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靖遠:江澤民露面 胡温缺席有奥妙 習近平埋雷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很多人都意識到,中共建政以後的第65個「十一」恐怕要載入史冊了。在這一天,香港「佔中」已經蔓延全港,數十萬人在街頭舉牌,用「風雨中抱緊自由」的歌聲和無數手機燈匯成的光海,給「逢五小慶」的中共送上一份大禮。

彷彿是為了給已經舉世關注的中共政局再增加一個奪人眼球的看點,久未露面、被傳病重入院的江澤民,出現在北京為「十一」準備的音樂會上。

江澤民露面所為何來?外界一時眾說紛紜,有如霧裡看花,莫衷一是。但有一點可以肯定,官方發布的照片清楚顯示,江澤民連同其左手邊的張德江、劉雲山、張高麗,皆系血債幫骨幹,而習近平的右手邊,是李克強、俞正聲與最近風頭一時無兩的王岐山——兩大陣營,涇渭分明。

這種佈局令人嗅到一絲終極對決的味道

相信很多人都注意到了,這場音樂會上,胡溫缺席了。不但胡溫缺席,連朱鎔基和李瑞環都一併缺席,這就很不尋常。眾所周知,胡溫是江澤民死敵,十年「江胡鬥」 不知演繹了多少驚心動魄的時刻,以至於一度有評論說胡錦濤能保住性命安全退休乃是一種奇蹟。朱鎔基要抬著棺材反腐,結果最後連自己最得力的親信都被江澤民送進深牢大獄而無力搭救。至於李瑞環,據說在討論鎮壓法輪功的常委會投票時,李是唯一一個投下棄權票的。估計從那時起,如何搞定這只令人厭惡的老毒物,就成為李瑞環退休後最大的業餘愛好。

問題就在這裡,為什麼跟江澤民不對付的人都同時缺席了這場至關重要的音樂會?要知道,這可是「露面戰」可遇不可求的良機。

此前,習近平劈手拿下周永康,可謂不按牌理出牌的一手,各方節奏都被打亂,不管有用沒用,先「露一臉」再說。如此一來,「露面戰」幾乎演變成露面混戰,連久已淡出大眾視線的賈慶林都要發兩張舊照片來「闢謠」,李瑞環更絕,亮出自己的新書,不停用「醫院」與「火葬場」來教育老對手,生怕對方少觸了霉頭。這場混戰的高峰,以習近平的壓倒性優勢告一段落:習成功利用紀念鄧小平的機會,從新擬定了由鄧指定胡,再由胡「薪火相傳」到自己的順位,在官方文告裡,一度掛著「核心」名頭的江澤民消失無蹤,連朱鎔基出來露臉,都要強調一下「只能當一把手」。

此後,江澤民的名字幾乎被抹去,即使偶爾現諸報端,排名也直線下掉,讓排在前面的胡錦濤很是突出醒目。再後來,胡錦濤的排名也往後降,江澤民就乾淨利落消失了。

所以,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此時的江系還能有實力將局面扳回平衡或接近平衡,還有能力在「十一」這種重大場合動一動已經癟下去的標誌性蛤蟆嘴,胡溫朱李包括吳儀這些重量級人物就不應該缺席——他們理應集體出席,在氣勢上氣場上壓倒已經氣急敗壞的江澤民,以及在香港問題、話語權問題上因屢屢受挫而氣不打一處來的張德江、劉雲山等人。

該來的沒來,不該來的卻來了,而江澤民不但來了,還一舉坐到習近平身邊,黨報排名位列七常委之後。這當然反常,而反常通常是會被視為「妖」的。

這個「妖」的要害,應該在山東。

就在同一天,中新網刊登了山東省紀委監察廳網站消息,標題很醒目:「山東萊蕪市610辦公室副主任韓克鋒被雙開」。消息說,萊蕪市紀委對市610辦公室副主任韓克鋒涉嫌嚴重違紀違法問題進行了立案調查。經查,韓克鋒在擔任萊蕪市公安局萊城分局局長、黨委書記,萊蕪市公安局副局長、黨委委員和萊蕪市610辦公室副主任等職務期間,利用職務之便為他人謀取利益,索取、收受巨額賄賂,接受他人禮品(禮金)。

韓克鋒有很多職務,但黨媒只突出了「610辦公室副主任」這個頭銜並放在標題,似乎在有意提醒人們注意這個不常見的、很多人也不熟悉甚至沒聽說過的機構。「610辦公室」是幹什麼的,Google一下即知,據說牆內的朋友百度也可看到以前看不到的許多內容。

儘管許多人已經對「信號」這個詞感到有點審美疲勞,但我們還是不得不繼續疲勞一次:這是信號,而且是重大信號。

對中共宣傳口稍有了解的朋友都知道,中共對輿論文宣的規定可以說嚴苛到變態的地步。換言之,無論紀委網站還是中新網的編輯,都絕不會不清楚這個標題會引起怎樣的反響,所以唯一合理的解釋只有一個:這是受命而為,而且來自高層。

如果說中共文宣系的使命是用「好話說盡」來忽悠普羅大眾,那麼「610辦公室」 幹的就是 「壞事做絕」的勾當。這個系統從最基礎的村級行政單位,可以層層上溯到政治局常委,而最後的源頭,是大呼小叫要在三個月內戰勝法輪功的江澤民。

這就極有意思了。江澤民在音樂會入場時顫顫巍巍想要展示自己還有走路的能力,很努力,但他一定想不到習近平早就在他的必經之處埋下了地雷,而且這個地雷還是江澤民自己造的。如果換一種方式來描述當下,就是這邊給露著臉,那邊就照著屁股踹,整個一作死蛤蟆的節奏。這是中共多年積累的經典招數,如同江澤民當初一邊捧著習近平說給他登位清除障礙,一邊佈置暗殺和政變一樣,大家都精於此道,彼此都心知肚明。

所以,從這場音樂會的節奏看去,江澤民實在不像扳回了局面的樣子,而這也是胡溫朱李吳等人缺席的唯一合理解釋:缺席是因為已經不需要出席,乾綱在握的前提下,露面打氣對習近平來說已經可有可無——他現在不缺氣,相反,需要的是找老東西出氣。在塵埃落定之前,讓老東西在鏡頭前傻笑一下,並無損大局,還可安撫一下蠢蠢欲動的蝦兵蟹將,何樂而不為。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