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堯:雷鋒的照片與「天安門自焚」的錄像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小時候,我很喜歡猜謎語,有閱讀能力後,愛看描寫間諜生涯以及破案方面的故事書,因此當親戚跟我說「不要相信電視上的東西,除了時間外,都是假的」時,我認為他很偏激,因為看電視已經成了生活中的一部份。再說了,也沒看出哪兒有假,為甚麼要不相信?政府有必要騙老百姓嗎?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那天下午三點,中央電視台拋出了污衊法輪功的十個死亡案例時,我驚呆了。當時,我被警察堵在家裏,有其他的法輪功學員被關在派出所。我對片警說:「全是假的,法輪功嚴禁殺生,更不能自殺,他們都不是法輪功學員。」片警說:「太奇怪了,你們(指法輪功學員)之間也沒見面,怎麼說的都一樣?」我說:「以前有人跟我說中共就會造假,我還不信呢,現在看來人家說的是對的。這不,百分之百的栽贓陷害。」

二零零一年,當「天安門自焚」的鏡頭出現時,正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裏的我立刻指出自焚的破綻。牢頭極力詭辯,說甚麼天安門廣場每個燈桿底下都有一個滅火器等等。由於我家就住在天安門廣場附近,廣場啥樣,我說得一清二楚。我說:「廣場不像故宮,又不是木頭做的,放置滅火器,有必要嗎?想喝汽油,可能嗎?沒等你喝呢就會被踹趴在地上。法輪功學員打橫幅時,沒等從袖口裏拽出橫幅就被踢倒了……」結果監室的人都知道了自焚是假的。走出牢籠後,我看了中共自拍的錄像,全是破綻,眼睜睜地就看劉春玲是被揮舞的重物給打死的。

中國人不是傻子,怎麼會被這低級的表演給騙了?大概是跟我以前一樣吧,沒想過中共會這麼邪惡。

二零零六年的夏天,我在遼寧省馬三家勞教所被惡警迫害得很厲害。警察帶我去醫院途中,看到有個塑像立在勞教所大門附近。我問警察:「為甚麼立雷鋒像而不立劉胡蘭的?這裏關的可都是女的。」警察白愣著眼沒說話。

以前,我對雷鋒的深刻印象不是他的故事,而是他的照片。在同學圈裏,我小時候的照片是最多的,有十多張,有的同學連一張都沒有。我一直以為是父母有知識的緣故,長大後才知道,那時候很多人連吃飯都成問題,哪有錢照相啊。可是雷鋒卻有很多照片,所以我很羨慕他。

當中共的老底一個個的被揭穿後,雷鋒這個假典型也浮出了水面。我上百度網輸入「雷鋒」,然後搜索一下,看到了跟「天安門自焚」一樣的怪事:很多照片是補拍的,跟「自焚」一樣是根據劇情需要安排的。比如,大白天打手電看書,太陽光的影子都照上了;在汽車擋泥板上擰螺絲,可是誰家的擋泥板上有螺絲?我笑曾自誇有極強洞察力的自己,卻被中共騙了幾十年。

雷鋒的故事是假的,「天安門自焚」是假的。那些還在相信中共謊言的人,都是中共手裏的棋子,隨時會被中共擲出。

願你記住「法輪大法好」,退出中共組織,不做中共的棋子,遠離中共,遠離災難。

文章來源:明慧網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