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反佔中」的鬧劇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對同一件事,有人贊成,有人反對,這原本很正常,因為每個人都有表達自己意願的權利。但如果這些純屬人為導演的劇情,那就完全是另一回事了。遺憾的是,這幾天香港上演的「反佔中」便是如此。

眼見胡椒噴霧和催淚彈沒嚇退「佔中」的民眾,10月3日,當局居然操縱大量流氓、黑社會成員,強行破壞佔中現場的帳篷、橫幅等,冒充成「反佔中」市民辱駡、恐嚇和毆打在場抗議民眾,多名民眾和記者遇襲受傷,甚至有人被暴徒打至頭破血流。下午3時許,有記者在現場發現,一名穿黑衣、戴黑框眼鏡的高大男子,衝到警方防線前辱駡集會市民,更拿出水瓶向他們灑水,隨即轉身急步走開,繞到人群後面,面有得色。其後,當他看見有一名學生經過警方防線,即舉高手作勢揮拳打人,露出兇惡神色。接近4時,此人又拿出手機,以簡體字發簡訊稱「打左幾個,打唔曬」(打了幾個人,沒打完),並發送現場圖片為證,被懷疑是向他人彙報「戰績」。

另據美國之音報導,美國智庫加圖研究所客座研究員夏業良先生說:「有民眾看到中共組織1000多人從深圳羅湖口岸進入到香港,據知情人士講每個人發5千元,其中組織者是一位女子,戴著大口罩將臉部遮住,講普通話,拿著話筒在指揮這些人員。」雖然這位指揮衝擊毆打學生的女子臉都不敢露,但還是被人肉了出來。原來她叫李紅霞,生於1961年,籍貫是新疆石河子,2000年後由新疆軍區轉入後勤部,2005年進入香港中聯部編制,大校軍銜,老公是人大教授。

比這更搞笑的是,有線民爆料:「今天政總附近有個男人企圖跳橋,抗議佔中令他的孩子不能上學。在抗議期間,一張寫滿臺詞的紙張從他身上掉下來,而他帶著的大喇叭又打不開(不知道是沒電池或是不會用)。到了下午,就被網友發現,跳橋男原來是動作特技演員。」

這是「反佔中」嗎?是「反佔中」的鬧劇吧!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