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肅省公安廳調動專案組構陷 前優秀一級警官陳仲軒被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4年11月16日訊】曾任職于甘肅會寧縣公安局一級警官、法輪功學員陳仲軒被誣陷案十月二十三日移交至白銀市檢察院,近日陳仲軒已被中共當局非法批捕。

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四日夜裡十點左右,陳仲軒和其他四位法輪功學員何玉瑚、韓秀芳、馮彩紅、金銀武開車路過會寧縣中川鄉時,突然有輛轎車橫在公路正中擋住了去路,並急速從車上衝出四、五個手持鋼管鐵棒的人將他們包圍,野蠻地堵住車門不許下車,僵持一個多小時左右,陳仲軒被中川派出所的蒲中學、會寧縣公安局國保大隊隊長李永剛等幾個身著便衣的警察,在沒有說明任何法律依據和沒有出示任何法律手續的情況下,給他們四位法輪功學員戴上手銬,綁架到中川派出所,在中川派出所內陳仲軒走脫。

二零一四年九月十九日下午約三點左右,白銀市國保大隊隊長范宏濤等夥同會寧公安局,出動幾十名警察將陳仲軒的臨時住所團團圍住,有目擊者路過,看到院子的出口與四周全是警察和警車,警察抓人從不穿警服都是便裝,並且每一層樓梯上都有人看守。

當時法輪功學員廖安安、陳仲軒、張文秀、李巧蓮四人在屋內,門被暴力砸開后,男女警察撲過去就開始抓人,他們幾人壓住一人叫囂著拳打腳踢,陳仲軒堅持要穿外套又遭到他們辱罵與毒打,並強行給他戴上手銬。

白銀市國保大隊、各轄區派出所、街道社區相關人員,同一時間出動大量人力、車輛開始抓人,有人得知消息在通知他人的途中也被綁架。

據悉,這次針對白銀市法輪功學員大面積非法綁架抄家的惡行,是在甘肅省「610辦公室」的操控指使下肆意逞凶。

甘肅會寧縣法輪功學員陳仲軒,五十三歲,畢業於甘肅警察學校,曾任職于會寧縣公安局一級警官。由於陳仲軒曾經任職警察,甘肅省公安廳調動專案組參与此事,也在全國範圍內非法通緝陳仲軒,從此他有家難歸,流離失所三年。

流離失所 有家不能歸

陳仲軒,男,五十三歲,原會寧縣公安局幹警,有幸修鍊了法輪功后,全身所有的病都奇迹般沒有了,他工作認真,踏實能幹,曾多次被評為先進工作者。

九九年六月,在甘肅省警察學校學習期間因修鍊法輪功,省直機關領導多次找他談話,后縣公安局領導也多次找他談話,逼迫他放棄修鍊,陳仲軒拒絕了這些無理要求。九九年「七二零」他到省政府為法輪功上訪,非法拘禁兩天,又非法拘留十五天,后又被劫持到會寧縣政法委和公安局在會師鎮舉辦的洗腦班強行洗腦十五天,之後又被逼到政法委強迫洗腦。后便被調出公安局並停職。在此期間政法委、公安局經常找他威脅、辱罵他。

二零零零年五月陳仲軒到鄉政府上班,其間縣委副書記、政法委書記溫德慧、鄉書記王勤國多次威脅、辱罵,派出所所長李永剛(現任會寧縣公安局國安大隊隊長)經常騷擾、恐嚇,並常年非法監聽他的電話、監視他,幾乎沒有人身自由。

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四日陳仲軒和妻子韓秀芳向當地中川鄉民眾講真相時,被中川派出所和會寧縣公安局國保大隊綁架。妻子被非法關押在白銀看守所快一年了,陳仲軒被迫害流浪在外,有家不能歸。

陳仲軒自述說:「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四日晚九點多鍾,我和妻子韓秀芳乘坐私家車途經會寧縣中川鄉高廟村境地時,突然有輛轎車橫行公路正中擋住了我們的去路,並急速從車上衝出四、五個手持鋼管鐵棒的不法人員將我們包圍,野蠻地堵住我們的車門不許下車,僵持一個多小時左右,會寧縣公安局國保大隊隊長李永剛等幾人身著便衣來到車前打開我們乘坐的車門,在沒有說明任何法律依據和沒有出示任何法律手續的情況下,強行給我妻子和車上乘坐的其他人戴上手銬綁架到中川派出所,非法拘禁到九月二十五日上午,之後又將我妻子等人劫持到會寧縣公安局,當天強迫我妻子帶路非法抄了我們的家。」

「會寧縣公安局對我們家的非法侵害,不僅使我們身心受到摧殘折磨,同時嚴重傷害了我家其他的成員。會寧縣國安大隊非法抄家翻箱倒櫃,象土匪一樣把家裡弄的一片狼藉,如今我妻子被非法關押,我被逼有家不能回,我八十多歲的老母親被驚嚇得卧床不起,無人照看,吃不下飯,睡不著覺。我原本好好的家如今這樣,這都是會寧縣國保大隊對我們夫婦迫害造成的嚴重後果。」

妻子仍然被非法關押

妻子韓秀芳,現年五十歲,修鍊法輪功以後,她時時按照「真、善、忍」嚴格要求自己,修心向善,做事處處為別人考慮,在修鍊中不知不覺各種病都奇迹般消失了,身體健康了,精神升華了,人也樂觀開朗了,說話總是笑呵呵的,家庭從此也和睦了。鄰居都說她是非常好的一個人,周圍人也都稱讚她是個大好人,凡是認識她的人都知道她是非常好的一個人。在母親、婆婆的眼裡,她是個孝順的孩子;在丈夫兒女們的眼裡,她是個賢妻良母;在朋友眼裡,她是個樂於助人的好朋友;在晚輩的眼裡,她是個慈愛的長輩。

古人云:百善孝為先。韓秀芳對八十六歲的婆婆極盡孝道,婆婆在城市住不習慣,和嫂子住在農村,常常一人在家。韓秀芳就經常抽時間回老家去看望老人,每次回家都給老人買很多吃的用的,又幫助干農活,臨走時還得給老人家蒸一鍋饅頭,留足零花錢。

如今韓秀芳被非法關押,陳仲軒被逼有家不能回,老人被驚嚇得卧床不起,整天盼兒以淚洗面,吃不下飯,睡不著覺,全靠親友的幫助才能勉強度日。

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八日,會寧縣法院對法輪功學員韓秀芳、何玉瑚、金銀武、馮彩虹非法開庭,家屬從北京請的正義律師從法律角度辯護,不但證明法輪功學員無罪,更從法律角度證明法輪功學員的所有行為都是受到法律保護的。面對正義律師,法官啞口無言。

辯護律師說:面對皇帝的新衣,並不需要高深的學問,只需要普通人的良知和勇氣,如果面對邪惡保持沉默,就是邪惡的幫凶,無論什麼理由,將明知無罪之人判決有罪,既是涉嫌犯罪,又愧對自己的良知。請各位法官尊重公民的憲法權利,承擔起應有的歷史責任,敢於直面現實和自己的良知,實踐法制精神,判本案被告無罪予以釋放。

辯護律師還說:檢察官和法官是維護社會公平和正義的最後一道防線,是公民的希望所在,當然,法律是要的,命令也是要的,而且都應該嚴格遵守。但法律和命令,歸根結底是為了維護人類的良知和正義。

被反覆搶劫的家

九九年迫害發生以前,陳家有十幾人修鍊法輪功,「七二零」以後遭到了會寧縣公安局、四方鄉政府瘋狂抄家、搶書,就連果園的樹股子都被警察和鄉政府人員摘吃果子時折斷了,杏子被打得滿地都是,一片狼藉。

二零零四年夏,會寧縣公安局國安隊長王彥彩、曹廣新等多人欺負陳家媽媽年紀大,砸門撬鎖,翻箱倒櫃,找不到有關法輪功的東西,便偷拿走老人的錢,甚是可惡。中共國安的行為跟土匪沒有什麼區別。

二零零一年九月,會寧縣公安局國安隊長王彥彩、曹廣新驅車追趕到了一百公裡外陳仲軒的妹妹陳淑嫻的娘家,向七十多歲的老母親追問陳淑嫻的下落,老人不知道又發生了什麼事。後來老人才知道陳淑嫻被迫害而流離失所。當時陳淑嫻年幼的兒子剛剛五歲,這一分別就是五年。

二零零七年十月份,公安局惡人夥同大溝派出所和本地村委會人員非法抄陳仲軒媽媽的家,抄走了大法書籍。每有什麼風吹草動,警察就帶一幫打手抄老人的家。

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五日,會寧縣公安局國安大隊長李永剛領著二十幾個警察非法抄了陳仲軒在縣城的家,搶走了大小共十個存款折(存款折後來在催要下歸還),同時搶走了珍貴書籍、物品等。

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四日以後,公安局惡人夥同大溝派出所警察又到陳仲軒媽媽的家騷擾,對老人說是到你家轉一圈,在家裡東瞅瞅,西看看。一個八十多歲的老人,遭受了中共邪黨長期的騷擾等迫害,身心受到巨大刺激。

大妹被迫害家庭破裂、獄中超強奴工緻病

陳仲軒的妹妹陳淑嫻,四十七歲,九九年「七二零」到省里上訪被無理罰款。二零零一年因講法輪功真相,被會寧縣國安惡警曹廣新、城關派出所周國壁等人綁架到城關派出所。為了逼迫陳淑嫻說出真相資料的來源,國保大隊隊長王彥彩、惡警曹廣新、城關派出所武小霞,採用罰站、不許睡覺、毆打等方式折磨陳淑嫻兩天兩夜。惡警曹廣新竟抓住陳淑嫻的頭連續撞牆數次並狠踢幾腳,致使陳淑嫻當場暈倒在地。陳淑嫻后被公安局非法勞教一年半,但走脫流浪到銀川。

二零零二年八月十八日晚,陳淑嫻掛真相橫幅時,被銀川市公安局新城分局非法抓捕,關押在銀川市看守所。看守所惡警每次提審后都把她折磨得無法走路,但惡警仍逼迫她干重體力活,干不完分配定額就不讓吃飯。十一月十八日,陳淑嫻被銀川市新城局檢察院非法逮捕。

陳淑嫻在被非法關押期間,丈夫由於不堪惡人的逼迫,與她離婚。會寧縣法院工作人員妥玉英(女)(罹患癌症,在痛苦中死去。臨死前,一絲良知向親朋懺悔,是自己迫害大法才遭此報應。)、苟學思(男)等人辦此離婚案時,家產分文未判給陳淑嫻,致使陳淑嫻一無所有。

銀川市公安局「六一零」法院與會寧縣公安局「六一零」將陳淑嫻非法判刑三年半,關押在銀川市女子監獄。

在監獄,陳淑嫻每天被迫超強度做縫紉,得了眼病,淚管堵塞、毛囊發炎、右臉部萎縮。惡警見她痛苦不堪就欺騙她:只要轉化,就給她治療、上報減刑、讓她回家。後來陳淑嫻看清了惡警偽善的一面,表示自己要堅持信仰,結果監獄變本加厲的折磨她。在她身體狀況越來越差的情況下,強迫她繼續干縫紉活。在她被非法關押的三年中,惡警一次都沒讓她見探望她的親人。

在銀川市女子監獄其間受到了獄警等惡人的酷刑折磨。詳見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九月一日文章「甘肅省法輪功學員陳淑嫻遭迫害經歷」。

二零零六年二月十八日刑滿該出獄了,她哥哥陳仲軒來給她送衣服、看她,準備接她回家。監獄沒讓她見哥哥,也不讓往裡送衣服。之後才知道監獄給她家所在地甘肅「六一零」打電話,說沒有轉化要求繼續洗腦。會寧縣「六一零」的康映祥和會寧縣公安局國安隊長貟平把她送到蘭州市龔家灣洗腦班繼續關押洗腦迫害。

二零零六年秋,陳淑嫻回家。只好和八十多歲的媽媽一起生活。此時的陳淑嫻已骨瘦如柴。但惡人並沒有因此而停止對她的迫害。零七年十月份,惡人非法抄陳淑嫻媽媽的家,抄走了大法書籍。每有什麼風吹草動,警察就帶一幫打手抄老人的家。

小妹遭吊刑冤獄三年 又遭惡警騷擾

陳仲軒的小妹妹陳潔,四十二歲,於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前往銀川市看守所給姐姐陳淑嫻送衣物,在返回時被跟蹤,於十六日中午被惡警抄家,抄走了三箱真相資料、光碟、彩印不幹膠等資料,存摺一張(約四萬八千八百元),手機及所有證件。惡警把她帶到大隊后,用包著膠皮的電棒劈頭蓋臉的毒打她,並且大罵:「打死你們就象踩死一隻螞蟻,看一會兒交到另一個地方別人怎麼整你。」

另外還把三個無辜的世人抓走,其中兩人被折磨得血肉模糊。她們被市局公安一處「六一零辦公室」主任張安忠帶走。

晚上,政委張勇開始對陳潔非法審訊。開始張勇試圖用偽善的一面瓦解她,未達目的。張勇又使用金錢誘惑她,承諾她說,如果說出資料來源,就給她房子,給她工作,並按勞取酬(即如果出賣大法弟子,按出賣人數給酬勞)。惡警還是沒有達到目的,便開始酷刑折磨,把她吊在由四根鐵管子支起來的吊刑用具上,用鋼絲鞭子抽打。惡警餘光齡給她用刑三天三夜,不允許她吃飯喝水,還說:「不說出資料來源,無休止的吊下去。」邪惡十人一班輪流折磨她,惡警邢春花還破口大罵,對她拳打腳踢。惡警張安忠說:「你姐姐金剛不動,我看你有多硬?」之後惡警又把她送往會寧縣公安局。會寧縣公安局又對陳潔非法拘留十五天,之後流浪在外。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八日,陳潔被蘭州市國家安全局非法拘留,非法關押在甘肅省國家安全廳看守所。二零零五年四月七日被非法判刑三年,送甘肅省女子監獄迫害,其間受到了非人的折磨。家人看望時不許接見。

二零一一年九月陳仲軒被迫流離失所,會寧縣政法委、610、國安為了非法抓捕陳仲軒,它們就跟蹤陳潔,說只要找到了陳潔就能找到陳仲軒。陳潔當時在蘭州打工。會寧惡警就和當地的國安特務有計劃的跟蹤,並在陳潔租房的樓上安了監控器,僱用保安偷攝與陳潔來往的人。

二零一二年四月九日上午,在蘭州市安寧分局政保大隊史懷忠的授意下,轄區十里店派出所一夥惡警非法闖進甘肅省委黨校家屬院「小支」小百貨商店,非法抄走電腦等物品,將甘肅省會寧縣法輪功學員陳潔劫持上警車后,至十里店派出所非法審問,無果後放回。隨後會寧國安領上會寧縣四方鄉政府的幹部和大南村委會的人趕到十里店,沒有找到陳仲軒。惡人真是窮兇惡極,喪心病狂的要置人于死地,到處找陳潔,沒有找到后便灰溜溜的帶著那一幫人回去了。至此,陳潔也成了他們迫害的目標。

九旬老母失去依靠

陳仲軒的媽媽由於在城市住不習慣,便住在農村,他經常到老家去看老人。二零一一年九月,陳仲軒被迫流離失所,妻子被非法關押在白銀看守所,二零一二年四月以後陳潔又被國安騷擾,有家不能回。現在,老人無依無靠,只有一個人在家凄慘度日。

江氏與中共政治流氓集團冒天下之大不韙,利用其操控的媒體,對法輪功進行妖魔化的仇恨宣傳,並挾持整個國家的暴力機器和一切社會資源鎮壓法輪功,對法輪功學員推行「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等滅絕政策,使用上百種酷刑摧殘法輪功學員,給廣大社會民眾和無數家庭造成了巨大的痛苦和災難,目前,據不完全統計,已被證實有3804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未包括被中共活摘器官滅跡的人數),全國被非法判刑的法輪功學員有上萬人,被非法勞教的人數超過十萬人,至少數千人被強迫送入精神病院受到破壞中樞神經藥物的摧殘,大批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到各地「洗腦班」遭受精神折磨,更多人受到所謂「執法人員」的毒打、體罰和經濟敲詐,受到株連的人不計其數。這還不算,邪黨竟犯下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罪惡: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被中共活體摘取器官,然後高額販賣牟取暴利焚屍滅跡,中共其罪之大,在人類歷史上空前絕後,古今未有!

責任編輯:石緣


明慧圖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