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擊埃博拉疫情 需長期關注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4年11月16日訊】新聞週刊(449)好,現在我們來關注埃博拉疫情的相關情況,美國內布拉斯加州醫學中心,接收一名來自塞拉利昂的埃博拉病毒感染者,是一名當地的外科醫生,同時持有塞拉利昂國籍和美國永久居民身份,成為美國醫院收治的第二位感染埃博拉的外籍人病人。

2014年2月份起,肆虐在西非的埃博拉疫情,是自1967年發現埃博拉病毒以來最嚴重的一次疫情暴發。在這一疾病引起的全球性危機面前,國際社會如何才能有效遏制埃博拉的蔓延?而本次「埃博拉」病毒的跨國感染並且進入發達國家和地區,造成了對「埃博拉」控制的難度。無人可以預測「埃博拉」何時結束,也沒有人能夠預見下一個新的病例會在何時何地出現。

11月13號,利比里亞總統艾倫•約翰遜-瑟利夫宣佈,解除該國因埃博拉疫情而實施的緊急狀態。利比里亞總統說,全國15個縣,有10個縣在七天內沒有發現新的埃博拉病例。不過,這不代表防治埃博拉的行動結束。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最新公布的數據顯示,三個疫情最嚴重的國家中,利比里亞和幾內亞感染人數正在下降,但塞拉利昂卻直線上升。另外,馬里的疫情也在惡化。

世衛組織發言人法德拉•查艾比(Fadela Chaib):「我們仍然必須提高警戒,因為埃博拉病毒變化的非常快。」

無國界醫生組織表示,將在西非的幾內亞和利比里亞,進行埃博拉病毒療法的臨床試驗,首批試驗將在12月啟動。

無國界醫生組織 ANNICK ANTIERENS博士:「目前沒有任何治療方法,唯一能做的就是尋找有效的藥物,而這些藥物已在實驗室或動物測試中有效果。」

無國界醫生組織表示,首批提供3種可能的治療方法,將有數百名病患參與試驗,初步結果可能於明年2月面世。如果治療開始出現明顯的結果,可能提早結束試驗。

這些臨床試驗,將在無國界醫生位於幾內亞和利比里亞的醫療中心進行,目的是為了測試美國研發的藥物布林西多福韋(brincidofovir)和日本研發的法匹拉韋(Favipiravir),並觀察用康復者血漿治療感染者的情況。

研究人員表示,這些臨床試驗給患者帶來希望,但沒人能保證這些療法是否奏效。

而在塞拉利昂方面,有醫生說,一些以為沒救了的人已經好轉並走了出去。

塞拉利昂醫生 CAPTAIN KOMBA SONGU-MBRIWE:「他們有些已經奄奄一息,狀況非常糟糕,我們已經盡力而為。我們給他們輸液以及社會支持,現在他們已經擺脫了埃博拉,我認為這是非常重大的變化。」

塞拉利昂的埃博拉病毒倖存者,從治療中心出院後,重新啟動他們的日常生活。

埃博拉病毒倖存者 HAWANATU卡馬拉說:「我當時病得很厲害,最初的兩個星期裡我非常虛弱。我的全身疼痛不已。我無法站立,坐下,也無法吃東西。我每天只能吃進去很少的量。兩週後,我好了很多,然後他們讓我出院。」

11月13號,聯合國埃博拉應急特派團負責人班伯裡(Tony Banbury)和秘書長埃博拉問題特使納巴羅(David Nabarro),在聯合國紐約總部匯報了抗擊埃博拉疫情最新進展情況。

納巴羅說,一個月前他在進行埃博拉疫情的通報時表示,埃博拉是一個艱難的公共衛生挑戰,而今天他欣慰地看到,在社區、國家和國際社會的共同努力下,抗擊埃博拉疫情出現了積極進展,這種積極需要繼續保持下去。

聯合國埃博拉問題特使納巴羅:「證據表明,人們通過改變自己的生活和習慣模式,可以幫助降低他們受到感染的風險。這種以人為本對埃博拉做出的反應,對於促成疫情出現積極變化發揮了重要作用。這種情形並不是隨處可見,目前也只是在西非的部分地區可以看到,這種局面的出現是得到所在國家和國際社會的強有力支持的結果。」

雖然這次疫情突顯了世界上社會和經濟不平等狀況持續加重的危險。但是,聯合國埃博拉應急特派團負責人班伯裡表示,面對埃博拉疫情帶來的嚴峻挑戰,最讓他感到樂觀的是人類所體現出的不屈不撓的精神。

11月15號,G20經濟體的領袖們將抵達澳洲,參加布里斯本高峰會。全球發展集團樂施會呼籲G20領導人採取「緊急行動」,以幫助遏制埃博拉病毒。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