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禁聞】10月10日完整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4年10月11日訊】【中國禁聞】10月10日完整版

提要
和平佔中抗爭升級 陣線擴至立法會
國際聚焦港首涉貪 黑材料「從天降」
佔中為了不佔中 撐傘者戴耀廷

抗議封殺對話 十萬港人再上街

香港「和平佔中」行動,10月10號進入第13天,由於港府前一天突然單方面取消了原定在10號與「學聯」的對話,大批市民再次走上街頭,參加當晚學界舉行的,以「政府封殺對話,人民堅守街頭」為主題的集會,並在現場高喊「抗命到底」、「長期留守」、「守護香港」等口號。

據「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對外宣佈,參加人數高達10萬人。

黃之鋒呼籲市民當晚留守街頭,拿睡袋、帳篷通宵佔領,讓夏愨道成為「民主大本營」。

很多市民響應號召,在路面搭建帳幕,晚上11點半,留守者張開的帳篷,金鐘一帶大約300個,數以千計市民舖墊席地而坐。

「學聯」秘書長周永康表示,如果港府到本週日仍然拒絕會面的話,將會發起更多行動。

馬英九雙十講話 撐港人爭民主

10月10號,是「中華民國」103週年國慶日。當天,台灣舉行盛大慶祝儀式,台灣總統馬英九在儀式上發表「以民主為傲,以台灣為榮」為題國慶演說,指稱台灣已經成為民主憲政的華人社會典範。

馬英九在演說中,還特別表示了對香港民眾爭取一人一票普選的支持。他借用中共前黨魁鄧小平「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的名言,呼籲中共「讓香港這一部分人先民主起來」,以實現17年前中共對香港的承諾:「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普選特首,五十年不變」。

馬英九說,如果能這樣,將化危機為轉機,讓大陸和香港雙贏,同時,台灣人民也一定樂觀其成,有利兩岸關係發展。

美報告指北京影響香港自由法治

10月9號,美國國會及行政部門中國問題委員會,發表年度報告指出,過去一年,中國的人權及法治環境沒有改善,部分領域更是倒退。

報告特別提到,北京干預香港事務,將影響香港已經脆弱的自由和法治。報告還表示,對香港的金融信譽和未來的繁榮穩定感到擔憂。

中國問題委員會主席布朗(Herrod Brown),並對香港和平示威的學生表達敬意,稱讚他們在處於形勢不利時,仍不退縮,即使面對催淚彈與胡椒噴霧,也能維持良好秩序,精神令人鼓舞。

編輯/周玉林

和平佔中抗爭升級 陣線擴至立法會

香港和平「佔中」行動持續。港府態度趨向強硬,以學生目前訴求違反了基本法等藉口,單方面取消了原定在10號與學聯的對話。外界批評港府對會面沒有誠意。隨之而來的是,多個抗爭團體宣佈不合作運動升級。香港立法會議員們也加入了新一輪的抗爭。請看報導。

香港三大抗議團體,學聯、學民思潮、佔中在9號下午5點召開首次記者會,重申了他們的主張。他們指出,如果政府在對話中欠缺誠意,他們會宣佈以一系列不合作運動,配合佔領行動。

學聯秘書長周永康表示,提出不合作運動是希望「兩手準備」,因為港府此前以「找不到會面地方」為由拖延會面安排,態度曖昧反覆。

而這次的不合作運動,也擴大到了香港立法會。

泛民派立法會議員、資深大律師梁家傑(Alan Leong),也在當天的記者會上發表了講話。他表示,泛民派立法會議員配合 「不合作運動的新時代」。

泛民派立法會議員梁家傑:「政府到現在來為止,都沒有給佔領的群眾跟學生們一個實在的答覆。那麼你起碼要給一個答覆如何去處理這個人大常委會8月31號做的決定,就是不給香港人真正普選。那麼,如果他們沒有回應的話,我們就會繼續進行議會內的抗爭,跟議會外的抗爭裡應外合。」

梁家傑表示,他們27名泛民派立法會議員,會在議會內抗爭,必要時會否決港府那些需要獲得立法會通過的資金議案。

目前,泛民派立法會議員控制著兩個委員會,包括負責公共工程的委員會。

香港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在9號晚上7點半,以學聯及有關團體動搖了雙方對話基礎為由,單方面取消了10號的預定會面計劃。

林鄭月娥說,由於學聯方面宣佈展開新一輪不合作運動,動搖了雙方對話的基礎。林鄭月娥還說,學生目前呼籲中央政府撤回關於香港特首選舉制度的決定這一主張,違反了香港基本法。

此外,林鄭月娥聲稱,近來佔中人士減少,反映佔領者明白他們的行動對社會造成滋擾,呼籲停止佔領。

香港民主黨主席李柱銘對林鄭的決定表示失望。他認為港府此舉傷盡港人的心,學生及佔領者更加不會撤離。他還呼籲受佔領影響的市民,把矛頭指向政府。

而學聯、學民思潮、佔中等抗議團體對此表示失望和憤怒。他們在隨後的聯合新聞稿說,政府班子過去找理由拖延會面安排,現在又以不著邊際的理由單方面取消會面,更重復要求學生撤離,令人擔憂政府會隨時清場。

學聯秘書長周永康晚上宣佈消息時更是一度哽咽。他表示,學聯從7月開始約見林鄭,但她一直以公務繁忙為由拒絕,今次籌備對話也欠誠意。但學聯希望與港府對話。

學聯也在臉書上批評了由特區政府一手造成的政治問題,以及港府對會面沒有誠意。

抗議團體宣佈,他們立即啟動不合作運動,這包括議會抗爭、再組織中學生、大學生罷課等。

泛民派立法會議員梁家傑表示,泛民在財務委員會工務小組和人事編製小組內也會採取行動。他們會堵截政府申請的撥款,給政府施加更大的壓力。

梁家傑:「梁振英政府他用了催淚彈,縱容一些黑社會來攻擊我們和平佔領市民的時候,他的管制的合法性,受到很大的質疑。 政府來到我們的財務委員會尋求撥款的時候,除了一些沒有爭議的繼續撥款的與民生有關的一些項目,我們基本上都不會給他開路。」

那麼,外界對港府這次突然取消對話,是如何解讀的呢?

香港《明報》引述觀點認為,這兩天媒體的眼球,都放在梁振英沒有申報5000萬港元收入這件事上,但港府突然叫停與學生的會面,客觀效果上蓋過了梁振英的醜聞。

採訪/秦雪 編輯/宋風 後製/蕭宇

國際聚焦港首涉貪 黑材料「從天降」

香港佔中局勢僵持之際,澳洲媒體突然爆料,香港特首梁振英在澳洲地產公司UGL併購國際房地產「五大行」之一的「戴德梁行」DTZ的控股過程中,受賄秘密款項約5000萬港元,引發海外各大媒體的聚焦,但中共媒體對這一醜聞全體緘默。爆料記者形容,梁振英的黑材料猶如「從天而降」。評論指,這一醜聞如果查實,足以使梁振英下臺或入獄。

過去兩週,近20萬香港抗議者走上街頭,反對中共人大制定的有爭議的選舉改革方案,香港特首梁振英這期間成為焦點人物。示威者提出的主要訴求之一,就是要求梁振英下臺。

10月8號,澳大利亞傳媒集團Fairfax Media披露,梁振英於2011年12月與UGL簽約,接受約5000萬港元的秘密款項,以支持UGL和戴德梁行在亞洲業務的回報。這筆款項在前年和去年分兩次匯給了梁振英,那時候梁振英已經是特首,但這兩筆錢都沒有向港府申報。

美國《華爾街日報》、英國《金融時報》中文網都報導了梁振英因收取巨額資金面臨審查的消息﹔「英國廣播公司」《BBC》中文網則以「港政黨向廉署舉報求查梁振英涉秘密款項」報導了這一事件。

但中共媒體對梁振英這條重大新聞,基本保持緘默。既不報導,也不回應,更不為梁振英辯解。

時事評論員唐靖遠:「在香港局勢處於高度敏感時期,國際媒體突然爆出來對梁振英涉嫌收取巨額資金的負面報導,我覺得這當然不會是一種巧合,而應該是一種刻意的安排。這很可能是習近平為了最終要拿下樑振英而事先做的一個鋪墊。所以,主管宣傳系統的江派常委劉雲山,通過他的權力來封殺對梁振英的所有負面報導,也就成為了一種必然。」

香港佔中爆發後,《人民日報》、《央視》和《環球時報》等喉舌媒體接連抨擊、詆譭香港佔中,恐嚇威脅示威者,並力挺梁振英。期間還傳出,中共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張德江和梁振英建議武力鎮壓佔中,但被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否決。

時事評論員唐靖遠表示,和劉雲山同一陣營的張德江盼望香港走向亂局,好逼迫習近平出動軍隊鎮壓,從而使江派有機會奪取政權。

唐靖遠:「梁振英本來是受江派曾慶紅所掌控的一個地下黨員,因此香港在事實上其實已經成為習、江鬥的一個博弈的籌碼。作為江繫在香港事務的一個臺前代言人,梁振英他對佔中運動的激化他是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的。所以,拿下樑振英,至少可以為習近平就政改問題的善後贏得足夠的時間。」

但旅澳原大陸史學教授李元華認為,對於香港佔中的抨擊,以及對梁振英醜聞不報導,應該是中共各派的共識。

旅澳原大陸史學教授李元華:「因為專制國家,像中共集權所有的領導人,他們的經驗就是動武,就是欺騙,他不想看到因為人們的意願,去把他這個特首給換了,他更希望通過別的形式,把他撤下來,換下來。」

披露梁振英醜聞的澳洲《悉尼晨報》駐北京記者高西安(John Garnaut)形容,梁的黑材料猶如「從天而降」。他認為現在「任何可以打擊梁振英的資料,都極具新聞價值」。

中國資深法學專家趙遠明:「選擇這個時機把這個黑幕曝出來,肯定是對梁振英,對香港事件不滿,所以把這個事情給它捅出來了,梁振英本身就不是一個好東西,可以這麼說。然後在香港問題上大做文章,跟習李挑釁、叫陣,打壓香港人民和學生的民主要求,而且派出很多黑社會人員對佔中人士大打出手。」

中國資深法學專家趙遠明分析,對比以往中共各派一貫使用的對外媒放料的手法,梁振英的醜聞應該是另一派的有意放料,這項受賄一旦查實,足以讓他下臺或者入獄。

採訪 編輯/李韻 後制/李智遠

佔中為了不佔中 撐傘者戴耀廷

他是法律學者,卻站在「公民抗命」運動的中心;他是教授,卻支持學生罷課;他提出佔中,但卻是為了「不佔中」……這就是戴耀廷,一個似乎帶著些矛盾,但卻給香港打開了一把和平理性之傘,以抗衡專制風暴的人。今天,我們就來看看戴耀廷的矛盾,和他的堅持。

佔中發起人之一戴耀廷:「佔領中環正式啟動。佔領中環正式啟動。佔領中環正式啟動。」

9月28號凌晨,戴耀廷的這句話,啟動了港人「和平佔中運動」。就在當天,港府用胡椒噴霧、催淚彈,強硬壓制手無寸鐵的市民和學生,反而激發了更多市民走上街頭,撐起一把把雨傘來保護自己,同時也向港府和北京表達爭取真普選的決心。

今年50歲的戴耀廷,是香港大學法律系的副教授。1989年從港大法律系畢業後,戴耀廷曾經在李柱銘辦公室擔任法案助理,參與《香港基本法》起草。他是「基本法諮詢委員會」裡兩位學生代表之一,之後他又從英國倫敦大學捧回了法律碩士學位,回到香港教書,他研究的主題是神學、法律與宗教、人權、中國憲政與參與式民主。

其實,身為法律學者的戴耀廷,並不是不知道「公民抗命」意味著甚麼。

去年1月16號,戴耀廷在信報專欄寫下《公民抗命的最大殺傷力武器》,引起震撼。他在文中逐條分析對「和平佔中」的設想,其中包括一條「承擔罪責」。戴耀廷寫道:「公民抗命的行動屬違法行為……行動結束後,參與者應自行向執法部門自首。」

但是,也許正因為是法律學者,戴耀廷才這樣義無反顧。就像他在eetv「港人講事」專訪中所說──

戴耀廷:「我本身研究法治都有二十多年以上,在法治的理論當中,我們說的法治,不是守法這麼簡單。即使很多人覺得法治等於守法。但其實法治更高層次的理解,是法律必須要符合公義的要求。在現行的制度本身,是不符合公義的時候,歷史上我們可以看到很多人採取公民抗命的運動。」

而身為教師,戴耀廷也不是不明白,學生「罷課」意味著甚麼。當學生在政府總部前靜坐,遭到警察清場的時候,他也在那裡。

戴耀廷:「信息很明確,我們將和學生並肩作戰。我們將和你們一起,堅持到最後一分鐘。」

也許,正因為他把自己定義為教師,才希望越來越多的香港人,能夠加入這個「街頭民主大學堂」。就像他和另兩位佔中發起人在《和平佔中信念書》裡所說:把民主普選、公平公義這些普世價值傳揚給香港人,並希望他們願意為了在香港的制度和社會落實這些價值而付出代價。

戴耀廷:「我們一定,一定,要對全世界非常清晰的聲明:佔中不是顏色革命。這只是香港人爭取民主的一個運動,為了有自己的權利,平等的權利,這是香港人應該享有的。」

和平佔中運動獲得全球支持,但質疑、壓力也一波接一波。面對這些,戴耀廷並不是無動於衷。

對於香港市民,他多次表示歉意,請求他們體諒佔領行動造成的不便。但對於港府,他則是針鋒相對。

戴耀廷:「我們會繼續,一直繼續。我們要記住人們為甚麼走上街頭,並不是因為學聯,學民思潮,或是佔中的召集,而是因為催淚彈,因為政府不願回應港人的普選訴求,所以人們才走出來。這就是我們的要求,這個問題只有政府才能解決。」

如今,佔中已經成為97年香港回歸以後,北京面臨的最大抗議。不過,戴耀廷卻說,他重視的並不是對抗。他在接受台灣《天下》雜誌專訪時說:「佔中是為了不佔中,就是要透過對抗產生一種張力,佔中是未來的緊張,讓大家回到談判裡。」他說,重視的是民主的商討,透過討論的過程,希望找到解決紛爭的方法。

但是,由於港府單方面宣佈擱置對話,學界呼籲堅守街頭,佔中運動還將持續下去。而戴耀廷所希望看到的,港人追求民主的意識,也將通過一把把撐開的雨傘,繼續在香港街頭,形成追求民主的風景線。

編輯/尚燕 剪輯/黎安安

10月10日維權動態

河南千人騎車遊行 圍堵市政府

10月9號,河南省漯河市銀鴿實業集團有限公司的1400名工人,抗議公司搬廠強制分流工人拒絕賠償,騎自行車遊行,並圍堵市政府。前一天,銀鴿公司也有數百工人罷工,阻斷交通近10個小時,最後被武警驅散。

湖南婁底數百債券拉橫幅維權

湖南省婁底市百雄堂、三優華幫等4家公司的數百債權人,10月9號,也到婁底市政府拉橫幅維權,要求政府協助討回被騙資金,遭到大批警察鎮壓,多人被抓捕,之後,債權人到當地公安分局靜坐,要求放人。截止到10號上午,仍有2人未釋放。

今年4月以來,婁底市20多家公司的債權人,因集資款無法兌付,從4月至今,已經發起多次遊行示威。

深圳數百工人罷工討薪 遭毆打

10月8號至10號,廣東省深圳市耀星科技有限公司的數百工人 ,因為公司隨意剋扣、拖欠工人工資,連續三天罷工,大批警察和武警封門阻止工人遊行。期間雙方發生衝突,多名工人被打傷。

雲南農民工討薪 遭毆打受傷入院

雲南昆明的一個建築樓盤「山海城邦 馬街摩爾城」,拖欠農民工工資兩千多萬,農民工因為多次討薪無果,10月9號,到開發商處拉橫幅討說法,遭到大批頭戴警盔、手持盾牌的保安圍毆,其中兩名農民工被保安用有鐵釘的木棒,打得頭部流血暈倒,被送往醫院搶救。

高校腐敗驚人 吃喝嫖賭全報銷

高校科研經費腐敗,在中國大陸已經不是甚麼秘密,雖然媒體年年曝光,但被侵吞挪用的科研經費金額卻一年高過一年。大到買房買車,小到吃喝嫖賭都可以報銷,科研經費已經成為名符其實的「私人提款機」。

據中共官媒報導,中共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巡視組今年在各地視察時發現,大陸高等院校和研究機構腐敗問題極為嚴重,大量科研經費被挪作他用,吃喝玩樂,或流入了個人腰包,養肥了一批又一批的「蛀蟲」。

原首都師範大學教育科學學院副教授李元華:「在中共來講,它整個社會風氣就是一個貪腐的社會 。它以貪腐的方式來治國,所以整個的學校、科研部門、高校都染上了貪腐的習氣。所以經費也被有些人挪為他用或者變成自己的小金庫,這種現象很普遍。」

報導說,中紀委巡視組對中國人民大學、復旦大學等多所高校進行了調查,至少18名高校領導被點名通報,其中包括中國人民大學招生就業處原處長蔡榮生、東華理工大學校長劉慶成、河南警察學院院長毛志斌等﹔此外還有5名高校黨委「一把手」,包括遼寧醫學院原黨委書記張立洲、齊魯工業大學黨委書記徐同文等人。

對此,山東大學退休教授孫文廣指出,與西方國家不同,大陸的政治體制使得中國高校不再是一個簡單的教書育人的地方,而是當局的一個衙門、中共官場的一部分。大權往往被中共官員把持著,這些人,通常既是高校的領導幹部,又是科研項目負責人,根本無從監管。

山東大學退休教授 孫文廣:「現在的高等學校實行的『黨委領導制』,這個制度是存在著很大問題的。高等學校不應該由一個黨委作為領導的主要成員。現在大陸的很多高等學校基本上是黨委書記主宰著很多的重大事務,權力很大。那麼這樣,他就可以利用他的權力尋求他個人的利益,這也是中國目前的政治體制決定的。」

中國科研經費全世界排名第二,但出的科研成果卻少的可憐。據中共國家統計局報告顯示,近年來,政府用於「研究與試驗發展」的經費支出,平均每年增長超過千億元,2012年更是超過1萬億元。但據中國科協的調查估算,真正能用於科研項目本身的資金僅佔40%左右。

李元華:「今天中國在科研經費上它並不是一個理性的分配,那麼實際上是由部分的學霸來把持,他們來瓜分最頂級的科研經費。就是從申請經費,到批准經費,到運用經費,它各個環節都有腐敗的,所以它一環一環,最後導致它這個很多科研經費,雖然有大量的投入,但是真正用於科研的很少了就。」

令人奇怪的是,科研經費被挪用的現象已經存在很多年,但是至今有關科研項目的立項、審批、經費的使用和監管都存在著巨大漏洞,也沒有一部系統的相關法律出臺。相反,有些極為不合理的規定和設置卻一直存在著,甚至出現了很多高校為花不完科研經費發愁的怪現象。

李元華:「最主要一個就是它經費有時候不能正常下來,比如說年初你需要錢的時候它沒有,到年底的時候突然有一筆錢,很大的,你沒處去用。他要讓你在很短的時間把這一大筆錢都用掉。就是你想用到正處都沒法用到正處,所以你只能亂花,你不花他就要收回去。0534它這種經費發放的時候它也不是正常的。從那個審批到發放、到使用,各個環節都有問題。」

外界普遍認為,科研經費的濫用,僅僅是高校腐敗的一部份,而高校腐敗又只是官場腐敗的一個延伸,已經不是單純建立監管機制,或改革科研經費管理制度的問題,如果根子爛了,再怎麼修剪枝葉也無濟於事。

採訪/陳漢 編輯/張天宇 後製/肖顏

10月9日退黨精選

很多華人小時候都有這樣的經歷,為了做好學生,或將來有好工作,家裏人也會勸你入隊,入團和入黨。不過現在,卻有媽媽勸自己的孩子退出中共組織。來看武志斌等三人的退隊聲明,他們說:

我們是三位在法國定居的年輕人,也曾回國生活一段時間,對比法國和中國的生活狀態,我們用法國民眾非常自然的獨立視角看中國社會,發現那兒有很多的問題,究其原因,和中共體制不無關係。

我們非常愛我們的媽媽,她告訴了我們「三退保平安」事情,我們覺得她說得有道理。所以,我們聲明:從今天起,我們退出小時候曾帶過的紅領巾,退出少先隊。

再來看遼寧楊明等10人的退隊聲明,他們說:

上學的時候,被矇蔽了,以為好的人就會入隊,根本沒有注意到這是一種政治信仰,更甚至是一種邪教信仰。後來總覺得為了生活所迫,必須要靠近,才有可能找到好的工作,沒有意識到,為了穩定的工作,而不自覺的與邪靈為伍。現在醒悟,人不能只為生存而活,而也要為更高級的目標而活,至少不能與邪靈為伍,所以在此宣佈,退出一切相關組織,先從心靈上和這些邪的東西決裂!

觀眾朋友,感謝收看本期的中國禁聞節目,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