罵給中國人聽 香港佔中曝中共最恐懼的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香港爆發雨傘革命,全球矚目。事發前夕,「佔中三子」還曾感嘆:佔中運動已經失敗。原來,他們設計的佔中運動,原本只是作為一個籌碼、一種壓力,逼中央政府在普選問題上讓步。豈料,中央政府鐵石心腸,毫不讓步,悍然拋出假普選方案,以篩選代替普選,愚弄、羞辱港人。

佔中三子」,兩位教授,一位牧師,畢竟是謙謙君子,並不忍見香港金融中心真因佔中運動而癱瘓,為此陷入猶豫,舉棋不定。然而,由「佔中三子」發起的「佔中運動」(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從2013年1月開始,醞釀已近兩年,在香港,深入人心,家喻戶曉,無意之間,埋下雨傘革命的必然。

偶然的卻是,學生運動驟然爆發,先聲奪人,從9月22日開始罷課,到9月27日佔領政府前院(公民廣場),大規模集會請願。學生運動領先佔中運動。「佔中三子」於是宣布:佔中運動提前啟動。但事實上,佔中運動已為更前衛的學生運動所取代,或退而成為學生運動的後盾。

梁振英當局試圖以「從重從快」的中共式手法(顯然得到北京授意),一舉驅散集會,以催淚彈和胡椒噴霧,主動而密集攻擊和平請願的莘莘學子。豈料,此舉適得其反,引發大量港人挺身而出,聲援學生。由此,佔領運動遍及全港,佔中變為占港,史稱「雨傘革命」(學生以手中雨傘為簡易盾牌,抵擋胡椒噴霧與催淚彈)。

北京方面,對如此聲勢浩大的「雨傘革命」,顯然始料未及,暗自心驚。原本一口一個「少數人」地奚落佔中人士,甚至發出「香港極端反對派是紙老虎」的大聲嘲笑,加之佔中發起人自我感慨「佔中已經失敗」,北京竟自以為,撂出一個假普選方案之後,大局底定,勝券在握,對港人的反抗情緒不以為意。

針對雨傘革命,中共通過官方喉舌,以文革式的大批判,對佔中運動展開輿論圍剿,對佔中港人惡語相向,高聲叫罵,連篇累贅,一日不停。這輪大批判,著重於三個方面:

其一,佔中運動非法,破壞香港法治。——其實,帶頭破壞香港法治的,恰恰是中央政府本身,用白皮書取代基本法,要求香港全體司法人員「愛國」(實為愛黨),放棄司法中立,就是惡例之一。

其二,佔中運動,損害香港經濟。——其實,自香港回歸以來,中共就一直在損害香港經濟,官商勾結,抬高香港樓價、物價,人為製造貧富分化,變香港為中共高官的洗錢中心,不僅引發港人憤怒,而且給香港經濟造成實實在在的硬傷。

其三,佔中運動背後是外國勢力。-其實,這一回,英、美等國表態含糊,無意捲入香港政爭,已令港人不滿,北京卻還牽強附會地扯什麼「外國勢力」,實在是沒話找話、顧左右而言他。中共當年以蘇聯和日本為靠山,明目張胆地勾結外國勢力,製造內亂,趁亂奪權,如今喊「外國勢力」,豈非賊喊捉賊?

北京宣傳,它對香港有三個「堅定不移」:「堅定不移地貫徹『一國兩制』方針和基本法,堅定不移地支持香港依法推進民主發展,堅定不移地維護香港長期繁榮穩定。」縱觀17年來,中共對香港的所言所作所為,其實是:堅定不移地篡改「一國兩制」方針和基本法,堅定不移地阻礙香港民主發展,堅定不移地損害香港長期繁榮穩定。

情急之下,北京喉舌甚至擠出了這樣的話:「香港回歸後民主政治的發展給香港社會帶來了穩定與發展,但也對一些繼續保持殖民地心態、仇視民主政治的少數人帶來了思想和感情上的巨大衝擊……這些反民主的』佔中鬥士』……」在北京恣意翻轉的喉舌間,爭取民主的港人,竟成了「反民主」勢力;奉行一黨專制的北京中央政府,倒成了民主推手。

顛倒黑白,指鹿為馬。對擁有信息自由和新聞自由的港人而言,北京的喧囂,自說自話,不過是笑話,北京的輿論攻勢,對港人,要麼不起作用,要麼起反作用。實際上,中南海諸公,心下有數,他們的大批判、輿論攻勢,並非說給香港人聽,而是說給大陸人聽。

中共最恐懼的,並非香港的民主運動,乃是,香港民主運動蔓延到中國內地的可能性。正是基於這種恐懼,中共連續拘捕傳播香港佔中信息的中國內地人士。中共警察甚至開始盤查上街打傘的人,再度上演其草木皆兵的滑稽戲,展示其風聲鶴唳的虛弱本質。

也正是基於這種恐懼,北京要求梁振英開動港警從重從快、速戰速決。結果是,速戰速敗。一計不成,又施一計。北京唆使黑社會出動,暴力衝擊香港學生。紅與黑聯手上演的鬧劇,帶來的,幾乎全都是共產黨特徵:暴力,流血,性侵害,腐敗(派錢動員反佔中人群)……

針對25年前的天安門事件,中共領導層曾經得出這樣的總結:從一開始就不應該讓步,從一開始就應該定性民主運動是「動亂」,從一開始就應該堅持「旗幟鮮明的反對動亂」。

今日,面對香港民主運動,中南海不妥協、不讓步的強硬立場,出自25年前的「經驗總結」;而《人民日報》的連篇社論、文章,每一篇,幾乎都是對當年那篇臭名昭著的社論《旗幟鮮明地反對動亂》的複製。

這一切表明,北京仍然沿用中國宮廷思維處理香港民主問題;其新領導層,仍未跳脫25年前的舊思路。以不變應萬變,共產黨之落後,領導人頭腦之陳腐,一至於此。

文章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