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恆均:金正恩去哪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曾經寫了一篇《別了,穆巴拉克》,穆巴拉克下台了;又寫了一篇《別了,卡扎菲》,卡扎菲沒有了,結果網友看上癮,有事沒事就跑來找我,希望我再寫一篇《別了,金正恩》之類的,我是真不好意思再寫了,一是怕無意中創造出一個「別了,XXX」的「楊氏體」,二是怕一不小心寫漏筆了,最終讓你看到「別了,楊恆均」,三是作為一個半吊子學者,我還得顧忌一點自己的名聲,不能太隨波逐流——

你想啊,一百年前,地球上大概90%的國家是專制獨裁者靠槍桿子統治;50年前,降到50%以下;現在,全世界的獨裁專制國家不到10%。在這種歷史大趨勢下,你可以針對任何獨裁者寫一篇「別了,XXX」的文章,然後坐等他們的滅亡。民眾不會讓你久等,歷史不會讓你失望。只不過,我會對自己失望,這種無人不知的道理,這種昭然若揭的歷史大趨勢,用得著我堂堂的「民主小販」一而再、再而三地寫文章賺稿費,你把自己的讀者都當成傻瓜了?

這不,已經有個讀者開始尋找我文章中的類似之處,他懷疑我早就為如今地球上剩下的為數不多的獨裁者一人準備了一篇「別了」的「楊氏雄文」,等到他們熬不過去的時候及時拋出來,從而搖身一變而成為「預言大師」。所以,我決定不再寫這篇人人都在期待的《別了,金正恩》的文章,而改寫一篇:金正恩哪去了?

金正恩到哪去了?朝鮮消息說他生病了,但無大礙;日本新聞說他已經死了,還有人說他病得很重;也有說他是被抓起來的,另外一則消息則說,他雖然病了,但正在利用這段時間調整朝鮮的國際大戰略,最重要的內容就是拋棄一衣帶水的中朝友好關係,轉向韓國、日本和美國……還有消息甚至說,他什麼事都沒有,只不過他要利用自己「重要的地位」玩弄大家一下,讓全世界關注朝鮮,讓亞洲揪心一把。就像以前他靠一個連飯都吃不飽的國家,硬是讓全世界為它的核子武器忐忑不安了好一陣一樣。

如果是這樣的話,金正恩還真達到了目的。也許《時代週刊》和世界各種評選機構要認真思考一下,你們每年評選的世界上最有影響力的人物是不是應該把金正恩放在第一位?說真話,對於大多數已經民主了的國家來說,少了任何領導人都不會有多大的區別,就像現在奧巴馬當美國總統,兩年後他下台甚至明天他突然辭職,對世界尤其是對美國好像也並沒有什麼了不起的影響。可是,金正恩就不同了。

金正恩為什麼不同?我們真的很關心這樣一位迄今為止幾乎沒有說出過一句完整的能讓世界記住的正常話語的金正恩嗎?不是,而是這樣一位三十左右的年輕人,竟然控制了整整兩千萬朝鮮民眾!多少還決定著世界上熱點之一的東北亞的局勢!

我們完全可以笑談甚至諷刺金正恩的痴肥與他的生死,但我們怎麼能忘記兩千五百多萬鮮活的朝鮮民眾?這可是同創造了那麼多電影電視劇、生產了三星與現代汽車的優秀韓國人同一個種族啊——僅僅69年前還在一個鍋裡吃飯,一個教室裡上課,一塊田裡耕地的人啊……

我第一次接觸朝鮮人是上個世紀八十年代在上海復旦大學國際政治系讀書時,當時有一些朝鮮來復旦進修的幹部同我們住一起。經過小平、耀邦和紫陽主導的八十年代思想解放與改革開放,我們已經享受到前所未有的自由空氣與開放思想。在這種情況下,我接觸到朝鮮人後,感覺他們和開放前的中國人一模一樣,但他們對我說,朝鮮同中國不同,因為朝鮮沒有搞文化大革命。他還說,朝鮮在金日成領導下,社會穩定,人民幸福,沒有下崗、沒有失業,沒有遊行,更沒有示威。

我當時無話可說,因為韓國那時和稍後相當長一段時間裡也開始進入到民主轉型的陣痛期,相比朝鮮,確實充滿了「動亂」與「不穩定」,官員貪污腐敗被揭露,民眾上街成為常態,領導人走馬燈似的換來換去……而朝鮮呢?穩定得好像那裡根本就沒有生活著兩千多萬人類,只有一個紅太陽金日成——他的聲音蓋過兩千萬人,他的思想統治著整個國家,他的音容笑貌決定無數朝鮮人的喜怒哀樂甚至生死榮辱……

多少年過去了,韓國從經濟崛起的「四小龍」而走向亞洲的「文化大國」,經過陣痛的民主成功完成轉型,政局因民主普選而一勞永逸的穩定下來,社會也相對和諧。而朝鮮呢?唯一的變化就是爺爺金正日死了,換成了兒子金正日,兒子金正日死了,換成了孫子金正恩……

多年後,當我再有機會接觸朝鮮人時,他們甚至連「我們同中國不同,因為我們沒有搞文化大革命」的話都說不出來了,他們表情木然有如剛剛從外太空墜落到地球的外星人,提心吊膽隨時擔心被監控被送進「勞動營」,我唯一看到他們臉上還有類似人類的表情是從朝鮮電視上來的:那裡的男女老少因為金正日的死而哭得死去活來,那裡的女人看到三十歲的金正恩都激動得淚流滿面。

我曾經無數次地把朝鮮人同韓國人對比,深刻反思獨裁同民主、兩種制度以及不同的思想能夠讓同一種族的人類生出多大的差別。當很多御用文人和半罐子學者在反思、批判甚至嘲諷亞洲帶來混亂的民主時,他們很少敢拿韓國與朝鮮做例子。而當我們真正放下成見,直面朝鮮半島之時,讓我們震撼的可能遠遠不是獨裁統治對朝鮮經濟的破壞、對社會的蹂躪、對文化的摧殘,而是專制制度與獨裁思想對人心甚至人性的腐蝕——三代領導人短短69年的統治,已經徹底改變了一個民族!

從這個意義上說,金正恩到哪去了,並沒有那麼重要。他即便今天不走,明天也會死,而且還保不準被歷史的大潮提前捲進人類歷史的垃圾堆裡。民主取代獨裁有如水向低處流這樣毋庸置疑的規律,已經不是學者們討論的課題。獨裁都是一日之間倒台,民主制度甚至也可以一夜之間設立起來,但是,被獨裁製度與思想改變了的民眾,什麼時候才能恢復成正常的人類,恢復人類的本性呢?

去過德國的人都知道,從昔日東德穿越到昔日西德時,你明顯感覺到的不只是建築物的風格不同,你還能觀察到自由世界與獨裁國家成長起來的人的精神面貌與思想的巨大差異。如今,即便東西德已經統一二十多年了,這種變化依然存在。獨裁制度用來捆綁民眾的無形枷鎖不可能像柏林牆一樣一推就倒,專制思想打在人民心靈上的烙印在短時間內很難擦掉。這就是為什麼當我考察完俄羅斯後,我得出的結論是,俄國雖然建立起了類似西方的民主制度,但這個制度生長的土壤——主要指民眾的思想,恐怕得蘇聯制度與克格勃培養出來的那幾代人死絕才會發生根本性的變化,在這之前,利用民主制度玩弄獨裁的前克格勃上校普京依然是他們的領袖與精神寄託。

而朝鮮民眾所受專制思想的毒害恐怕要遠比東德與俄國人深,從這個意義上說,韓國不可能輕易談到半島統一,美國也恐怕不敢接這個燙手山芋。可憐的朝鮮人要經過多久,經過幾代人才能消除金家三代對他們的影響與控制,我真的沒有把握,這也是我不敢再寫「別了,金正恩」的重要原因之一。我深深的知道,經過69年的獨裁統治,趕走金三胖並不難,難的是你無法同已經深深侵入你的骨髓,躲藏在你內心深處的「金正恩」們徹底告別!

也因此,在大家都在關注「金正恩哪去了」時,我呼籲不管是北朝鮮還是南朝鮮,抑或東朝鮮、西朝鮮,我們更重要的是從心中深處把形形色色的「金正恩們」驅趕出去,蕩滌他們留下的獨裁專制思想與影響。只要從內心徹底驅逐「金正恩」之流的,他在現實中也自然會無處藏身,而如果人們無法把「金正恩」之流的從內心深處驅趕出去,那麼他們不管到哪去了,依然還影響、控制著人們的思想,主宰著大家的命運。

文章來源:作者博客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