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維平:要警惕薄周餘黨的「斷頭蛇」咬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近日國內有媒體報道一件奇聞,廣東省佛山市一名廚師在料理一條東南亞眼鏡蛇時,雖然已將蛇頭砍斷,但20分鐘後,他將手伸入垃圾桶,竟遭「斷頭蛇」反咬,還被注入神經毒液,該廚師緊急送醫後仍不治死亡。據英國《每日郵報》(Daily Mail)引述餐廳一名44歲的顧客表示,當時他與妻子在用餐,聽到廚房傳來慘叫聲,現場立即引發一陣混亂,雖然之後救護車及時抵達救援,但還是無法挽救男子的性命,而他們聽聞消息後,完全沒有心情繼續用餐。這種眼鏡蛇是屬於神經性毒,遭咬者的呼吸系統會立即癱瘓而窒息死亡。據警方表示,在注入血清前,彭姓廚師就已經死亡。這件不幸意外極不尋常。但眼鏡蛇專家楊弘昌(譯音)表示,所有的爬蟲動物在部分身體遭切除後,依然能夠有反射動作,眼鏡蛇雖已遭剁頭,身體的基本功能停止運作,但是,簡單的本能的「反射動作」依然具備,這意味著斷頭蛇當然也殘留攻擊並注射毒液的能力。

這一新聞使筆者想起當前的政治局勢,自從王立軍叛逃案發,薄熙來倒台之後,中國反腐形勢出乎很多人的意料之外,稱其「一片大好」毫不為過,包括周永康,徐才厚等一大批「大老虎」被抓住,並有各個省市的貪官污吏不斷被「雙規」,受審,判刑,自殺,社會風氣明顯好轉,總之,過去很多對中共反腐喪失信心的人,開始對新一屆中南海領導人寄予厚望。毫無疑問,那些企圖替薄周翻案的腐敗分子,已經夢斷黃粱,但是,如同「斷頭蛇」一樣,他們並沒有停止活動,只不過是把過去的明目張胆,大張旗鼓的前台表演,轉換成藏在地下的暗箭四射,其主要的武器是利用海外的網路媒體造謠誣陷攪渾水。這一點真像上述的佛山「斷頭蛇」一樣可惡而狡詐,應當引起海內外讀者的高度重視。

早在周永康倒台之前,就有一些媒體活靈活現地披露令計劃兒子車禍死亡的故事,還涉及到新疆少數民族的兩位子女,並說是他兒子玩車震「玩」的,等等,後來又一直不間斷地炒作有關令計劃及其家人腐敗的問題,尤其是原山西省官員令政策被拿下之後,有關令家的負面消息越來越多,我不了解令計劃及其親友的事,不能預測他的政治前程,正如對待所有的官場人士一樣,只要沒有監督和制約的現行政體不變,誰都有可能成為貪官污吏,我關注的不是某一個人的命運,我要提醒的是,薄周的殘餘勢力正在充分利用網路媒體,挑撥習胡的關係,並巧妙地從他們身邊的人開始,千方百計地鼓動他們自相殘殺,這種居心不良的手法很高明,也明顯有優厚的資金支持,很多人出於對反腐成果的進一步期待,而不知不覺地被與論牽著鼻子走,以至找不到北。

這是一種微妙的危險的政治傾向,它的要害和實質是替薄熙來,周永康翻案,非常明顯的,如果沒有習近平與胡錦濤聯手,不可能力阻薄熙來上升,逼迫貪權的江澤民後退,也不可能順利拿下周永康,徐才厚,進而挽救中國的政治前程,筆者自2009年移居加拿大之後,開始撰寫的一些評述,多達百萬字,真實記載和預測了形勢的發展,其目的就是要讀者認清薄熙來搞極左,拉動國家倒退的真面目,總之,薄熙來就像「眼鏡蛇」一樣,差一點咬死中國人的夢想,差一點使國家倒退到文革的荒唐而可怕的動亂年代。很多人是慣於健忘的,也慣於門後耍大刀的,不過,重慶媒體的鉛字是永遠抹不掉的,人們只要回顧一下重慶「唱紅打黑」的幾年時光,就知道什麼是「二次文革」,什麼是「人間地獄」的「黑岩」了。

當然,胡錦濤也好,習近平也罷,都不可能按照西方價值觀改變中國,也不可能主動廢除一黨制,但把他們放到特定的歷史條件下觀察,我們可以看到,在王立軍事件引發的一系列變革裡,他們是順應了民意和進步潮流的,他們緊緊地連手,穩妥地步步深入,一方面安撫「左」,一方面撫慰「右」,果決而英明地懲處了薄熙來,雖然犧牲了一些法制精神,剪裁了他的滔天罪行,判處他死緩,留下了無窮的後患,但畢竟把他監禁了起來,並順勢抓捕了禍國殃民的「政法王」周永康,和企圖軍事政變的徐才厚,提出「以法治國」的理念,就這一點來講,是具有一定的積極意義的,既有助於國家穩定,經濟發展,又有利於國家統一,防止分裂,從久遠的歷史上講,也為後代民主和平轉型奠定了一點基礎。

毫無疑問,胡習再高明,也不可能事無巨細地親自而為,當時,他們身邊的助手是比較得力的,在抓捕薄熙來前後,作為胡錦濤的心腹,中辦主任令計劃是首當其衝,立場堅定的,如果他真的像現在一些媒體描述和虛構的那樣,與薄周穿一條褲子,「身在曹營心在漢」,事件如何可能向著胡習努力的方向發展?不要忘了,當時,周永康手裡有調動武警的大權,徐才厚還是中央軍委副主席呢,而薄熙來正在把重慶打造成政變的高地,幾乎全世界的媒體大佬都去山城錦上添花,如果真的令計劃與薄周是死黨,稍微動一點暗渡陳倉的手腳,形勢就不會發展到今天這樣,因此,雖然我沒有深喉的消息來源,也無意討好令計劃,或胡錦濤與習近平,只是做為一個獨立的書生,從常識的角度看,心中多有塊壘,那些離譜的謠言的確是站不住腳的,其目的是往清水裡撒尿,讓魚兒看不清方向。

我再一次重申,人們說令計劃及其家人有經濟問題,他老婆,孩子如何如何,我不敢輕意地下結論,更沒必要站出代他表白,我要指出的是,隨著中國反腐運動化,擴大化的形勢發展深入,每一個官員都不安全,與其越抓人越多,不如講究點策略,盡量少抓人而致力於制度建設,比如,官員公布財產,提高鄉鎮民主選舉層次,等等,對待像令計劃這樣的有功之臣,尤其要慎重對待他的所謂腐敗問題,因為那些薄熙來的餘黨可能故意編造或放大他的故事,叫習的人馬斗他,從而離間胡習關係,以便漁翁得利。因為得到薄熙來好處的人,分佈海內外,有的很有經濟實力,故意收買一些人,用顛倒黑白的與論誤導讀者,使他們迷失方向。這一動向有大量的文字佐證。

我們已經很清楚,胡錦濤當了幾年「小媳婦」,在江澤民的淫威下錯過政改的良機,使中國貪官污吏遍地,老百姓怨聲載道,但不可否認的是,他以深思熟慮的方式,力阻薄熙來陰謀得逞;他以出奇制勝的辦法,果決「裸退」而逼迫江澤民交出軍權,都是青史留名的大事,特別是,他的家人較之於薄熙來的家族還是比較清廉的,而抓不到他任何把柄的居心叵測的薄周餘黨,就把矛頭對準了令計劃,他的兒子之所以死於非命,他的老婆之所以要辭職,都與此有關,我不太相信他與其兄令政策一樣傻,他應當知道「一人之下,萬人之上」,胡下台後自己的危險處境意味著什麼,仇恨胡的人馬會像蒼蠅一樣聚集一起吃了他,可以退一步分析,假如他真的也把錢看重,假如專案組真的提供有關他的貪腐證據,作為從社會底層上來的習,老辣而精明,也不會被薄周的餘黨左右。毫無疑問,不變革體制的反腐一定是有選擇性的,王歧山一定知道專案人員的材料未必可靠,誰是他們真正的敵人,他們自己最了解,最明白,至少在目前,薄周餘黨是全國人民的公敵,是人世間的首惡。在筆者看來,可以忽略習王反腐的思想動機,只關心歷史前進的方向,較之於薄周,習李算是官場的好人,因此,我希望人們保持清醒的頭腦,不要上「眼鏡蛇」的當。千萬不要以為已經對其「斷頭」就沒事了,薄周及其餘黨還會咬死人。

在結束這篇評論之時,正趕上媒體報道有關中共高官出席觀看國慶65周年音樂會的事,江澤民在9月29日又露了臉,大概這是為了安慰驚恐不安的一些已退休的元老,為即將走過場的18屆4中全會做鋪墊吧,但誰都明白:中國最大的貪官就是江澤民,不論多麼長於掩蓋和粉飾,人們都難以想象,他假如真的廉潔奉公,以身作則,薄熙來,周永康,徐才厚,谷俊山等人,怎麼可能都帶病提拔?他現在還做道具而不倒,正說明形勢的嚴峻,複雜和微妙,還不錯,胡溫不屑於為伍,讓他們去「光榮夢想」吧,我看,習近平真的要小心謹慎地把握自己,別落入「斷頭蛇」的圈套,要知道,頭掉了咬人更賊更狠。

2014年9月30日修改於多倫多大學梅西學院。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