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畔小子:周永康最後的日子裏難受在哪?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這是一則很有意思,但於我看來又是意味深長的報導。報導只有一個標題《周案時間表:大秘書郭永祥落馬當天周永康曾公開亮相》,但沒有任何文字表述。與此形成鮮明對照的是,一張大而完整的「周永康案時間表」圖案,佔據了整個版面。在這張表中,「周永康時間點」中的名字和時間是紅的,事件全用黑體字標著,其中記錄了周永康自卸任之後僅有的6次「露面」;在這張表中,「周案相關人員時間點」中的相關人員,名字也一律用紅色字體標著,但周永康曾經的部下、親屬的「出事」時間、狀況和兒子周濱被點名的時間,則一律用黑色字體標著;這些幾乎以黑色占主體的內容,又與圖案最下方的黑體字「2014年7月19日中共中央決定對周永康立案審查」,與用「紅色箭頭」指向周永康緊蹙眉頭的圓形黑底照片連成一體。

顯然,在紅色字體仍占一定比例中記錄的,是周永康「出事」前的時間表,而「紅色箭頭」代表什麼,黑色字體代表什麼、意味什麼,我想有點常識的人,全應該知道。

顯然,這張「周永康案時間表」,無非是在說「周永康最後的日子」。而在這裏展示的,是周永康的「無可奈何花落去」,是他在最後時間動彈不得的可悲景象。曾經飛黃騰達的「政治明星」,曾經呼風喚雨的周永康,不但毫無反抗之力,竟連一點點招架之功都沒有,眼睜睜看著噩運向自己走來,眼睜睜等著一個聲音響起,不正是自己一生的最大悲哀?

在「周永康最後的日子裏」,他很難受?答案毫無疑問。那麼就讓我們來看看,他難受在哪?「2012年12月19日,周永康不再擔任中央政法委書記」,這是一個重要時間點;時隔不到一個月,「2012年12月2日,四川省委副書記、周永康四川時間部屬李春城被調查」,一切似乎來得太快了。正如李春城的被調查不可抗拒,也就是從此時起,周永康曾經的「嫡系」(部屬和親戚),一個個進入「不可抗拒」的行列。他們就如「筍衣」,被一層層剝去,直至令周永康這枝「筍」不得不一絲不掛,不得不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就在這樣的情況下,他能做什麼?除了焦慮、緊張、不安、猜度、心存僥倖和以少得可憐的露面,以證明自己的「存在」,並為有的人「打氣」之外,他還能做什麼?而自李春城被調查之後的「度日如年」,不正是那麼多年來他自找的?

難受在哪?不難受在於「紙包不住火」的一切,終於發生?不難受在於當初利令智昏所做下的一切,終於得面臨被清算的一刻之到來?不難受在於「伸頭是一刀,縮頭也是一刀」的無奈和無助?不難受在於因為權力離自己已經遠去,連「困獸猶鬥」的本錢都沒有?曾經的中常委算什麼?如果與自己犯下的事作比,不正是自己對自己的一個莫大諷刺?不正是自己打自己的一個重重耳光?「泥菩薩過河,自身難保」,他連自己都顧不了,還顧得了別人?更何況「嫡系」們的劣跡斑斑,許多都脫不了與自己的「干係」,不連拼命想撇清都來不及?「大難臨頭各自飛」,不正是他和「嫡系」們的最好寫照?難受在哪?束手就擒,連「掙扎」一下的可能都沒有!在正義與邪惡的較量中,「康師傅」終於「下架」!

正如有評論指出的那樣,周永康的被立案審查,只能說是一個逗號。即便就周永康被立案審查最後句號的畫下,也還需要時日。而於中國反腐敗鬥爭和反腐倡廉的大業而言,則更應該是一個逗號。新一屆黨中央高調反腐以來所取得的巨大成績讓我們欣喜,但也讓我們看到了其艱苦性和長期性。正因為如此,我們離決戰決勝那一刻的到來,似乎還很遙遠。舊賬尚未完全清算,那些「不收斂,不收手」的還在倡狂,說明不怕「難受」的還自有人在。只不過我們可以在這裏嚴正警告那些負隅頑抗的人:

連周永康都那樣了,誰還能螳臂擋車?如果不想最後難受,不得小心走好人生的每一步?!

文章來源:作者博客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