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禁聞】10月15日完整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4年10月16日訊】【中國禁聞】10月15日完整版

提要
龍和道強行清場 港警打人被調職
港佔中抗爭 路透:北京決定不讓步
反佔中面面觀 北京手段同六四前

港警暴打示威者 激起憤怒

香港「佔中」行動已經持續18天,在港府取消與學聯對話,雙方僵持了幾天後,10月15號,香港警方動手武力清場,向示威者「大打出手」,並被媒體拍下毆打示威者的過程,引起各界反彈。

國際人權組織「國際特赦」發表聲明說,香港涉事警察必須受到起訴,因為他們對一個被拘捕的人「進行惡意攻擊,而那個人沒有對警察構成任何威脅。」

亞洲人權委員會也對這一事件感到「震驚和悲哀」,呼籲逮捕打人警察,並「將他們儘快繩之以法。」

香港當地電視臺「無線電視」的錄像顯示,15號凌晨清場過程中,有六個警察把一位被帶上手銬的抗議者拖進一處暗角,反覆對他拳打腳踢。

香港無線電視記者聯署抗議審查

這段激起無數港人憤怒的視頻,在香港「無線電視」的報導過程中,卻被刪改了文字說明,把「拳打腳踢」改成了「有所動作」,引起該臺新聞部記者的不滿。

數十名「無綫電視」新聞部職員當天傍晚在facebook發表聯署公開信,對管理層做法表示遺憾和不安,並且聲明「無法苟同」。到晚上,又有至少有12名主播加入聯署,對記者表示支持。

香港記者協會、香港攝影記者協會等7個傳媒工會和組織,也發表聯合聲明,支持「無線電視」記者,並呼籲媒體不要自我審查,也不要對記者秋後算賬。

示威者再嘗試再佔金鐘龍和道

而被警察武力驅離佔領場所的示威者,也仍然在堅持抗爭,15號晚上11點50分左右,數十名示威者把「水馬」推出金鐘龍和道,希望再次堵塞行車線,但很快被警方阻止,並搬走水馬。

另一些市民則發明「快閃」行動,與警方打「游擊」。晚上10點左右,一群市民突然出現在畢打街與干諾道的交叉口附近,搬「冰淇淋筒」、垃圾筒、鐵馬和鐵枝,攔住馬路,當警方車輛到達時,他們立即離開。

編輯/周玉林

龍和道強行清場 港警打人被調職

10月15號凌晨3點,香港警方在特首辦附近的龍和道進行清場行動,將佔據龍和道,以及原來在特首辦外添華道留守的示威者驅趕至添馬公園一帶。據了解,警方在的行動中,使用了大量胡椒噴霧,甚至有民眾被抬到黑暗角落被警察群毆。涉案警察目前已被調離職位。

當地時間10月15號凌晨,大批警察進入特首辦前的龍和道,以集會非法為由,驅散抗議人士。他們手持警棍、盾牌、胡椒噴霧,期間不少抗議者被強行拉開和帶走,警方舉起紅旗,聲稱不排除使用武力,龍和道現場一片混亂。

14號深夜,有數百名學生與市民突然佔據特首辦外的龍和道路段,這個路段是大約50公尺的地下隧道。

14號晚間和15號凌晨,警方分別在金鐘和旺角、銅鑼灣等地展開清場行動,其中在金鐘特首辦前的龍和道,警方多次施放胡椒噴霧,強行清場。在30分鐘的驅趕行動中,多人受傷,45人被警方帶走。

從畫面中可以看到,大批警察一字排開,他們手拿胡椒噴霧器,一步一步朝著手無寸鐵的學生前進,就算學生高舉雙手,還是遭到警察強行脫下護目鏡,並快速朝向他的眼睛發射胡椒噴霧。這名年輕學生痛苦的倒在地上後,被警察強行拖走。

在另一個場景,有六名警察帶走一名現場民眾,在陰暗的公園角落丟下,然後對他施暴,在一陣腳踢之後,似乎還不夠,警察乾脆用拳頭向這位民眾打了好幾拳,這將近四分鐘的暴力打人過程,全都被《香港衛視》拍錄下來。

公民黨黨魁、立法會議員梁家傑從電視播出這段暴力畫面,證實這位被毆打者,是香港公民黨黨員曾健超。

公民黨黨魁、立法會議員梁家傑:「把曾健超用塑膠的膠帶,他的一雙手從後面捆綁,捆綁了以後,就把他抬到添馬公園裏頭,一個比較黑暗的角落,六到七個警察就把他拳打腳踢。曾先生除了是公民黨的黨員以外,他也是特首的選舉委員會的社會福利界的委員,那麼他現在醫院裡頭驗傷。」

梁家傑認為,警方執法不能用私刑。他要求警務處處長馬上逮捕這六名警察調查。根據《英國廣播公司BBC》報導,國際特赦組織促請當局要讓涉事的警察受到法律制裁。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總幹事區美寶說,一些警察認為自己可凌駕於法律之上,讓人嘔心。

據《蘋果日報》15號報導,香港保安局局長黎棟國表示,涉案警察目前已被調離職位。曾健超完成驗傷,並無骨折,但全體多處紅腫、瘀傷、背部有多個直徑2厘米的圖形瘀傷,暫時未知由何種器具造成。

而在15號天亮後,香港警務處高級警司徐偉雄召開新聞發佈會時說,抗議者高舉雙手並不代表他們是和平的抗議。網友憤怒回應,質問難道警察惡意發射胡椒噴霧才是和平清場?

學民思潮強烈譴責警方濫用暴力,為了驅散抗議者,無所不用其極。政府應立即回應市民對真普選的訴求,而不是利用警察以暴力手段驅散抗議者。

香港科大畢業生周先生:「代表我們是一個和平的人,我們希望用雨傘躲在前面,我們不希望任何的人受傷。就算所有人都被清走了,但我相信,香港市民一定不會屈服的。」

香港城市大學生陳小姐:「他們說不是清場,但是清除路障,這只是言語偽術。我們沒有路障,我們用人障。」

據了解,香港泛民主派在立法會上,提出成立專責調查委員會,調查警方用警棍及催淚彈對付和平抗議者,以及懷疑有黑社會成員在旺角佔領區襲擊抗議者,同時質疑中聯辦有介入事件。

採訪/陳漢 編輯/黃億美 後製/李智遠

港佔中抗爭 路透:北京決定不讓步

香港「佔領中環」行動已持續兩個多星期。路透社引述3名接近中共高層的消息人士透露,北京擔心,香港的抗爭行動會在大陸引發骨牌效應。北京當局認為,過去已經對香港作出足夠多的讓步,因此決定對佔中「堅決不退讓」。如果出現大範圍混亂時,可能會動用中共軍隊。

香港當地時間10月15號凌晨3點,數百警察手持盾牌,在特首辦外的龍和道,驅散那裏的抗議者。雙方爆發激烈衝突。

而就在14號,路透社引述了3位接近中共領導層的消息人士透露,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在10月的第一個星期,主持了中共國家安全委員會會議,希望儘快結束佔中危機。

消息人士表示,北京當局認為已經「忍夠」了香港的抗議行動,普選是主權問題,不會作出第三次退讓。這些人士說,中共認為以往已經有過兩次就香港示威活動的退讓,包括2003年撤回《基本法》23條立法,以及2012年的反國民教育科示威。

「中國民主黨全委會美國委員會」主席張健: 「中共所謂的前面兩次退讓,它其實是緩兵之計,來調和中央政府和香港市民、和香港政府之間這樣一個三角戀的關係。在這一次活動當中,民主運動發生之後,中共堅決要和香港愛好民主和平的市民死磕,這就暴露出中共殘暴的統治性。」

其中一位熟悉北京對香港政策的消息人士表示:再退一步,中共就會潰壩。而且可能產生骨牌效應,西藏、新疆和大陸其他地方,都會要求選舉權利。

美國紐約城市大學政治學教授夏明:「如果今天它在香港上讓步,那麼香港代表了這種普世價值,代表了公民社會,也代表了西方其他的影響。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香港可能會成為中國的憲政突破。那麼會帶來選舉上,如果抗爭,到獲得成就的話,可能會對內地產生很大的影響。」

報導說,北京方面評估,香港的抗議持續,只會是香港的損失,而非大陸。受苦的只是香港人民。

「中國民主黨全委會美國委員會」主席張健認為,這種說法,更證明了中共的不打自招。

張健:「香港就是中國的一部分,香港的損失就應該是中國的損失,香港的民主法制倒退就應該是中國的民主法制倒退。如果說一個地方產生了這一個極端問題的時候,中央政府卻用這種說,是你自己的損失,好像此事與我無關,完全都是你,你是咎由自取,那這個態度,中共就是在愚弄港人,愚弄全世界所有善良人民的眼睛和智慧。」

消息說,北京不會在香港血腥鎮壓抗議群眾,並且認為出動軍隊是最後的辦法,只會在混亂擴大,出現殺人、放火、搶劫時動用。

美國紐約城市大學政治學教授夏明觀察分析,如果中共當局不讓步,香港學生不會主動撤走,將來一定會爆發某種程度的街頭衝突。而如果中共在香港作出強烈的、帶有暴力性質的回應,那麼它維持統治的成本將會非常高,統治者權力的喪失速度也會越來越快。

夏明:「中國的維穩費用已經超過了軍費,也就是說中國政府面臨著一個高額的成本,再進行一場對人民的內戰。如果習近平現在繼續想追加這種鎮壓成本的話,第一,它有一個極限,第二,中國的經濟現在是在下滑,政府財政來源其實也在下滑。他的政策是沒辦法受到資源的支撐的。它反而會更多的刺激中國民間和國際社會的抵制、反抗。」

此外,一名消息人士還提到,中共對特首候選人的篩選這一底線不會改變。這名不願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說:「香港並不是中央政府最關切的問題。最關切的是經濟。」

採訪/朱智善 編輯/王子琦 後製/陳建銘

反佔中面面觀 北京手段同六四前

佔中開始以來,反佔中行動層出不窮:假警察、媽媽團、奶奶團等「溫情牌」逐步登場;另一方面,暴力衝擊,挑釁佔中民眾的事件也不時發生。這兩天,在《人民日報》等黨媒升級用「動亂」批評佔中的同時,大批反佔中人士還圍堵了支持佔中的香港媒體。評論人士指,這可能為在四中全會前武力清場做準備。

10號下午,20多名香港市民「媽媽團」,手拿展板、橫幅來到金鐘集會現場。領頭的女士勸學生說,已經表達過爭取真普選的訴求,是重返校園、好好讀書的時候了,不要讓家人擔心。另外又說,佔領行動嚴重影響了交通。

對於她的遊說,學生沒有理會,但由於「媽媽團」吸引了大批傳媒的追訪,事後沒多久,「媽媽團」領頭人王惠貞的真實身份,就被大陸網友人肉搜索了出來。

王惠貞是中共全國政協委員、香港廣西社團總會會長、九龍社團聯會理事長、王新興有限公司董事總經理、萬菱實業集團有限公司董事總經理。

被曝光之後,王惠貞說,她是以個人身份到場,並不是全國政協委員身份。

事實上,由香港上千個工商、勞工等政治團體連署組成的「保普選反佔中大聯盟」,不少領頭人都是身兼中共全國政協委員職務的。

《香港聯合報》專欄作家張成覺表示,這些所謂的「市民媽媽」是秉承了北京的旨意才來的。如果真正關心學生,就會理解學生對普世價值的追求和信念。因為學生是為自己的未來在爭取。

《香港聯合報》專欄作家張成覺:「學生不是小孩子,去參加佔中的起碼都是中學生,他們都有自己的價值觀和信念。香港的孩子並不是毫無知識的,也不是盲目接受外來觀念的。」

其實,10號,旺角佔領區還出現過「婆婆團」反佔中。當天下午3點,上水區鄉事委員會副主席侯福達,和大約200名老年人,乘坐巴士抵達現場,舉著橫幅,高喊反佔中口號,遊行了200米。有些老年人行動不便,要柱著枴杖走路,步履蹣跚。

除了「溫情牌」,反佔中人士也不斷挑起暴力,試圖驅趕佔中者,造成市民受傷。

張成覺:「反佔中的人物大概有兩種,最主要的或者是出頭露面比較多的,或者是在組織一些人來進行反佔中活動的,比如周融這些人明顯都是北京的喉舌。但是還有一部分出頭露面的那是黑社會,或者是香港新界土豪們以下的嘍囉、爪牙。」

在黨媒《人民日報》11號升級用「動亂」這個詞批評佔中後,12和13號,反佔中人士圍堵了支持佔中的《蘋果日報》壹傳媒大樓。他們用大型貨櫃車、搭置帳篷等手法阻止報章發行。儘管高等法院稍後針對圍堵行為頒發了臨時禁制令,也被反佔中人士撕碎,扔在地上。

根據《蘋果日報》收到的,疑是圍堵「主辦單位」發出的訊息說,根據參加圍堵的時段,抗議者可以得到200或600港幣的報酬。而之前也有人爆料,深圳龍崗區南聯街道的幹部,安排居民去香港反佔中,不僅包交通,午餐,晚餐,還有500元人民幣酬勞。

北京時政觀察人士華頗:「最近幾天的行動來講,肯定是接受中央高層的一些指令,就是要讓大家看到香港絕大部分人是反佔中的,佔中已經給香港的經濟民生各個方面造成了巨大危害。到後來,如果香港政府用武力清場是非常正義的,是為了保障香港民生。」

北京時政觀察人士華頗表示,北京現在是利用各種手段,一方面分化佔中人群﹔另一方面炒作西方敵對勢力背後支援佔中,目的是為在四中全會前武力清場做準備。這與他們在「六四」時的做法是一樣的。

華頗指出,學生應該更加理智,不讓當局抓到高強度清場的藉口,那樣不僅損失巨大,香港的民主也會更倒退。

採訪/朱智善 編輯/宋風 後製/鍾元

10月15日維權動態

昆明徵地衝突至少7死40傷

雲南昆明市晉寧縣晉城鎮富有村,2700多畝土地被當地縣政府強行徵收,發生多次衝突。10月14號,開發商派來兩千多名打手對付反抗強徵的數百村民,打傷40多名村民,打死兩名村民,放火燒村民時反而燒死5名自己人。目前近千特警集結縣城邊待命。

少年自焚工廠不救 廣東2千人罷工

廣東省東莞市日資企業中星電器廠工人曾勇輝,因為蘋果手機在廠部儲物櫃丟失,與日方高管平松言語衝突而自焚,現場管理人員和保安只是拍照,沒有施救,導致曾勇輝身體90%的燒傷,生命垂危。10月14號,工廠的2000多名工人自發罷工抗議,並將工廠大門推倒,行動持續到當天深夜,當局派出大批警察鎮壓,多人被抓捕。

河南村民抵制強拆被毆打

10月13號,河南駐馬店驛城區開源辦城管,進入刁莊村試圖強制拆遷,遭到村民的抵抗。執法隊隊長帶頭毆打居民,隨即引發持磚頭互毆,導致多名村民受傷。

廣東村官私賣土地 村民遊行抗議

廣東省汕頭市潮陽區和平鎮中寨村村民,抗議村書記馬鎮輝私賣土地,貪污售樓款,從10月13號開始發起示威,圍堵馬鎮輝家豪宅,向豪宅大門投擲雞蛋。14號,上千村民又遊行到和平鎮政府抗議,

港生不受控 黨媒猛批被指空口無憑

佔中行動已經持續近三週,作為佔中主體的香港學生也成為了世界關注的焦點。但與全球多數媒體正面報導不同的是,中共的喉舌媒體對香港學生展開了極為猛烈的輿論討伐。儘管多數港人沒有受到輿論宣傳的影響,但有民眾擔心,一旦當局發現輿論攻擊無效,恐怕會採取暴力鎮壓。

自香港的真普選在中共人大的決議下變得無望之後,憤怒而失望的香港學生率先站出抗議,發起罷課行動,隨即抗議隊伍迅速擴大,越來越多的香港市民加入。如果說在初期,中共當局還沒有將香港學生的「小打小鬧」放在眼裡,那麼後來,形勢可以說完全脫離了當局的掌控——香港學生成了佔中的主體,受到世界媒體關注。

於是,中共媒體又一次顯現出了它的「步調一致,口徑一致,語調一致」的特點,中共央視、黨媒《人民日報》、《環球時報》,以及親共港媒《大公報》、《文匯報》開足了馬力,對學生持續猛烈攻擊,各大門戶網站緊跟其後,內容五花八門。

先是《人民日報》海外版,在9月5號以《青春懵懂有熱血 被當槍使不自知 被街頭政治裹挾的香港學生》為題,指責香港學生「連政改是怎麼回事都沒搞清」,「糊里糊塗被當槍使」。

香港城市大學政治學講座教授鄭宇碩:「大家自身是香港人,大家的眼睛也是雪亮的,看得很清楚,就是你中共不給我們真正的政治的權利,想把香港變成中國大陸裡頭一個普普通通的大城市。大家不願意當順民,大家出來發聲音。因為大家知道今天不出來發聲,以後不知道還有沒有機會,大家要跑出來保衛自己的核心價值,自己的生活方式,自己的尊嚴。都是年輕人自發的參加。」

此外,喉舌媒體們對於香港學生的組織者也格外的「情有獨鍾」,不但指稱香港專上學生聯會和學民思潮「有錢、有後臺」,學聯反對派有「黑幕」,而且還抹黑學聯領袖周永康是「臺獨」、「港獨」,學運領袖黃之峰是「美國特務」等。就連中共一貫採用的「西方顛覆論」、「境外陰謀論」也再次被拋出。

對此,持中立立場的大陸法律界人士表示,先不論中共媒體宣傳的內容真與假,單就當局針對學生組織者的一系列指控,就有涉嫌「媒體煽動」的味道,不但邏輯混亂,而且空口無憑。

中國律師觀察網總編趙國君:「我認為《文匯報》也好,還有《人民日報》海外版也好都太武斷了,不負責任。如果說指控別人受外國指使,這是一種文學化描述的語言。如果按照法律證據來說,你得指出證據——他是否犯有間諜罪?是否有投敵行為?這都是法律上應該有嚴格定義的。但是如果說真的有這樣的指控,該有嚴格的證據,不能妄斷。所以我覺得官方指控涉嫌輕率,有點媒體化煽動的味道。」

而對於大多數港民來說,黨媒針對「學聯」、「學運」領袖的指控,就像「罵街小報」的氣勢。

鄭宇碩:「這當然是中共一貫的手法。不過,目前這一類的抹黑行動就大量的升級。大家當然也不相信,大家看得很清楚,這個佔中行動的參與者都是自發的,他們事實上也不接受任何組織的領導等。你怎麼抹黑一兩個年輕的學生、學運領袖,是沒有用的。」

對於香港民眾的「不買賬」,中共當局對於香港大學生輿論攻擊的勢頭已經有所減弱,但經歷過歷次運動的民眾擔心,這有可能是風暴前的「平靜」。中共一向的做法是:當謊言不足以「維穩」時,暴力和恐怖就將登場。

採訪/秦雪 編輯/張天宇 後製/葛雷

10月15日退黨精選

很多中國人,都是因為入黨能帶來「政治資本」,才違心加入。不過現在,越是深入體制內的人,就越看清楚這個體制已經沒有希望,因此大量聲明三退。

湖南的趙劍呈等12人說:「我們中有公檢法,有國企高管,有黨政工幹部,知道共產黨快完蛋了,終於有退黨的機會。決定退出邪靈共產黨、團、隊組織。」

天津的趙師、項傑和王璐說:「當時入黨時是為了以後能當官撈取政治資本,只有入了他們的黨才能陞官發財,心裡都明白共產黨這麼壞貪污腐敗極度糜爛,心裡都憎恨它,現在有機會聲明退出邪黨的一切組織,趕快退出。退出中共邪黨的一切組織。」

觀眾朋友,感謝收看本期的中國禁聞節目,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