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沙洲:中共內部還有誰準備政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近些年談的最多的話題是政變。自從王立軍挨了薄熙來一嘴巴,便立刻預感到心狠手辣的薄熙來要對他下手了。2012年2月,王立軍決定夜奔成都美領館,一方面向美國政府尋求保護,一方面將大量中共密檔提供給了美國政府。王立軍事件的爆發,踢爆了薄熙來、周永康密謀政變並企圖搞掉習近平的陰謀計畫,使江澤民集團的政變計劃過早流產。

江澤民的得力幹將薄熙來、周永康企圖發動政變的原因,同中外歷史上所發生的政變一樣,其目的都是為了奪取政權。但也有不完全一樣的地方,那就是江澤民集團之所以要政變奪權,是因為害怕迫害法輪功及活摘器官的反人類罪行遭到清算。因此,江澤民集團的政變,比起那些單純為了政權而發動政變的人來說,要更為迫切,更加不擇手段。也因此,江澤民和曾慶紅要親自主導、部署政變。在他們看來,只要江派人馬重新掌握了政權,他們就可以重新揮舞權力的大棒,繼續靠「維穩」打壓民意和迫害法輪功,他們殘酷迫害法輪功、活摘器官的反人類罪行也就不會受到清算,他們的身家性命也就有了安全保障。不過,由於薄熙來頤指氣使、飛揚跋扈的個性,致使他們的政變計劃提前破產。

薄熙來雖然野心勃勃準備搞掉習近平當「薄澤東」,但他卻有致命的弱點:不懂隱忍,缺乏越王勾踐臥薪嚐膽那樣的精神品質。最終,他毀在自己手裏。他的品性決定了他不能成其大事,否則,人類將遭受滅頂之災。

江澤民2004年交出軍委主席大權後,除了靠軍內的鐵杆、親信郭伯雄、徐才厚控制軍權外,還在中共「十七大」時硬性將周永康塞進政治局常委,任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十七大」期間迅速收攏了全國武警部隊及所有公安局警力,成功建立了大陸第二武裝力量,為薄熙來、周永康日後發動政變做準備。不幸的是,隨著王立軍事件的爆發,薄熙來、周永康密謀政變的陰謀計劃立刻被曝光,這支超過150萬人的武裝力量在大陸自上而下各級政法委的整肅中迅速瓦解。

2012年3月,薄熙來在中共「二會」結束時被團派胡錦濤拿下,周永康敏感地意識到,倒薄就意味著下一步要倒周。3月19日晚,周永康利用政法委系統的警力在北京向中南海發動了一場武裝政變。據消息,胡錦濤早有預防,在軍方的反擊下,周永康的政變即刻被粉碎。

周永康果然在薄熙來之後「倒下」了。薄熙來被判無期徒刑後,周永康去年12月初被擒——接下來誰該「倒下」毫無懸念。所以,倒薄和倒周後,江澤民集團的政變絕不會畫上句號,江澤民、曾慶紅必須畢其功於一役。據悉,2014年中共北戴河會議期間,中共陸海空三軍在江蘇、上海展開了曠日持久的軍事演習,並在四個海域展開了實彈射擊。有分析認為,習近平這期間成功粉碎了江澤民集團發動的政變。政變者或為江澤民集團在軍中的「小老虎」。有外媒稱,中共八一建軍節期間,是郭伯雄組織了這次政變。但此消息未見中共媒體證實。
江澤民集團除了發動武裝政變外,還有名目繁多的政變方式,經過一一盤點,實在讓人覺得大開眼界。

一曰恐怖襲擊政變法,即通過發動恐怖襲擊製造社會動亂迫使習近平下臺。今年3月中共「二會」期間,江澤民害怕習政府對外公佈周永康密謀政變和迫害法輪功罪行的真相,便先後在昆明、廣州、烏魯木齊等地的火車站、人口密集地區發動砍殺、槍擊等恐怖襲擊事件,造成大量無辜民眾傷亡。那段時間,雖然大陸各地人心惶惶,但隨著恐怖襲擊案件被破獲,社會並未出現大的動亂,「恐怖襲擊政變法」自然沒能令江派人馬如願以償。

二曰香港攪局政變法,即通過改變香港「一國兩制」定義,以「極左」政策激怒港人,逼習近平重演「六四」屠城,以便最後趕習近平下臺。今年6月10日,江澤民台前代理人張德江、劉雲山,為了搞亂香港,通過其掌控的國務院新聞辦拋出了所謂「香港白皮書」,對「一國兩制」的定義作胡亂改動。為此,港人被激怒,民間組織和學生,紛紛舉行「佔中」抗議示威,最終發展成今天這樣聲勢浩大的「雨傘革命」。外界一致認為,這是江澤民、曾慶紅早前就設好的一個局,目的就是要逼習近平對香港參與「佔中」的數十萬民眾和學生動武,製造香港版的「六四」血案,以便江澤民集團在大陸和世界的一片譴責聲中趕習近平下臺,讓江派重新上臺掌握政權。但時至今日,習近平始終不上套。相反,香港「佔中」令張德江、梁振英越來越被動。等待他們的,是習近平的致命一擊。

三曰政商結盟政變法,或網路金融政變法、虛擬貨幣政變法。近日,海外媒體曝光了江澤民的孫子江志成有政治野心。知情人透露,江志成、劉雲山的兒子劉樂飛和阿里巴巴掌門人馬雲在商場上聯手結盟的背後,隱藏的是驚人的政變計劃。這個逆天而行的計劃是,一旦時局有變,就馬上推出自己人接掌中共政權。據媒體披露,江志成看上的是馬雲的「支付寶」,就是網路金融,挑戰銀行。如果未來出現「虛擬貨幣」,江志成就能代替央行發行貨幣。據《亞洲週刊》報導,參與阿里巴巴對雅虎76億美元股份回購的,有劉樂飛的中信資本和江志成的博裕資本。中信資本的母公司是紅色資本家榮毅仁創辦的老牌中資中信集團,曾任集團董事長11年的王軍是王震的次子。負責集團旗下基金操作的中信產業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則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劉雲山之子劉樂飛。此外,參與雅虎股權回購有兩家國家級企業,即中國投資有限公司和國開金融有限責任公司。不過,據悉,江志成、劉樂飛和馬雲的有些動作已經引起中南海的高度警覺,認為他們已經是在挑戰紅線。

一位接近習近平辦公室的人士透露, 2014年7月習近平帶領中國經濟界代表團訪問韓國時,馬雲和百度的李彥宏都是隨行人員,但是最後兩人在全團的合照照片裏卻不見蹤影。而此前,早就有知情者爆料稱,江志成、劉樂飛和馬雲都有政治野心,他們的動作已經引起中南海的高度警覺。

江志成、劉樂飛和馬雲的「政商結盟政變法」,一旦引起習當局的高度警覺,就很難逃脫習王「反腐」、「打虎」的魔咒。江志成、劉樂飛及其家族的腐敗案是有案底的,先拿「虎仔」開刀,是習王「反腐」以來的一貫做法。

有關江澤民集團各種各樣的政變,還有一些,不再贅述。不過,有關江志成、劉樂飛和馬雲的「政商結盟政變法」,還是值得費點筆墨的。筆者以為,若江志成、劉樂飛和馬雲結盟的背後真的隱藏著政變計劃,則絕不是一般的小打小鬧,而是一個有別於薄熙來、周永康宮廷政變形式的另類龐大政變計劃。它的政變方式是,大陸的時局一旦發生變化,江志成、劉樂飛和馬雲等將利用網路、金融等的佈局,迅速推出自己人登頂政壇,接掌中共政權。

從薄熙來、周永康最初的宮廷政變計劃,到周永康2012年3月19日在北京向中南海發動的武裝政變,一直到今年3月以來實施的各種大大小小的恐怖襲擊政變及通過攪局香港實現政變,等等等等,按時間來排隊,江志成、劉樂飛和馬雲的「政商結盟政變法」是最後一個政變。經過按時間將政變排隊,就能發現,自江澤民下野、最終不得不交出軍權以來,江澤民和曾慶紅就一直在策劃各種各樣的政變;出手之快,影響之大,手段之狠毒,表明了江曾準備之充分,心思之縝密,計劃之細緻,以至於達到環環相扣、刀刀見血的境地。令人稱奇的是,在眼看江澤民集團氣數將盡的時候,竟能策劃出一個在中共政權垮臺時的最後一搏——利用網路、金融等的佈局實現政變。說穿了,這個最後的政變,就是乘亂異軍突起,重新利用中共旗號奪權。

江澤民、曾慶紅連死都不忘政變奪權,體現出了中共這個滅盡人性的流氓黑社會團體在竊取政權65年以來迫害民眾、奴役民眾的魔鬼特性。這種特性已進入血液,融入細胞,使他們更加地喪心病狂、歇斯底里。

中共最終面臨解體已成為外界共識,也為中共內部所認同,因此,一旦時局有變,以各種方式「登頂政壇,接掌中共政權」的政變,應該不只是江澤民、劉雲山這兩個家族。野心勃勃的中共各大家族們,正在摩拳擦掌、躍躍欲試,準備在最後的拼搏中燃燒自己。

文章來源:大紀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