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莘向中紀委舉報:何祚庥勾結方舟子 涉嫌受賄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4年11月12日訊】今年7月底,中共中央第十巡視組進駐中共科學院啟動所謂「專項巡視工作」不到一週,美國南卡羅來納州哥倫比亞市的葛莘即公開在網路上發文,向中紀委舉報中共科學院院士、中科院理論物理研究所前副所長何祚庥,勾結被揭發抄襲剽竊他人文章及圖像的所謂「打假鬥士」方舟子,涉嫌接受跨國騙子林樹坤的變相賄賂,為其牽線獲取巨大利益。

這篇題為《向中央紀委實名舉報:中國科學院院士何祚庥涉嫌受賄》的舉報信於8月4日發表在「中國學術評價網」上。這封公開信舉報的事由是:2013年1月13日何祚庥從方舟子手中接受了「新語絲科學精神獎」獎牌一面和獎金一萬瑞士法郎(約合十萬元人民幣)。而據新語絲網站介紹,「該獎由新語絲編委會評選,獎金由位於瑞士的科學期刊出版公司MDPI公司(mdpi.com)贊助。」這個所謂的MDPI公司則是由臭名昭著的跨國學術騙子林樹坤所創辦的。舉報人認為,此項活動涉嫌洗錢、受賄和商業欺詐。

新語絲實際是一個跨國網路恐怖犯罪組織

據介紹,所謂的「新語絲」,起源於1994年2月創辦的《新語絲月刊》。這是一份基於網路、以電子文本為載體的「文化性綜合刊物」。該刊創始編輯共有9人,方舟子是其中之一。1997年,方舟子夥同鄧子賢和顧平暗中將新語絲在美國紐約州註冊為非牟利的「新語絲中華文化社」,其他6位編輯則被掃地出門。1998年,新語絲中華文化社建立新語絲網站,方舟子自始至終是該網站的唯一、全權負責人。從2000年起,方舟子和新語絲的主業變成了「打假」。而方舟子打假的初衷和目的只有兩個:打擊私敵、謀取個人名利。

舉報信表示,當年方舟子一夥曾對華中科技大學教授肖傳國進行惡毒攻擊和惡意陷害。為了徹底毀掉肖傳國,方舟子先是構陷肖傳國履歷造假,構陷失敗之後,又將攻擊的矛頭指向肖傳國發明的「肖氏手術」,而為了把「肖氏手術」打成「騙術」,方舟子及其同夥展開了一場全球性污衊、誣告行動。美國著名泌尿學專家、底特律博蒙特醫院泌尿科主任、在美國最早開始做「肖氏手術」的彼得斯博士(Dr. Kenneth M. Peters)曾當面向中共黨媒《人民日報》記者指控方舟子一夥是「網路恐怖主義分子」(cyberterrorists)。

何祚庥是方舟子的最大支持者和靠山

舉報信介紹,方舟子與何祚庥的交往始於1999年的法輪功事件。當時,方舟子在海外「主動」表態支持何祚庥,兩人從此一拍即合。進入21世紀之後,方、何二人以「打假」、「反偽」為招牌,在中國學術界橫行霸道,不可一世。而其實,何祚庥本人就是中國學術界最大的「假」、最大的「偽」。

據揭露,早在上世紀五十年代,何祚庥就積極主動地將量子力學、遺傳學打成「資產階級科學」、「唯心論」。在四人幫時代,他又把自己擔任主編的《物理》雜誌變成了一份准政治刊物。進入八十年代之後,何祚庥又到處宣揚自己是「中國氫彈理論先驅」,但實際上沒有任何資料顯示他曾對中國的氫彈研製做出過任何實質性貢獻。

2006年,何祚庥夥同科普作家郭正誼(已故)、協和醫科大學出版社社長袁鍾、社會閑散人員司馬南創立非法基金會為方舟子抗法、行騙斂財。這個非法基金會在被人舉報之後改稱為「科技打假資金」,再後來又被方舟子的貼身律師彭劍通過移花接木的手段篡改成「科技打假人士人身安全保障資金」,至今斂財超過五百萬元人民幣,但從未公布過資金具體去向。

2012年3月,該基金的騙捐、逃稅及其他違法行徑被社會名人羅永浩向北京市海淀區公安分局舉報。兩個月後,羅永浩宣佈,他的舉報得到正式受理,但該局至今尚未公布調查結果。

在羅永浩正式舉報之前的十多天裡,要求何祚庥公布「打假基金財務明細」的呼聲在網上就絡繹不絕,但何祚庥至今裝聾作啞。

舉報信表示,方舟子也曾抄襲剽竊拼湊成書籍。至今,已經揭露、證實的方舟子抄襲剽竊案超過一百起,盜竊國外圖像製品約兩千餘件﹔方舟子抄襲剽竊醜聞不僅充斥網路,即使是在平面媒體上,也司空見慣、屢見不鮮。

何祚庥獲得「新語絲科學精神獎」的唯一理由就是他「總是支持方舟子」,而那一萬元瑞士法郎,即是方舟子對何祚庥一貫支持自己所給予的回報,但更可能是國際騙子林樹坤為了把自己的手伸進中共當局而支付的頭款。

林樹坤:一個跨國騙子

據舉報信揭發,提供「新語絲科學精神獎」獎金的那個「位於瑞士的科學期刊出版公司MDPI公司」其實是由華人林樹坤創辦的開源出版公司。早在2002年,就有人在新語絲上揭露說,林樹坤早年因為學術造假被美國路易斯維爾大學開除,他堪稱為中國學術腐敗的「元老」。而林樹坤不僅是一個地地道道的學術騙子,他還是方舟子的打手、幫兇、和金主。

從2011年5月開始,方舟子開始對林樹坤在中國的主要商業競爭對手、武漢大學教授周懷北及其出版公司大打出手,將之罵為「野雞出版社」。到了2012年8月,也就是在向何祚庥頒發林樹坤資助的「新語絲科學精神獎」之前五個月,方舟子更是親自上陣,在搜狐微博發帖子「揭(周懷北的)假」。

舉報人認為,方舟子 「選擇性打假」的本質就是「有償打假」,而他之所以「選擇性」地把周懷北的出版公司打成「野雞出版社」,卻對做相同生意的林樹坤和他的MDPI不僅堅決不打,反倒拚命保護、促銷,唯一的原因就是因為林樹坤和MPDI向他繳納了保護費、促銷費,而這筆黑錢的一部分就被洗成「新語絲科學精神獎」的獎金。

舉報信揭發,2013年10月,方舟子在美國加州花67萬美元現款購買了一棟豪宅。讓人驚訝的是,方舟子在買房之後馬上把屬於自己的那部分產權轉讓給了自己的老婆劉菊花。由於方舟子無法交代這筆巨款的來源,所以他在海淀法院公然撒謊,否認自己在加州財產轉讓證書上籤了字。舉報人質疑,這筆來路不明的巨款是否與「打假鬥士」方舟子為林樹坤「選擇性打假」有關?

今年2月18日,美國科羅拉多大學副教授、圖書館專員、世界上研究「騙人的『學術期刊』出版公司」的權威Jeffrey Beall將林樹坤的MDPI列入「可疑出版商黑名單」(List of Questionable Publishers)。方舟子馬上氣勢洶洶對自己幾天前剛剛稱讚過的Jeffrey Beall大打出手,甚至使出了自己的殺手鐧──「砸對方的飯碗」──,用自己那蹩腳的英文給科羅拉多大學校長寫信告Beall的刁狀,擺出「不滅Beall,誓不為人」的架勢。

Beall教授則回擊說:「我還惹惱了一個叫方舟子(真名方是民)的人,他好像把自己打扮成一個中國科學的監督者,將發表在他的朋友林樹坤所辦的雜誌之外的科學論文貶得一錢不值。據報導,方從林那裏領取津貼。方現在正瘋狂地在互聯網上搜索關於我的垃圾,然後把自己所能找到的所有東西都在他那個位於美國的博客上發表。他所做的這一切,都是為了捍衛自己的施主,林。」

舉報信揭發,林樹坤藉助方舟子構建的平臺,以頒發「新語絲科學精神獎」的名義把錢送給何祚庥,涉嫌依靠何祚庥的職位來牟利。

據林樹坤的公司報導,2013年6月,也就是在何祚庥「得獎」之後五個月,MDPI在瑞士接待了中國科協的一個代表團。2013年11月26日,「中國科協學會部副部長劉興平,在中國科技會堂與瑞士MDPI出版公司CEO Mr. Dietrich Rordorf一行舉行工作會談,聽取了MDPI出版公司在中國開展的合作出版項目計劃。」

舉報信分析:在當時,MDPI是一個在瑞士只有六名僱員的小小不言的出版公司,按照方舟子的定義,屬於連周懷北的公司都不如的「野雞出版社」。這樣一個公司竟然能夠和「全國科技工作者的統一組織」中國科協建立「工作」關係,這樣的奇蹟的背後,肯定有著不同尋常的秘密。而目前我們能夠找到的唯一線索就是何祚庥─方舟子─林樹坤這個鐵三角。

事實是,何祚庥一直在中國科協擔任要職:他是中國科協「兩科聯盟」委員會的副主任,並且是中國科協下屬「中國反邪教協會」的副理事長。無論在輩份上、級別上,還是在活動能量上,何祚庥都有能力滿足林樹坤的夢想,那就是和中國科協攀上親。

舉報人最後寫道:「可以毫不含糊地說,沒有何祚庥,就不可能有今天的方舟子。而沒有方舟子,林樹坤絕對不可能與中國科協搭上關係。從另一方面講,方舟子涉嫌收費打假,屬於商業敲詐勒索,是刑事犯罪﹔而何祚庥涉嫌收錢牽線,相當於用『科學』的名義來接受賄賂,甚至涉嫌洗錢。如果國外任何一個野雞網站(如新語絲)、野雞公司(如MDPI)都可以到中國來給中國科學院院士(如何祚庥)頒發這樣的野雞獎(如『新語絲科學精神獎』),其後果不堪設想。」

「總之,方舟子、何祚庥、林樹坤三人的金錢關係,涉及的並不僅僅是他們三個人,而是他們後面的整個層面,包括『中國科協學會部』,甚至更高一級領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