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禁聞】10月20日完整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4年10月21日訊】【中國禁聞】10月20日完整版

提要
對話前連日清場 香港各界不樂觀
「依法治國」為何難? 向何方?
等待15年 王曉丹與父親首次通話

對話前夕 港法院頒令禁佔旺角金鐘

香港民眾爭取民主普選的抗議活動已經持續23天,在港府與學聯即將舉行對話的前夕,又有人出手,向香港高等法院提出申請,要求禁止示威者堵塞馬路。

10月20號,香港高等法院法官批准申請,並頒發禁制令,禁止示威者繼續佔領亞皆老街、登打士街、通菜街和砵蘭街的交界處,以及金鐘附近的龍匯道及添美道3個出入口。

不過,佔領人士表示,他們尊重法治,但是不會撤離,願意承擔被捕的風險。

香港各界反駁梁振英外力介入說

10月19號,香港行政長官梁振英與中共喉舌《人民日報》,在同一天發表言論,指責香港「佔中」行動,有「外來勢力」介入。相關說法引起外界普遍質疑,香港各界紛紛要求梁振英拿出證據。

香港「學聯」和「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回應說,梁振英的說法別有用心,只會激化矛盾。

香港立法會議員梁國雄表示,梁振英的這個說法,是對逼不得已上街抗爭的香港人一種侮辱。他要求梁振英拿出證據,不能只發表不負責任的言論。

佔中發起人之一的陳健民也表示,這個說法讓他覺得,港府愈來愈大陸化,當沒有辦法對付民間力量時,就「空口說白話」,採取抹黑方法對付。

美國駐港總領事館也對香港《蘋果日報》表示,梁振英這樣說,是想轉移視線。

追查國際:追查迫害王治文的責任人

10月19號,「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發出通告說,他們將對北京法輪功學員王治文被迫害一案,進行立案追查。

通告說,原北京「法輪大法研究會」的義務聯繫人王治文,1999年被這個非法判刑後,被非法關押在北京前進監獄。期間,王治文因拒絕放棄法輪功信仰,曾被帶上28公斤重的手銬、腳鐐,並被長時間剝奪睡眠,一閉眼就打醒,他的鎖骨曾經被打碎,牙齒也被打掉。監獄獄警還曾經指使犯人用腳踩住王治文的手指,然後把牙籤從十個手指的指縫裡插入。

10月18號王治文出獄後,又被直接劫持到北京市昌平區「洗腦班」繼續迫害。

追查國際表示,將對15年來迫害王治文的所有責任人,進行徹底追查,直到將他們繩之以法。通告指出,迫害法輪功是群體滅絕罪、反人類罪,與納粹戰犯同罪,任何執行命令的託詞,都不能作為豁免的理由,所有參與者必須承擔個人責任。

編輯/周玉林

對話前連日清場 港各界不樂觀

10月20號,香港雨傘革命進入第23天,學聯也將在21號與港府展開首次對話。不過,面對連日來的警方暴力清場,以及特首梁振英指稱,「佔中」行動有外來勢力介入的情況下,包括學聯在內的香港各界人士,對談判結果並不樂觀。

香港政府將在21號與學聯展開對話,港府表示,在《基本法》及中共全國人大常委的決定範圍內,願意聆聽學生的看法。

學聯代表將要求政府向全國人大常委提交補充文件,如實反映市民對真普選的訴求。學聯副秘書長岑敖暉19號表示,不少市民是自發佔領,梁振英是唯一能解決問題的人。岑敖暉敦促政府提出化解當下政治危機的時間表和路線圖,並強調,目前不是談撤離的時候。

泛民立法會議員19號發出聯署聲明,強調對話展開前,港府必須放棄任何清場計劃,包括移除障礙物。

據了解,香港警方17號清晨突襲旺角佔領區,試圖拆除路障後,連日來警民衝突不斷。19號凌晨,警方以警棍攻擊佔中民眾,導致7人頭部受傷、2人骨折。

海外團體「和平香港行動」發起組織之一、「公民力量」也敦促各界高度關注香港未來幾天的局勢走向。聲明指出,警方暴力升級,加上中共18屆四中全會召開,造成的清場緊迫性,使和平抗議的學生和市民面臨政府暴力的高度威脅。

不過,梁振英19號在接受媒體訪問時指稱,佔領行動有外來勢力介入。他還說,佔中人士爭取的公民提名,不符合基本法的要求,特區政府無法將不合法變成合法。中共黨報《人民日報》也發表評論文章,高調宣稱「學聯」在政府總部外的主臺背景板上打出「命運自主」口號,反映了「佔中」的真實目的,是尋求香港「獨立」。

對此,學聯秘書長周永康表示,外來勢力介入的聲明,顯示了梁振英要打擊佔中行動的想法,並為運動添加顏色革命色彩。佔中發起人陳健民則對黨媒港獨說法給予否定。他指問,如果學生尋求港獨,為何仍要寫信給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學生的行動其實已承認國家主權。

19號晚,周永康在金鐘佔領區集會上表示,港府態度愈來愈強硬,他對學聯與港府對話結果不樂觀。

時政評論員伍凡:「梁振英講,清場跟對話不是一回事,可是香港的市民和學生不這樣認為,他說對話的基礎,我就要佔領中環、佔領旺角,如果街上一個人都沒有,那根本就不要談了,沒有談判的資本,所以這兩個是衝突的。我很懷疑,明天能不能談起來,無論是在談判的內容,或者是在現場佔領和清場這兩個衝突,都使這場談判前景,我是不看好。」

香港立法會議員單仲偕:「我對這個會談有結果,不太樂觀,但是有對話,總比沒對話好。我希望,第一輪對話以後,還有第二輪。當然(對話)有破裂的機會,但是我想,大家也不用太悲觀。」

香港《明報》日前在各佔領區所做的問卷調查顯示,近7成受訪者對北京或港府是否會讓步感到悲觀,超過7成半的受訪者認為,應將佔領行動升級,例如開展不合作運動等。不過,在受訪者揀選最多的3個退場條件中,其中一個是「提委會民主化」,有學者認為,這一點有機會成為學聯與政府談判的突破點。

單仲偕:「大家也不應該太多猜想,減少對他們的壓力,期望太高,也不客觀,大家都放低自己的期望,讓學生跟政府有一個比較大的對話空間,2小時的對話,我估計只是做一個粗步的交流,說明大家的立場,很難有一個實在的成果。」

佔中發起人之一戴耀廷表示,首輪對話難有成果,但希望政府在21號的對話中,承諾建立一個包括學聯、政府、泛民主派以及建制派在內的多方平臺,繼續溝通,共同解決社會矛盾。

採訪/朱智善 編輯/陳潔 後製/陳建銘

對話前連日清場 港各界不樂觀

10月20號,香港雨傘革命進入第23天,學聯也將在21號與港府展開首次對話。不過,面對連日來的警方暴力清場,以及特首梁振英指稱,「佔中」行動有外來勢力介入的情況下,包括學聯在內的香港各界人士,對談判結果並不樂觀。

香港政府將在21號與學聯展開對話,港府表示,在《基本法》及中共全國人大常委的決定範圍內,願意聆聽學生的看法。

學聯代表將要求政府向全國人大常委提交補充文件,如實反映市民對真普選的訴求。學聯副秘書長岑敖暉19號表示,不少市民是自發佔領,梁振英是唯一能解決問題的人。岑敖暉敦促政府提出化解當下政治危機的時間表和路線圖,並強調,目前不是談撤離的時候。

泛民立法會議員19號發出聯署聲明,強調對話展開前,港府必須放棄任何清場計劃,包括移除障礙物。

據了解,香港警方17號清晨突襲旺角佔領區,試圖拆除路障後,連日來警民衝突不斷。19號凌晨,警方以警棍攻擊佔中民眾,導致7人頭部受傷、2人骨折。

海外團體「和平香港行動」發起組織之一、「公民力量」也敦促各界高度關注香港未來幾天的局勢走向。聲明指出,警方暴力升級,加上中共18屆四中全會召開,造成的清場緊迫性,使和平抗議的學生和市民面臨政府暴力的高度威脅。

不過,梁振英19號在接受媒體訪問時指稱,佔領行動有外來勢力介入。他還說,佔中人士爭取的公民提名,不符合基本法的要求,特區政府無法將不合法變成合法。中共黨報《人民日報》也發表評論文章,高調宣稱「學聯」在政府總部外的主臺背景板上打出「命運自主」口號,反映了「佔中」的真實目的,是尋求香港「獨立」。

對此,學聯秘書長周永康表示,外來勢力介入的聲明,顯示了梁振英要打擊佔中行動的想法,並為運動添加顏色革命色彩。佔中發起人陳健民則對黨媒港獨說法給予否定。他指問,如果學生尋求港獨,為何仍要寫信給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學生的行動其實已承認國家主權。

19號晚,周永康在金鐘佔領區集會上表示,港府態度愈來愈強硬,他對學聯與港府對話結果不樂觀。

時政評論員伍凡:「梁振英講,清場跟對話不是一回事,可是香港的市民和學生不這樣認為,他說對話的基礎,我就要佔領中環、佔領旺角,如果街上一個人都沒有,那根本就不要談了,沒有談判的資本,所以這兩個是衝突的。我很懷疑,明天能不能談起來,無論是在談判的內容,或者是在現場佔領和清場這兩個衝突,都使這場談判前景,我是不看好。」

香港立法會議員單仲偕:「我對這個會談有結果,不太樂觀,但是有對話,總比沒對話好。我希望,第一輪對話以後,還有第二輪。當然(對話)有破裂的機會,但是我想,大家也不用太悲觀。」

香港《明報》日前在各佔領區所做的問卷調查顯示,近7成受訪者對北京或港府是否會讓步感到悲觀,超過7成半的受訪者認為,應將佔領行動升級,例如開展不合作運動等。不過,在受訪者揀選最多的3個退場條件中,其中一個是「提委會民主化」,有學者認為,這一點有機會成為學聯與政府談判的突破點。

單仲偕:「大家也不應該太多猜想,減少對他們的壓力,期望太高,也不客觀,大家都放低自己的期望,讓學生跟政府有一個比較大的對話空間,2小時的對話,我估計只是做一個粗步的交流,說明大家的立場,很難有一個實在的成果。」

佔中發起人之一戴耀廷表示,首輪對話難有成果,但希望政府在21號的對話中,承諾建立一個包括學聯、政府、泛民主派以及建制派在內的多方平臺,繼續溝通,共同解決社會矛盾。

採訪/朱智善 編輯/陳潔 後製/陳建銘

「依法治國」為何難? 向何方?

中共十八屆四中全會10月20號到23號在北京召開,這是從上個世紀七十年代以來,召開時間最晚的一次四中全會,也是中共全會歷史上,第一次將「依法治國」作為主題進行討論。事實上,「依法治國」已經被中共多次作為執政口號提及,不過目前中國仍然沒達到「依法治國」,原因到底是甚麼呢?

由於十八屆四中全會的召開,「依法治國」20號一躍成為在大陸媒體上出現率最高的詞彙之一。

事實上,「依法治國」這個詞早在1979年,就被中國學術界提出。之後中共在1997年,將「依法治國」寫入十五大的報告中,作為治理國家的基本方略。兩年後,九屆人大二次會議,將「依法治國」寫入憲法。之後在十六大、十七大和十八大的報告中,也都反覆提到過「依法治國」。

距離97年的十五大報告,已經過去了17年。那麼17年中,中共實踐「依法治國」的成效如何?

東南大學法學教授張讚寧:「現在中國的法治現狀非常糟糕。政府和司法機關都沒有嚴格依法辦案。侵犯公民合法權益的現象隨處可見。」

旅美國知名媒體人北風:「是不是真正的『依法治國』,我們不是要看它說甚麼,而是要看它做甚麼。最近這兩三個星期以來,超過七、八十國內的民眾,因為聲援、或者支持香港佔中運動,而被當局刑事拘留,並且都是尋釁滋事罪。這毫無疑問,看出來並不是依法治國。」

那麼是甚麼原因,讓「依法治國」的口號經歷了這麼長時間,仍然沒能在中國實現呢?

東南大學法學教授張讚寧:「造成中國長期不可能依法治國,而且所制定的現行法律也不可能真正落實、執行的主要原因,就是一黨專政。司法不獨立。中國的司法,公、檢、法、司,這幾家都要聽命於某一個政黨,某一個組織,這樣的法律,那就是不可能有真正的公平、正義可言,也不可能(有)真正的法治可言。」

「黨大於法」、「司法不獨立」也一直受到國內法學界和民間的批評。四中全會召開前,《財新網》、《新京報》等多個國內媒體,都刊登了國內法學專業人士對會議的建議,不約而同的提到「黨要守法」。也就是中共自身的權力必須要受到法律的約束。

北風:「這兩天有網友說,那你能不能首先中國共產黨依法登記註冊,成為一個可訴的主體。比如說,當民眾對黨的方針政策有甚麼不滿的時候,大家能夠通過司法渠道來解決問題。但是我們也知道,這一點是不大可能做的到。那在中國一個顯而易見的東西就是,你首先共產黨能不能在法律框架內活動,沒有壟斷和超越的法律地位,如果可以,那我想,依法治國才能夠開始談起,否則一切都是空談。」

除了是否能使中共權力真正受到約束之外,這次會議強調的「依法治國」,對像究竟是官還是民,也是外界正在觀察的。

「法治三老」之一、86歲的郭道暉對國內媒體說,依法治國的要害或者關鍵,是要依法治國家權力。國家權力的載體是國家的官員,所以首先要依法治「官」。但是這個概念並沒有被官員接受。

而中國人民大學政治學教授張鳴對「德國之聲」表示,當局主要是想依靠法律來更好地統治民眾。所謂的「法治」就是「以法治民」。要想把這方面扳過來,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張鳴表示,真正的法治,首先要求執政者必須守法。

採訪編輯/尚燕 後製/舒燦

等待15年 王曉丹與父親首次通話

15年的時間,對法輪功學員王曉丹來說,是個漫長的歲月。王曉丹的父親王治文只因為修煉法輪功,就被非法關押了15年。10月18號,王曉丹的父親服役期滿從監獄出來後,立即被轉往北京昌平一個洗腦班繼續迫害。聽到這個消息,王曉丹的心都快碎了,在父親被送洗腦班途中,她好不容易和父親通上電話。這是15年來王曉丹第一次聽到父親的聲音。

王曉丹:「爸,您還好嗎?(我出來了)」[通話錄音]

15年了,她終於聽到爸爸的聲音了。王曉丹激動得幾乎說不出話來。

王曉丹:「爸爸,我很想您。您身體還好嗎?(我今天還可以)」[通話錄音]

忍不住哭了又哭,思念已久的爸爸,為了安撫她,只能回答今天的身體還可以。

王曉丹的父親,曾經在鐵道部擔任工程師,於1992年開始修煉法輪功,是原中國「法輪大法研究會」的義務聯繫人之一。1999年4.25法輪功和平上訪中,他也是與中共前總理朱鎔基會面交談的學員之一。自中共當局鎮壓法輪功後,王治文被非法重判15年。漫長的15年過去了,等待王治文的卻又是另一個迫害。

北京時間10月18號,王治文從監獄出來後,立即被轉往北京昌平一個洗腦班。王治文的女兒、居住美國的王曉丹,在父親被送洗腦班途中,多虧姑姑的幫忙,她才能與父親短暫的通話。

王曉丹:「我每隔20分鐘就一直打電話給我姑姑,問我爸出來了沒?她說沒有,又過了20分鐘,我又打個電話,打了一晚上,我說今天晚上不管怎樣一定要找到(爸爸),然後我姑姑就特別勇敢的就把電話遞給他。」

這是15年來王曉丹第一次聽到父親的聲音。她在電話中告訴父親,外界一直在關注他,請爸爸一定要加油!

王曉丹:「爸爸,(這是我先生),我很高興認識你,(爸,我一直在等你)。
王治文:「你和你先生兩個人要好好生活,心情要放開,要正行正念。」

王治文不顧自己的安危,只是不斷的叮嚀女兒要平靜下來,跟先生要好好的生活下去。

王曉丹:「我先生也哭,我們兩個抱頭痛哭,哭了很長時間,說不上來,太多感受了,在那一刻,高興、欣慰,總算可以聽到他的聲音,很複雜很心酸很心疼,太多太多感受都在同時,我當時就是覺得他很偉大,然後他沒有錯,都夾雜在一起。」

18歲時離開自己相依為命的父親,王曉丹只身一人來到美國留學。15年的時間,王曉丹從小女孩蛻變為人妻。15年的時間,她從未停止營救父親。

2013年12月5號,美國副總統拜登在中國訪問之際,美國國會舉行「讓我們的父親自由」為主題的人權聽證會。包括王曉丹在內的五位中國良心犯的女兒當天在聽證會上作證,呼籲立即釋放她們遭中共當局非法監禁迫害的父親,她們要求面見總統歐巴馬,並希望美國採取切實營救措施。

起訴前中共總書記江澤民的第一人朱柯明,曾經是大陸的企業家,香港的千萬富翁。他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在被中共非法抓捕期間,自己曾經與王治文關在同一個監獄。

訴江第一人朱科明:「他和我隔一個房間,但每天吃飯、活動,都能見面,都非常熟,王志文給人的印象,是一個比較瀋穩含蓄,而且很有修養的樣子,他這個人不愛說話,說起話來也是非常平和,一看就是德高望重的。」

朱科明表示,與王治文談話之間,明顯感受到他最放不下的就是他的女兒。在得知王治文期滿後還是被轉送到洗腦班時,朱科明說,這是中共的一貫伎倆。

訴江第一人朱科明:「他們(中共)是不講理的,表面這樣做,放你是給國際社會看的,給外面看的,現在放了王治文,沒有真正獲得自由,他給關在洗腦班,這是可以想像的,但是這種情況,我想關鍵是他的家屬、外界、還有我們,在外面看能不能給多發聲,給洗腦班壓力。」

王曉丹:「我希望他趕快回來,希望不要再拖延,不要再被綁架到其他地方。」

在過去的15年當中,父親在監獄裡遭受各種酷刑,被剝奪最基本的做人權利,作為女兒的王曉丹,心靈也無時無刻不在受著熬煎。而所有這一切的發生,僅僅因為她的父親修煉法輪功。

採訪/田淨 編輯/黃億美 後製/鍾元

10月20日維權動態

下面來看下大陸各地的主要維權事件。

中共四中全會開幕 訪民齊聚北京

為期四天的中共十八屆四中全會,20號上午在北京召開,大陸各地訪民齊聚北京。據大陸維權網站《六四天網》報導,中共國家信訪局、人大、中紀委信訪接待室附近聚集了上萬訪民,截訪人員也達到兩千多名。而在離中共當局開會近的地方,如中南海、天安門,因為安檢嚴厲,所以人員稀少。

常州業主維權被毆打

19號,江蘇省常州市銀河灣第一城幾百名業主維權。開發商動用了當地政府力量,大批警察趕往現場,多名業主被毆打,還有好幾人被抓捕。據了解,銀河灣第一城是由華光地產開發的,開發商不能按時交房,工地也已經停工一年,業主們之前多次前往常州市政府等地維權,但是一直沒有結果。

吉林法輪功學員 遭迫害離世

美國《明慧網》10號報導,吉林省吉林市法輪功學員劉玉賢,在中共人員、警察的持續威脅、恐嚇下,身體情況惡化,今年9月20號離世,年僅56歲。

據了解,劉玉賢自從1998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後,多種疾病痊癒,身心健康。因此在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後,先後四次到北京為法輪功討公道,多次被綁架、關押,還被非法勞教2年。今年4月,劉玉賢在向民眾講清法輪功真相時被抓,之後還被抄家、被非法關押,釋放後,社區主任等人多次到她家恐嚇、威脅,導致劉玉賢身體情況惡化去世。

蚌埠中院侵犯當事人辯護權

安徽異見人士張林的代理律師王宇,20號在前往看守所會見張林時,發現蚌埠中院在沒有通知張林本人、家屬和律師的情況下,就對張林二審宣判。王宇律師指出,蚌埠中院沒有聽取辯護人的意見,就倉促結案,嚴重違反法律程序,而且侵犯當事人的辯護權,將對相關違法人員提起控告。

英欲讓港民主化 中共為何屢阻止

在中共的假普選受到港人排斥以來,中共各路媒體一直宣傳英國不曾給港人民主。不過歷史資料顯示,當年香港屬於英國的殖民地時,英國幾度嚐試讓香港民主化,卻遭到中共阻止,甚至揚言要全面入侵來阻止英國這一舉動。

香港當前的和平佔中民主運動,不斷遭到中共喉舌媒體攻擊,甚至造謠說,英國統治香港的155年,從來沒有給過香港民主,英國面對香港的民主運動堅決鎮壓。

不過,事實上,英國殖民地在英國引導下全部實現了民主,不只是有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等成功範例,包括馬來西亞、新加坡以及巴基斯坦、印度等也都實現了民主自治。

英國外交部檔案顯示,1958年1月30號,中共總理周恩來會見英國代表團時,向英國首相麥克米倫傳話說:「中國會將任何推動香港自治的行為,視為非常不友好的舉動。中國希望香港的殖民地地位,不會有絲毫的改變。」

1960年10月29號,當時出任「華僑事務委員會」主任的廖承志,與香港工會代表訪京團聚會時,警告英方:如果英國要在香港搞民主,就會毫不猶豫解放香港。

《中國事務》總編伍凡:「英國人撤出遠東的時候,它把民主制度留下來了,人家是有計劃要把這些殖民地建成一個民主社會,香港那個時候英國人說要建立民主制度,中共說NO,不可以,那是我的地盤,我以後來做,怕影響中國大陸的專制制度嘛。」

《美國之音》評論說,中共當局最擔心的是,香港人一旦享有民主權利,便會成為一個自治的地區,進而脫離英國獨立。而當時的香港居民中,有大批在內戰、土改時期逃離大陸的難民,和三年大飢荒時期冒死逃到香港的中國人,他們如果手中有選票,絕對不會選擇回歸到共產黨統治下的中國。

當時廖承志曾表示,中方從不承認港九新界是英國領土,但因為英國繼續管治香港,對中方有利,所以才不要求收回。

伍凡:「為甚麼大陸不要呢,因為當時中共完全給包圍了,它唯一的出口就是香港,如果把香港收回去,它就沒有出口了,所以它做各種各樣的走私,買賣都通過香港。」

到了八十年代,中英條約即將到期屆滿,香港回歸中國成為一個現實的議題,當時香港人心開始恐慌,將回歸稱之為「九七大限」。

1982年9月,英國首相撒切爾夫人訪華。她提出中國可以收回主權,而英國人依然保留管理香港的權力。鄧小平拒絕後說,未來香港要實行的是「高度自治,港人治港」。

1984年12月,中英簽署了《中英聯合聲明》,闡明瞭「一國兩制,港人治港」的原則,保證香港的資本主義制度五十年不變。1990年4月,中共人大頒布《香港基本法》。

而在香港這方面,英國人也在加緊推動香港的民主化。1992年,彭定康接任港督,很快就推出了政治改革方案,準備在回歸之前更多地擴大直選範圍,增加港人的民主權利。

美國海軍學院的歷史學教授余茂春:「民主是究竟是為了甚麼,在英國統治之下,香港是沒有民主的,但是它有自由,有人權,有法制,現在中共它基本上不講兩制了,甚麼都要按照中國大陸那個權利來,民主的問題實際上就變得非常的突出。香港老百姓對中共失去了信心,一國兩制,回歸祖國,都沒有太大意義了。」

當時對於彭定康見縫插針地引入多項民主改革措施的政改,讓中共大為惱火。時任港澳辦主任的魯平,甚至大罵彭定康為中共的「千古罪人」。

採訪編輯/劉惠 後製/葛雷

10月20日退黨精選

10月20號的三退人數,超過了11萬6千人。21號的三退人數仍在不斷增加。許多聲明者說,在了解真相,思想受到震撼之後,選擇了退黨。

Twain聲明退黨,他說:
「透過此次香港佔中事件,我查閱了很多資料和史實,驟然發現自己一直活在共黨編織的謊言裡。他們不僅利用並修正馬克思主義為鞏固政權所用,而且還利用自身的權利殘害自己國家的人民。這樣的組織絕不是一個好的組織,我為之前的愚昧而感到恥辱,現聲明退出中國共產黨。」

大陸的張健康說:
「雖然出國很多次,也遠遠看過真相展板,但總覺得把自己國家的醜事讓美國人知道挺丟人的,就沒去看去聽過。這次知道了迫害的真相,和天安門自焚是造假。覺得很震撼。同意用健康這個化名退出共青團,少先隊。」

各位觀眾,感謝您收看今天的中國禁聞,再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