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保華:江澤民的十字路口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一個人走到十字路口,一般是指必須作出選擇;可是中共前總書記江澤民卻是被人推向十字路口。而必須做出的選擇,也不是他自己可以決定,要由別人為他做出。這個「別人」就是習近平

黨內鬥爭刀把子可以砍向常委

七月二十九日,新華社報道,中共中央政治局前常委兼中央政法委前書記周永康「涉嫌嚴重違紀」,由中紀委對他立案審查。折騰兩年的周永康案總算有了一個初步的「歸宿」。這跨越了「刑不上常委」的分水嶺。這也創下一個標誌,不是中共真反貪還是假反貪的標誌,而是黨內鬥爭的刀把,可以砍向政治局常委的標誌。

但這是否意味著,以後的黨內鬥爭,在層次與級別上就沒有「上限」了呢?在當天傍晚六點新華社公佈這個消息後,《人民日報》屬下的「人民網評」隨即發表題為《打掉「大老虎」周永康不是反腐句號》的評論,強調「從嚴治黨沒有終點,反腐不會止步。打掉周永康,決不是反腐的句號,這只是階段性的一步。接下來,誰腐敗誰同樣會受到懲處。」但是到了深夜,這篇評論文章在人民網及數大門戶網站上均被刪除。

這裡就產生一個疑問,是評論文章錯誤領會中央精神而犯錯,還是故意虛晃一招,警告周永康的後台而已?或者施放試探氣球?我們不是當事人,目前尚無法判斷。不過,要整哪一個,往往也是經歷許多次的反反覆覆,包括被澄清或被刪除,最後還是真的,這也是前文所說的「折騰」。這種折騰,既是權謀的需要,也是力量的較量。

「防護牆」後面的紅二代

然而,中央巡視組進駐上海,並且在七月三十日召集上海高官舉行反腐動員會。因為上海是江澤民的老巢,是他的發跡地,這個有點真刀真槍的舉動可比「人民網評」更加震撼人心。中央政治局委員兼上海市委書記韓正主持並作動員講話。韓正曾經有背棄陳良宇而「反正」的記錄。而十八大後,原先連中央委員也不是的江澤民人馬而突然出任上海市長的楊雄也只是「出席會議」而已,因此這場反腐動員會動員到什麼程度,當然非常值得關注。

至於「上限」會到哪裡?賈慶林已經不是關注的對象,人們關注的是曾慶紅與江澤民。江澤民的地位當然高過曾慶紅,如果是沒有上限的話,也得揪出曾慶紅以後,才輪到江澤民。但是如論「防護牆」,曾慶紅的紅二代阿哥身份,可比江澤民如今的「妾身不明」要堅實許多,因為曾慶紅的紅二代身份得到公認。至今,除了薄熙來是涉及「篡黨奪權」的紅二代而被判刑之外,還沒有紅二代因為反貪而被判刑,包括臭名昭著的李鵬家族。但如果要動紅二代,難道第一個拿曾慶紅祭旗?當然,這是以曾慶紅不涉政變為前提。

江澤民的紅二代身份一直被質疑,因為所謂被他的叔父江上青認養為乾兒子至今死無對證,沒有文件、沒有圖片、沒有旁證,只有江澤民自說自話。以前他可以一言九鼎,沒人敢質疑,如今情況不同,難保不會牆倒眾人推,何況他還有汪偽「奸二代」的可疑身份。

在這個情況下,在十字路口的江澤民,他的前途已經難以用自己日薄西山的權勢來決定,而是如何認證他的身份。就如中共「解放全中國」以後判定全國老百姓的階級成份那樣。

當然,最後還是看習近平這位權勢如日中天的總書記如何「存乎一念」。

是放老江一馬,還是追窮寇?而這,不但涉及習近平需要什麼樣的「大局」,也關乎老江如何「重在表現」了。

--原載《爭鳴雜誌2014年8月號》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