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正恩的恐懼也是其他作惡者的恐懼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希望消失時,恐懼就產生。

昨天,三條新聞,映入眼簾。一是26日,金正恩又進行火箭發射訓練。按金正恩的說法是,在朝鮮戰爭停戰紀念日時,充分做好戰鬥準備,掃清駐韓美軍及其追隨勢力,早日完成統一的偉業。記得,在去年底,金正恩也有過類似的火箭發射。理由基本雷同,沒任何新花樣。二是原全國人大代表、遼寧春成工貿集團董事長王春成,於4月,被軍事檢察機關帶走。原因是,涉及軍中大老虎,徐才厚一案。之前,徐被查後,王春成預感不妙,曾於4月間,從瀋陽飛往日本,不過,隨後他又從日本回國。但運氣不好,即時在機場被抓了。三是徐才厚被查之前,像君子、像好人、像榜樣。他曾苦口婆心,無數次談到軍中的反腐問題,可謂是年年講,月月講、日日講。什麼加強軍隊的反腐倡廉建設、保持嚴懲腐敗的強勁態勢、深入推進軍隊懲治、及預防腐敗體系建設等,信誓旦旦,不一而足。聽得你出神入化,豎然起敬。

從表面看,這是三條內容不一樣的新聞,尤其是第一條,對第二第三條,八竿子打不到一塊,很難聯繫起來。但如果從本質看,從心理學理解,從邏輯學分析,這似乎又是三位一體,有趨同的內容,有共性的存在,有一樣的悲哀。

其實,大凡作惡者,表面看,要麼張牙舞爪,面目兇狠。要麼慈眉善目、花言巧語。要麼繁花似錦,形式主義。要麼山窮水盡,逃之夭夭。其本質,只有一個指向,那就是恐懼。因為,他們明白,自己犯有罪孽,同時。他們清楚,民眾也明白,他們犯有罪孽。因此,由於缺失誠信。使他們內外交困,裏外受敵,內心極度脆弱、不安。他們往往聽見風,就是雨,誠惶誠恐,草木皆兵。他們通常會把意外突發的小事,看成是要他們命的大事。當這種外強中乾的形象,面對外界強大的反制時,他們內心自然就會產生懼怕、焦慮和煩操。體現在行為上,他們一般不會按常規出牌,並粗暴、簡單、荒唐的誇大運用語不驚人死不休的豪言,作出對應的攻擊、解釋、美化、自誇,以示他們內心的強大,從而掩飾恐懼。通常他們會敲鑼打鼓、大呼小叫、好話說盡、壞話說絕。但大都是虛晃一槍,光練不打、光喊不動,光說不做,只到練不動、喊不動、說不動為止。然後,又開啟下一輪,周而復始、遙遙無期的循環鬧劇!

《尚書•君牙》中說:心之憂危,若蹈虎尾,涉於春冰。憂危:是指對危險憂愁懼怕。蹈:是指踏,跺。蹈虎尾和下句的涉春冰,都是比喻身臨險境。春冰:是指春天將化之冰。這些句子大意是:周穆王自從做了天子之後,心中懷有深深的恐懼,好像踩著了老虎尾巴,及在春天即將融化的薄冰上行走一樣。.

而古羅馬哲學家緒儒斯則對權力的恐懼,有更明朗、更進一步的詮釋,他說:作惡者在公開、或秘密尋歡作樂時,有個共通點,那就是,恐懼往往多於歡欣。

文章來源:作者博客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