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官媒蹊蹺曝光深圳海關窩案按崗分贓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4年11月18日訊】今年年初,在对在深圳沙頭角海關旅檢四科辦公室的一場突擊行動中,辦案人員當場查獲108萬元賄款。日前,中共官方媒體突然蹊蹺曝光深圳沙頭角海關人員與走私分子內外勾結,共同打造「分工明確」、「管理科學」的腐敗鏈條的一些詳細內情。外界猜測,這或許是北京當局要對深圳官場貪腐官員窮追猛打的跡象。

2014年元旦前後的一天,深圳鹽田區檢察院的偵查人員衝進了沙頭角海關,私運客與海關作業人員之間的權錢交易正在進行,被偵查員當場拿下。偵查員在現場抄獲很多賄賂的贓物,數額不菲的行賄現錢已被分裝到一個個信封中,將送往各海關作業人員的手中。

1月2日,鹽田區檢察院先對沙頭角海關旅檢四科5名作業人員以涉嫌納賄罪立案偵查。隨著調查的深入, 1月10日,沙頭角海關關長吳文奎與沙頭角海關專職黨委副書記陳銳全雙雙因為納賄被刑事拘留。兩名海關領導以及五名海關作業人員的被抄獲,掀開了沙頭角海關內部、上下級之間買官賣官,相互勾結,經過放縱私運聚財的內情。

據大陸媒體11月17日報導,披露了深圳沙頭角海關腐敗窩案的「集體淪陷」「按崗分贓」等內情。

據報導,在這起窩案中,走私車輛按次收費,小轎車1200元/次、商務車1500元/次,海關關員每人每月受賄至少幾萬元。深圳鹽田區檢察院反貪局辦案人員當場查獲108萬元。其中70餘萬元裝在多個信封內,每個信封上註明受賄人姓名及金額,信封內還附有紙條,說明行賄人姓名、放行日期、放行次數、金額。

經清點,其中屬於旅檢四科負責人鄭某某的44萬餘元,屬於副科長陳某某的6萬餘元,屬於副科長盧某某的近3萬元,屬於組長陳某的3萬餘元,屬於組長沙某的4萬餘元,屬於科員陳某某的9萬餘元。

報導稱,這樣的走私活動在社區居民中早已成「公開的秘密」,但監察部門卻表示在案發前「毫不知情」。

據披露,在沙頭角海關。參与關員與走私分子內外勾結,共同打造了一條「分工明確」、「管理科學」的腐敗鏈條。

辦案人員介紹,放縱走私已成為旅檢四科的集體行為,各環節實行「配合行動」,其中該科負責人要同意和安排,組長具有現場監督抽查的職責,現場負責的關員具體查驗放行。根據各自崗位所承擔的風險,按閘放行關員分得500元,當班副科長分得300元,該科負責人分得200元,其餘200元作為科室經費。

為了避免利益衝突,該科負責人將該科關員和走私車輛分別分為三組管理,每組組長單線聯繫該組所負責的走私車輛車主,走私車輛只能在自己聯繫的那組關員當班時走私貨物。

查獲的物證顯示,行賄人記錄的走私清單詳細列明了放行日期、放行次數、「好處費」金額,並且每10天向該科關員結算一次賄賂款。而現場查獲的信封內的70餘萬元,僅為10天的賄賂款。

旅檢四科的8名關員被檢察機關陸續立案調查。案發後不久,沙頭角海關關長吳文奎和專職黨委副書記陳銳全也隨即因涉嫌「賣官買官」而被檢方調查。

據稱,案發前的中英街,走私分子當街裝車,旁若無人,走私在中英街社區居民中早已成為「公開的秘密」。中英街社區居民說,「最猖獗的時候,好多車停在路邊,在我們眼皮子底下裝貨,根本不怕我們看到。我們都知道哪些人、哪些車在走私。」

報導披露,當地社區居民也曾不斷向有關機構反映這些情況,但舉報往往石沉大海,而舉報電話已成通風報信的工具。

蹊蹺的是,深圳海關監察部門竟然表示,對關員參与走私「毫不知情」,直至旅檢四科被一窩端才「恍然大悟」。

據了解,深圳沙頭角海關涉嫌放縱走私窩案牽出的沙頭角海關原關長吳文奎,因受賄35萬元已於今年9月被判有期徒刑10年。

於此同時,沙頭角海關窩案目前在案的四名行賄人均已開庭受審,涉及行賄金額共計約38萬元,其中兩名行賄人已分別獲刑一年三個月和兩年。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