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賢:辭職公投的可取之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雨傘革命至今呈膠著狀態,政府堅拒正面回應民意之餘,北京也死命撐著689,不肯面對三權失效無法管治的現實,更不惜褫奪作事實陳述的田北俊議員全國政協資格。要一個慣於享受用權力壓制人民的政權霎時屈服,實在不容易,而無論喜歡不喜歡,現實擺在眼前就是一個沒有退路的長期抗爭,否則民氣一散,算賬立即來臨。辭職公投對這個運動實有可取之處,是打破膠著的一個可行出路。

讓我們先分析現實狀況。民意方面,大家看到不同佔領區的人潮雖不如高峰時多,但至少仍保持一定數量,可見支持運動的人仍然很多。觀乎社會上的討論仍甚熾熱,而且許多人已經生出新的香港人身份認同,自發把黃色標語掛到許多角落之餘,更把它們帶到世界各地宣傳,民心之堅,可見一斑。集會人數雖減,但只不過是日子拉長,大眾始終要為日常生活張羅,故各自按情況安排遷就,有空閒時就到佔領區聲援,是一個將抗爭融入生活的過程。香港人適應力強,自然會找到一條路走。

政權方面,他們堅持不瞅不睬,意欲將運動拖散,用時間來減低民眾熱情。事實上,小弟自問算是最熱衷的參與者之一,睡過好多晚街上,也跟許多同志都經歷過9.28的金鐘、10.3 和10.17 的「旺角黑夜」與「重佔彌敦道」,對運動現在的狀態實在擔憂,暫時也有點迷失。眼下必定要長期作戰,不打緊,調適生活便是,問題是為何要作戰?運動之困難好比建立百億王國,在草創之時你問誰也不會知道路線圖,總之一步步去走。只不過沒有短期目標,實在難以令人維繫,這一點我們必須留意。

愚見認為,辭職公投是一個可行方法,理由將分述如下。但先聲明,本文注重的是它可以為運動帶來的助力,只要有其他行動可以達成同樣效果,辭不辭職就沒所謂。

有一點非常重要:辭職公投的定位絕對不是視為退場機制,或者像梁家傑議員取巧地說成「階段性總結」。反之,它應該是協助運動的宣傳工程,用以拱衛運動的聲勢。如上所述對於留守者而言,散亂的爭取方向很容易把運動熱情消減,早前佔領匯豐就是一例。有了辭職公投,堅持留守的意義大增:起碼也要守到公投之為止。說是豪賭民情?我們爭取的就是民主,倘若民意不認同,那麼只好承認,乖乖撤走,但以此為拒絕發動公投的理由,絕對不充分,不相干。

辭職公投的效果就如早前的電子公投和毅行,目的在於引發社會討論「和平佔中」,事實證明效果十分好,討論深化後令整個雨傘革命的示威人數充足,行動克制贏得國際同情,也避免了局方有藉口開槍鎮壓,讓佔領能夠延續至今。但要記得,當時並未發生懷疑警黑合流、催淚彈鎮壓、選擇執法、暗角私刑、歧視窮人、詆譭體育和宗教等事件,也未知原來佔領行動竟然高度有序,無損國際投資者信心,不害經濟(剛剛還公佈樓市暢旺)。這方面對宣傳佔領理念,十分有利。

再者,香港還有許多低下階層為口奔馳,實在無暇無力參與運動。縱然聽到689公然歧視自己,也只能徒歎奈何,但投一票的時間總會抽到。還有一些可能對政事已經無心,覺得不干己事,根本沒怎留意運動的細節。要長期作戰,爭取更大民意,就要把文宣滲到每一角落。有了辭職公投,一方面有了強勁理由全面動員,在所有區域宣揚佔領訊息,抗爭理念,二方面受眾也迫著花點時間理解和思考,尤其政府遠期和近期的不仁和可恥,於運動而言十分有利。把訊息進一步廣泛傳開後,當公投完畢政府依然冥頑不靈,就有升級行動的推動力。

還有,運動爆發初期,群眾的目標有兩個並存,分別是689下台與爭取真普選。歷史發展下來,學聯現在不主動提出前者,只顧談後者,而談判過後又不好重拾。辭職公投不由雙學主理,則可重提。民怨之起,皆因689殘暴不仁又無能卑鄙,趕他下台實在合理。而這個要求又與爭取真普選,讓大眾可用選票有效監察特首的議題息息相關,兩者絕對可以相輔相承,令更多人更加明白佔領的意義。

另有拙文曾提過,把689趕走對於爭取普選有很大意義,容再簡述。因為要他在運動中下台,就能打破北京所堅持的威權主義,深明必須面對現實,回應民意,向人民負責。只要他們的思維倒轉,日後即使運動退場,談判爭取民主方案,亦比現在樂觀。所以,一旦辭職公投成事,必須重提。

至於有說五區總辭怕有突襲,那就請一位超級議員辭職吧。是的,此舉的風險是少了其他功能組別的十多萬選民,但難道我們就不能爭取更多人投票來補回麼?如果建制派杯葛,那更不怕會選輸了。再一次講,有風險不是不做的理由。別忘記,辭職之意義在於拱衛運動,令彌敦夏慤怡和三道仍然阻塞,成為特府乃至北京的一大壓力,也為下一步升級行動蓄勢。

主張反對者如《蘋果日報》之流,在過去一年多極力宣傳佔中,但見現實不如當初劇本發展,就反過來用輿論來打倒帶起運動的雙學,不主動帶引討論想想如何延續運動,不提出建議如何去走下一步,這樣十分不義。請別忘記,已經有許多人冒了刑責風險,流過血,我們要對他們對自己都要有個好交代。

文章来源:独立媒体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