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歸」揭示:中國車禍為何如此多?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4年9月12日訊】上百度一搜索,發現中國的車禍死亡率已經連續10多年保持世界第一。我們以世界3%的汽車保有量,製造了全球16%的死亡人數,中國已經成為世界上開車最危險的地方。大多數網友都把車禍多的原因歸咎為中國司機素質低,開車不規矩。我強烈反對這種「素質論」。

本人在中國出生、長大,大學畢業後去美國讀碩士,在美國考的車牌。後由于工作原因,跑了不少國家。在香港、日本、義大利、墨西哥、泰國、菲律賓都開過車。我認為中國的車禍多,最主要的原因是整個交通管理的理念落後。我從來不覺得美國人的素質比中國人高很多。你看過新奧爾良風災的照片嗎?美國的大兵是帶著衝鋒槍去災區救援的。

如果他們不帶槍,當地就會有人打砸搶。 汶川地震時中共軍隊有帶槍嗎? 我國城市每萬輛車死亡率是美國的17.8倍,我們的素質會比他們差17.8倍嗎?

「素質論」掩蓋了車禍多的真正原因,也撇清了交管部門的責任。 要拯救我們身邊將要在車禍中喪生或受傷的親人和朋友,最可行和最快的方法是改革中國的交通管理的理念和體系。交通管理和工廠管理一樣,本質上是一門科學。中國的工廠可以引進國外先進的管理經驗,為什麼交通管理不能引進別人的經驗? 以下是我在國外和國內開車的一些體會,供大家參考:

1、在美國學車的時候, 教車師傅第一課就告訴我,後方45度左右的地方是左右後視鏡的盲點. 如果超車后換線,必須要略轉一下頭,以眼角的餘光確保盲點位置沒有車才能換線。

如果你跟在別人的車後面,最好不要長時間呆在前車的盲區,以免對方看不見你而突然轉向。 這個盲區,所有歐美國家的司機都知道。

我問過南美和東南亞等所謂「第三世界國家」的朋友,他們也都知道,並且很驚訝我問他們這個問題。在他們看來,這就跟天是藍的、草是綠的一樣,每個人都應該知道。

在中國,我們交學費去駕校學車,教車師傅有教過你盲點嗎? 沒有,因為他們的師傅也沒有教過他們。我們只能自己從車禍中以血的代價來領會。

2、中國的交通要改善,駕校是第一個要動刀的地方。

我再說兩個例子:a)在美國超車后換線,師傅會告訴你,在後視鏡中看到了後車的前輪才可以換線。這種方法可操作性很強,但在中國沒有人教這個。偶而有師傅教的話,也只是說50米或60米,在後視鏡中你怎麼能知道50米有多遠呢?

b)關於遠光燈,所有的美國司機都知道,起霧時不要打遠光燈,因為反而看不清楚;另外,不到萬不得已不要亂開遠光燈,如果你干擾了對面車司機的視線,撞到你了是自己倒霉。中國的教車師傅不教這些,他們老是強調要眼明手快,好像只有反應快才能在路上活下來, 基本的安全知識反而不教。

3、 在美國, 如果高速公路上發生車禍,交警至少在200米以外就在地上放置冷光蠟燭(防風), 提醒你換線。冷光蠟燭連成一條長長的火光斜線,後方的司機有非常足夠的時間避開故障區。

而在中國,交警頂多在幾十米開外放一個熒光的警示牌, 等你看到了,離故障車也就剩下幾秒鐘的反應時間。

三角標誌和冰淇淋筒都是很不科學的裝備,天黑的時候不夠顯眼,體積又太大,交警和司機都不可能帶太多。直接放在路中間的話容易造成車禍,放在路邊又容易被忽視。

強烈建議中國的交管部門研究和引進西方的冷光蠟燭。體積小,不佔地方,使用方便,直接扔在路上就行,萬一不小心碾過了一兩個也不用剎車。

如果我們也採取歐美一樣的故障警示方式,每年能救下多少人命? 別的地方我不知道,在廣東,這幾年僅在京珠高速和虎門大橋上因為故障處理車追尾就犧牲了5位交警。

4、 在中國,交管部門喜歡在車道中的隔離帶建花壇,有些地方甚至連高速公路的隔離帶也有花壇。

這種做法全世界只有中國有。為什麼別的國家不搞? 別人是有道理的。 花壇建在路中間容易讓司機分神,用隔離欄最實用,還便宜。另外,花壇需要定時修剪和澆水。在維護的時候,停在路邊的園林車,還有緩慢行駛的洒水車都很容易造成追尾。

要美化市容,花壇可以建在路邊。如果中間一定要種花草,能不能採用不需修剪和免澆水的品種?

5、我回國已經10年了,在國內也開了10年車。我跟普通的中國司機一樣,偶爾圖方便也會犯犯規,比如雙黃線左轉等等。但在國外就不敢。

我覺得我的個人素質沒變(普通人一個),之所以在國內亂開車, 在國外小心謹慎,是因為國外違規的成本遠比國內高。以我在美國開車的經驗為例,感覺上每違規10次,至少會被交警逮到1次。有一次在三藩市郊外,凌晨兩點在65英里的高速上開到80英里也被警車攔住罰款。美國的交警大都是流動執法,會從任何一個地方冒出來,讓你不敢心存僥倖。

反觀國內,我們的交警很喜歡呆在十字路口。 很多地方還讓交警站在十字路口指揮交通。我一直沒想明白,路口不是有交通燈嗎?紅燈停,綠燈走,清楚直白,為什麼還要交警做複雜的動作去發相同的指示?中國交警編製增加的速度遠遠跟不上車輛,有限的警力還是應該用在刀刃上,十字路口還是交給紅綠燈吧。

6、最後我想強調一個觀點,交通管理和其他領域的管理一樣,是一門科學,需要以科學的態度去研究。

美國有科研人員研究了全美事故率最高的10個十字路口,發現了一個普遍問題,這些十字路口的交通燈都不夠高,不夠多。如果前面是個貨車,跟在後面的車就看不見交通燈變化,容易造成追尾。按他們的研究對交通燈進行改良后,發現第二年事故減少了15%。

如果這個研究結果正確的話,90%的中國紅綠燈都有改善的空間,而且一改馬上就能見效。這樣每年能挽救多少人命,減少多少損失?這些成果別人都已經研究好了,都是公開發表的,不用專利費,我們只要拿來就可以了,為什麼不做?

文章來源:牛車網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