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夢:中國的希望從教師說真話開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核心:為了讓我們的國家真正進步、人民真正幸福,我們必須對現有的教育體制和教育方法進行徹底改造,首先應該從老師說真話開始,否則中國將還是沒有希望。

剛剛從網上看到復旦大學某教授的宏文,說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國家,中國是真民主,美國是假民主,中國人尚和,美國人求同。“去和取同”者衰,還說這句話是《國語》中史伯與鄭桓公論興衰時說的,言下之意這就是真理,中國照現在這樣“和”必定強盛無比,美國照這樣“同”下去必衰無疑。這種高論,絕對不是什麼新鮮發明,不過是說了六七十年的陳詞濫調。問題是,它是一個有著教授職稱的高校教師說出來的,這不能不讓人對中國的教育、中國的未來擔憂了。

大千世界無奇不有,出幾個出賣良心的或者幼稚腦殘的教授之類之類,也不是什麼稀奇事。之所以要談這個問題,是一些事情讓我感覺到在我們這個國家出賣良心者和無知無畏者太多了,這不能不引起良心尚存的人們的警惕,記得希特勒曾說過一句近乎真理的名言:謊話重複一千遍就成了真理。你要說謊可以,但你不能強迫別人相信謊言;你可以面不改色、“理直氣壯”地說謊,但你不能把謊言寫進教科書;你當吹鼓手可以,但你不能在課堂上說謊。然而,最大的問題是,我們的絕大多數謊言,都是由有著教授之類高級職稱的老師寫進教科書、在大大小小的課堂上散佈出來的。

上半年,還在讀小學五年級的兒子突然問我:奧巴馬是還是很壞?我問兒子怎麼突然問這樣的問題?兒子說,他們的政治老師上課時經常說,奧巴馬很壞,長期對中國虎視眈眈,美國長期都是中國人民的敵人。只有普京對中國友好,俄羅斯才是中國人民的朋友。前不久,我去雲南旅遊,在一餐館吃飯時,遇到一對年輕夫妻,他們是都是研究生畢業,受教育程度很高,說話間顯露出很有知識的神情。因為我們的旁邊有兩個泰國華僑__他們是遠征軍的後代,自然而然地談到臺灣問題,談到國內外形勢。這一對年輕夫妻一個勁地說毛主席偉大,臺灣現在的情況一團糟,美國很壞。我實在忍不住,反駁了這對年輕夫妻幾句。我並還是要和他們爭個輸贏,我是不想讓他們誤導外國人特別是華僑。讓外國人以為中國人全都腦子不正常。

華僑走後,我笑著對年輕夫妻說,沒想到我們的看法如此不同。女人大約看出我是一個不學無術之人吧,自豪地回答說:我們接受的是正規教育,我們說的每一句話都是有依據的。我知道,教科書和老師的教育已經融化在他們血液裏了,再爭論也是徒勞的。於是不再吭聲。不由得想起我小時候上學時,教科書和老師告訴我們的“知識”:地主、資本家都是黑心腸,一個個罪大惡極,剝削是萬惡之源,只有新中國才是沒有剝削和壓迫的社會;舊社會的生活苦不堪言,新社會的日子比蜜還甜;毛主席領導中國人民打敗了日本帝國主義、趕走了國民黨反動派,推翻了“三座大山”,讓中國人民站起來了;抗戰的時候,蔣介石躲在峨眉山上,看到日本鬼子跑了,便下山摘桃子了;1950年,美帝國主義趁新中國立足未穩,突然對朝鮮發動侵略戰爭,妄圖通過朝鮮作為跳板,侵略中國,中國人民志願軍被迫抗美援朝斷;美國是假民主,根本不為普通老百姓謀利益,只有中國政府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

長大以後,因為閱讀範圍的擴大,加上無數的耳聞目睹,我才知道,當時的教科書和老師告訴我們的都是些謊言。黑心腸的地主、資本家有,但大多數比現在的有錢人要善良;舊社會日子很苦,但還有客觀原因__戰爭太多,而新社會天天吃不飽飯沒有客觀原因,更不能說過上了比蜜還甜的日子;抗日戰爭的正面戰場都是政府軍在對敵作戰,八路軍、新四軍只不過打打遊擊,不管一個人如何弱智,都不會相信,如此巨型的戰爭是靠遊擊隊能夠打贏的。抗日戰爭應該是由蔣介石領導的政府軍團結全民族抗日力量的一場自衛戰爭,之所以取得勝利,除了中國人民的頑強抵抗外,還與以美國為首的盟國的支援分不開。

有人說,如果沒有美國,僅憑中國的力量,要打贏日本需要幾代人的努力才行;帝國主義強加給中國的不平等條約,在開羅會議上大多已經廢除,沒有廢除的只有蘇聯強迫中國政府接受的外蒙古獨立條約,這個條約新中國也沒有能夠廢除;所謂美帝國主義對朝鮮發動侵略戰爭,其真相是北朝鮮金日成政權對南朝鮮(韓國)發動突然襲擊,並佔領了韓國首都漢城,以美國為首的聯合國部隊按照聯合國決議,為保衛韓國政權對朝作戰。中國出兵朝鮮不過是聽了史達林的唆使,打了一場與我們毫不相干的戰爭,讓朝鮮人民至今生活在高壓統治和食不果腹的環境裏;如果美國是假民主,不為普通老百姓謀利益,那為什麼有這麼多高官子女往美國跑?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為什麼常常會告狀無門,蒙冤受屈幾十年甚至一輩子?……

儘管現在的社會環境寬鬆了很多,真相也在不斷地還原,但仍然有為數眾多的人選擇相信謊言。因為謊言重複得太多了,特別是我們授業解惑的老師在課堂上慷慨激昂地傳播謊言的時候,謊言便變得容易被人接受,也就變得特別可怕了。因為,對青少年產生最直接最根本影響的一是家長,二是老師。而家長也是老師的學生。這就是時至今日,我們的很多人置常識於不顧、對真相不管不問、對漏洞百出的謊言不提出疑問的原因所在。有的時候,我為一些人尤其是我的同齡人或比我稍稍年長的那一代人,感到特別悲涼。他們到死的時候,也對離他們很近的歷史真相一無所知,也還不知道人應該怎樣活著才算有點意義!

如果讓一群不知道真相、不懂得常識、不遵循客觀規律的人去建設國家,那這個國家能進步、人民能幸福嗎?

為了讓我們的國家真正進步、人民真正幸福,我們必須對現有的教育體制和教育方法進行徹底改造,首先應該從老師說真話開始,否則中國將還是沒有希望。

文章來源:作者博客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