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兆富:港鐵列車撞死狗事件 凸顯官僚文化根深柢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港鐵是香港危機應變的反面教材,那怕是最小的一件事,都可以釀成社會群眾的躁動。

上星期,在港鐵車站上演了一幕「列車撞死狗」的意外。那 天晚上,我直覺認為,港鐵這回是遇到真正的政治危機。明顯,許多老一輩的朋友,都不這樣認為:「死一隻狗,最多只是內頁新聞的一宗小報導罷了。」他們不明白,香港許多關注動物權益的人,都自視為少數權益弱勢社群,已經醞釀了不少能量,像充滿燃氣的房間,爆發只是時間上的問題。

環球時報將十萬人聯署聲討港鐵,定性為動物權益錯配在人類的利益上,跟將這個政治現象和西方價值觀拉上關係。環時這篇評論,也質疑聯署和示威是否文明行為,更冠以「狗 粹主義」的名堂。我可以想像得到,參與了聯署的十萬人和更多的香港人,會對環時「厚多士」地干涉香港內政反感;誠然,在自由言論的大原則下,甚麼人的話語 權都不應受到限制吧。再講,環時評論說平衡利益的觀點,不是沒有道理。只不過,負責撰文的環時評論員,忽略了群眾政治不理性的本質;恐怕這篇評論,最終只 會加深了中港矛盾。事實上,這位環時評論員,其實是不置可否地說香港的富裕更有能力去包容動物權益,但在中國大陸,未必負擔得起這種西方的價值。如此論調,無疑是中國大陸建制派的主流意識。

事實上,西方的自由民主文明價值,也是建立在人的價值之上。動物權益,在正常的情況下,體現出來不是人和動物,甚至大自然的衝突,而是人作為萬物之靈,如何善待一切有情有意識的物種。環時評論的上綱上線,誤解了這個重點,也反映了中國大陸建制派的政治 哲學觀,並未有與時並進,仍然停留在一個世紀前那種鬥爭和衝突的層次。

話說回頭,以我的觀察,「列車撞死狗」事件除了反映政治意識形態的 落差,最重要還是凸顯了官僚文化的問題。港鐵堪稱香港最官僚的機構。在港鐵列車和車站,鋪天蓋地的指示警告標語密度,只有前共產國家才可以比美。對官僚來說,「溝通」就是「講咗當做咗」。港鐵由上至下,不少是技術人員;人、制度和列車,對他們來說都是機器 。下了指令,人也好,車也好,自然要乖乖地跟從指示吧。很可惜,狗不懂得看警告,也不知道非法進入路軌是要罰款5000元。

「列車撞死狗」事件後,香港鐵路工會聯合會表示,港鐵高層對公眾的政治道歉,是不恰當的;而且港鐵是沒有指引教前線員工如何處理動物闖入路軌,正確做法是訂立指引,加強培訓云云。

對於前線員工的感受,恕我不懂得如何去評論;既然工會說前線員工盡了力,我們還有甚麼好說?官僚無論是在政府抑或公共事業,無論職位高低,規章制度決定能力,沒有常識可言。不過,我可以大膽講句,官僚「卸鑊」的條件反射,卻是非常明顯地放諸四海皆準。「官僚不用為在職行為負道德責任」這可是著名社會學家韋伯的結論,偏偏在這個大政府的世界,卻越來越多人寧願信官僚,也不信任公民社會和市場。在中國大陸如是,在香港亦如是。

文章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