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後中國最便宜的可能就是房子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4年9月30日訊】有外媒報道稱,無論中國的房價怎麼漲,總會有一些房地產泡沫即將破裂,房地產市場馬上崩盤的聲音。普通購房者懼於這些聲音遲遲不敢下手,畢竟對於大多數人來說買房花費了自己大半生的積蓄,如果剔除通貨膨脹的因素,十年後中國最便宜的東西有可能就是房子。

泡沫與否我們先不討論,十年後最便宜的是不是房子,現在尚不能確定。問題的關鍵在於建房背後的基本邏輯是否存在問題。過去十年可謂房地產的發展黃金時期,同時也是中國城鎮化快速推進的過程。

可以這麼說,房地產的繁榮只是城鎮化的表徵。

中國的城市化問題經歷了三大階段:第一個是限制城市化問題,大量人口在城鎮集聚,帶來了管理與經濟支撐困難,於是下鄉運動和逆城鎮化的過程在所難免。第二個階段是擺脫城市化思路,選擇城鎮化作為推進中國城鎮化進程的主要路徑。政府以土地為籌碼,開闢了土地財政的新路徑,在資本與土地雙重推動下,中國房地產市場迅速成為社會焦點,一座座光鮮的城市拔地而起。第三個階段是中央最近提出的新型城鎮化的戰略。這個戰略核心點有兩個:一個是打破束縛人口流動的戶籍制度,一個是限制城鎮化的土地制度約束。所有這些問題歸根起來就一個問題:推進城鎮化是社會共識,問題是從哪裡獲得資本。這一問題仍然能難以擺脫對於土地財政的依賴。

在推進城鎮化的過程中,我們收穫了城鎮的繁榮,高樓林立,馬路寬敞,高鐵越修越遠。但任何事情總是平衡的,負面風險也在集聚。

第一個風險就是城鎮化負債風險。最近一次危機的爆發是邯鄲樓市債務危機,民間借貸利率普遍高達20%到30%,所涉金額高達93億,且當地十分之一家庭捲入其中。所謂鬼城,就是債務鏈條出了問題。中國經濟增長核心推動力是固定資產投資,但是,大量資本投入固定資產的時候,會導致其他資本缺乏,同時容易引起資產泡沫,泡沫破裂會降低不動產的價值,甚至某個環節資本循環中斷,就會爆發大規模的債務危機。這是世界很多國家在推進城市化過程中遇到的普遍問題,中國問題更嚴重。原因很簡單,政府經營土地財政會導致土地價格上漲和房地產市場上漲,擠出了很多實業和人口,在這種前提下,在這種前提下,很多地方大舉借債,如果沒有貨幣性超發,很多地方政府不知道破產多少次了。解決債務問題很多人寄希望于放開限貸令,但如果這樣做實際上會使得危機的「病毒」迅速傳播,無法控制。因此,我們一再強調,不能再用信貸寬鬆換取所謂短暫的繁榮了。

第二個風險是土地轉型的風險。土地轉型帶來的社會風險主要體現在利益分配層次,這些年來土地財政的秘訣就是利用低價征地與高價拍地的差額,大小官員為了政績錦標賽,開足馬力去推廣土地財政。而大多數人覺得拆遷利益分配不合理,不能就地購買自己想買的房子,心理難以平衡。因此,大量強拆與強行圈地現象也屢禁不止,維穩壓力非常大。問題出來后,維穩的主體往往是製造問題的官員,這樣製造危機的一些官員又採取暴力手段對待上訪人員,以掩蓋問題和危機。這種邏輯能夠讓人覺得心服口服嗎?一些人總是說釘子戶和刁民,問題是為什麼信訪壓力這麼大,社會不滿情緒這麼多,說來說去還是土地升值之後利益分配不公正的問題。當然,也有些拆遷戶的要求確實超越了合理的界限,但整體上來說,問題根由還是在於土地轉型的風險在放大這一機制上。當然,隨著制度不斷完善,反腐力度不斷加大,一些地方官員確實收斂很多。

我們只能說,房地產市場已經超越其本身的界限,變成了一個社會問題。並不僅是房地產綁架了社會,而是社會綁架了房地產,這是房地產難以承受的。如果這些基本機制沒有得到根本修補,十年後可能不是房子便宜與否的問題,而是經濟轉型壓力與社會轉型雙重壓力可能會大幅度增加的問題。

文章來源:《中國嘹望》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