不無奈嗎!

問題是:就這麼一直無奈下去嗎?怎樣才能不無奈?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