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魂」還是漢奸? 揭開魯迅陰暗的靈魂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4年7月29日訊】(新唐人記者唐迪綜合報導)被中共帶上了多個耀眼桂冠,被中共前黨魁毛泽东捧為“文化新军旗手”的鲁迅過世已經78年,中國人對鲁迅的研究書籍可謂“汗牛充棟”。近年來,研究者逐漸擺脫中共強行灌輸給國人的各種虛假的說辭,從尊重歷史的角度,重新還原出一個更貼近歷史真實的魯迅。

思想的毁灭:揭開鲁迅阴暗的灵魂

7月27日,《法廣》採訪了《新史记》总编辑高伐林,向讀者介紹了現居住在加拿大多伦多的华人学者孙乃修撰寫的《思想的毁灭:鲁迅传》一書。

高伐林稱,孙乃修在這本書中列舉大量鲁迅本人的著作、书信、日记、稿、手迹,並与结集成书的文字反复比对,去僞存真,对鲁迅做了全方位的还原透视,徹底颠覆了“那些跪着吹捧鲁迅的巨量文字垃圾”,推倒了“一尊谎言垒砌的巨像”,剖析了“一个阴暗偏狭的灵魂”。

高伐林表示,毛泽东曾高度称颂“鲁迅的骨头是最硬的”的“民族英雄”,但孙乃修在书中揭開了魯迅“对日军罪行保持缄默与亲日立场”的真實面目。

文章统计,1931年日本“九一八”侵佔中国东北前,鲁迅致日本人的书信仅有1920年、1926年的两封,但“九一八”事变后至1936年鲁迅去世,致日本人书信多达98封。

孙乃修列举了多达30馀段信文实例,展示鲁迅对日本侵略中国及其暴行没有表露出一丝愤怒、抗议或谴责,日益深重的民族苦难,似乎并不是鲁迅的苦难。这些书信毫无民族尊严立场,不但不谴责日军对中国的侵略,却把中国文坛的飞短流长散播给敌国人士,大谈自己对政府和同胞的满腔怨言。他甚至還在信中倾诉他对日本的思念:“我也常想看看日本”;还多处表露对敌方权力者和文化的好感。

1933年4月1日魯迅给一位日本女性山本初枝写信,以尊敬的口吻,称讚侵华决策者之一、正当权的日本陆军大臣荒木贞夫的评论“荒木君的文章上半篇很好”;1934年12月13日他给山本初枝另一封信中,阻拦她学中文,还说:“我是排斥汉文和贩卖日货的专家”;鲁迅在去世前半年的1936年3月4日的一封残存信件中还称讚说:“日本国民性,的确很好”,那正是日本已侵占东北近5年,而且在华北虎视眈眈、不断挑事之际!

而所有上述闡述都有鲁迅的親筆书信作爲證據。

高伐林稱,这本书还追究了鲁迅爲何从不谴责日本侵华、为何临死前要搬家的心态,以及他病故的真实原因。在書中举出的这些白纸黑字面前,毛對魯迅的吹捧显然离史实太远。

鲁迅是一名汉奸?

2012年6月,张生在《其实鲁迅是汉奸》一文中指出,鲁迅是一名不折不扣的汉奸。

文章表示,“在历史面前,最重要的不是知识,而是诚实。对历史的态度,应该是只对历史负责, 一切意识形态的偏见都应该靠后”。

有研究者称:1906~1909年鲁迅滞留东京历史很值得怀疑。没职业也没家庭资助的魯迅,當時卻在东京过着富裕悠闲的生活,雇日本女佣,还资助二弟留学。资金何来,有人推测是日本特高科发工资,密探留学生动向。直到特高科派他去中国另有任务,才离开东京。一二八抗战爆发,他躲到特高科驻上海的联络站内山书店。

1934年5月的上海《社会新闻》有文指鲁与内山完造关系密切,是“乐于作汉奸矣。 ”日据上海、南京后,内山代管商务书馆。日本投降后,他又成了上海数十万日本侨民首领,这都能证明内山是一个很有背景的日本间谍。

文章認為,鲁迅的言行也足以诠释他是一个汉奸的准确定位。

1915年,日本逼袁世凯政府签署《二十一条》,大家知道这条约等同于卖国,袁世凯深知其中利害,卖国的责任不能他一个人担,于是让政府公务员集体签名同意,不签名的就要辞职走人,鲁迅毫不猶豫签下了大名。多年后 鲁迅的论战对手陈源(陈西滢),对此不无嘲讽的说:“鲁迅爱国?他爱的是日本国吧!”。

文章表示,鲁迅为了配合日本大东亚共荣圈的宣传,写大量文章攻击國民政府、诋毁中国,宣传亡国理论。在鲁迅笔下,中国的文化等同于垃圾,中国书只会害人杀人!中国青年动辄被日本人杀戮,不是因为日本人残酷残忍,而是因为“我们不认真”!鲁迅认为日本人是注定要像蒙古人那样征服中国的。

認真了解歷史就會發現,凡是对日本有利的事情,鲁迅都是大力支持;而凡是对中国有利的事情,鲁迅都大力反对。鲁迅还动辄用 “狗”、“叭儿狗”、“走狗” 、“落水狗”之类词汇,去辱罵章士钊、杨荫榆、胡适、梁实秋、林语堂、成仿吾等不肯接受亡国论,要坚持抗日救亡的真正爱国者。

张生認為,鲁迅之死更是将他汉奸身份暴露无疑。36年鲁迅病重,一直由内山完造安排须藤医生治疗。日本人在中国屠杀中国人,对鲁迅却如此费心。只因鲁迅是他们豢养的忠实走狗 ,鲁迅也对日本主子感恩戴德,临死前的10月17日还抱病出访鹿地亘及内山,次日病危,第三天去世。

鲁迅為什麼被中共利用

2011年5月18日,作者“无思”在《大紀元》上發表評論文章《被利用的鲁迅和鲁迅的被利用》談到鲁迅为什么会被中共捧为“中国革命的旗手的問題。

文章表示,鲁迅真正被中共利用的,是他对中华民族五千年传统文明的全盘否定和他内心的黑暗与绝望。民族虚无主义、进化论、无神论的影响,使的鲁迅看不到中国的出路,看不到中国的希望,眼前一片黑暗。所以,鲁迅的笔下几乎没有一个清晰的正面人物,都是麻木、愚昧、懦弱、自欺、凶暴之辈,像孔乙己、祥林嫂、阿Q、华老栓等等。五千年辉煌文明史,在鲁迅眼里只是“吃人”,一笔抹杀为“暂时做稳了奴隶的时代和做奴隶而不得的时代”,所以魯迅也“向来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揣测中国人”。即使偶有称赞“中国的脊梁”之类暖色调,份量也很有限,不要说主流,连支流都称不上。

鲁迅看不到中华文明五千年绵延不绝,影响整个世界的光辉。只看到中国近代闇弱的一页,忽略了中华文明强韧、包容的巨大内涵与伟大生命力。其实就是自心中的黑子,遮住了自己洞察世界的慧眼。

“无思”認為,鲁迅文章的基调就是“坚硬、冷峻、尖利,充满斗争的意识”,缺乏那种“博大、包容、仁爱等正的因素”,那些文章都不具备引导人向上的力量。而最能体现魯迅内心世界的《野草》,充满了孤独、茫然、混乱、绝望等消极情绪。中共也正是在利用他这一点來为中共的全面破坏中華传统文化张目。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