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靖遠:江澤民香港放出勝負手 習近平面臨關鍵抉擇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備受矚目的香港佔中,在風聲鶴唳的當局恐嚇與公民拚死抗命中已近一個月,港民仍然看不到民意勝利的曙光。這一場被中共污衊爲損害香港民生的亂局,是江澤民曾慶紅在幕後一手製造出來的,而事態的進展,也逐漸勾勒出一個越來越清晰的結論:在此之前,江派已經有過的多次攪局之舉,是爲阻止習近平繼續「打更大老虎」。而這一次祭出香港,諸多跡象顯示:大老虎已不單是爲了自保,而是 要搞掉習近平的主動大「出擊」。按照他們原本的計劃,亂局麻煩可能要比現在大得多,而江、曾試圖脅迫習近平重演另一次六四的可能性,也遠比現在要高得多。

或許很少有人注意到,保釣 效應與佔中事件背後的聯繫。

香港當地時間9月15日下午1時15分,香港保釣行動委員會11人乘漁船「啓豐二號」從香港尖沙咀碼頭出發,準備前往釣魚島海域,預計於9•18到達,宣示中方主權。但此行被颱風「海鷗」所阻。18日,保釣成員準備再次出海,被香港水警截停。

衆所周知,2012年那場波及大陸數十個城市的「反日」大遊行給當時的中共政壇造成了巨大的震蕩和衝擊。那是江派為保薄熙來而進行的一次精心運作。如果追溯一下事件源頭,可以看到這場損失巨大的遊行就是保釣登島所誘發。可以設想的是,如果今年9•18保釣再次成功登島,極可能會像上一次那樣引發外交風波,劉雲山只需下令宣傳系統全力跟進,大陸極可能再次出現反日聲浪甚至民衆集會遊行。而香港的佔中一旦同期實施,局面將會熱鬧到什麽程度是不難想像的。如此一來,當局爲了避免佔中和大陸的反日發生共振效應,很可能不得不採取激烈手段在短時間內解決問題——武力「平亂」。

這是危言聳聽嗎?細捋佔中前前後後蛛絲馬跡,就會看到一盤精心策劃的針對習近平的棋局:江、曾通過中聯辦和梁振英在香港給習近平挖坑,通過檯面統領張德江和劉雲山在北京給習近平套上逼其就犯的絞架。

人大與宣傳的先發制人

據香港「動向」雜志的說法,分管人大的江系常委張德江9月15日曾主持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會,會上張宣稱如果香港局面「失控」,中央會考慮中止在香港實行「一國兩制」。吊詭的是,這個消息放出的時間10月4日——正好在《人民日報》連續5天對佔中大批判的高潮期,而就在此前9月30日——佔中兩天的時候,《人民日報》刊登了人大官員李慎明的一篇署名奇文。文章聲稱,在當今中國,搞一人一票的競選制,必然會很快步入一個動蕩、動亂甚至內戰的局面。其實,這些招來無數網友板磚的謬論並非此文的關鍵,李文洋洋灑灑五千言,真正想說的,不過是借用毛澤東的嘴說出的這兩句:「我們的主席、總理,都是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産生出來的,一定要服從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主席不能解散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相反地,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可以罷免主席。」

衆所周知,毛魔頭想叫誰死誰就得死,人大不過是他玩于手中欺騙人民的器具,否則也不會發生「文革」的浩劫。顯然,這裏是針對現任主席習近平放話,以中共的毛太祖壓制習近平——你要服從「人大」,否則 「人大」可以罷免你這個主席。而人大現任領導是張德江,張同時負責掌管港澳事務。張聲稱中央會考慮因香港「失控」而結束「一國兩制」,這裡的「中央」,恐怕是指是「人大」代表的中央,這是先聲奪人抑制習近平。

江、曾在南北精心準備的這套組合拳,路數很清晰:讓張德江搞出否定真普選的白皮書,是預計到港人會抗爭,這是終止「一國兩制」的極好 藉口。佔中啟動之後,爲防止習近平正面處理,必須先發制人——由人大官員放話:人大是可以罷免主席的。隨後劉雲山令下,黨媒喉舌齊發批佔中,並迅速定性升級到「動亂」甚至「暴亂」。梁振英則在香港密切配合,不斷激化事態。一旦梁配合到位攪出「動亂」局面,必然迫使習近平同意然出動部隊「平亂」,於是,有言在先的張德江可以順理成章出面宣布結束「一國兩制」。請注意,終止「一國兩制」是一顆巨大的政治炸彈,等於徹底否定鄧小平最大的政治遺產和路線。這對以鄧小平「薪火相傳」繼承人形象出現的習近平來說,無疑具有毀滅性殺傷力。

梁振英的表現怪中不怪

佔中實施的第一天開始,港府的態度就只促成了一件事:不斷刺激學生和民眾情緒。無論梁振英對學生視而不見的傲慢,還是中聯辦張曉明「太陽照樣升起」的輕佻,在媒體的放大下都成爲極其有效的 佔中催化劑。而在佔中第一晚警方有些突兀的使用數十枚催淚彈,無論背後是否有坊間爭論的陰謀論影子,在客觀上都迅速點燃了港人的憤怒並成為佔中最佳動員令。次日,十數萬人齊齊湧上街頭。江曾想要的羅馬,就這麼在一天之內建成了。

梁振英在此後的表現,除中國大陸外,幾乎舉世皆知了。怪的是,每到局勢緩和,對話氛圍漸成,總會突然爆出一些事端,而梁振英也總會不失時機的放棄對話。這其實一點不奇怪,梁的使命就是尋求激化局勢的機會。正因如此,人們才看到了「反佔中」的滋事挑釁,黑社會的威脅恐嚇,警方在對話前的突擊拆除路障,旺角「清場」上下飛舞的警棍……有人以爲梁振英想靠這些下三濫手段搞定佔中,恰恰相反,他沒那麼蠢,他非常清楚這麼點動作根本不可能擊潰佔中。這些動作,都是有意做給媒體看的,就像那幾個明知無數攝像頭對著自己仍然要「傻乎乎」去「圍毆」市民的警察——每次這種事情發生並被媒體放大,真正的壓力,都會第一時間被扔給北京的習近平。原因很簡單,出香港的醜,就等於出「一國兩制」的醜,也就是出北京習近平的醜。從這個角度講,梁振英可以說是另一個層面上的周小平。

江、曾施放勝負手或逼習近平「一鍋端」

香港困局的棘手在於,即使王岐山用突擊檢查給《人民日報》降了溫,在廣東抓官堵住了粵港滲透,澳洲媒體也通過爆料再三警告了梁振英,但這些都只是治標,沒法治本。香港的現狀只是暫時滿足了習近平需要一些時間來布局的需求,客觀的說,時間非常有限,而且對手也一直在抓緊落子推動局面進入中盤戰,幷隨後放出勝負手。

10月19日,梁振英在接受亞洲電視國際台節目訪問時,明確表示占領行動有外國勢力介入,幷且「已經失去控制」。似乎是爲了佐證梁振英的講話,幾天後,香港旺角佔領現場先是出現有人蓄意縱火,被佔中民衆及時制止,接著是一個南亞人開始拿刀捅人,凶手隨後被朋友通過臉書曝光在建制派領錢——這是極不尋常的徵兆,如果說之前「藍絲帶」的叫罵、口罩黑幫的搗亂以及高空拋糞等招數幾近鬧劇的話,那麼縱火與持刀傷人只能說明江、曾極可能已經改變策略,準備把這些鬧劇演變成實實在在的慘劇。

應該說,習近平對此是有所防備的。佔中首日剛過,就有海外媒體放出風聲說中共高層有「不流血不妥協」原則。顯然,「不流血」管住了駐港部隊,也在很大程度上抑制住了香港警察不敢過分亂來,但這個原則,對以「民間自發反佔中」面目出現的流血事件,基本無能爲力。

這是很棘手的毒招,香港局勢越往後拖,可能會有越多的「民間人士」出來暴力反佔中,這不像軍隊或警察,可以用一紙命令截停。當不同社會身份的襲擊者不斷製造各種鬥毆、傷人、縱火、打砸事件——一句話,比照著張德江與梁振英的講話來製造「失控」,江派就可以有充足的理由逼請武力清場。據說江澤民曾在授意張德江策劃反佔中遊行時誇口,稱香港有四十萬地下黨,話雖離譜,但曾慶紅經營香港二十餘年,其直接、間接掌控的地下勢力絕對不可小覷。

換言之,時間對習近平來說,是一把雙刃劍,給了自己機會的同時,也給了對手機會。暴力事件需要一個積累過程,一旦這種積累達到某個臨界點,或者襲擊目標指向了某位毫無防範的佔中召集人,就將是裂變的開始。江、曾這個路數,與當初反日遊行其實如出一轍,只是客觀上因為有群眾對立的存在,使得這種手法更加隱蔽而已。

此前,筆者曾經撰文談到習近平可能對江、曾採取「一鍋端」式的雷霆手段來徹底解決香港困局。因爲以當前看,條件已經基本成熟。無論外交與國際環境(不要以為這與中共內鬥沒有關係,光是江澤民承諾出賣給俄國的土地,就足以讓普京爲保地而保江),還是國內輿情民意,包括元老的支持、軍權的掌控、反腐證據的收集等等,可以說已經萬事俱備,只欠東風。

有觀點認為,對江、曾「一鍋端」以後,政局可能存在失控風險——畢竟江、曾荼毒天下二十年,爪牙親信遍布朝野,這也是「老虎聯手反撲論」得以出籠的原因。其實,這種觀點經不起推敲。江澤民以腐敗治國,靠腐敗籠絡人心,這種靠利益糾合在一起的幫派從來都是烏合之衆,看上去勢力龐大,其實不足爲慮。只要利益格局改變, 恐怕聞風轉向的是大多數,賈慶林和趙本山就是此中代表。一旦首惡伏法,極少數死黨即便有所頑抗,也難撼動大局。當年康熙帝能以布庫少年擒拿鰲拜而政局不亂,看準的就是這一點——鰲拜集團不過外強中乾而已。

就目前一些跡象看,習近平似乎已經在準備下一步棋。其一,四中全會結束,「新媒體」概念代表之一的《澎湃新聞》罕見將開除黨籍的前成都軍區副司令員楊金山與14軍、薄一波、薄熙來落馬放在一條新聞裡,幾乎已是在明示楊與薄熙來政變有關;其二,有海外放風網站已經開始出現周永康罪名中將出現「政變集團」的說法;其三,財新網突然曝光江澤民最邪惡機構「610辦公室」歷任頭目名單;其四,也是各界最爲關注的一點,「方便麵」沒有在四中全會公報中出鍋,如果到了周六中紀委依然不揭蓋, 「方便麵」和「蛤蟆」一鍋煮就應該是非常合理的解讀之一了。

等著看好戲吧。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