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昌盛:不需要英國檔案也能揭穿中共的謊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香港爭取真普選運動升級為「佔中」後,中共為了證明這是一場由外國「敵對勢力」操縱的「香港版顏色革命」,製造了一個「不給和不要」的謊言。《人民日報》斷言:「150多年間,自詡民主典範的英國沒有給過香港同胞哪怕一天的實在民主。」大陸的「五毛」們把這句話發揮成格式化的網上跟帖語言:「150多年都沒有向英國要普選,為什麼今天才要普選?」

為了揭穿中共的謊言,台灣《自由時報》以「英國釋出歷史檔案揭露中國斷港民主道路始末」為題,《紐約時報》以「北京曾多次反對港英政府引入選舉」為題,《華爾街日報》以「解禁外交文件顯示周恩來不允許英國給香港民主」為題,以正視聽:英國國家檔案館公開的一些文件顯示,從上世紀50年代開始,管治香港的殖民總督多次尋求推行民眾選舉,但迫於中共領導人的反對和威脅,最終放棄了香港民主自治的努力。

早在這些「敵對勢力」的報紙拿出英國國家檔案之前,香港專門研究戰後香港政治及社會史的民間學者毛來由,親自到英國國家檔案館找到了那份文件(FCO 40/327),文件顯示,1958年1月30日,周恩來會見訪華的英國Lieutenant Colonel Cantlie時,希望Cantlie向當時的英國首相麥美倫轉達以下說話:「任何將香港變成自治領(作者按:一如新加坡)的行動,中國均會視之為非常不友善的舉動。中國希望現時香港的殖民地政治狀態,絲毫不變。」文件還顯示,1960年10月29日,當時出任華僑事務委員會主任的廖承志,與香港工會代表訪京團聚會時警告英國,如果在香港推行民主自治「我們將毫不猶疑採取積極行動,解放香港、九龍和新界。」

如果說這是「敵對勢力」的媒體在配合「佔中」而造謠,那麼筆者就拋開這份英國國家檔案,用其它歷史事實來揭穿「不給和不要」的謊言。在二次大戰結束後,英國在絕大部份殖民地都實行政治改革,逐步建立由當地公民普選產生的政府,以達至獨立(如馬來西亞),或自治(如1959年的新加坡、今日的直布羅陀)。這裏所講的自治,是指除了國防外交由英國負責外,所有事務都交由當地民選政府全權處理。為何香港會成唯一的例外呢?這裏的特殊原因是多方面的。

除了英國國家檔案顯示的特殊原因之外,還有香港在英國手裡是個「燙山芋」的原因,英國只想把香港儘快歸還中國,無心在那裡搞民主。這不是「敵對勢力」媒體說的,而是中共的喉舌媒體自己說的。2011年4月19日,《環球時報》以「英國公布絕密檔案,曾想提前30年歸還香港」為題,披露上世紀60年代末,英國曾兩度考慮提前歸還香港。

《環球時報》說英國第一次考慮提前歸還香港的原因是:「1966年文化大革命在中國內地爆發後,逐漸波及到香港。許多香港左翼人士(香港共產黨)學習大陸的紅衛兵,手持毛澤東語錄,高喊口號,上街遊行示威,引起了英國殖民當局極大的恐慌。為鎮壓工人運動,殖民當局製造了一起血案,造成大量平民死傷。流血慘案發生後,由於擔心中國政府會進行報復,英國政府開始考慮撤出香港。1967年,英國政府出台一份文件稱,如中國軍隊入侵,英國應部分撤離香港,即把殖民政府的相關人員撤出香港。1967年5月17日,在一封給當時香港總督戴麟趾的電報中,英國外交大臣明確指示說,『或許我們撤出香港的時刻已經到來了』。」

《環球時報》說英國第二次考慮提前歸還香港的原因是:「1969年3月,英國內閣下屬的香港問題部長委員會起草了一份絕密報告,建議迅速與中國進行非正式接觸,應在不晚於80年代早期與北京就香港問題達成統一。這份報告的另一個重要內容是,如果文革繼續升級,來自中國的壓力持續增大,英國在1969年就應撤出香港。1967年1月,在澳門左翼運動的壓力下,葡澳殖民政府一度提出歸還澳門。受此事鼓舞,香港左翼人士要求英國『滾出香港』的呼聲越來越高。在此背景下,這份絕密報告指出,『在當地共產主義者的長期精神壓力下,我們或許不得不撤出。』報告還認為,如果有中國在背後支持,則更應該嚴肅考慮撤出計劃。因為中國完全可以用一些經濟手段來搞垮英國在香港的統治,如發動罷工或者斷絕香港的食物和水的供應。報告甚至無端臆測說,中國會採取一些政治行動,如公開鼓勵香港共產黨及其支持者的暴力和顛覆行動。報告稱,如果出現這種情況,英國根本無法維持在香港的統治,不得不撤出。」

《環球時報》的文章還批評「英國政府在香港民主問題上的虛偽性」:「報告顯示,英國當時堅決反對在香港進行自由選舉,因為他們擔心左翼會在大選中獲勝。這與英國後來在香港回歸前的態度截然相反。按香港總督麥理浩的話說,當時在香港舉行自由選舉,『如果共產主義者獲勝,那將是英國統治的終結。而如果是民族主義者獲勝,也將帶來共產主義』」。

《環球時報》的這篇文章可以反證,不是英國不給香港民主,而是文化大革命斷送了香港的民主進程,香港共產黨的搗亂使英國無法在香港實行民主自治,英國只能維持現狀,避免香港內亂和中共動用武力,避免在歸還香港時失去與中國討價還價的籌碼。

150多年間,香港人沒有要過民主嗎?香港人從來就沒有停止過對殖民管制的抗議,遠的不說,「爭取八八直選」運動就是要民主的運動。1984年香港政府發表《代議政制綠皮書》,研究在香港發展代議政制,其中提及到香港立法局最終會引入直接選舉議席。而於1985年,香港立法局亦首次引入間接選舉議席。到了1987年5月27日,香港政府發表《1987年代議政制發展檢討綠皮書》,就香港代議政制的發展作出檢討,並向市民諮詢對1988年于香港立法局引入直接選舉議席的意見。根據當時的多個民意調查,支持直選的市民約為六成至七成。同年9月底,由超過100個香港民主派人士組成的民主政制促進聯委會於維多利亞公園舉行「爭取八八直選集會」,逾萬名市民參加。11月,香港政府公布由自行成立的民意彙集處,並委託調查機構就八八直選進行了民意調查。當時,民意彙集處把民意分成團體及個人意見、民意調查、和簽名運動三類。政府認為「團體及個人意見」及「民意調查」中反對占多數,而「簽名運動」雖然贊成意見占絕大多數,但「沒有參考價值」,因而得出顯示「有七成市民反對八八直選」的結論。由於這個結果與其他同類型調查的結果差異很大,引起了當時輿論的嘩然,亦遭到民主政制促進聯委會譴責玩弄民意。當時的94270份反對意見中,有73767份是預先印製而內容相同的標準信件,卻被政府判定為73767個反對意見。

事實上,中國政府與英國政府達成了一個骯髒的交易,出賣了香港的民主。在最後一任港督彭定康離任後的回憶錄中,彭證實了殖民地政府當年是刻意扭曲民意,玩弄數字,原因是中英雙方已達成秘密共識,若諮詢結果能顯示市民並不要求八八直選,則中方會把最終引入直選的承諾寫入《香港基本法》中。就是這次出賣,埋下了香港社會穩定的定時炸彈,也埋下了香港公民抗命運動的種子,今天的「爭取真普選」運動是「爭取八八直選」運動的接續和升級,而絕不是被中共妖魔化的「顏色革命」。

1987年的「八八直選」僅僅過去27年,中國大陸人就把它遺忘了。被遺忘的還有僅僅過去25年的「六四」,大學新聞專業的學生不知道劉賓雁是誰。因為中共可以把中國人的集體記憶從大腦中抹去,所以它才敢肆無忌憚地製造謊言。1992年10月,香港總督彭定康發表了任內第一份施政報告,報告提及政改方案,表示即將改革立法局的選舉制度,除了要「兩局分家」,取消所有委任議席,並新增九個功能組別議席(新九組),使所有在職人士都有資格投票(變相使這九個議席成為直選議席),以加快香港的民主步伐。但中國政府竭力阻擋,並聲言將在香港主權移交後取消這些改革。翻開當年的大陸報紙,滿篇都是指斥彭定康「別有用心」,罵他是「毒蛇」、「小偷」、「娼妓」以及為民主派跳「最後探戈」,當中,時任港澳辦主任的魯平更斥責彭定康是「千古罪人」。

儘管受到中央的強烈反對,彭定康的政改方案仍然成功地在1994年6月30日獲立法局通過,並在1995年香港立法局選舉中落實。但中央則表明放棄「直通車」,不會讓在1995年當選的立法局議員過渡到特區立法會。

150多年,英國沒給過香港民主,香港人也沒要過民主,這天大的謊言與事實不符,與邏輯也不通,就像指斥一個60歲才結婚的老光棍:你年輕時都沒要媳婦,為什麼現在才想起來要媳婦?老光棍只能說「這是敵對勢力指使我乾的」。

文章來源:民主中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