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祖笙:慶賀迫害狂周永康的倒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曾經不可一世、作惡多端的迫害狂周永康倒掉了,這次是真的,有官方的新聞公報為證。我買了一掛在市面上所能找到的最大圈鞭炮,燃放慶賀。看著一長串的鞭炮在爽風中一聲聲歡快地炸響,我覺得蕩氣迴腸,並隱約看到一個個的冤魂,在天國裡為罪大惡極的周永康的倒掉而歡呼而欣慰。

兩年前的今天,我在異鄉於《演繹的不過是落幕前的瘋狂》中寫道:「黑暗製造者,無毛大蟲也,有大蟲的存在就會有降龍伏虎的存在,這只是個時間早晚的問題。」常言說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孰知僅僅是剛好相隔了兩年時間,黑暗製造者周永康就倒掉了。周賊啊周賊,你也有今天!

何為天道好還?這就是天道好還!不論新政反腐的動因何在,接下來的反腐會進行到何等深度,這回的「放倒」周永康,都算得上是替天行道和為民除害,在國人而言的確是可喜可賀。

但以黨國處理貪官酷吏慣有之作派,我們還只能是確認了魔頭周永康的倒掉,並無法確認周永康所犯下的種種罪行,會悉數被曝光在陽光之下。周永康所涉及的問題,決不僅僅是貪腐和政變的問題,他手上絕對已直接或間接地染有血腥。對周更徹底的清算,估計會在國家實現民主轉型之後。

一時權傾天下的「維穩沙皇」周永康,扮演的一直是個黑暗製造者的角色,不可理喻地瘋狂破壞法制建設。禍國殃民的周賊讓整個政法系統變得面目全非,其間以魔化公安系統為最烈。對無數中國百姓而言,周賊橫行以來,便是有公害而無公安,警民間曾有「魚水情」被不斷的對立所替代。

周永康是中共建黨史上的一個孽障,將這個黨已是毀得非常徹底。自其竊任公安部部長以來,整個公安體系就已出現了十分可怖的變異,知法犯法、執法亂法的現象十分嚴重,警察不斷在搶屍,在截訪,在監控和打壓良心人士,在充當暴政的打手,在血腥強拆中自甘淪為掠奪者的馬前卒……

將血淋淋的兇殺案硬說成「自殺」,這般明目張膽混淆黑白、草菅人命的事,在周賊為惡期間,不知凡幾。周賊一手遮天之下的政法系,在法治史上和人類史上發明了令後人聞之膽寒的新套路,那就是不論多麼慘絕人寰的命案,都可以通過強權壓迫的手段,來逼使遇害者家屬「協商解決」。

迫害是周賊秉政的一大主題。在迫害狂周永康喪心病狂作惡的這些年裡,暴政的迫害面已幾乎是公然擴大到了全民。學者、記者、作家、律師、藝術家、信仰人士、民主人士、各種訪民……任何層面的人士隨時都可能成為暴政迫害的對象。不少被迫害者在殘酷的迫害中,已悲慘地撒手人寰。

我見胡佳在一篇文中直指周是中共的掘墓人,不禁與妻子談到:胡佳這樣寫文章肯定要惹大麻煩。從周的行事手法來看,是個十足的小人,在他失勢前一定是老虎屁股摸不得。果然胡佳隨後就身陷囹圄。我一直迂迴反擊著,結果也在「幾條線壓下來」的警方行動中,被強加了莫須有的罪名。

周賊操縱下的黑暗司法,已成了帽子工廠,動輒給良心人士冠以「顛覆」、「煽顛」、「誹謗」之罪名,但極盡諷刺意味的是,狗膽包天的周永康,自己卻是暗地裡動真格,圖謀政變!他不只是對習李政權圖謀不軌,早在胡溫任上,他就有了政變的企圖,否則許多事就無法得到合理的解釋。

我在舊文中已披露,那年京城召開「盛會」,我恰好在京上訪,發現一個十分弔詭的路數:大量走投無路的冤民,原本露宿在小巷裡,蝸居在地下室,可在「盛會」召開之際,卻全部被警方給趕到大街上去露宿。當時的北京南站一帶,整條街差不多都是人間地獄的景象。這路數是何等陰毒。

維護社會穩定本是職能部門的天職所在,但「維穩沙皇」周永康卻要以「維穩」之名,福蔭本部,掏空國家,每年竟向國家索要高達幾千億的維穩經費,其開支已高於國防開支。而每年耗費數額如此之巨的民脂民膏,是令這個國家一天比一天更加陰森,黨政的「敵人」也像滾雪球一樣增多。

周永康任上的普施迫害,為黨政憑空製造的「敵人」不計其數,我也同樣是這個時期被製造出來的一個「敵人」。我不過是撰文談論了百姓的看病難、上學難、買房難,就「莫名其妙」成了被迫害的對象,就「莫名其妙」家破人亡,就一再見識了政法官員和「人民警察」是一副怎樣的嘴臉。

在周永康橫行無忌期間,我反覆被「維穩」者告知,我是所在地區的頭號被「維穩」對象,後又被告知是中央政法委的監控對象。我所在的這個小縣人口只有十幾萬,高高在上的前中央政法委,居然會去監控一個小縣城裡的作家!周賊在我孩子慘烈遇害的這件事上,究竟扮演了何種的角色?

……

蒼天有眼啊,禍國殃民的迫害狂周永康終於大勢已去!雖然他所犯下的滔天罪行,在目前未必能得到徹底的清算,但至少又一次印證了亙古不變的真理:多行不義必自斃。哪怕他的種種罪惡,在這樣的體制下一時會被忽略或掩蓋,冥冥之中高懸的正義之劍,也一定會有徹底斬向他的那一天。

我們今天奔走相告,慶賀著迫害狂周永康倒掉的同時,也深知這樣一種現實:即便是將周永康槍斃一千次、一萬次,也還是無法告慰在黑暗時節裡慘烈而去的無數冤魂,也難於真正平息被激發的種種民憤。要走的路興許山遙水遠,對於伏虎者而言,首先要做的,是有效抵擋周賊餘孽的反撲。

寫於2014年7月30日(廖祖笙之子廖夢君在羅幹擔任中央政法委書記期間、周永康擔任公安部部長期間、劉雲山擔任中宣部部長期間、賙濟擔任教育部部長期間、張德江擔任廣東省委書記期間,慘烈遇害於廣東省佛山市南海區黃岐中學,和殺人犯同穿連襠褲的邪黨「統一宣傳口徑」,指鹿為馬,放任虐殺無辜學子的兇徒逍遙法外第2936天!遇害學生的屍檢報告、相關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國家機密!作家廖祖笙在國內傳媒和網絡的表達權被匪幫全面非法剝奪!廖祖笙夫婦的出境自由被「執法」機關非法剝奪,被反動當局連續非法斷網1237天!在令人髮指的殘酷迫害中,幕後迫害的操縱者能非法控制全國的媒體和互聯網,能控制公檢法,能控制廣東和福建,能控制電信,能控制銀行,能控制學校,能不時操弄「不作惡」的谷歌……為國防事業奉獻了青春年華並立過軍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層面堅持為國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號,遭到法西斯新變種瘋狂迫害,呼天不應,叫地不靈,蛇鼠一窩的當局從上到下裝聾作啞!)(有刪節)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