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禁聞】10月6日完整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4年10月7日訊】【中國禁聞】10月6日完整版

提要
佔中第九天 平靜不言退
反佔中再被揭:臨時演員輔警都上場
解讀:如何看朝鮮高層閃電訪韓?

三原則有共識 港府學聯本週對話

三原則有共識 港府學聯本週對話

香港民眾爭取民主選舉的「和平佔中」行動,已經持續九天,特首梁振英前一天威脅的武力清場沒有發生,各界的緊張情緒得以緩和。

10月6號晚間,「香港專上學生聯合會」代表與港府的三名官員,舉行了政改對話前的第2次籌備會議,雙方就「學聯」提出的三點原則達成共識,並同意在本週內以公開形式對話。

參加會議的香港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副局長劉江華表示,這是不錯的進展。

「學聯」副秘書長岑敖暉說,不希望對話淪為閒談或諮詢,而要有成果,因此堅持在3點原則上有共識,才會對話。他同時表示,雙方最終可否全面達成共識,還要看政府的態度和誠意。

「學聯」重申,如果港府暴力清場,則會終止對話,並呼籲市民繼續堅守金鐘、銅鑼灣及旺角陣地,直到會面有實質成果,或者政府有實質讓步為止。

黨媒指佔中開倒車 學者批強盜邏輯

香港如火如荼的和平抗議活動,最近幾天遭到中共黨媒火力十足的攻擊,中共喉舌媒體《人民日報》一連六天發表文章,批評香港民眾爭取「真普選」的「佔中」行動,指責抗議活動侵犯了社會大眾的公共利益,是「破壞民主,在開民主倒車」。不過,中共黨媒的言論,沒有達到愚弄百姓的效果,反而引起大量的批評和質疑。

據《自由亞洲電臺》報導,原河北電臺編輯朱欣欣指出,《人民日報》只批評運動對社會造成的負面影響,卻不提造成「佔中」的根源,是中共人大的「假普選」,屬於強盜邏輯。

朱欣欣解釋說,就像一個人明明搶劫了別人,別人反抗打傷了他,他卻污衊別人對他進行人身傷害,而不說是他首先搶劫別人了。中共的說辭跟這個強盜的邏輯是一樣的。

大陸法律人聯署 要求撐香港

就在中共喉舌媒體開足馬力詆譭香港「佔中」行動的同時,大陸民間支持香港「佔中」的聲音卻日益高漲,除了全國各地接連不斷的舉牌聲援活動外,10月5號晚間,大陸數十名法律人又發起聯署行動。

這些法律人在聯署聲明中表示,他們充分理解、尊重並支持港人的抗爭訴求,譴責針對同胞的暴力行動,並要求中共當局釋放因聲援香港而被非法拘押的大陸公民。

聯署聲明還要求中共人大常委立即著手推進大陸各縣鄉首腦,和地市級以上人大代表的直接選舉,還政於民。

編輯/周玉林

佔中第九天 平靜不言退

香港「和平佔領中環」行動,星期一進入第9天,中西區和灣仔的中學全面復課,有學生戴黃絲帶去上課,也有政府公務員佩戴黃絲帶復工。而旺角和金鐘等地的「佔中」現場相對平靜,學聯呼籲市民繼續留守。目前還不知道學聯和港府的對話何時進行,但有評論人士深入分析了香港問題下一步可能的走向。

在剛過去的週末,有關香港警察將強行清場的傳言四起,加上之前有對佔中人士的暴力襲擊,各界紛紛呼籲學生撤離佔領地。不過,學聯秘書長周永康5號晚上在金鐘集會現場,呼籲佔領者繼續留守,強調與政府對話並非妥協。

學聯秘書長周永康:「例如我們所謂的特首,三番四次,每晚,都會跟我們說武力清場、武力鎮壓,我們知道他的圖謀,因為沒有民主他就是最大的得益者。所以在這樣的情況底下,我們必然會堅持我們的原則,公民提名、廢除功能組別,我們不會退讓的。」

佔中行動在10月6號星期一進入了第9天。當天中西區和灣仔的中學復課。旺角的許多商家開始營業,佔領者在海富中心通往政府總部的天橋橋面,開放約3米寬的通道,讓公務員早上順利上班。但是,仍有不少抗議人士在旺角,和金鐘政府總部前的夏愨道堅守。

香港警方6號說,週末的旺角衝突至今拘捕了37人。而民間也曝光了越來越多所謂「反佔中人士」的背景。例如,在臉書上,就有人揭秘,一個自稱是香港市民,號稱反對佔中的光頭男子,在另一家媒體的報導中,又變成了從深圳來的遊客。

《香港聯合報》文藝專欄作家張成覺認為,上週末的暴力反佔中,不但沒有起到恐嚇民眾的作用,還會激起港人的逆反心理。

《香港聯合報》文藝專欄作家張成覺:「集會人士呢,碰到這種暴力行為,又看到在場的警察,沒有維持應有的秩序,他們都會感覺到這個是政府方面有意的縱容,或者是說,有默契,對於政府就更有看法了。應該說這種暴力行為,是適得其反。」

而學聯與港府的對談,暫時還不知道何時會展開。因為在5號深夜,學聯副祕書長岑敖暉和港府官員進行籌備會議。對於學聯三點要求,包括多輪對話、學生和官員對等對話,以及落實對話內容,政府沒能同意。因此學聯宣佈,暫時不會與政府展開正式的政改談判。

持續9天的佔中運動,下一步走向將會如何?學生和港府的對話,是否能成為契機?

旅美中國社會問題研究人士張健:「梁振英和學生的對話,最終的結果也將會是無疾而終。而且現在我們又同時看到,在每一次運動當中,我們都會看到,現在香港的一些閒雜人士,也在出面來呼籲學生,放棄最有效的一個街頭陣地。所有的民主抗爭,一定是在街頭完成它的最終極的表現形式。」

張健分析,決定香港問題的這種走向的,不是別人,正是中共體制的本性。

張健:「在香港這一切它所產生的問題,不單純是源於中國的人大這一級的組織,去制訂了一條法律。其實它最根本的原因,是來源於中共體制,對世界和平,對人類的普世價值,它是懷有敵意的。中共它就是一個邪惡的體制。它對任何這些民主、自由、崇尚普世價值的所有的體制,它都是要摧毀的。要把它的邪惡體制,複製在那些善良的體制之上。」

張健指出,梁振英目前的對應,就如同六四時中共官員的翻版。反過來,香港也是一面鏡子,讓大陸民眾進一步看清中共的體制。

張健:「如果相信中共,你就看看89六四。如果相信現在的政府,你就看看香港。香港這樣一個地區,都會發生這些事情,那麼在中國的其他地區,怎麼可能不會發生這些事情。」

6號,有在旺角留守的市民表示,不擔心行動後繼無力,並說爭取民主是一條長遠的路,因此不願意在這個時候放棄。

採訪/朱智善 編輯/尚燕 後製/舒燦

反佔中再被揭: 臨時演員輔警都上場

目前有越來越多的證據顯示,近期接連鬧事,宣稱「反佔中」的人,並非普通的香港市民。事實上,從3號開始,就有民眾陸續披露,香港和平「佔中」人士,飽受疑似港府操縱的警察、特務或黑幫的造假欺騙,與暴力衝擊。

據香港《蘋果日報》報導,香港無綫3號播出的新聞片段中,出現一名政府總部員工,因「佔中」堵路,妨礙他上班,而嚎啕大哭,片段似乎要突顯,「佔中」對民生構成影響。不過,有眼尖的網民發現,這個人是臨時演員黃海權,曾拍無綫劇集和電影,屬天王影視製作旗下。

報導說,由於天王影視是無綫合約臨記公司,關係千絲萬縷,網民質疑,有人跟港府聯手,請臨時演員到政總演戲,為的是讓梁振英有藉口批評「佔中」人士妨礙市民上班。

此外,5號,有網友在推特上說,學生代表同意撤退,和警方握手,體現警民團結。對此,香港學聯表示莫名其妙,並說沒做任何撤退決定。《明報》調查,握手學生承認自己是輔警,但是準備辭職了。

報導說,這名輔警,名叫楊逸朗,現就讀於樹仁大學歷史系三年級,有網民質疑他是臥底。

香港社運人士嚴敏華:「很多啊,還有旺角有人也說要退場,拿著麥說要退場,後來揭發了,那個人也是警察。他們反而是鼓勵市民過來,因為這種謠言讓很多支持的人很怕真的退場,那些有決心的市民就會立刻趕過來,他是反效果。」

也有網友在推特上指出,敗壞香港黑社會形象的竟然是香港警察。網友說,照片中的這位,5號晚在旺角扮古惑仔,結果被學生和周圍人士圍住質疑後,他立刻亮出警員證保平安。

香港《開放》雜誌總編輯金鐘:「這個運動深入繼續下去,必然會有這種現象,尤其共產黨這方面很有經驗的,它幾十年對付學生運動、民主運動,都是採用這個方法,就是臥底嘛,它都派人打進民間的隊伍中間,有些還故意裝扮積極份子到裡面煽動,這跟它們以前跟國民黨打戰,派了很多間諜,深入到國民黨的軍隊、政府一樣。」

而中國大陸帶有毛左色彩的小型政治新聞評論網站「四月網」,也在新浪微博發帖說,反佔中的市民求佔中學生讓路,被阻攔,並遭到學生暴力踢踩。

這條微博引發熱烈討論,對於學生暴力踢踩的說法,有網友駁斥:四月網為了點狗糧,睜眼說瞎話。你們以為還是那時的北京吶,現場大批世界各地的媒體,全程都有拍攝,想造謠,先看看你們有沒有那個份量。

香港大學教師廖小姐在接受《新唐人》採訪時透露,她親眼目睹中共在旺角,發動黑幫冒充「佔中」人士,故意和「反佔中」人士製造衝突。因為一旦發生流血事件,港府就有藉口用武力清場。

香港大學教師廖小姐:「我見到我前面的人,表面是兩派,但原來是認識的,我旁邊的叔叔都說,他見到有人戴藍絲帶(表示支持警方),然後又轉成黃絲帶(支持雨傘運動),我覺得政府這個手法很可恥。」

社交網絡臉書(Facebook)一段熱門影片顯示,在香港旺角街頭,幾名警察搭著一名疑犯的肩膀,護送他離開事發現場,並送上計程車。

嚴敏華:「現在的警察,我看到那些前線的,都已經好纍了,而且市民對警察的印象已經非常的負面了,他們無論是肉體還是精神上,警察系統都快要崩潰了,他(梁振英)憑甚麼鎮壓啊,我還是有信心,梁振英只不過是臨死之前還要掙扎一番。」

國際媒體《大紀元》援引北京消息人士透露,中共現在很不穩,不會輕易動用駐港部隊,在這個情況下,中共領導人習近平將香港難題丟給梁振英,如果梁搞不定,下一步就是讓梁下臺,但暫時可能不會推翻人大決定。

採訪/田淨 編輯/陳潔 後製/陳建銘

解讀:如何看朝鮮高層閃電訪韓?

日前,朝鮮「2號人物」黃炳誓,與另外兩名高官崔龍海、金養健突然訪韓,引起外界高度關注。這是自樸槿惠出任韓國總統以來,朝鮮首次派遣如此高級別的官員訪韓。不少西方主流媒體紛紛表示「驚訝」。那麼,應該如何看待這次朝鮮高官訪韓事件呢?一起來看看。

韓聯社報導,朝鮮官方10月3號通知韓國,將派黃炳誓等人,於第二天前往韓國。韓方表示同意。

青瓦臺還發表聲明表示,樸槿惠總統本來有意會面朝方代表團,但因朝方時間因素而無法促成。

4號,包括朝鮮總政治局局長黃炳誓、勞動黨中央委員會書記崔龍海以及勞動黨中央書記金養健在內的朝鮮高層代表團,在韓國仁川會見了朝鮮亞運會代表團,並出席了仁川亞運會閉幕式。

韓國統一部表示,朝韓雙方商定,努力恢復已中斷7個月的高層正式對話。當天,雙方舉行了「午餐會」形式的高層會談。朝鮮高層代表團會見了韓國統一部長官柳吉在和總理鄭烘原。

當晚10點左右,朝鮮高層代表團離開韓國。雙方初步達成共識,將於10月底或11月初舉行二次高層會談。

美國中文雜誌《中國事務》總編伍凡:「朝鮮的二、三、四號最高官員,3號通知漢城,4號就過去了。我想漢城和平壤的地下可能已經有溝通了。這個事一發生,人們就在猜測,金正恩恐怕已經被軟禁了,或者被打傷了?他走不動了。完了把他關起來送醫院了,或者把他關起來了,這種可能性都有。」

韓國朝野雙方,均對朝鮮高層代表團訪韓表示歡迎。美國國務院官員表示,美方支持韓朝改善關係。

事實上,自今年8月起,韓方即不斷向平壤喊話,希望儘早接觸與舉行會談,卻一直未得到正面回應﹔如今,朝鮮藉體育賽事期間同韓國接觸,不少政治分析師普遍關注,此次會談,有可能會成為朝韓關係的「破冰之旅」,甚至有更大膽的猜測說,韓朝有可能走向統一。

但也有學者表達了不同看法。

台灣國立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主任嚴震生:「這一次的高層見面,我也不認為會有甚麼新的突破。但是至少表示,朝鮮大概覺得說它有被孤立了。甚至想到習近平先赴訪了首爾,而沒有去平壤。這個是打破過去的慣例。所以它也要做出一些不同的動作嘛。」

觀察發現,朝鮮高官近期少有的接二連三積極出訪外交,但與中共當局連個起碼的外長級互訪都沒有。

美國中文雜誌《中國事務》總編伍凡說,朝鮮的突然變化,對北京恐怕是個極大的刺激。

自9月3號以來,金正恩已經有一個月未在公開場合出現。加上朝鮮電視臺先前播出金正恩走路一瘸一拐的畫面,引發外界的種種猜測。

10月3號,英國《電訊報》引述消息說,平壤已經全城戒嚴。這一非比尋常的舉動,讓外界猜測,朝鮮是否發生了政變。

不過,5號,韓國統一部長柳吉在轉述與金養健的談話,表示目前金正恩的身體狀況沒有問題。

中國反政治迫害同盟主持人劉因全 :「朝鮮如果發生軍事政變的話,這是朝鮮人民之福,也是中國人民之福,是世界人民之福。我很希望朝鮮的有識之士,把金家父子建立的專制制度改變,走向民主。然後兩韓統一,朝鮮半島也就和平了。世界的火藥桶也就消滅了。中國的東鄰,不斷向中國索取援助的這條餓狼啊,也就消滅了。」

此外,金養健在此次行程中所扮演的角色,引起了媒體的注意。韓國《朝鮮日報》指出,朝方在白天宴會上的開場,以及對韓方代表的發言,幾乎都由金養健負責。報導引述朝鮮問題專家的話說,金養健不僅是總管朝鮮對韓事業的人物,也曾深受金正日信任。

而曾任國防委員會副委員長的勞動黨書記崔龍海,在黨、政、軍體系中皆任要角,權力序位原本僅次於金正恩,但今年下半年起卻大幅下跌。在金正恩姑丈張承澤遭肅清後,崔的地位被黃炳誓所取代,黃成為目前握有朝鮮實權的第二號人物。

採訪/陳漢 編輯/王子琦 後製/李勇

10月6日維權動態

6壯男暴死 家屬討說法遭鎮壓

10月3號,湖北洪湖鄉村的一家無證經營的染紙廠,有6名年輕力壯的男員工突然暴死,悲痛欲絕的死者家屬已經連續三天到染紙廠和當地政府部門討說法,10月6號,當局幾乎出動了整個洪湖市的武警,毆打死者家屬,多人被打傷。

員工討薪 遭老闆請黑社會暴毆

10月5號,浙江省湖州市織裡鎮永佳西路62號服裝店的員工,要求老闆補發拖欠的工資 ,遭到老闆請來黑社會人員毆打,多名員工被打傷。

村民抗強拆 20多人被抓

10月4號,山東省濰坊市臨朐縣五井鎮暖水河村,數十名村民設路障阻斷327省道抗議政府強拆,與10多名警察發生衝突,村民們一度持農具、棍棒、磚石等將警察趕跑,但大批警察趕來增援,多名村民被打傷住院,20餘人被抓走。

四川甘孜藏人街頭示威被捕

10月4號,37歲的藏人巴桑旺久在四川省甘孜州甘孜縣城街頭,手舉橫幅,高呼口號遊行示威,呼籲人們認清西藏境內藏人的悲慘處境,10分鐘後,被當地警方拘捕。

編輯/李韻

中國農村老人自殺現象觸目驚心

前不久,一份《農村老年人自殺的社會學研究》發現,中國大陸農村老年人自殺現象,「已經嚴重到觸目驚心的地步」。報告顯示,很多老人自殺,除了生存艱難、疾病纏身以外,還因為缺乏親情。分析認為,這是中共專制下農村戶籍制度所衍生的惡果。

9月23號,中國首部老齡產業藍皮書——「中國老齡產業發展報告(2014)」發佈。這份由中國老齡科學研究中心編寫的報告指出,大陸已經處於高齡社會初期,到2050年,中國老人將達到4.8億,佔世界老年人口的1/4。

另外,中國《半月談》雜誌新近發表的《農村老年人自殺的社會學研究》也表示,研究發現,農村老人自殺現象「已經嚴重到觸目驚心的地步」。

例如,在老齡化程度高達28%的江蘇省如東縣,六七十歲的老人,絕大多數還在打零工、做家務,他們渴望兒孫在身邊,可現實中各種因素,不少老人卻住進了養老院。他們在那裏只是「活著」,沒有親情、沒有友情,甚至沒有任何感情交流。

武漢人權活動家秦永敏表示,不僅是農村老人自殺現象嚴重,整個農村比較貧困落後地方,都存在深層的問題,基本都很難得到妥善的解決。

武漢人權活動家秦永敏:「很多年來常常都有七八十歲的老人,還在為了生存從事各種繁重的體力勞動,或者是流浪到城裡去進行像撿破爛,賣菜啊,甚至乞討這樣來維持生活。幾十年來,這個國家對農村、農業、農民的政策都非常殘酷,所有政策的制定,總是從政府利益最大化,官員利益最大化的角度考慮。」

最初中共實行的農村戶口制,把農村人死死的定在農田裡,每個人都必須終身在農村勞作。秦永敏說,改革開放以後,最初土地不值錢時,當局就大量忽視農村土地問題。

秦永敏:「現在土地升值了,那麼就又回(過)頭來,千方百計把農民的土地收去,官方用它來維持財政。與此同時,農民家庭結構現在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一般來說,現在年輕人,中壯年人基本上都不可能再用從事農業活動來維持生計,所以就大量的逃往城市。」

原《陝西電視臺》記者馬曉明說,農民賴以生存的土地被強徵強佔之後,許多農民的生活出現了問題,所以青壯年人都到城市打工去了,只剩下老弱病殘的還留在農村。

原《陝西電視臺》記者馬曉明:「現在子女、親近的人都出去打工了,農忙的時候有時才能回來一下,有時候只有過年過節才能回來,甚至過幾個年節才能回來一次。農村的老年人應該受到的生活照顧和社會的醫療等等,這種關照太少,所以就會出現老人自殺嚴重。」

《農村老年人自殺的社會學研究》項目,由武漢大學社會學系講師劉燕舞主持。劉燕舞6年來,通過對大陸11個省份、40多個村莊的農村老人自殺現象進行調研後發現,從1990年開始,中國農村老年人自殺率大幅上升,並保持在高位。

2008年,劉燕舞的研究團隊在湖北省京山縣調研,老人自殺在當地被視作正常、合理的事。在各村去世的老人中,自殺率高達30%以上。

秦永敏:「現在這裡頭既涉及家庭問題,也涉及社會問題,從社會層面來說,長久以來,國家政策對農村、農民、農業幾乎都一直是只取不予,現在再加上家庭空巢化,只是老人在家裏,他們作為一個沒有未來的群體,現狀就那樣艱難,因此選擇自殺。」

秦永敏表示,在中共現行體制下,要想解決農村老人自殺問題非常困難,即使解決了養老和醫療問題,也無法解決年輕人辛苦勞作卻難以達到溫飽,而不得不出外打工的問題。

採訪編輯/李韻 後製/李智遠

10月6日退黨精選

剛過去的週日,中共機關報《人民日報》連續發了四篇報導,批評香港的和平佔中行動。不過,這兩天三退的華人中,卻不乏因為香港問題,而拋棄中共體制的。國內的民眾不再相信喉舌媒體,而是翻牆去獲得更多資訊,做出自己的選擇。下面來看退黨精選。

大陸的苗偉在退黨聲明中說:
香港和平抗命讓人看出黨的邪惡,不能忍了。

大陸的信天等5人,聲明退出少先隊,他們說:
當下中共對香港人的打壓就是當年六四的翻版,告訴世人邪魔本性不會改,再瘋狂只有加速滅亡。信天、家樂、家福、興旺、好人堅決退出早年入過的邪黨的少先隊。大家快退吧,莫遲疑,時間不多了。誠信法輪大法好。

上海的呂偉彬聲明退團,他說:
以前我和其他大陸人一樣,將中國的現狀歸結於國民素質﹔後來我翻牆看了很多國內看不到的事,聽了很多不一樣的觀點﹔現在我明白了,一切的問題都在於共產黨。只有打倒共產黨,中國才有未來。

各位觀眾,感謝您收看今天的中國禁聞,再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