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耀華:佔領運動下一步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太累,草草想法,先作兩點簡記,還待更深刻的描述及論說。

佔領進入到第二個月,呼籲雨傘運動留守者撤退的聲音不絕,政府及其喉舌主要論調有二,分別是「留守街頭再已無用」,與及「佔領街道擾民失心」。他們想打造一種佔領者撒野不走的刁蠻行為,打撃佔領士氣。在政府以拖延戰術消耗雨傘運動時,我們有必要認清形勢,理解當下局面其實是一種民意的爭奪,理解佔領的意義所在,同時相信走訪社區的工作可以耕獲民心,拓展民主。

駁留守街頭再已無用

到了今天,留守街頭的作用並非立刻逼使政府作出讓步,反而在局勢趨向穩定之時,其意義在於在香港這個高度壓逼的城市下,開拓出一個社會實驗的場域。

我們追求民主,不僅是制度上投票權的確立,更在於民主精神的實踐。民主的意義在於肯定每個人的自主獨立地位,讓大家都能在決定一地之事當中有發言的權利,卻又相互尊重與合作。我們可以見到在不同的佔領區,佔領者以地為家,自發討論物資的分配安排,區域的治安巡邏與及日常運作,這些都是我們常說的民主決策精神,把三個佔領區打理有序。如果我們想體驗生活民主,不妨到佔領區走走。

更重要的是,我們打破了那種既有的城市規律。過去在政商勾結之下,街道被大商家壟斷,樓價飛升,城市的公共空間買少見少。我們佔領街道,實際上就是重奪對土地的話語權,自己決定一地之運用及設計。我們在佔領區自習,討論,休息,分發物資,相互結連等等的活動,其實都是對官商勾結最大的挑戰,是反對他們把土地商品化的實際反抗。每當吹風下雨,佔領區內總是有人幫忙鋪毯添被,城市中失落的人情味在沒有政府高度管理化,人民自主的情況下再生,還有那數之不盡又多姿多彩的藝術品及文化活動……被政商規訓所排除的社會互助關係及創意在佔領區中得到豐富體現,這些都是民主的生活實踐。

如果我們能守住佔領區,就能邀得不同的市民來到體驗民主,那將會是對不公義政權最深刻的挑戰,也撕破他們想佔領行動自我消亡的劇本。

駁佔領街道擾民失心

如果我們曠日持久卻毫不主動的話,民意的確會被建制派的動員及喧染所奪去。因此,我們有必要走訪社區,設立街站,講述佔領區的日常及意義,論說民主與生活的密切關係。一個多月的佔領讓我們都清楚明白,市民是有自己的思考及判斷。如果我們相信佔領有其實際意義,儘管要花點力氣,我們就要相信溝通可以使市民都認同之。我們對抗建制派抹黑及蛇齋餅糉最直接的方法,就是我們親自現身說法,相互了解。利益無法永遠收買人的靈魂,我們要堅守陣地,深耕社區。這些工作需要很多的人手,卻不區泥於個別團體,已經有不同團體及朋友開始試行。讓我們都堅守佔領,把兩傘運動的精神及價值開展出去,佔領人心。

文章來源:獨立媒體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