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少中共黨員潛伏香港?曝中共最大機密之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4年10月6日訊】1997年香港回歸中國迄今已逾16年,但中共在香港仍處地下狀態。中共號稱在全國有八千萬黨員,但香港有多少,這恐怕是中共最大機密之一。香港有學者根據去年11月召開的中共十八大官方透露港區代表人數,估算香港的中共黨員約有40至50萬人。本刊記者最近從北京接近中共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的消息來 源,得到較確切的數字是18萬。該數字的來歷,竟與中共的黨費有關——是數字泄露了中共這一天機。本刊記者經多方了解,認為18萬這個數字可信度極高。

據透露,中共在香港黨員的組成與來源,可分為以下幾大類:一是中央及各部委和各地方外派機構裏的黨員,這部分基本是公開的,尤其是中聯辦;較難統計是各地 以開公司的名義派遣到香港工作的黨員幹部。這類黨員都按期上繳黨費,且黨費普遍高於內地黨員。這類人數記載在案(即中共組織部)的,先後大概在三萬六千人 左右,包括一些拿了香港身份證後又返回內地任職的。

第二類是秘密派遣到香港從事特殊工作的,主要是統戰、國安、公安與軍隊情報系統選派的黨員。長期以來,這些部門都堅持向香港派遣特殊工作人員,主要是「特 工」與「情報幹部」。按照廣東公安廳泄露出的歷年「特殊單程證」發放數量推算(廣東是全國最多名額的,內地省份較少),全國迄今為止這類派港密幹大概在五 萬三千名左右。這類特工的黨費不用他們自己繳,由他們所在的組織負責。這一點同中共電影中的特工們臨死都要從口袋裏掏出一個錢包作為最後一筆黨費不同。

第三類是統戰、情報部門在香港就地發展的「土共」,這類數字嚴格保密。按照中共組織規定,這類人不用交黨費,也不過組織生活,只要在「思想和意識上入黨」 就行了。這類基本屬秘密戰線發展。有一位上海市國家安全局人員透露,這部份人平時為黨做工作不收取費用,就算是繳了黨費」。

不過有消息指,這類「土共」上繳的「黨費」其實最多,有些港商是秘密黨員,在國內賺錢,時不時奉上幾千上萬元紅包作為「黨費」上繳,當然,那些紅包大多給 了黨的領導幹部,那不屬黨費,而是貢獻。據估計,這類秘密「土共」數量不多,人數約為三千名左右,且大多是在1997年香港回歸前後發展,集中在香港的警 察、公務員與精英人士中,級別都不低。

據這位長期從事香港工作的北京消息人士透露,香港回歸前,港英政府中不少官員、公務員、警察等為個人前途著想,紛紛「找路子」接近「北大人」(即北京來的 人),或被「北大人」一拉,即順機倒戈,「投懷送抱」,更有不少人要求加入中共,有人還把港英當局秘密檔案當「見面禮」,但這些人有所不知,他們做為見面 禮的東西,有些中共早就掌握。中共為此規定,對在香港新發展黨員要有「一定級別」。2001年,中共中央組織部還就港澳黨員發展下發通知,要求控制這類黨 員數量,對「沒有條件者(指不是一級組織,且不具備保密條件的)應停止發展」。以上三類相加,在香港的中共黨員約有10萬之眾。

第四類黨員,也是香港最大一批「中共地下黨」,就是通過其它途徑移民到香港的內地人。這些人不是組織派遣,都是個人行為移民到香港,包括投親靠友、遺產繼 承、投資移民、甚至偷渡都有,自1949年中共建政以來,這類人數累計有上百萬。尤其是改革開放後移民香港者中,有相當比例黨員。這類人定居香港後,基本 上斷絕了與黨組織來往,也不交黨費。但內地黨組織有他們的檔案資料,也知道他們移民去向。按中共黨章,黨員六個月不交黨費就算自動退黨,但為了港澳工作, 中共「豁免」這些人,以換取他們「繼續為黨做貢獻」。

知情者指,中共保持這類人(包括移民到世界各地的黨員)的黨籍,是有更深遠的考慮與意義。不剝奪這些黨員的身份,減免他們的黨費,讓他們在思想上,在下意 識裏,就多少同北京的共產黨組織保持了一定的聯係。必要的時候,甚至會起很大作用。國安和情報部門在香港對已經移民到香港的大陸人士跟蹤摸底顯示,在大陸 是黨員幹部身份的移民,參加香港民主派遊行示威的比例遠遠低於非黨員。重要的關鍵時刻,他們往往更意願站在北京和中聯辦一邊,選舉時會傾向支持北京認可的 候選人。

知情者透露,2003年7月1日香港爆發50萬人反政府大遊行後,中共加強了對香港的工作,指令各地有關部門對這「第四類」上百萬名已移民香港的 「前黨員」進行大規模調查摸底、篩選,最終篩選出約七、八萬名「仍然可以發揮作用」者,經過做工作後,將他們重新納入「為黨工作」範圍。

第五類黨員,是最近幾年從內地赴香港讀書畢業後,留在香港發展的新生代,以及經海外迴流香港的內地人。這部份人有些在內地已是黨員,有些則是來港 後才培養的新黨員,目前雖為數不多,約有千多人,但備受中共當局器重,因為他們不但高學歷,且年輕,有望可成為未來香港社會的棟梁,並可為中共「穩定香港 社會、為黨的事業做貢獻」發揮無可限量的作用。與第二、第三類黨員一樣,這類黨員同樣歸入「隱蔽」之列,對外不公開,做「長期打算」。以上五類相加,中共 在香港的黨員人數約為18萬左右。

對中共在香港的黨員人數,本港著名時事評論員、香港《文匯報》前資深記者程翔曾撰文表示,根據2012年11月7日(中共十八大開幕前一天),本 港多家報紙報道中共中央港澳工作委員會早前共選出16名港澳地區黨代表這一信息,以及內地各省市選出的黨代表比例判斷,港澳地區的中共黨員人數應在58萬 左右。

中共十八大代表由全國40個選舉單位選舉產生,香港和澳門首次合共組成一個獨立單位參加大會。40個單位中包括31個省(市、自治區),以及中央 直屬機關、中央國家機關、解放軍、武警、高校、央企系統、金融系統等,另加港澳和台灣。但港澳和台灣從來沒有在官方的新聞報道中出現過。

程翔分析指,全國解放軍有250萬 人,有251名黨代表,平均每個黨員代表一萬名解放軍,全國武警80萬,共有49名代表,平均每1.6萬個武警才產生1名代表,可見每名代表的含金量不同 的。若港澳地區在中共看來也如解放軍那般重要,則16名港澳代表,就代表了港澳兩個特區共16萬名共產黨員。但似乎這個數低估了港澳兩地中共黨員的規模。

程翔指,港澳地區在中共體制內的地位相當於北京、上海、天津三大直轄市。三市的黨員分別是180萬、182萬和106萬,他們出席十八大的代表數 分別是 64、73和48。黨員與黨代表比例分別是2.8萬人選一個、2.5萬選一個和2.2萬選一個。若以三市比例計算,港澳地區16名黨代表,意味港澳兩地的 中共黨員應在35萬、40 萬、45萬之間。絕大部分的黨員都是在香港,澳門相對會比較少。

程翔指,自從1984年中英聯合聲明簽署以來,中共提出「在實力基礎上過渡」方針,開始大規模派遣人員來港,目的就是要讓他們成為港人。途徑是利 用每天150個單程證名額,假設其中三分之二被各部門派人來港,即每日100人,每年就高達3.6萬多人。從1987至1997這10年間,應不少於36萬 人被派來港。這些人都應是黨員才會獲派來港,故目在港地下黨的規模,應在40萬左右。此數字意味在港的中共黨員約佔香港人口5%左右,這與中共黨員佔全國 人口6%相若。港澳兩地加起來45萬,佔兩個特區人口6%,與全國比例完全吻合。

中共在香港的地下活動,可追溯到上世紀30年代,中共利用香港相對自由的政治環境,在中國南方與國民黨交戰中,在香港建立了運作基地。第二次世界 大戰期間,中共在港的辦公室隱藏在一家茶葉批發公司內;1946年後,它又躲在新華通訊社帷幕後。1949年至文革期間,香港成為中共活躍的統一戰線宣傳 中心及蒐集情報基地,這就是為何1950年中共軍隊已殺到羅湖橋頭,又嘎然而止,鳴金收兵的原因。

1982年開始,中共在香港的機器又全力開動,為了從英國人手中收回這個割讓了一百多年的殖民地,北京同時開始培植與香港精英階層的關係。新華社前香港分 社(即現中聯辦前身)社長許家屯,在六四事件後於1990年逃往美國,他在美國出版的回憶錄中曾透露,中共為了香港回歸,曾在香港各界佈下很多「棋子」。

外界一直質疑,現任香港行政長官梁振英也是這無數「暗子」之一。2012年3月,中共前香港地下黨員梁慕嫻在她的著作《我與香港地下黨》中,直指梁振英是共產黨地下黨員,理據為梁振英於1988年獲委任擔任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員會秘書長,而根據中共相關規定,此類的重要職務須由中共黨員擔任。梁慕嫻稱無法律 文件證實她的推論,只從行為上推論梁振英等人是中共在香港利益的代理人。對此,梁振英辯聲明自己不是共產黨員,也從來沒有要求加入或被邀請加入共產黨,並 指梁慕嫻所言毫無事實根據。

2012年2月,美國《華盛頓郵報》報導,一名英國殖民地官員指通過皇家香港警察政治部的文件,指梁振英為中國共產黨在香港的地下黨員。前港區全國人大代 表、自由黨創黨主席李鵬飛也在2009年8月26日的《信報》刊文指,梁振英肯定是共產黨員,並指地下黨員有權否認自己的黨員身份。前學運領袖王丹引述曾 負責地下黨工作的前《文匯報》總編輯金堯如,指梁振英是共產黨地下黨員。

有趣的是,2012年3月28日,中共中央黨媒《人民日報》旗下人民網在梁振英簡歷上,冠以「同志」相稱,並在「中國機構及領導人資料庫」中,將尚未上任 的梁列為「行政長官」。事件引起議論,此後人民網匆匆刪除「同志」稱謂。評論認為,「同志」是共產黨員之間的互稱;梁振英對此重申自已並非中共黨員。梁振 英當選行政長官後,有內地網民揶揄梁為「香港市委書記」

《博讯》杂志2013年3月号独家揭秘了中共党员在香港的数字,据悉,这是迄今以来最为准确的在港党员数字。

來源:博訊 記者:周荔思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