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維平:習近平打老虎 一切都是鋪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在長達一年多的時間裡,有關周永康的消息,海外媒體已經炒做得沸沸揚揚,而國內媒體卻諱莫如深,現在,人們應當看清楚了,也找到習近平的治國思路和中國政局走向的端倪,中共打老虎不是目的,僅僅是一種手段,40多位省部級高官落馬或移送司法機關處置,是為下一步依法治國和依法治吏做鋪墊的,否則,無法解釋在7月29日公佈周永康接受調查消息的同時,官媒要透露另一非常重要的信息。我認為,較之某一高官的落馬,更為重要,更有意義的是,如何剷除滋生腐敗的土壤,這一點早在2012年薄熙來案發時,我就對德國之聲等許多新聞媒體多次講過。習近平領導他的團隊,不會主動放棄一黨專制,但卻想走出一條類似香港,新加坡的沒有民主卻有法制的道路,目前還不清楚是否可行。

為何要提前召開全會?這是讀者非常關心的問題。7月8日,中央政法委書記孟建柱於山東濟南舉行的全國人民法庭工作會議開幕會上,曾放風說,中共十八屆四中全會將於今年底召開。而王建民主辦的《臉譜》和《新維月刊》雜誌早在 6月號已刊出簡訊,官方近日才發佈消息稱,中共中央政治局7月29日召開會議,決定今年10月在北京召開中國共產黨第十八屆中央委員會第四次全體會議。這說明,四中全會突然提前有特殊的原因,我猜測,可能是因為周永康和徐才厚的勢力,比原先想像的要脆弱得多,或者說,習近平和王歧山打老虎的過程進展順利,他們依法治國的心情非常急迫和十分真誠,能否凝聚黨內共識尚待觀察,但相信全國人民大都會擁護。

正如遊客登上泰山玉皇頂,回望來程,豁然開朗一樣,現在,思索和回味習李新上任的一些最初的舉動,該得出這樣的結論:習所謂的兩個30年前後不能否定的講話,不過是安撫黨內各派,國內各個階層民眾的權宜之計,如今連一年多前的「政法王」周永康和「軍頭」徐才厚都抓起來了,難以想像他們搞的那一條「高壓維穩」,「買官賣官」的東西,不會很快被否定,換一個角度講,如果習剛上台就說要政改,徐才厚和周永康聯手政變,是完全有可能,並沒辦法招架的,所以,「治大國如烹小鮮」,我們必須承認,習近平還是比較有謀略的,他深知中國問題的癥結所在,而刮骨療傷是走一步看一步的,「小鮮」是烹得有滋有味,穩穩當當的。

不論是獨掌公檢法的「政法王」周永康,還是江澤民精心培植的軍內大佬徐才厚,都在包裝,虛構和吹捧薄熙來,以便他成為未來的總書記和自家的代理人,所以,第一步,習和胡聯手先在 2012年,借王立軍事件而把雄心勃勃的「薄騙子」拿下,但那時,習近平還得哄著周永康,當薄被山東的法院審理過後,他還奉命去濟南法院視察呢。接著,王歧山下令從劉漢的調查入手,接著「剪裙邊」般地清理了周的眾多舊部和黨羽,等海陸空的軍權都到手之後,習任命了自己的高位人馬,徐才厚就成了「甕中鱉」了,而周永康在下蘇州還鄉敘舊之時,就應當感覺自已是「死」定了,我寫了《周永康下蘇州,強顏歡笑心裡愁》,這有點類似《賀國強談天氣,意味深長》一樣,只要有圖像和畫面,再深沉的藏而不露的政治家,也不可能一點不喜怒於色。

不過,我並不認為,習早就想法辦「政法王」等人,假如習2012 年12月17日到深圳視察之後,周的殘餘勢力,沒有利用抓捕異議和維權人士的辦法攪局,沒有給習造成被動的局面,沒有為「薄騙子」喊冤叫屈,可能他「軟著陸」的可能性較大,如同老百姓平時交友一樣,人們相處,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你整我置於死地,我一定復仇;習也是凡人,如何不以常理出牌?周徐大勢已去,依然對薄戀舊,還通過實權部門搞事,尤其是在周永康,王樂泉人脈關係較多的新疆挑撥離間,製造分裂,對無辜平民實行恐怖襲擊,企圖轉移視線,這一點,性格倔犟而民族情結很重的習如何能嚥下這口氣?

有人擔心習王反腐力度空前,搞得官不聊生,人人自危,甚至預測可能會有暗殺和政變,這都是不瞭解中共領導下的軍情和民眾心理的杞人憂天。首先,按照中共指揮下的軍規,一個排的戰士出營,必得中央軍委直接下令才行,習已任命了兩個軍委副主席范長龍和許其亮,和江澤民選用的徐才厚和郭伯雄並列統權,誰敢擅自冒險?其次,貪腐是徐才厚之流的大官的特權,普通士兵和底層官員,哪有以權謀私,中飽私囊的條件?他們的伙食費,營建費等都被徐的黨羽貪佔了,所以,多年來,生活過得很苦,早對徐,谷恨之入骨,怎麼可能跟著他反戈一擊?習近平抓捕谷俊山,徐才厚這樣的貪官越多,部隊越穩定;第三,中國現在經濟實力較強,人們普遍豐衣足食,搞政變,搞動亂,根本就沒有群眾基礎;第四,徐才厚,周永康,薄熙來等都斂財上億元,過著驕奢淫逸,花天酒地的生活,而有錢人是最怕死的,這就是他們久久謀劃卻遲遲不敢舉事的真正緣由。

至於官媒對周永康不提「同志」一辭,可能有這樣幾個原因,一是習近平深知「雙規」的詭異,在現有的政體下,很難把握火候,在充足的時間裡,依照司法程序去調查一個大權在手,隨時可能吃人的「大老虎」,也許沒什麼比「雙規」更安全而有效率了;既然它是不合法的,而必須又要做,所以,做的時候沒有聲張,等告一段落,正式進入法律程序才公佈,自然不稱「同志」了,何況,四中全會還沒開呢,所以,他們接受審薄的教訓,這次在報導上「繞過」和「忽略」一些倍受爭議的辭句,也在情理之中;第二,應當是最重要的一點,我猜測,從心裡,習李等人都對「雙規」不太認同,他們更想依法治吏,所以,等周的罪證已蒐集齊全才一下子拘捕,這一做法可能要等到黨內全會通過決議,再立為典範推而廣之。

毫無疑問,每一個人的生活道路會推動思想性格的形成,我相信習近平在骨子裡,對徇私枉法是深惡痛絕的,故上任伊始就廢除了勞教制度,有觀察人士把目前國內所有矛盾問題的糾葛全部歸罪於習,似乎有所偏頗,可能孟建柱言行是一把閃亮的鎖鑰:7月8日,在濟南會議上,孟建柱曾透露,中共十八屆四中全會將專題討論依法治國問題,這是黨史上的第一次。中央以往也曾研究依法治國問題,但基本停留在政治局集體學習的表層。新華社的報導進一步證實,中共中央政治局7月29日召開會議,決定今年10月在北京召開中國共產黨第十八屆中央委員會第四次全體會議,主要議程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向中央委員會報告工作,研究全面推進依法治國重大問題。

這已經清楚地告訴全世界,中共的所有各級官員,包括政治局常委,以後都要依法辦事,依法管好家人親友,任何人有貪腐問題,都要查處。同時,官員領導各個部門和地區,都要在法律的框架裡,運用手中的權力,為老百姓服務。為了避免亂權,司法要獨立,至於怎麼獨立,如何操作,可能有一些頂層設計,目前中國不缺少知識分子裡的「帝王師」,關鍵是沒有真正的民主,能否有公正的法制,概言之,堅持一黨執政,是否可能根除以權代法?習近平最大的困局在於,既要保住黨的權力,又想實現司法獨立,這兩個方面的對接點在哪裡,很難把握,舉例說,地方法院抓捕了許志永等維權人士,如司法獨立,法官宣告他無罪釋放,站街頭抗議遊行的民眾會越來越猛,風起云湧,由於周永康治下的冤假錯案太多,類似「六四」那樣的局面就會再現,習近平無力仿照鄧小平,也無法指揮部隊介入內政,那麼,中共統治大廈就會坍塌,故習必得陷入自身矛盾之中,一手抓貪官污吏,一手壓制言論自由和維權運動,而司法不真正獨立,周永康,徐才厚之後,還會滋生出大大小小的新的王永康,黃永康,趙永康,等等,怎麼辦?總之,不從根子上改革,以權亂法就是「永康」。

據媒體報導,中國政法大學訴訟法學研究院名譽院長樊崇義說:「四中全會將通過中共全黨行動落實法治議題,這是繼依法治國寫入憲法、十八屆三中全會作出法治總體部署後,內地法治建設的第3次轉折。」對此我喜憂參半,一方面我預料到,為了證明周永康徇私枉法的罪行,也為了贏得人心,中共會平反一些典型的冤假錯案,最簡易的可能是薄熙來搞得一批重慶案件會走正常的程序,並撥亂反正,民企老闆李修武等人會走出監獄,楊眉吐氣,恢復名譽;而且,會進行一些重要改革,使法官相對獨立,比如,地方法院的人事財務歸上級統管,法官職業化,終身制,獨立辦案,冤假錯案終身追責,等等;另一方面,新的問題又來了,上級管理下級法院的權勢人物,還是一個黨派的,還有利益交換的尋租空間,如果市一級法官歸省管,進省送禮的人變多了;如果統歸中央管,進京送銀子的變多了,這樣一來,只是相對過去要好一點,以權代法,徇私枉法的成本高了一點,手段狡猾了一點,反倒增加查處的成本了,本質上一樣,如此而已。

在我看來,唯一可能被習接受的建議是,黨內派別鬥爭的合法化,公開化,在這個基礎上搞司法獨立,依法治國,比如,分成兩派「左」和「右」,因為還是一黨執政,習不必擔心自己下台和受到黨內同僚圍困,然後,把全國劃成兩個區域,左右派別各佔一半,「左」派區域的一審案件,改移「右」的法院審理,二審終審制就不能形同虛設了,重大案件的二審直接拿到北京審理,由於沒有或減少冤假錯案,社會就安定了。還有兩種方案是,公安局不變,但檢察院歸人大管,法院歸政協管,這兩者裡面的職工全都是非黨人士,因此判案可能比較公正一些;另一種方案是,實行司法異地審理的「一國兩制」:內地法院一審,香港,澳門法院二審,這樣更佳,但操作較難。

但不論哪種情況,不論習近平反腐的動機如何,我都認為,他是中共歷史上膽子最大,步子最穩,力度最猛的強權人物,他在履新之後很短的時間裡,如此系列打虎,層層鋪墊的動作,非前任胡錦濤力挺所不能為,實際上,他們集中地凝聚了老百姓對江澤民統治時代的怨憤不滿和反腐倡廉的民意,自然要進一步推動依法治國,但卻因政治體制的侷限,而帶有明顯的派別色彩,進而倍受爭議,不過,現在下結論似乎還太早,假如,四中全會後再推出司法改革,以習十年任期看,他極有可能在兩期交接之際,做出驚人之舉,中國前進還是倒退,由於權力過於集中,全為他一念所繫。

文章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