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欲其亡 必令其狂 利令智昏 鼠目寸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4年10月8日訊】「天欲其亡 必令其狂 英雄之道 先狂后亡 凡人之心 先亡后狂 我自狂之 奈何我亡」。唐朝初年,突厥經常南下侵犯,唐太宗決心消滅突厥,說了這句話。

西方的《聖經•舊約》有「驕傲在敗壞以先;狂心在跌倒之前」;古希臘作家歐底庇德斯說「神欲使之滅亡,必先使之瘋狂」 “Those whom God wishes to destroy, he first makes mad."。 也有人說「上帝欲其死亡,必先令其瘋狂 」出自莎士比亞的《麥克白》。中西方未曾謀面的先哲們,不約而同地說出同樣的話語,讓人震驚。

龐大的古羅馬帝國曾經橫跨歐洲、亞洲、非洲,可謂赫赫有名,威震四海。當年,皇帝尼祿曾故意在羅馬城縱火,然後嫁禍於信仰基督的人。尼祿還曾命令將不少基督 信徒投進競技場中,讓猛獸活生生地撕裂咬死他們。甚至吩咐人把很多信仰基督的人與乾草捆在一起,製成火把並排列在花園中,然後在入夜時點燃,照亮皇帝的園遊會。

後來,尼祿的殘暴激起了人民的反抗,牆上出現咒罵他的塗寫,軍隊和百姓圍住王宮要和尼祿算賬。元老院宣布尼祿為「人民公敵」,任何人都可以追捕或誅殺尼祿。最後他將匕首刺入自己的喉嚨自殺,元老院得知尼祿死後,公布對尼祿的「記憶抹煞」——凡是尼祿的塑像、碑文、建築物上的銘刻,都必須加以銷毀或抹除。暴君尼祿死後,強大繁榮的古羅馬國度也在經受了瘟疫和天災後走向滅亡。

「已有的事,后必再有;已行的事;后必再行。日光之下;並無新事。」(《聖經》)歷史就像演戲,雖然時間不同、地點變化,角色差異,但劇情往往大體相似。瘋狂與滅亡就像是暴風與驟雨,總是接踵而至,又如因果報應,毫釐不差。

8月31日,中共江派常委張德江掌控的人大常委會扼殺了港人的「真普選」,引發港人全面抗爭。9月28日起因警方動用催淚彈而升級的香港雨傘運動至今已十天。

9月28日晚6點左右,香港警方動用胡椒噴霧、87枚催淚彈對付手無寸鐵、和平理性的示威學生及市民動用企圖驅散示威者。

香港政總一度有6萬人集結高喊「梁振英下台!打倒共產黨!」香港局勢一觸即發。

中共江派、梁振英聯手,正式啟動潛伏在香港的各種地下黨員、特務組織、以同鄉會和商會名義掩蓋下的外圍特務組織、中共控制的黑社會幫派成員等數千人大規模襲擊、圍攻、恐嚇、辱罵、追打參加「雨傘運動」的民眾,並大耍流氓手段,有示威者被掌摑,有女學生被性侵,也有被暴徒打至頭破血流,由救護車送走。

此種手法和之前中共6.10系統在香港的分支機構「香港青年關愛協會」(青關會)多年來瘋狂迫害法輪功的手法如出一轍。它們用各種流氓手法滋擾法輪功真相點,散播和誣衊法輪功,試圖誤導香港市民及大陸遊客,青關會的種種惡行招致香港民眾的譴責。

10月2日港警還當著抗議者的面運送百袋物資入特首辦內,其中包括催淚彈、長槍、警告旗、盾牌、黃色大桶胡椒噴霧及寫有「橡膠子彈」的大桶。同時,中共官媒發文力挺梁振英。官媒此前還恐嚇港人「香港警察若力不從心,中共武警可協助平亂」。

有網民說,這根本就是港警聯合中共特務及黑幫出手,國際都在看著,當然只能出錢找打手幫忙!香港政府可恥到極點!

在今天的中國,因瘋狂而跌倒,走向滅亡的人,仍然大有人在。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澤民團伙發動對法輪功的 全面迫害。江澤民在法輪功迫害的部署上,實施了所謂「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導致了迫害的慘絕人寰。施加在法輪功學員身上的酷刑有鞭打、 電刑、捆綁、烙燙、吊刑、死人床、性虐待、強姦等等。內蒙古臨河市的王霞在被非法關押在內蒙第一女子監獄期間,長期遭受毒打、電擊、陰道被插入掃帚把進行性侮辱、被惡徒將大頭針釘入指甲中。後來,王霞被送精神病院遭受摧殘,導致記憶喪失,成了植物人。中共當局還企圖以自焚事件為證據誣陷法輪功,而國際教育發展組織根據錄像分析表明,整個事件是中共當局一手導演的,江氏集團在中國大興國家恐怖主義行為,栽贓陷害,為非作歹。

前事不忘後事之師,人只有汲取歷史的教訓,才能少走彎路,不走錯路。今後,當我們官位在眾人之上的時候,當我們可以殺人放火無所顧忌的時候,當我們可以栽贓陷害、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的時候,我們要知道,老天有眼,不可妄為,不可無恥,不可欺凌。如果一意孤行、仗勢欺人,那麼瘋狂過後,接踵而至的就是自毀。

天欲其亡,必令其狂!利令智昏,鼠目寸光!
小人伎倆,必不久長!害人害己,為禍四方!

奉勸那些自以為位高權重的人,千萬不要膽大包天、無所顧忌地鎮壓和迫害愛好和平、嚮往自由的香港人民,否則,薄熙來、王立軍的今天,就是你們的明天。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