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義:房地產的傳說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傳說很久很久以前——所有的傳說都是這樣開頭的——也不算太久,幾十年前,中國有地主和長工,貧富不均,但日子總還混得下去。有一天從西方來了個大先知,帶來一本紅色聖經,對長工們說:你們傻不傻?把地主殺了,土地房屋就變成是你們的了。長工們高興起來,打死了地主,搶了土地房子和女人,後來又把土地換了大先知給他們蓋的筒子樓,名堂叫合作社、人民公社。大先知就成了唯一的大地主,長工們發覺日子更苦了。有一天,又來了個小先知,能說會道,得了個外號叫「叫獸」。

小先知悄悄跟大先知說:長工們埋怨你房租高,你不如乾脆把房子賣給他們,這個名堂就叫「公房出售」,跟他們說這房子永遠歸他們住了,但是有一條,房契上要寫清楚,房底下那地還是你的。大先知說,好主意,那租金就不收了嗎?小先知說,照收不誤,改個日本名,叫「物業費」。長工們把血汗錢買了房,高興得直打滾兒。又過了幾年,小先知說,長工們人口多了,咱們蓋些新房賣給他們。大先知說,憑什麼?小先知說:你手裡頭留著那麼多地幹什麼,不能吃不能喝,蓋了房再賣給他們,就把地盤活了。大先知一想,是這麼個理兒!這一回可就賺海啰,連米國都沒大先知闊氣了。大小先知嘗到了甜頭,心想一不做二不休,咱把他們的筒子樓拆了蓋新的,再賣給他們,叫「舊城改造」。這一回,長工們覺得有點不對頭了,成群結夥地不讓拆。

大先知幾十年養活的護院家丁派上用場了,拎著鎬把兒砍刀來拆房,見人就打,邊打邊說:看仔細嘍,地契上明明寫的這地是咱主家的!長工們就傻眼了,說這地原先是我們的呢。叫獸和家丁就說:那也是咱主家領導你們殺地主搶來的!長工們就無話可說了。又過了兩年,小先知跟大先知商量:長工們到處造反,叫喚著要殺咱們。我有兩個主意:一是到外國去蓋房子、修鐵路、挖運河,把錢先倒騰出去,家小也移出去,留下咱們兩條光棍跟他們接著干!二是多給他們幾個錢,反正咱的錢十輩子也花不盡,起個名堂叫「貨幣化安置」,再到咱們豬圈旁邊建房子,起個名堂叫「經濟適用房」。大先知有點發愁,說咱把窮小子們榨得過於了點,他們錢不夠咋辦?小先知就說,嗨,咱家還開的錢莊呢,咱借呀,6分的利,這不就成兩頭賺了!長工們又高興了,就排著隊等房子,直到現如今,還等著呢!

本來,我只談生態環境而不牽扯一般經濟政治問題,但目前瘋狂的房地產與資源、耕地和環境容量有關,多少說上兩句。前幾天,《瑞典日報》宣稱:「下周一中國將超美國,成為世界經濟第一大國」——這些個洋人根本沒看明白中國政府手中的錢是從哪兒來的。前重慶市長,薄熙來的親密助手黃奇帆先生自我表揚說:「我們(重慶政府)十年花了六千億。怎麼能做到債務不高呢?我的奧妙就是土地儲備。我2002年剛到重慶就儲備了40多萬畝地,這十年用了20萬畝,每畝地賺200萬,這就四千億。」黃奇帆這不算什麼,據統計,2013年也就是去年,北京賣地的收入已達664億元,遠超重慶。有人計算,如果把北京的地皮全部變賣,總價為134萬億人民幣,美國2012年的GDP是16.3萬億美元,約合人民幣100萬億,也就是說,美國一年的總產值不及北京土地的市值。當然北京不可能賣這麼多地,但全國所有地方都在賣地,這該是多大的一筆錢呢?如果貪官污吏們沒有把相當一部分黑掉,中國超過美國那還不是一件輕而易舉的事!

文章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