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媒揭秘:旺角高空「糞彈」是誰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4年10月24日訊】(新唐人記者任浩綜合報導)10月23日,香港網媒發表文章,揭秘究竟是誰在22日晚於旺角佔領區從高空投擲包裹著糞便與紅油漆的「髒彈」。

10月22日晚8點20分前後,在旺角佔領區彌敦道642~646號的陶德大廈前,有人從高處拋下4袋疑似糞便混合紅色油漆的「髒彈」,擊中一名小孩和其他幾位市民。

Terence Chau在香港獨立媒體上發表文章,記錄了他當晚的所見所聞。

當Terence抵達陶德大廈16樓頂的天台時,看到3名軍裝警察站在一角,另一角有一個油漆罐,靠近彌敦道的一側,還有一個破損的塑膠袋和飛濺的油漆。

在Terence不斷的詢問下,警察表示,他們從黃昏就開始守在天台,但表示對有人在他們身後距離2、3米的位置製造「髒彈」,投擲「髒彈」,且在過程中弄破一個髒彈不知情,「我冇聽到任何嘢」(我什麼都沒聽到)。

更讓人難以理解的是,「髒彈」惡臭,在彌敦道炸開之後,方圓十餘米內的市民都可以聞到臭味,但警察「我地ORDER系面向呢邊(南向),我唔知身後發生咩事喎!」(我們接到命令是面向南邊,我不知道身後發生的事情。)

當Terence向警察展示不足十歲的小朋友被「髒彈」擊中後哭泣的照片後,警察無語了。Terence隨文公開了3名警察的警號,並表示已經報警闡述他目擊的情況。

小朋友被「髒彈」擊中哭泣的視頻

(function(d, s, id) { var js, fjs = d.getElementsByTagName(s)[0]; if (d.getElementById(id)) return; js = d.createElement(s); js.id = id; js.src = “//connect.facebook.net/zh_CN/all.js#xfbml=1″; fjs.parentNode.insertBefore(js, fjs); }(document, ‘script’, ‘facebook-jssdk’));

旺角,究竟是誰高空擲物
Terence Chau

年紀大,機器壞,當我氣來氣喘跑上十六樓天台的時候,戰友們已經早我一步到達現場,三位軍裝警員站立一角,對忽然登上天台的七八位朋友連同記者,視若無睹,完全無詫異之態。

我看了看現場狀況,發現天台留有一油漆罐,在面向彌敦道一側,有一破裂膠袋,及飛濺的油漆痕跡。

我要求同行的朋友在一角拍照,拍下現場大環境,及破裂膠袋飛濺出油漆的狀態後,我轉而對在場警員發話。

我:阿SIR,唔介意我記下你的警員號碼吧。

兩位警員無意見,然後我向第三位沙展說出同一番話。

沙展:係咪我話介意,你就唔寫低先。

我:阿SIR,我嘗試禮貌咁同你講聲,你唔同意我都會寫低,但如果你唔需要我禮貌咁同你講嘢,我可以直接少少。阿SIR,有人高空擲物,幾個載有油漆及糞便既膠袋從呢個地方擲下,我想求證一下,你地看守呢個天台有幾耐?

沙展:黃昏開始就已經系度。

我:阿SIR,咁頭先有冇人從呢度掉嘢落街?

沙展:我地ORDER系面向呢邊(南向),我唔知身後發生咩事喎!

我:阿SIR,兩三米距離,你話你唔知有人系度犯案?呢度有晒其中一個膠袋失手爆開既痕跡,應該有聲架喎!

沙展:我冇聽到任何嘢。

其後,我開始與該沙展理論,而該警員明顯在HEA我,于是我用更直接方式說話。

我:阿SIR,我有理由相信你系知道,我甚至有理由懷疑系你地所為,我而家要報警。

該警員開始不耐煩。

沙展:你報囉,而家你話我知你報咩嘢,你睇到咩嘢。

我:阿SIR,我睇到既我講晒,而家系你有責任去查而唔系問我睇到咩嘢,得你幾個系度,我可以睇到咩呀。

然後警察要求身份證,我的證件放在街站帳幕的背包,於是家明幫忙,與警察周旋,火藥味濃。

然後我拿出之前拍下的小孩中招照片,出示給其他警員看。

我:十歲八歲咋!阿SIR,於心何忍呀!

糾纏一輪,全哥在樓下報了警,於是我們全部下樓。

從一開始疑點已經出現,天台的警員對忽然而來的七八個人無反應,沒有安撫,沒有詳細詢問,只像路人甲一樣繼續他們的面向南方觀察工作。

天台的範圍不大,無可能在有人犯案之時,警員會不察覺,尤其其中一個載有油漆的膠袋就在警察身後兩三米處爆開。

沙展在我們合理而直接的質詢下越見暴躁,他並不像想解決問題,而更像在拖延,等待其同袍。

在我展示小童被擊中的照片後,警察一瞬間無語。

我不懂PS,不想將惶恐的小孩照片上傳,見諒。

三名警員編號:13603及 52495及沙展 15641

社媒原文刊登於:香港獨立媒體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