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敏琳:被警察毒打的 是我的朋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早上看fb,朋友傳來一段片段,打開一看,即在人潮湧擠的地鐵車廂內哭了。

有示威者被香港警察拉至暗處拳打腳踢近四分鐘。

熟悉的臉孔在手機螢幕裡一晃而過,他臉容扭曲衣領被扯開,下一秒就是幾個警察不斷用暴力傷害他。

我不敢看四分鐘足本版,怕眼淚止不住。這是我首次於螢幕上看見認識的人被痛毆。

那個示威者,我認識的。兩個月前身在南美,萍水相逢在玻利維亞認識了Ken Tsang 曾健超。那時我病重至嚴重失聲,只能旁聽他和朋友的對話,他還問,哎也談政治會否悶親你。我心諗我都不知幾想加把口。那天晚上他就乘巴士離開了,臨走前還特地塞了兩包板藍根沖劑給我,著我好好休息。於他而言,我只是個萍水相逢兼粒聲都無出過的小女生,但他還是友善地幫我打點一切(兼介紹了超抵玩的天空之鏡團)。

那時談起大家的旅遊計劃,Ken打算和母親一起遊巴西,2015年才回港。最後,母親剛萬里迢迢遠赴南美,他便因佔中而提早結束旅程兩人一起趕回港。

趕回自己的家,最後卻被毒打。香港好危險。Hong Kong is very dangerous.
我在中南美旅遊,旁人總讚嘆香港是個治安良好的城市,再外加一句你自己一個在南美洲不害怕嗎?

Sorry 原來最危險的地方是我自己的家。

不是第一次得知示威者被警察私下打,但這次非常震撼,因為首次意識到暴力是防不勝防兼非常接近自己。那種「香港警察會毫不留情向手無寸鐵的市民下手」的恐懼不斷襲上心頭。

朋友說,其實警察一向用私刑,不過這次被拍下斷正而已。以後看到投考警察的朋友,即使內心知道他是個善良的人,但還是無法信任他。我曾經為前線警員辯護但發現警員穿上制服後,他就是只為強權服務的工具。

我一直是個懦弱而怕死的人,之前努力做心理建設:唔緊要旺角危險就去金鐘、怕死就唔好企前線,這樣應該會安全一點吧。Sorry現今社會所有常識都被打破。正如朋友說,不要以為你是女生,警察就不會動你。

我說,我好怕有天高舉雙手也被拉去打。幸好朋友比我堅強,一句拋過來,「怕甚麼,夠膽他就打我,雖然痛,但被打更顯得對家有多賤」。我想Ken也是這樣想吧。警察呀警察,你究竟有多光明磊落,我用肉身作印記。

我很憤怒,也很害怕。但我們誰都不應因害怕暴力加諸於我們身上而退縮,因為秋後算帳將比眼前的暗角施暴可怕十倍。

事實上,更多人因此而走出來。(如TVB前線記者、社福界群起報案)

這種暴力無法嚇走這世代的人。軟弱如我,口袋裡更多了必須走出來的理由。

只是,我們必須細想,除了走出來作肉盾之外,我們還可做甚麼?這樣下去無力感會愈來愈重。我們以前確信走出來政府會讓步,現在我們看見了政府不但強硬如昔,還不斷打壓你。

除了親身到金鐘,不知還可作甚麼。

別忘了,我們只得一次機會。要好好用力思考。

文章來源:獨立媒體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