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維平:越獄謎團與司法腐敗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延壽縣看守所脫逃嫌犯內部監控視頻,被央視公開後,激起軒然大波,海內外很多人感到不可思議,有人認為,此次脫逃事故的重大原因是看守所管理出了問題,民警嚴重違反監管工作規定,應當追究他的責任,但人死如燈滅,一切都沒了,不用講過錯,就是重罪,也是終止查辦了。作為一個曾被羈押過市,區,軍隊兩級看守所的人,我要明確地指出,死於非命的民警是值得同情的,也是令人悲傷的,但不必奇怪。在沒被抓捕之前,我也認為看守所是銅牆鐵壁,水潑不進,針插不進的,但親身經歷告訴我,有的看守所嚴一些,有的看守所鬆一些,有的是時緊時鬆,總體上看,國家的有關監管場所的法規是完備的,是「死」的,而警員卻是「活」的,在周永康獨掌政法大權的年代:司法腐敗已使看守所,監獄,勞教所等成為藏污納垢之地,有時形同虛設。這次的延壽越獄事件,是那個時代形象的具有代表性的縮影。

有人會說,大老虎周永康已經被捕,進了「高級」看守所,已無影響力,這事和他有甚麼關係?我不認同這種看法,現在,「政法王」徇私枉法十年安插的親信,死黨遍佈各省市自治區,他搞得司法腐敗,已經使各級公檢法都成了「生意場」,從偵查,抓人到批捕,起訴,再到判刑,入獄,監管,減刑,放人,每個環節就像腐敗機器的流水線一樣,不停地幹,哪不澆油哪不轉,而「油」就是金錢,這種狀況還在延續,不會因周,薄,徐倒台而立即改觀,解決它還有相當長的路要走,因此,揭開延壽越獄謎團的「鎖鑰」就在這裡,警員與嫌犯或罪犯的關係,已被金錢徹底地腐蝕了,他們已不是工作關係,有的已是「酒肉哥們」,既然都是「哥們」了,警員夜裡把死刑犯帶出來聊聊天,吃點飯,拿點好處,就毫不奇怪了。

我仔細地觀看了監控視頻,分析每一個疑點,品讀每一個動作,願意做一個大致的推測:由於社會風氣不正,看守所的領導,警員大都疏於防範,遺忘了職責,失去了警惕,而把在押人員當成獵取金錢的目標,誰沒錢,誰就吃苦受罪;誰有錢,家人有關係,有勢力,就過得寬鬆,舒服,比較自由。大概那個死刑犯已通過家人,打通了被害民警的關係,他們成了鐵哥們,在羈押期間,警員經常帶嫌犯或犯人到自己辦公室談心或吃飯,說不定還商量「立功表現」的運作細節呢,這一做法在大連叫「賣點」,警員收了錢,故意把一些有餘罪的嫌犯,放到已宣死的等待覆核的罪犯身邊,再協調雙方達成合作意向,比如,嫌犯把以前的專案組未發現的問題故意告訴死刑犯,他家人給對方一些報酬,民警把這種虛假的重大「立功表現」寫成材料上報檢察院,法院,此前,家人已提前買通了這些部門,於是,死刑改為死緩,警員陞官發財,公檢法涉案的各個部門領導都賺了一筆錢,有時幾十萬,有時上百萬,罪犯撿了一條小命,彼此皆大歡喜。原大連中醫院院長謝某的兒子,殺人不死,就是通過薄熙來及其死黨運作「賣點」產業而重罪輕判,從大連瓦房店監獄獲釋的。

切不要以為我在這憑想像編故事,上個世紀,筆者坐薄熙來製造的冤獄,長達五年多,類似情況耳聞目睹了多起,長期以來,由於司法腐敗,已經使看守所成了肥得流油的地方,看守警員成了「肥缺」,只要你細心觀察每個獄警吸得香煙就明白了,幾乎人人手不離軟包中華,把他們的工資標準與消費方式略作比較,就心知肚明了。毫無疑問,公檢法的腐敗首先始於看守所,這是因為「所」是由公安局直管的,抓誰放誰都任憑領導一句話,村長,鄉長,縣長或書記,都擁有抓人和放人的權力,更不必說省市領導了,因為政法委是「三長」的上級,所謂「三長」,就是公安局長,檢察長,法院院長,看守所是司法腐敗的第一站,徇私枉法的「重災區」,領導下令抓某人,公安局不能不抓,抓人,他們也求之不得,因為這是一本萬利的大生意:嫌犯被抓,親友憂心,豈能不請客送禮?抓得越多,公檢法越名利雙收。試問,如果延守縣看守所民警不拿了好處,怎麼可能下半夜提出已判死刑的「待決犯」到辦公室,沒有任何防範?怎麼可能連監捨門都洞開?怎麼可能半夜三更的,只有一個看守?怎麼可能幾道大門都是「空城」?

這些實實在在的細節,已描述和記錄了看守與在押犯的關係,是失序的,是顛倒的,沒錢沒勢的,警察不理不睬,甚至打罵體罰,有錢有勢的,就喝酒吃飯,不分你我了,比如,這先後走出來的三個越獄者,都沒有剃光頭,有的沒穿馬甲,這說明他們在羈押犯裡,在監室裡都是「高草」,即,牢頭獄霸之類的人物,相對其他犯人,是比較自由的,雖然死刑犯帶了腳鐐,但被警員提走時,並未戴手銬,而且還可以近距離與警員同行,並一對一地進入辦公室,甚至轉身進入警察的背對位置,這都不是偶然的,它是看守人員與在押犯的關係被司法腐敗侵蝕的必然後果。

可以想像的情況是,死刑犯經常得到那位看守的關照,時間一長,雙方有了交情,囚徒又面臨死刑「上牆」,看守既為了物質利益,也出於人性弱點,對其失去了戒心,於是約定在下半夜沒事時,提出來坐坐,東北人比較豪爽,天氣寒冷,有時也喜歡喝點小酒,以前酒後失言,洩漏了秘密,房間有戒具,警服,鞋子,鎖鑰,等等,這給殺人犯提供了可乘之機。事發前,高與另兩個獄友策劃好了,他先隨看守出去,王大民和李海偉尾隨其後,接著就發生了視頻顯示的悲劇,我看白巖松對三個越獄者的鎮定和從容感到詫異,這叫少見多怪,只要蹲了監獄,看守所,囚徒的思想性格大都徹底地改變了,古人云:每臨大事有靜氣,此事是也,可惜,這三人用錯了地方。

也許延壽官方會掩蓋一些視頻看不到的真情,也許被殺的獄警會被定為烈士,但不論如何,既然越獄過程曝光了,就必須嚴肅處理,公安局,看守所的領導都可能被判刑,以後的管理嫌犯或罪犯的「硬件」和「軟件」都會升級,對在押犯會強力釋壓,但筆者認為,把管教送進看守所,使他們體會地獄和天堂的落差,這不是好辦法,最好的辦法是改變官員權力過大的問題,或者說,用制度去阻止官員亂法,比如,看守所不歸公安局管理,而歸屬政協或人大來管,看守所裡的小賣部,監獄裡的超市,不歸監獄領導管,歸一個獨立的中央直屬的國營企業來管,讓警員沒有吃私貪污的便利,也就很難與嫌犯或罪犯暗渡陳倉,一言一蔽之:司法體制改革。

令人充滿期待的是,薄熙來,周永康等一些大老虎的倒台,似乎給公檢法司的改革提供了最佳時機,近日出台的上海法官和檢察官的選聘制度改革試點,就有點新意。念斌案的柳暗花明也是一個例證。現在,人們從延壽看守所越獄視頻看到了抓捕懲處周永康的必要性,過去多年,在他的帶領下,公檢法司滋生了一大批靠「賣點」,靠腐敗發家致富的人,徇私枉法,比比皆是,冤民訪民,遍及各地,已使中國社會處於矛盾引爆的關鍵點,必須小心面對。以這次事件為警示,人們應當增加緊迫感,使命感,危機感,中央政治局之所以在公佈周案同時,討論「依法治國」的大事,也許就是這個意思吧,但願四中全會過後,中國開始一個民主法制的新時代。

2014年9月5日於多倫多大學。

文章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