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京生:奪權錯了嗎?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中共給香港人民製造的新罪名,叫做奪權。說香港人民佔領中環丶要求真普選的運動,是想奪權。這個理由聽起來特別耳熟,凡是經過了文革,或者對文革有所瞭解的人都太熟悉這個名詞了。好大的罪名呀,就像老幹部解放了之後,對那些揭發了他們罪行或者醜行的老百姓咬牙切齒一樣。 超過了八九年對北京學生們的仇恨度。

於是香港民主派的老爺子們嚇壞了。趕緊讓不諳世事的小學生們出來闢謠,說是我們不想奪權,我們只不過要真普選。遺憾的是,這次共產黨說對了,老爺子們說錯了。真普選就是要奪權,奪回本來就屬於老百姓的選舉權。奪回被共產黨連偷帶搶拿走的,本應該屬於老百姓的主權。

共產黨為什麼對香港人民的仇恨度這麼高,短短的十幾天就超過了對八九年學生們的仇恨呢。這是因為賊總是怕人揭發,說那個東西不是你的,是你偷來的。八九年的學生們只不過說請求你們把那個東西還給我們,就使共產黨覺得丟了面子,遭致了血腥的鎮壓。如今竟然有人說他是賊,是罪犯,要求他必須停止偷東西。他們當然會咬牙切齒。

但是雖然恨得咬牙切齒,卻遲遲沒敢動手。只是不斷升高大聲恫嚇的級別。希望嚇到膽小的香港人。為什麼呢?除了國內外的形勢不同於八九年之外,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做賊心虛。就像那個故事裡講的那樣,大家都習慣了皇帝的淫威,只有那個認真的小孩子說出了真相。原來皇帝真丟人,光著屁股沒穿衣服。於是皇帝就羞愧難當以至於憤怒,可能會幹出讓自己後悔的事情。

比光著屁股沒穿衣服更丟人的事,就是偷了東西被人當街指認,然後再被扒光了衣服示眾。更丟人的是這個賊平日裡假裝紳士,滿口仁義道德,現在居然被當作賊當街示眾。確實讓臉皮很厚的匪類也羞愧難當。

共產黨這個賊偷了什麼寶貝呢?這就是人們最重要的主權之一,選擇各級領導人的權利。自從皇帝被推翻,中國人民似乎當家作主以來。人民選擇領導人的權利就被寫在了憲法之中,主權已經回到了人民手中。

軍閥和後來的國民黨政府沒有尊重人民的主權,所以相繼被奪了權。這些奪權和孫中山先生領導的革命一樣合理合法。所以不能說國民黨和共產黨的奪權是非法的,到此為止,還不能說他們是匪類。

但是他們奪權之後沒有把權力還給主人,而是自己享有了屬於別人的東西。這就變質了,變成了黑吃黑匪鬥匪。當然就不合理合法了,所以就變質成為了名副其實的匪類。是不是原來就動機不純趁人之危,這個歷史學家們可以繼續討論,也可以見仁見智。但結果是明確的,匪類就是匪類。好漢做事好漢當,別搞得連土匪都不如。

怒火中燒咬牙切齒的那幫共產黨其實很傻。他們現在還認為香港的小孩子們在害他們,而沒有看到香港人民在救他們。你們沒有按照你們自己的憲法,把香港人民的選舉權偷走。這是正在做案的犯罪行為。小偷做案都比你們聰明,至少不要被人看見。你們是在光天化日之下,當著全世界的面作案。還以為別人看不見,傻不傻呀。

上一次你們撕開面具當眾做案,世界上膽小的觀眾們假裝沒看見你們光著屁股。可現在觀眾們已經不膽小了,全世界的政客們對過去因為膽怯所犯下的錯誤,已經總結了二十五年之久。現在還會繼續假裝看不見皇帝的新衣嗎?好好想想吧。

而香港人民製止你們正在進行中的犯罪,這是在幫你們減輕罪行,挽回名聲和避免崩潰。是在推動你們走上正確的道路,像台灣的國民黨一樣最終還權於民,成為名正言順的合法政黨。

現在沒有人說台灣的國民黨是非法的政黨了;也沒有說中華民國是非法政權了。為什麼呢?古人早就說過:人孰無過,過而能改,善莫大焉。何況是沒完成的犯罪,中途停止,當然也是善莫大焉。很容易得到世人的諒解。否則繼續做惡,也熬不了幾天了,何必非要魚死網破呢。見好就收,識時務者為俊傑,正是中共現在就坡下驢的最好時機。

中共裡有些傻瓜對香港人民的反抗和奪權怒不可遏;遺憾的是香港有些老頭子們也認為年輕人不該和中共對抗。這是大錯特錯了。民主政治就是有不同意見就反抗,然後按照民主的規則和平的解決問題。不反抗就是在縱容專制獨裁,也是在犯法,而且是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憲法。

任何社會都不可能意見完全統一。怎麼解決呢?專制社會就是叢林法則,誰拳頭硬就把別人打趴下。這只能暫時解決問題,矛盾依然存在,時不時還要爆發。所以專制最不穩定也最不安全,不用問老百姓,問問那些有錢有勢的人就知道了。甚至不用問,看看他們把人生三寶,老婆丶孩子和錢包都放在民主國家就清楚了。

民主為什麼好呢?就在於大家可以按規則和平的解決問題,不流血也沒仇恨,既穩定也安全。即便是那些有權有勢的人也喜歡民主嘛,人同此心。何樂而不為呢?阻力太大,利益集團想不通。現在香港人民比較聰明,幫你們開了這個頭。不跟進就只好等著死無葬身之地了。

文章來源:自自由亞洲電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