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關心】當西方公司遇到中國式「反壟斷」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4年09月23日訊】【世事關心】(305)當西方公司遇到中國式「反壟斷」:國際品牌成了北京所謂反壟斷運動的嚴打對象。

2014年,所謂「反壟斷」風暴驟然席捲中國大陸,當局密集出招、招招指向在華投資的外國企業。曾經是中共政府座上賓的跨國公司,成為被宰的肥羊。一方面是中招的外企對中共政府有選擇的執法抱怨連連;另一方面是中國市場的巨大誘惑,以及前期投資的深度套牢,焦慮和糾結籠罩在跨國公司管理者們的心頭。

蕭茗:大家好,我是蕭茗,這裏是《世事關心》。對於投資中國的跨國公司管理層來講,2014年是相當不好過的一年,許多知名的國際品牌成了北京當局新發起的所謂「反壟斷」運動的「嚴打」對象。從奶粉、眼鏡、到汽車和高科技產業,多家外國企業收到了當局開出的巨額罰單。所謂「反壟斷」主要指向這些公司在中國的高額利潤。在跨國公司們的眼中,一直是淘金勝地的中國,一覺醒來突然變得陌生了。他們將如何面對這個既熟悉又陌生的環境呢? 在討論任何對策之前,西方的商業界更應該搞明白的,恐怕是對方到底在想什麽,想通過所謂的「反壟斷」得到什麽。這一集的《世事關心》就讓我們來關註這些問題。

如果您在中國大城市的街頭,註目一下路上的車流,您看到最多的是哪個牌子的汽車? 最有可能的答案是——大眾。2013年德國大眾,及其在中國的合資廠家生產的汽車,占據了當年中國汽車銷售17.6%的份額。這個冠軍的成績並不僅僅是個排名,而代表了壓倒性的優勢。因為當年大眾是中國唯一一個市場佔有率超過10%的汽車品牌,比市場排名的第二幾乎高出了將近一倍。相對於大眾汽車在全球的整體表現來講,中國市場的繁榮可謂是一枝獨秀。2014年的前4個月,大眾在歐洲、俄羅斯和美國市場的銷售量同比下降了2.4%-10.4%,在中國的銷量則大漲了28.5%,乃至還拖動大眾的全球銷量上漲了近7%。這種剃頭挑子一頭熱的現象帶來的直接後果,是中國市場成了大汽車管理層心中最為患得患失的,不可失去的陣地——它占據了全球銷售量的差不多半壁江山。

過於依賴中國市場的另一個後果很可能是大眾汽車的管理層沒有料到的,它來自於中共政府。從2013年下半年開始,不斷傳出發改委將以「反壟斷」的名義整頓汽車行業的消息。今年8月,傳聞變成了現實。大眾汽車與中國的長春一汽合資的廠家「一汽大眾」首當其沖被開刀祭旗。一汽大眾迅速服軟,承認旗下的奧迪品牌存在價格壟斷的問題,並願意接受處罰。這一表態被一些業內人士稱為爭取「坦白從寬」。

曾誌淩總經理:「反壟斷調查機構它手裏是有自由裁量權的,這個裁量權可以裁定罰款金額,是觸犯反壟斷法的這些經營者的上一年度經營額的1%到10%,就是說會有10倍之差。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才會導致認錯態度好的,會得到從輕處理。」

一汽大眾最終領到的罰單是大約2億4900萬元人民幣。9月11日,美國汽車廠商克萊斯勒在中國的銷售公司也接到上海市物價局的一張3000多萬元的罰單。風聲鶴唳之下,捷豹、路虎、奔馳等汽車廠家紛紛用降價來應對反壟斷調查,希望能躲過一劫。

汽車行業的外資企業並不是在所謂「反壟斷」大棒下戰戰兢兢的唯一一群人,從《新華網》設立的「反壟斷」專欄看,這輪「反壟斷風暴」至少還波及到IT、電子、眼鏡、奶粉、白酒、機電零部件等多個行業。 迄今為止最大的反壟斷罰單開給了日資的機電零部件企業,三菱電機等10家公司總共被罰了12.35億元,另外在9月18日湖南法院以「行賄」的罪名給英國藥廠葛蘭素史克(中國)公司開出天價罰單30億元。但是這些紀錄可能都是暫時的,因為除了針對汽車行業的「反壟斷」調查還在進行之外,針對微軟、蘋果、思科等科技巨頭的調查也已經啟動,這一刀一旦宰下來,相信會價格不菲。

蕭茗:為什麽中共當局在近期突然發起針對外資企業的反壟斷調查呢? 聽一下本臺評論員文昭的分析。

蕭茗:「 從去年開始,尤其是今年,發改委以「反壟斷」為名對許多國際品牌進行打擊,它到底想得到什麽呢?」

文昭:「這確實是一個很好的問題,最普遍的看法是中共政府想用這種方式為其國有企業擴展市場。但問題的關鍵是,中國企業最缺的不是市場,而是創新能力。就算過去20年間通過與外國企業合資、用市場換技術、以及商業間諜行為,中國的國有企業們在經驗和技術實力上有了一定的競爭力,但是由於創新能力弱,就算把外資企業的市場份額用行政手段搶過來,一段時間以後國有企業仍然會落後,它仍然不能保持市場佔有,如果這種情況下還一定要用行政手段來阻礙競爭,就會導致市場整體的萎縮,它自己最終也會受害。所以當前的這種做法非常愚蠢,看不到對任何人有長遠的好處,可以說是三輸:對外資企業、對消費者以及最終對國有企業和中共政權自己。這種做法可能是當局民族主義心態的又一個表現、也許當局對本土企業的競爭力產生了不切實際的預期。還有一種可能性雖然是陰謀論,但也不能排除,就是黨內的政治鬥爭,有人故意用這種方式給經濟製造麻煩,給最高掌權者出難題。」

蕭茗:「外資曾經對中國的經濟發展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今天當局對外國投資者的態度發生了多大的轉變?」

文昭:「不同的時期針對不同的行業,中共當局對外國投資者的態度都一直在發生著變化。現在的改變簡單的說是當局想在高端消費品、高科技等利潤較高的行業擴大本土企業的市場份額。像前面所說,用政治手段強行改變了市場格局,本土企業的獲利增加,並不能轉化為它的創新能力。其實中國仍然是需要外資的,雖然不像二十年依賴程度那麽大,但毫無疑問仍然是需要的。當局之所以現在敢於打壓外企,是基於自己的底子比較厚實了,如果外資撤離,對它的宏觀經濟面是有影響,但對於中國這樣一個大國來講,結果是逐步顯現的。而對於某個企業來講,失去中國市場會導致短期內業績的急劇下降,從而難以承受。也就是說他做這件事,既惡心了別人、也惡心了他自己。但是別人比他更受不到這種惡心,對他來講這就是一個優勢,他就敢這麽幹了。」

對於被宰的外資企業來講,還有更壞的消息,就是他們要做好心理準備,只要他們還依賴中國市場,就要經常承受這種敲打。「新常態」是近期中國的一個流行詞匯,意思是,要把運動式的整頓經常化、固定化下來,但並不是法制化。這個詞先是出現在反腐敗的話題上,現在也被運用到了所謂「反壟斷」領域。8月20日《新華網》轉發了《北京青年報》的一篇特約評論員文章:《反壟斷也是中國經濟「新常態」》,聲稱:隨著駕馭市場能力不斷提高,中國必然告別「內外資差別化對待」模式,企業不分「內外」、不問出身。

然而最尖銳的問題並不是外資企業有沒有特權,而是反壟斷調查被許多人抱怨是針對外企的選擇性執法,對此中共當局一口否認, 李克強在會見2014年夏季達沃斯論壇的企業家代表時說,外企只佔中國反壟斷調查的10%。但是從新華網的專欄網頁看,被處罰的企業絕大多數都是外資企業,最大的罰單也是開給外資企業;國有企業裏迄今為止最大的被罰對象是茅臺和五糧液兩家白酒廠家。而且石油、電力、電信等被公認的國有壟斷行業,似乎在當局的字典裏不算壟斷,反壟斷調查和他們毫不沾邊。

蕭茗:聽一下本臺資深評論員傑森博士的分析。「當局聲稱調查這些外資企業是因為它們的壟斷造成了高價格,現在有很多外國汽車品牌用降價來回應, 問題是如果它們降價,豈不是會更有競爭力,當局想扶持的本土品牌會失去更多的市場嗎?」

傑森博士:「是有這樣的可能性。但是中共出臺這些政策的時候,它並沒有一個嚴格的系統考慮,是處於一種妒忌心,一股霸氣,覺得現在它有資格做這樣的事情。對於中共來說它們出臺的很多政策,不是出於道義,不是出於法律,往往是基於利益。這件事也是這樣的,如果它真的迫使外資企業降價,對於本土企業拿到市場份額是更不利的。」

蕭茗:「官方媒體聲稱要反壟斷調查成為『經濟新常態』,你認為這對在華外資企業意味著什麼?」

傑森博士:「意味著它們終於知道和中共打交道是什麼結果了。所有以盈利為目的的公司最終都是逐利的。當時以種種藉口為理由想進入中國市場, 中國當時需要它的資金,它的技術的,當然舉雙手歡迎。現在中國又有市場又有資金,技術學的差不多了,雖然還不能創新,但現有的技術較熟練了,所以在這種情況下中共是第一個變臉的。這時的外資企業已經離不開中國了,因為前期嚐到了甜頭,華爾街又要求只能漲不能跌,中共怎麼樣用鞭子抽,它都得承受。所以說只要是以謀利為目的,最終都是離不開屈從的這種下場。」

蕭茗:「8月份外國投資比去年同期下降14%,如果外資持續流失,你認為當局還能把這種針對外企的反壟斷變成常態嗎?」

傑森博士:「中國現在不缺錢,外企以不像以前那麼需要了。中國現在是出口大國,不斷的產生貿易順差,中國不缺錢,缺的是創新。而中國的教育體制又無法讓中國人達到創新的目的,中國只能做的是在現有的產品上搶奪市場份額,給「央企」創造溫室,而這些在特殊環境下生存的「央企」一旦進入國際市場將會一敗塗地。中共總是將法律道義放在一邊,用在自己的小圈子裡的霸氣來達到目的,其結果是沒有一個是茁壯的樹苗。

在反壟斷大棒的威嚇之下,在華的跨國公司們只能做低眉順眼的小媳婦嗎,不要走開,下節回來繼續探討。

蕭茗:中共政府對在華國際品牌的鐵腕敲打,在西方的商業界和政界裏,也引發了許多討論。來聽一下雪莉的綜合介紹。

雪莉:謝謝蕭茗。北京當局所謂的用反壟斷維護消費者權益的舉動,被一些人戲稱為新一輪的「打土豪,分田地」。就是不通過正常的市場競爭,而是用專政、或革命的手段,強行對財富重新分配。只不過這回被打的對象不是土豪,而是「洋豪」;分的也不是田地,而是市場份額。9月15日《美國之音》的報導引述美國商會的報告指出,中國在反壟斷法執法上歧視性對待的程度,可以說違反了當年加入世貿組織時所做的承諾。報道還引述專家的觀點說,受打擊的公司可以提出申訴,要求自己的國家通過外交或經濟的途徑解決;另外,如果報復在美國的中國公司,會對中國產生很大的壓力。

美國政府顯然已經接到了許多投訴,也做出了反應,9月15日《華爾街日報》報導美國財政部長Jacob Lew 已經致信中共政府的副總理汪洋, Lew的信中警告,中國針對外國企業的一系列反壟斷調查可能給中美關系帶來嚴重影響。 在歐洲方面,歐盟商會也發聲了。歐盟商會在8月中旬向中國的三個反壟斷主管機構:商務部、發改委和工商總局發出聲明,批評在所謂「反壟斷調查」行動中的不透明、以及一些處理方式,比如威脅被調查企業、拒絕法律支持等。歐盟商會也向發改委提出了官方會談的請求,但遭到拒絕。《金融時報》在8月26日發表了一篇評論文章《中國反壟斷風暴為何乏人喝彩》,文章指出:當局所處罰的對象,即使有壟斷存在,也是在競爭中由於自身優勢形成的市場性壟斷,而且屬於高檔消費行業,和消費者日常生活關系不大。而對於大眾必需的消費行業,石油、電信、銀行等,都是行政性壟斷的國企,卻毫發未動,實在不能服人。
對於這諸多抱怨,中共方面不為所動。7月份中國吸引外資大幅下降,商務部發言人沈丹陽表示與反壟斷調查無關。《中新網》則引用所謂專家的話更直白地說:如果外企因為遭遇反壟斷調查而撤資,將自食其果。

蕭茗:在中國的外企、乃至西方政府當如何應對中國式的反壟斷呢? 來聽一下我對中國問題專家美國作家章嘉敦的看法。

蕭茗:「對於那些被中共實行反壟斷懲治措施的公司美國政府能做什麼?」

Gorden:「 我們應該做的是讓中國爲此付出一些代價,讓這種代價大於實施反龍斷措施帶來的利益。這有好幾種做法,其中一種做法是去年由Blair-Huntsman委員會建議的處理網路間諜的措施,他們討論對中國進口產品附加特別的關稅。這就打到了中國的軟肋。去年中國對美國的貿易順差創歷史紀錄,高達3187億美元。如果要說這個數值有多麼重要,這個數字是中國商品貿易盈餘的122.7%。這個數字表明,中國完全依賴於美國的市場。因爲我們可以到別處尋找好的製造商,但是北京政府卻無法找到別的市場來代替美國。所以我們可以通過收緊對中國開放的市場,讓北京政府找到我們,放棄其對美國公司的高度歧視執法政策。這是我們要嘗試去做的,因爲美國公司正因此蒙受重大損失,這也代表著美國工人也受到了傷害。」

蕭茗:「也有其他人建議說美國可能做的,還有懲罰那些在美國投資的中國國營企業,您怎麼看呢?」

Gorden;「這當然也是我們可以做的,也是我們必須考慮的,不管採用任何方式,都不會是很愉快的解決方式,因爲這不光會傷害中國也會傷害美國。但是我們不能讓中國繼續這樣做,如果這樣繼續下去,很顯然,我們所有在中國的商業活動會陷入更嚴重的困境,這是我們不能容忍的。」

蕭茗:「你認爲目前這些外企傾向於怎麼做?屈從於中國政府的懲罰措施?還是離開中國?」

Gorden:「我想他們在嘗試適應中國政府,與其合作,期望中國政府能消停些。但我們能看到的事實是,美國公司正把眼光投向其他國家。這是在全球都是這樣,不光是美國公司,其他國家的公司也是。我們看到今年外商在中國的直接投資低於去年,這是一個令人吃驚的變化,因爲自從2001年底中國加入世貿以來,外商投資一直在增加,現在這個趨勢正反過來。我想這是出於好幾個原因,其中一個原因是這種對外國公司的懲罰風潮,在商業領域北京政府正開始閉關鎖國,這些公司觀察到了這一點,並在爲此作出反應。」

蕭茗:西方的跨國公司們,是西方和中共政府間「接觸政策」的積極倡導者,也是中國加入世貿的堅定支持者。具有反諷意味的是,反對將中國的政治問題與經貿活動掛鉤的他們,今天在中國遇到恰恰是這些政治問題。面對這個在他們的幫助下發展起來的世界第二大經濟體,還能只做生意不問政治嗎?這恐怕是西方商業界需要認真面對的課題。謝謝收看這期的《世事關心》,下周再見。

《世事關心》播出時間
美東:
周一: 19:30 pm
周二: 8:30 am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