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週刊】第445期(2014/10/19)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4年10月19日訊】【新聞週刊】第445期(2014/10/19)

摘要
佔中之役 挑戰香港新聞自由底線
紅色媒體大曝光 官媒封鎖佔中盛大場面
埃博拉病毒蔓延 美國準備好了嗎
美軍密集轟炸 科巴尼會是誰的滑鐵盧

佔中之役 挑戰香港新聞自由底線

佔中進入第三個星期,香港警察將抗議者拖到添馬公園黑暗的角落拳打腳踢的畫面順利登上國際媒體,卻在自家門口被蒙上了一塊遮羞布。不管這塊面積不大的布怎麽遮,畫面中既定的事實,小朋友們都看見了。然而遮羞布出現的本身,反映的卻是香港媒體在這場佔中持久戰中的尷尬處境。佔中與其説是一場前途未蔔的馬拉松,不如説是在這一關鍵時刻,價值取向的試金石。

香港警察摘下示威者的眼罩,並向對方眼睛噴射胡椒噴霧。這一幕發生在當地時間10月15日淩晨。前一天夜裏有數百名學生與市民占據特首辦外的龍和道路段。14號晚間和15號淩晨,警方分別在金鐘和旺角、銅鑼灣等地展開清場行動。在30分鐘的驅趕行動中,有多人受傷,45人被警方帶走。

和這個胡椒噴霧畫面一同在國際媒體不脛而走的是TVB記者15日清晨7點發佈的一條新聞。據證實,這名被打者是公民黨的黨員曾健超。

公民黨員曾健超:「各位都應該在新聞報導中看到本人被制伏,和沒有任何反抗能力之下遭多名警員暴力襲擊。經過法律諮詢意見之後,本人將會向警方及涉事的警務人員採取法律行動。」

清場第二天,英國首相卡梅倫首度就香港問題發聲:「中英聯合聲明保障了港人享有的權利和自由,包括言論自由、出版自由、集會自由、結社自由、旅行自由和罷工自由等。」

卡梅倫所提到的這些自由中,受到挑戰的不僅是集會自由,還有言立論自由和新聞自由。

曾健超被打的獨家新聞在15日清晨7點首播。然而之後重播的版本中,這段描述警員動作的旁白被刪去。直到快中午時,報導才重新加入「期間懷疑警員毆打他」這句。

香港民眾:「如果你看其他報導,你就可能會覺得比如像無線(TVB),就比較偏向,我自己覺得比較偏向中方那邊。」

一天後,一段懷疑是無線新聞部總編輯袁志偉的錄音流傳到網路。錄音說,
袁志偉:「對這麼嚴重的指控,為甚麼會這麼嚴重的指控,警察行私刑,根據涂謹申的講法是要終身監禁。」

對高層裁減新聞的舉動,無線新聞部員工聯署「同表遺憾」和「極度不安」,截至發稿爲止,聯署人數已經達到近百人,並且還在不斷更新中。這封公開信也得到香港6個傳媒工會和組織的支持。

而親民主派蘋果日報連日來遭到反對佔中人士的抗議。自10號開始,派報點報紙被潑餿水、貨櫃車被阻撓出報,12號當天,更有一百多人以帳篷封鎖該報大樓所有出入口,阻止報紙發行。

《蘋果》網站也連遭駭客攻擊。14號淩晨,又有約兩百多人前往壹傳媒大樓,搭起帳篷堵塞出入口。集團平面媒體總裁葉一堅表示,集團主席黎智英與《蘋果》多名高層人員及記者,都收到大量匿名電話滋擾,黎智英被迫更換電話號碼。在《蘋果》要求下,香港高等法院頒發禁制令,禁止任何人士阻礙壹傳媒大樓出入通道。

10月13號,壹傳媒工會聲明強調:「任何出於恐懼新聞自由的打壓,只會讓我們更加堅信我們做對了。」

香港《開放》雜誌總編輯金鐘:「所以這次對《蘋果日報》打壓,絕對不可能阻止《蘋果日報》再繼續出版,還會有更多的人出來同情和支持他們。」

不光是香港本土記者工作遭遇阻撓,國際媒體記者也不例外。17日,著名戰地女記者保拉・布隆斯坦(Paula Bronstein)在旺角採訪時被警察帶走。理由是有人投訴她站在其私家車上。

據《蘋果》報導,保拉說,即使是在戰地,記者避開人群站在車頂是平常事。

這一消息在臉書公佈後,立即有網民留言:「她站在我身邊,像是一個擋箭牌保護著小女孩。」

香港外國記者協會隨即發聲譴責包括保拉在內的國際記者受到的不公待遇。文中還舉例有記者遭到香港警察威脅,更有甚者,被威脅如果他穿過馬路就會被用警棍毆打。在另一篇聲明中,記者協會譴責,遭受不公待遇的記者男女都有,有的被反對佔中的人士用液體潑臉,也有被威脅會遭到性騷擾。這些情況大多發生在記者向警察亮出記者身分以後。

近年來,香港各大報紛紛轉手易主,超過一半報老闆,不是中共人大,就是政協代表。

香港科技大學社會科學部副教授成名:「因為很多大老闆,他們的投資,越來越多在中國,所以他們也有很大的動機去施加它們(中共)的壓力,對他們的員工。中資銀行,在去年抽資,就把廣告預算,從《蘋果》、《主場》把它抽掉。」

2014年香港媒體界更是事件頻傳:1月,《明報》撤換總編輯,前總編劉進圖隨後遇襲被刺六刀;2月,批評政府、聲援異議人士的《商業電台》名嘴李慧玲被辭退;7月,網媒「主場新聞」的創辦人蔡東豪突然發文結束營運。

在記者無國界組織2014年發表的「新聞自由排行榜」中,香港的新聞自由排名由去年的58位下降至61位,與2002年的第18位相比,下跌了43位。

紅色媒體大曝光 官媒封鎖佔中盛大場面

與之相對應的是中國大陸的媒體,和海外的親共華文媒體。在他們對佔中的報導中,很難看到抗議的學生和市民,也看不見他們的訴求和標語,只看得見梁振英的官方發言,警察清除路障,和佔中如何影響經濟和阻塞交通的言論。擁有160多家媒體的海外華文媒體協會,此前更是緊急組織142家媒體,聯合發表所謂的《保衛香港宣言》,譴責香港和平佔中,為中共幫腔。這一舉動引發評論認為,多家海外華文媒體已成為中共中宣部下面的發聲機器的說法,再次得到印證。

一篇名為〈百家海外華文媒體保衛香港宣言〉的文章本月初出現在多家海外華文媒體網站的顯著位置,並迅速被大陸新華社、人民網等各大網站轉載。這篇《宣言》署名為142家海外華文媒體。

這些海外華人媒體覆蓋多個國家和地區,針對海外華文媒體此次被組織採取的行為,海外時政分析人士認為,這是一次中共滲透海外中文媒體的大曝光。

《北京之春》編輯認為,此次海外華文媒體統一行動,出擊香港,再一次地清楚表明,很多海外華文媒體,不僅僅是被中共侵佔,而已成為中宣部下的媒體,成了中共的輿論工具,與國內中共的媒體已經沒有區別,甚至起到國內媒體所起不到的作用。海外華文媒體墮落至此,更可見香港民眾爭取民主自由的必要。

旅美著名學者何清漣在社交媒體評論說,(此次海外媒體統一行動再次證實她幾年前的研究:中共對海外中文媒體的紅色滲透。她說,這叫做養兵千日,用在一時。不過,除了一些不會上網的海外華人外,誰看呢?

而對於客觀報導佔中訴求的海外媒體和資訊,中共則是進行全面封鎖。英國廣播公司(BBC)15日稱,BBC英文網站從14日起受中共當局封鎖,大陸用戶目前仍然無法訪問。BBC世界新聞組總監霍洛克斯(Peter Horrocks)說,他們對此表示強烈譴責和抗議,他強調,這是刻意的封鎖。

霍洛克斯還透露,除了封鎖網站,中共還干擾BBC短波的播出。

此外,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彭博社(Bloomberg)以及BBC中文網也都同樣遭到封鎖,在播到佔中畫面時,CNN、NHK畫面直接被斷訊黑掉。中共的喉舌央視,則是以念乾稿的方式譴責佔中,讓大陸民眾看不到一點香港民眾熱情爭取真普選的訴求畫面。平面媒體更是大批特批,宣講佔領中環對香港的所謂負面影響。

網絡方面,臉書、谷歌和推特原本就被禁,佔中開始以後,網絡流行的圖文視頻分享軟件instagram也遭到封鎖。國內方面,類似推特的大陸社交網絡新浪微博,被嚴格審查;騰訊的微信社交網絡也遭到監控。

中國大陸的媒體過濾,濾掉了警察暴力清場的畫面,濾掉了他們一個個小標語上的訴求,也濾掉了港人特有的溫情和美麗。

化粧品、保養品、洗髮精……政府總部的一樓女廁,就像個迷您百貨專櫃。這裡都是香港民衆自願提供給街頭佔中人士的。

一位在校女中學生穿著白校服,別著黑色垃圾袋清掃旺角的畫面也廣爲流傳,自從雨傘運動開始,她一直留守旺角,默默地在和平集會現場彌敦道中做清掃。

在旺角,還有物資站,和店家自願提供的食物飲水,讓集會民眾簡單盥洗。

旺角店家陳先生:「因為他們要長期作戰,需要休息,希望他們能堅持下去,我就想不如寫個牌,讓他們可以來這裡充電;休息一下喝杯水、用洗手間梳洗一下。」

旺角救護站志工:「都是自願自發性走出來的,大家都不認識的。」

旺角集會民眾:「可以做的,我就是逗留幾個小時,我就回家煮飯,繼續我做媽媽的工作,我覺得就是可以做多少,就多少。」

儘管中共竭力封鎖,大陸民眾仍然通過翻牆破網軟件,觀看海外真實報導香港抗爭的新聞媒體。不少中國民眾為香港市民爭取民主的行動喝采,並希望大陸人有同樣的勇氣去爭取自由。

埃博拉病毒蔓延 美國準備好了嗎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公佈,埃博拉致死率上升為70%,疫情還在擴大。而隨著美國第一例埃博拉病患於上週在德州達拉斯去世,埃博拉病毒也開始入侵美國社會,人們開始擔憂,這一奪走西非國家4千多條生命的病毒是否會在美國蔓延?而美國政府又將如何因應?

貝爾頓,是德克薩斯州的小社區,這裡的居民人萬萬沒有想到,他們離肆虐西非的埃博拉病毒是如此的近。

10月15號,美國德克薩斯州衛生服務局宣告,又有一名醫務工作人員的埃博拉病毒檢測呈陽性,是她給貝爾頓這個社區帶來埃博拉恐慌。這位美國第二名境內感染埃博拉的護士文森(Amber Vinson),與另一名感染埃博拉的護士範妮娜(Nina Pham)在美國德克薩斯州同一家醫院工作,他們同時照顧過在這家醫院接受治療的利比里亞埃博拉病人托馬斯・鄧肯。

文森在入院前一天,也就是10月13號晚間,曾搭機從克利夫蘭(Cleveland)飛往德州達拉斯市。14號早上出現發熱的症狀,並在90分鐘內被隔離。第二天,她被確診感染埃博拉。聯邦疾病防治中心(CDC)通知與文森同機的132名旅客接受檢驗。其中,德克薩斯州貝爾頓獨立學區,查出有兩名學生與文森搭乘同一架飛機,三所學校暫時關閉。

約翰.法威爾:「我最大的恐懼是我們缺乏訊息,我只希望每一個人能提供他們所知道的消息,這樣他們能對他們的家庭做出明智的決定。」

10月16號,俄亥俄州的索倫市,也傳出兩所學校關閉,等待衛生官員給建築物消毒。原因是當地中學的一個工作人員可能坐過文森乘坐過的飛機。與此同時,美國康州也傳出一名病患疑似感染了埃博拉病毒。

魯-紐黑文醫院院長理查‧達奇拉:「病人已經被隔離,正在接受我們的醫療團隊的監視。」

上個月,兩名耶魯大學的流行病學碩士研究生曾前往利比里亞,指導當地衛生部門使用電腦來追蹤疫情。這次疑似感染埃博拉的病人,就是兩名學生其中之一。

另一方面,美國的首例本土感染病例,女護士范妮娜,已經離開達拉斯的醫院,轉往位於華盛頓附近的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接受進一步治療。埃博拉擴散的恐慌正蔓延到美國各地。利比里亞公民鄧肯被確診感染埃博拉病毒時,美國衛生部門勸大家不要擔心,因為這種疾病不會通過空氣傳播。然而,當照顧過鄧肯的第二名護士文森(Amber Vinson)被證實感染了埃博拉病毒之後,氣氛開始變得緊張起來。

美國總統歐巴馬得知德州第二名護士感染後,取消最近兩天的行程,在白宮舉行有關應對埃博拉的緊急內閣會議。美國國會敦促歐巴馬政府頒布禁令,禁止來自西非疫區的旅客入境美國。

美國總統歐巴馬:「如果我們實施旅行禁令,取代現行的措施,之前的情況是會有更多的隱瞞。有人不樂意透露資訊,他們會嘗試『分段旅行』。基本上把行程分段,來隱瞞他們到過那些有疫情的國家。結果我們從感染者那裡得到的資訊反而變少。治療、檢查和隔離他們也更難。結果病例反而會增加,而不是減少。」

儘管埃博拉在美國傳播的病例不斷增加,白宮依然表示,不考慮對爆發埃博拉疫情的西非國家實施旅遊禁令。

美國白宮發言人厄尼斯特:「乘客在離開利比里亞時要接受埃博拉檢測,抵達美國的機場後還要接受埃博拉監控,這些監控措施很重要,可以保證美國公眾的安全。」

歐巴馬下令,必須以更積極的方是來防治埃博拉疫情,他並任命羅恩•克雷恩(Ron Klain)為埃博拉總指揮官,統領協調控制疫情工作。而聯邦政府和各州也開始採取防禦措施。

紐約州州長‭庫莫:「紐約州有200多家醫院,都已做好準備,一旦有病例出現可以立即識別。我們還將在其中八家醫院進行密集培訓,並擬定應對草案。」‬‬

庫莫還說,紐約州交通部門也採取了相同措施,全體員工都將接受培訓,特殊崗位的專職人員還有特別培訓。據紐約和新澤西州港務局今年一月公佈的數據,大紐約地區機場客流量達1億1160萬人次,旅客來自世界各地。一旦疫情出現,必須有有效的應對機制才行。

全球埃博拉已經造成超過4500人不幸死亡,病毒散播的速度遠遠超過救援的腳步。10月17號,英國皇家海軍艦艇前往獅子山,船上載有醫療隊和防疫專家。而前一天,美國總統歐巴馬批准動用更多軍事力量,援助已經在西非抗擊埃博拉病毒的四千名美國人員。

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再次呼籲國際社會提供更多捐助,以抗擊埃博拉病毒。

前足球明星貝克漢姆:「眼下在西非,埃博拉病毒威脅著數以百萬計人的生命,作為一個父親,我無法想像它必須感覺,看到孩子受苦,感覺如此無助。」聯合國兒童基金會請來前球明星貝克漢姆拍攝募款廣告,身為人父的他,請大家幫助應對埃博拉病毒的危機。」

埃博拉是否會在全球爆發?各國的醫療系統是否已經準備好?

前足球明星貝克漢姆:「我們在與時間賽跑。」‬‬

美軍密集轟炸 科巴尼會是誰的滑鐵盧

一個月來,當地庫爾德人與伊斯蘭國武裝分子在敘利亞北部城市科巴尼上演了一場生死爭奪戰。伊斯蘭國武裝分子從三面包圍了科巴尼,勢在必得,但他們雖然攻下了科巴尼周圍的近百個村莊,也攻進了科巴尼城,卻始終拿不下整個科巴尼;堅守空城的庫爾德人則號稱要把科巴尼變成伊斯蘭國武裝力量的滑鐵盧,但卻幾度險些失守,而不得不向美國呼救。美軍在過去的幾天當中密集轟炸科巴尼,高峰期時平均一個多小時就發動一次空襲,總算是擋住了伊斯蘭國武裝力量的進攻,卻也沒能把這些激進的伊斯蘭好戰份子徹底趕出城區。直到一個月以前,科巴尼這個名字對很多人來說,都還非常陌生,幾乎和199年前的滑鐵盧一樣默默無聞。1815年6月在比利時首都布魯塞爾南部爆發的滑鐵盧戰爭,導致了法蘭西帝國的崩潰。200年之後的科巴尼,又將會是誰的滑鐵盧呢?

一股股濃煙隨著刺耳的爆炸聲從地面湧起,科巴尼被一次一次的籠罩在濃煙之中。

從10月14號到15號,美軍在48小時裏就對科巴尼發動39次空襲。這是自從美軍從空中打擊圍困科巴尼的伊斯蘭國武裝以來,所發動的一次最強烈的空襲。空襲行動摧毀多個伊斯蘭國的陣地,並成功轟炸十六棟被伊斯蘭國武裝分子占領的建築物。

美國國防部發言人柯比少將:「我們相信,(空襲)擊斃了數百名伊斯蘭國武裝份子」

位於敘利亞和土耳其邊境的科巴尼是庫爾德人聚集區。連月以來,被伊斯蘭國的武裝力量從三面包圍。包圍圈一米一米的縮小,直到伊斯蘭國武裝分子上週攻入科巴尼城,雙方展開激烈的巷戰。

美國國防部發言人柯比少將:「他們想得到領土,科巴尼就是他們想要的。」

對於伊斯蘭國來說,科巴尼是戰略要地。一旦伊斯蘭國控制了科巴尼,就控制了敘利亞與土耳其之間一段漫長的邊境線。為此,伊斯蘭國不惜在伊拉克之外開闢第二戰線。

美軍的密集轟炸改變了戰場的形勢,沒能把把科巴尼變成伊斯蘭國武裝的滑鐵盧,卻也幫助庫爾德士兵收復了城內近80%的地區。

庫爾德女兵:「我叫蘇姿達・科巴尼。我們擊退了敵人的攻擊,繳獲了這些武器。」

收復部分失地,繳獲一些武器,還只是暫時的勝利。美國國防部對科巴尼的局勢並不樂觀。

美國國防部發言人柯比少將:「科巴尼還是可能會被攻陷,可能性很大。」

科巴尼之戰,是對以美軍為首的國際聯盟的考驗。這場戰爭一旦失敗,科巴尼不僅會變成庫爾德人的滑鐵盧,也會成為國際聯盟的恥辱地。

美軍中央司令部10月15號正式宣佈,將打擊「伊斯蘭國」分子的多國軍事行動,更名為「堅定決心」行動(Operation Inherent Resolve),象徵美國於盟軍對於消滅伊斯蘭國的決心和承諾。

科巴尼之戰,庫爾德民兵傷亡慘重。根據美方公佈的數字,城中還剩下幾百平民和上千名庫爾德士兵。

一座人去樓空,已經被炸得七零八落的空城,庫爾德士兵卻拼命死守,其中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在於科巴尼是庫爾德自治的象徵。

庫爾德是中東繼土耳其、波斯和阿拉伯人之後的第四大民族。全世界共有大約三千萬庫爾德人,主要分佈在土耳其、伊朗、伊拉克和敘利亞。建立了一個屬於自己的國家,是庫爾德人的夙願。

自從敘利亞三年前開始陷入內戰以來,其北部的庫爾德人勢力逐漸強大,終於在打敗敘利亞北部的伊斯蘭分子後,於2013年11月宣佈自治,向獨立建國的夢想邁進了一步。

如果科巴尼落入伊斯蘭國人的手中,留在城中的庫爾德平民和士兵必將遭到血腥屠殺。庫爾德人的自治夢也同樣會被打得粉碎。

面對隨時可能再次集結反攻的伊斯蘭國武裝,庫爾德士兵急需補充彈藥和武器,他們希望土耳其能夠開放邊境,允許他們運送武器。

土耳其的坦克就集結在邊境,距離科巴尼只有幾公里。儘管美國不斷施壓,土耳其作為北約成員國卻始終按兵不動。不僅如此,土耳其士兵嚴禁土國的庫爾德人越境去科巴尼助戰。

土耳其的態度引起了庫爾德人的強烈不滿。

在德國,兩萬多名庫爾德人在杜塞爾多夫集會,法國的庫爾德人也紛紛上街遊行。

法國庫爾德人聯合會代表Murat Polat:「⋯⋯不僅因為科巴尼市內有平民,如今,它也是一座有象徵性的城市。如果科巴尼陷落,那將是伊斯蘭國的勝利,人們會說是庫爾德人的失敗,但庫爾德人是唯一的抵抗力量,人們也會說這是聯軍的失敗,因為空襲沒能阻止他們(伊斯蘭國)。」

在土耳其境內生活著一千萬庫爾德人。兩周以來,當地的庫爾德人不斷上街遊行,抗議土耳其政府對科巴尼見死不救,與警方發生衝突。日前,庫爾德工人黨對東南部的土耳其軍發動襲擊後,土耳其空軍出動戰鬥機,轟炸庫爾德工人黨。這是土耳其政府同庫爾德工人黨自兩年前簽訂停火協議後的首次空襲。科巴尼很可能成為土耳其與本土庫爾德人新一輪內戰的導火索。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