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關心】阿里巴巴輝煌背後的鋼絲繩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4年09月30日訊】【世事關心】(306)阿里巴巴輝煌背後的鋼絲繩:阿里巴巴的構架、股值的高估、紅二代背景是投資者的思考。

阿里巴巴新股發行當日每股從68美元漲到92.7美元,融資規模高達250億美元,成為歷史上最大的IPO。

David Dollar:「所以我認爲市場表現已經說明了問題,人們心情放鬆。」

但是,可變利益實體VIE架構惹爭議,美中經濟安全委員會報告提醒投資者謹慎。

章嘉敦:「還有幾個中國官員自己說,這種構架不應該被允許。」

阿里巴巴的紅二代背景深厚,叱吒風雲的背後,馬雲,抑或也在左右逢迎?

馬雲:「我非常認真的聽他們的意見。作為一個商業領袖這是我的工作。」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馬雲的帝國之下,到底水有多深?

蕭茗:各位好,歡迎收看《世事關心》,我是蕭茗。史上最大IPO-新股發行的耀眼登場無疑引來了全世界的關註。市場對它報以了十分的興奮甚至是狂熱。但是,與和它規模相似的新股發行IPO相比,圍繞阿里巴巴的上市也多了很多疑慮和爭議。對海外投資人來說,阿里巴巴的公司結構到底存在多大風險,它的股價是否太高,馬雲和阿里巴巴的領導團隊是否值得信賴,最後,阿里巴巴濃厚的紅二代背景對投資者來說意味著什麽? 這期的《世事關心》,我們來探討這些問題。

9月19日,紐約證券交易所裏,世界金融市場的大門終於向中國電子商業巨擘—-阿里巴巴徹底打開了。開盤後,每股起價68美元,10分鐘內就上漲了30%,現在公司新股發行IPO總額250億美元,成為全球IPO規模之最,超過了前記錄保持者--2010年在上海、香港兩地上市的中國農業銀行的200億美元IPO規模。

雖然在接下來的幾天,阿里巴巴的股票呈下行趨勢,但是,總體上來說,市場對它還是報以了極大的熱情,而這樣的反應情有可緣。

Rett Wallave:「當人們可以購買某種新奇,並已正常運作的產品時,它往往是獨特且令人充滿衝動期盼的。」

一般來說,對於網際網路公司,投資者看好的是它的成長潛力。但是,阿里巴巴與眾不同,它已經佔有了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中國的電子商務市場的大半壁江山。在中國,每10個網上交易阿里巴巴就佔了八個。它賣的東西從襪子到鐵軌,不一而足。它的服務甚至還包括小額貸款和網上付費。在紐約證交所上市後,阿里巴巴總市值超過2200億美元,成為僅次於谷歌的全球第二大網際網路公司。

不過,不是所有人都認為阿里巴巴是金礦。曾預測了1989年日本股市崩潰和2000年網際網路泡沫破裂的著名財經作家埃蒙‧芬格爾頓,9月21日在福佈斯雜誌撰文警告投資人,「對馬雲的阿里巴巴說不」。

芬格爾頓認爲,即便按這傢離岸金融公司的面值計算,阿里巴巴按週五的收盤價格,其整體估值是該公司2013年銷售額的18倍。芬格爾頓說:「就算阿里巴巴能保持每年7.5%的成長率,20年後,其規模也不過增長4倍。週五每股94美元的價格相當於20年後阿里巴巴銷售額的4.5倍」,這實在是太高了點。

蕭茗:阿里巴巴的股價是否出現了泡沫?它的成長潛力到底如何,聽一下我稍早對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國際關系學院國際商業和政策中心主任Roger Leeds教授和前美國財政部駐中國經濟和金融特使,布魯金斯學院高級研究員David Dollar先生的采訪。

蕭茗:「您認為阿里巴巴的份額是不是被高估了?」

Roger Leeds教授:「短期來説,從股權市場表現來看,它的股價並沒過高,第一天阿里巴巴股價上升了35%甚至更多,它的交易達到了一個新的水平。如果和其它公司比較,這個漲幅當然是很高的,但從短期來説,並沒有過高。真正的問題是,阿里巴巴的股票長綫走勢會是如何。但是我覺得它的股價相對不錯。和很多其他公司比較,這是一個利潤非常不錯的公司,沒有和阿里巴巴相似的公司。但它被拿來和其它一些公司做比較,比如谷歌、亞馬遜、臉書,如果和這些公司比較,在我看來阿里巴巴的股價並沒有過高。」

蕭茗:現在阿里巴巴看起來確實是如日中天,但是,它未來會遇到的最大挑戰是什麽呢?聽一下布魯金斯學院高級研究員David Dollar先生的看法。

蕭茗:「阿里巴巴在接下來的路上, 最大的挑戰是什麽?」

David Dollar: 「阿里巴巴是在一個相對受保護的環境中成長出來的,所以在我看來,向前邁進的挑戰有兩面性,阿里巴巴希望能更加國際化,所以它必須得和其它市場的類似的公司進行競爭,阿里巴巴可能對那些地方的文化和制度未必了解,所以它必須國際化。而中國也應該將國內市場更開放一些,所以,希望中國國內的網際網路市場氛圍也會因此更具競爭性,所以阿里巴巴面臨的第二個挑戰時,將要和更多國內市場的公司競爭。」

蕭茗:「不過,也有人認為長遠來看,阿里巴巴的股票沒有那麽看好。聽一下美國作家,中國問題專家章嘉敦先生的看法。」

章嘉敦:「 我認為它的股價是被高估了,它的交易價格大致在八十五美元以上,九十美元以下,這比開市的68美金高出許多,大部分研究人員都估計其交易價格應該在八十到九十美元之間,就這個價格/價值比來説,並不是太出格。然而,真正的問題在於,投資者們並沒有完全考慮到中國經濟本身的問題,另外還有中國的消費量正在萎縮。最近幾個星期我們看到了兩個調研結果,指出了中國消費正在降低,和中國消費真正存在的問題。阿里巴巴是做電子商務的,依賴於中國人去消費,而在中國經濟的種種問題面前,消費者們並不打算這麼做。如果要看阿裏巴巴在中國的前途,我想這是一條下坡路。而在中國以外,這條路也很不好走。因爲阿里巴巴從來沒有和佔主導地位的主要競爭者火併過,因爲(在中國)他們自身就是佔主導地位的競爭者,一旦來到美國或去歐洲,他們將和亞馬遜和E-bay競爭, 這絕對不是條好走的路。所以我想它的股市價格最終會下跌不少,就上面說的這兩個原因就足以造成這種結果,更不要說阿裏巴巴還面對其它的問題了。」

阿里巴巴最大的爭議VIE可變利益實體結構,到底是怎麽回事? 海外投資者是否需要擔憂,不要走開,下節繼續探討。

蕭茗:阿里巴巴上市前夕,美中經濟與安全委員會在發表了一篇報告,題為「在美國上市的中國網際網路公司的風險」。它主要分析了阿里巴巴和其它所有在美國上市的中國公司都採用的一種名為VIE的公司架構對美國投資者的風險。請雪莉為我們介紹一下。

雪莉:好的,蕭茗。報告中提到,現在中國頂尖的民營網際網路公司都尋求到美國上市,因為它們從中國的國有銀行和證券市場貸不到足夠的資金,所以必須尋求海外的投資來支持企業的發展。但是,中國政府不允許海外對中國網際網路公司的投資超過一定數量。而且,私營公司在海外上市還必須經過中國政府的批準。因此,為了規避這些限制,中國的私營網際網路公司就採用了一種非常復雜的叫做可變利益實體VIE的架構。所謂的VIE通常是在開曼群島等避稅天堂註冊、而實體在中國大陸境內運行,再通過一系列合同將VIE運營獲得的利益轉移到海外上市的控股公司以及控股公司的股東。因為實體在大陸,對企業的控制又掌握在中國公司的手中。這就在表面上符合了中國的相關法律。所有在美國上市的中國網路公司都採用VIE,我們可以用微博做例子來解析VIE到底是怎麽回事。

微博在美國NASDAQ上市,投資人買的是一個叫做「微博公司」的股票,這個公司在開曼群島註冊,而「微博公司」的美國證監會註冊文件上寫著,該公司全權擁有另外一家香港註冊的名為「微博 香港」的公司,而微博香港又全權擁有並且運作一家在中國大陸的公司叫做「微博網際網路技術中國公司」。但是,因為這家公司被在美國和香港註冊的外國公司全權擁有,所以,它無法直接在中國經營一個網站。所以,有中國商業執照,並且直接經營微博網站的是一家叫做「北京微博網際網路技術有限公司」的企業。而該企業又被另一個名為「北京Weiming技術有限公司」的企業擁有。而weiming就是一個VIE。它的主要功能就是擁有「微博北京」,這家實體公司的產權,再通過一系列法律文件把這家公司和在美國上市的微博公司聯系起來。蕭茗。

蕭茗:簡直比俄羅斯的連偶娃娃層次還多,謝謝雪梨。面對 VIE 海外投資者的風險之一是對中國公司幾乎沒有任何控制,這樣的先例已經有多起。

2001年,最先使用VIE--也就是可變利益實體架構在美國上市不久的新浪網創辦人被逐事件構成了對VIE的第一個考驗。當時新浪網創建人之一的執行長兼總裁王誌東遭上市的控股公司董事會驅逐,而王誌東控制的新浪旗下幾個VIE實體公司是新浪上市公司利潤實現的主要途徑。假如王誌東將這些實體公司據為己有,由於VIE的架構問題,新浪對王誌東將毫無辦法的。雖然事件以王誌東選擇離開新浪做了了結。但VIE架構的安全性成為投資人的最大擔心之一。

2010年,馬雲的支付寶事件也引起了軒然大波。阿里巴巴開發了一個和paypal相似的網上付費工具--阿裏pay。推出這款產品對阿里巴巴的大股東之一yahoo將很有利。但是,由於VIE結構下馬雲獲得了很大的自主權,於是他秘密將阿裏pay從阿里巴巴剝離開,使其成為一個獨立的公司,並且註冊在自己名下。因為在VIE架構下,母公司沒有責任向海外投資者通告這樣的決定,所以阿里巴巴的海外投資者在事發之前對此一無所知,yahoo也沒有從阿裏pay的發布中獲得任何它原本應該獲得的利潤。

蕭茗:VIE使得海外投資者喪失對公司的控制,這固然是一個很大的隱患。但是,VIE更大的風險來自於這種結構原本就是用來規避中國相關法律的。這些法律禁止海外資金投資中國具有戰略意義的,或新興產業,或在政治上和國家安全上敏感的行業。在海外用VIE架構上市的中國公司基本上全都是這一類型的企業。和網際網路相關的服務產業,例如阿里巴巴也是如此。中國政府完全了解這一點。雖然中共政府現在還沒有明確說VIE在中國不合法,但是,將來會是什麽情況,誰也說不準。這個隱患到底值不值得海外投資人仔細考慮呢。先聽一下布魯金斯學院資深研究員David Dollar先生的看法。

蕭茗:「很顯然,對阿里巴巴的顧慮之一是其可變權益實體(VIE)結構,您認為美國投資者應該對此及其優先股票結構抱有多大的擔心和顧慮?」

David Dollar:「美國的金融媒體對此有很多的報道,投資者獲得了很多咨詢,所以他們了解其風險性,撇開風險性不談,他們對公司本身很感興趣,所以我認為市場表現已經說明了問題,人們心情放鬆,可能對市價有些影響吧。但看起來影響並不大。」

蕭茗: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Leeds教授也認為暫時這不是大問題,除非有一種情況出現。

Roger Leeds:「目前來說,投資者們認為他們對此並沒有太擔心,它的表現也不像某些評論員說的那麼不同尋常。比如很多公司也有很多不同的類股,A股、B股,及相應的各種不同的投票權,所以阿里巴巴的情況雖然在西方並不多見,但是也沒有那麼不同尋常,還有很多不同類型的公司在使用離岸註冊的方式。 我覺得這對全球的投資者來説都不會是個很嚴重的問題。除非出現這種情況,那就是出現醜聞或者什麼內幕被披露出來了,或者諸如此類的。但我不認爲短期內這有什麼異乎尋常,或者會造成什麼問題,市場本身也説明了問題,市場上對此沒有什麼擔憂,至少目前是如此。」

蕭茗:「另外一個解決這個問題的辦法是中國政府放鬆在網際網路領域對外國投資和所有權的限制。這樣這些公司就不必採用VIE結構才能在美國上市了。您認為中國政府有可能這樣做嗎?」

Roger Leeds:「我認爲這是會發生的,問題是需要多長時間,我認爲中國政府認識到了,逐步開放市場對其國家是有利的,特別是對金融市場。不管對中國公司、中國投資者、對全球金融系統都是有益的。我們已經看到中國政府開始就此付出行動的跡象,每天都能看到,我相信這一勢態會保持下去。我本人不知道進展速度或者具體細節,但是每一個訊號都在暗示中國政府非常清楚逐步開放其金融體系和金融市場的重要性。」

蕭茗:不過,中國問題專家章嘉敦先生對VIE架構和中國政府的意願有不同看法,一起來聽一下。

章嘉敦:「我想,就可變權益實體這方面來說,這方面的擔心被美國和世界上許多投資者大打折扣,因爲人們認爲,沒有人會剝奪他們的權益。而真正的問題在兩個方面。第一,中國的最高法院幾年前將一個和和阿里巴巴很類似的企業結構判定為非法。還有幾個中國官員自己說,這種構架不應該被允許。我們也得記住這一點,馬雲用增額違法的架構把雅虎對支付寶所具有的利益剝離了,支付寶相當於馬雲的Paypal。所以這並不止是一個理論上的顧慮。此外,上世紀九十年代,北京政府把中國聯通的外資都攆了出去。那個公司的結構和阿里巴巴的可變權益實體結構非常相似。所以說這並不僅僅是一個理論上的擔憂,現在外來投資方只是對此視而不見。另一個問題就是你說的阿里巴巴的合作夥伴結構,這種結構賦予馬雲和那27個內部人士控制了整個公司,股東基本説不上話。如果阿里巴巴一直業績不錯,那也行。但問題是阿里巴巴不會一直業績這麼好。另外我們也看到了馬雲今年作出了一些非常奇怪的投資舉動,比如在喝醉的時候,買下了半個足球俱樂部。基本很少有誰能監督馬雲,這絕不是件好事。」

阿里巴巴的紅二代背景深厚而復雜,並且各個派系都有,對它來說,這是福還是禍? 不要走開,下節繼續探討。

據美國媒體報導,阿里巴巴路演的第一天,9月8日,馬雲在紐約華爾道夫酒店(Waldorf Astoria) 舉行了投資者見面會。在會上被問及他是如何分配時間時,馬雲回答說,首要任務是維護與中國和其它國家政府的關系。

在接受福克斯記者採訪時,他也說了類似的話……

記者:「 你和中國政府溝通有多頻繁? 他們對你說什麼? 你多經常聽他們的話?」

馬雲:「我非常認真的聽他們的意見,作為一個商業領袖這是我的工作,如果你真的想幫助這個社會,你就必須和政府合作。」

蕭茗:維護和中共政府官員的關系,可以說是在中國做生意的通用原則。但是,對於馬雲來說,這條規則可能有著更不尋常的意義。一個最簡單的例子,他的公司能不能在海外上市,依靠的就是中共政權是否還會對VIE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不過,專攻對中國企業的詳細分析的美奇金(北京)投資咨詢有限公司(Beijing firm J Capital Research)的聯合創始人楊思安(Anne Stevenson-Yang)對馬雲有這樣的評價 「到了如今,必須產生巨大的震動,才能推倒阿里巴巴,」「他們在林林總總的國家部門擁有大量各方面的盟友。」在阿里巴巴上市前就有分析人士指出,當阿里巴巴上市後,這些政治關系深厚的投資者很可能會賺得盆滿缽滿。通過此次IPO,阿里巴巴的市值超過了2200億美元。在這個量級上,連1%的股份都將價值22億美元。而這樣的投資者不乏其人。

2012年9月,阿里巴巴向雅虎支付了76億美元用以回購雅虎所持股份的一半。而這76億美元中的一部分來自三家著名的中國投資公司,他們是中共主權基金國家開發銀行的投資機構國開金融(CDB Capital),這家機構向阿裏巴巴提供了10億美元貸款。另外兩家是博裕資本和中信資本。其中,博裕資本的兩合夥人之一是江澤民的孫子江誌成(Alvin Jiang)。而國開行當時的副總裁是賀錦雷。其父賀國強是上一屆的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而同期國開行的一把手是陳元,其父陳雲是鄧小平時期主政的中共8大元老之一。

阿里巴巴向雅虎買回股份之後,又把這20%股份中的一大部分重新賣給了這三家投資公司。其後不久,由中共總理溫家寶之子溫雲松共同創辦的私募基金「新天域資本」也購下了阿里巴巴的大宗股份。
阿里巴巴在2012年新增的大部分投資者中的中信資本和國開金融都屬國有性質,這一點讓阿里巴巴集團的所有權結構更加復雜、外界很難看清。
中信資本是中共國有企業集團中信旗下的投資機構之一。前國家副主席王震之子王軍,曾長期擔任中信的董事長。和陳雲一樣,王震也是六四事件中為鄧小平撐腰的中共「八大元老」之一。而中信資本的高級董事總經理曾之傑(Jeffrey Zeng)的父親曾培炎曾擔任過中國經濟規劃領域的最高官員,也是政治局委員。此外、中信旗下的中信產業投資基金一直由劉雲山之子劉樂飛領導。2012年11月,劉雲山升任政治局常委並把持中共宣傳部門。

阿里巴巴和中信集團有過多次交易。其中,最新一筆交易發生在2014年初。一月份,阿里巴巴和馬雲私人名下的雲峰資本宣布收購中信旗下的中信21世紀公司,其中阿里巴巴斥資約1.7億美元。中信21世紀從事電話營銷和醫藥數據業務,其董事局執行主席陳曉穎是中共上將、前軍委副主席張震的兒媳,她的夫君張連陽從軍中退役後轉為經商、在2014年4月份之前一直是中信21世紀的董事局成員。張連陽的弟弟張海陽仍在中共軍中任二炮政委的要職。

蕭茗:阿里巴巴的紅二代背景濃厚並且復雜,各個派系都包括,這將給它帶來什麽? 是福還是禍,再聽一下章嘉敦先生的看法。

章嘉敦:「太子黨的介入也有利有弊。如果這些太子黨在北京得勢,那肯定是有幫助的,因爲阿里巴巴因此會有政治上的內部關係。但是我們也在中國一而再再而三的見到,不光在過去,近期也是如此,那就是某人一旦在政治上失寵,那人所有的股權將成爲這個公司的責任,這正也是阿里巴巴面對的情況:前領導人的兒子在阿里巴巴有很多直接股權,這很可能給公司帶來很壞的結果。所以這又是一層很複雜的因素,也是很多人無法理解的。除非你是北京知情人士,我們中大多數人都不是,不然的話就只能是轉來轉去,也不知道有沒有用。這就是爲什麼我覺得,這又增加了一層複雜度,讓阿里巴巴成爲一個比表面看來還要糟糕的投資對象。」

蕭茗:雖然和中共政權打的火熱,並且和各路太子黨都進行了利益分享,但是馬雲最終的保險不是高級賄賂,而是使自己和中共政權的根本利益實現一致。這樣,他才能得到長久的庇佑。中共要拉動內需,要調整經濟結構,阿里巴巴也努力使自己成為順應這個方向的一股力量。不過,不知道他是否忘記了一點,他的生意是要依靠網際網路的,網際網路的根本特性就是自由。而中共恰恰不能讓網際網路真正的自由,比起拉動內需來說,這才更關乎它的生死存亡。如果和這個政權無法完全的融合,也沒有真正的自由。那剩下的只能是左右逢源。這樣的馬雲和阿裏巴巴,不知道能走多遠。

《世事關心》播出時間
美東:
周一 : 19:30 pm,
周二: 8:30 am

美西:
周一: 9:30 pm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