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滬港通」啟動 官方熱民間冷?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4年11月18日訊】【熱點互動】(1237)「滬港通」啟動 官方熱民間冷:中國國內股市信息劣勢,中共封網,不及香港信息開通。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期的《熱點互動》直播節目。11月17日,「滬港通」正式啟動,兩地的投資者可以直接進入對方的股市。開通首日,境外投資者大舉買入中國股票,而中國內地的投資者對香港股票卻不甚熱情。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投資差異?作為開放市場的舉措,「滬港通」對中國大陸的資本市場會有什麼樣的影響?今天我們請來時事評論員杰森博士為我們作些分析解讀,杰森您好。

杰森:您好。

主持人:節目的開始,我們還是先來看一個新聞短片,了解一下「滬港通」首日的交易情況。

一聲鑼響,香港和上海股市首先互聯互通。這個中港兩地官員雲集的開通儀式,吸引了過百名中外媒體採訪,但現場保安嚴密,記者雨傘也被扣留。

外界預期「滬港通」兩地的額度,在當日開市後快速滿額,不過,市場表現相對冷淡,尤其是南下購買港股的「港股通」反應冷淡,只占17%的額度。

香港瑞信董事總經理陳昌華:「北上的單大,是機構投資者的錢,南下的小投資者,中國散戶,散戶如果真的形成一個觀點,下來(炒)勢很厲害,大家都不想做第一波。」

記者在中環街頭隨機採訪香港和中國股民,發現對「滬港通」不熱衷。

大陸股民:「因為不熟悉,我們覺得做熟悉的比較好,將來看情況再考慮。因為目前點位不是很適合進入,因為該炒作的有關港股通股票,現在已經炒作比較高,已經是高位了,現在進入估計風險大於收益。」

香港股民:「因為沒有了解情況,沒有時間了解清楚,了解買賣。」

恆生指數一反之前大升的預期,收市倒跌290點,其中港交所更跌4%。

主持人:杰森,我們看到新聞中講到這兩地的投資差異,等一下我們來分析一下這個原因。但是能不能先請您介紹一下,這個「滬港通」它作為一種投資的概念,它是怎麼樣一個運作?簡單介紹一下,誰能買?能買多少?

杰森:「滬港通」包括兩個方向,有一個叫「滬股通」和「港股通」。所謂「滬股通」就是說以前上海的股市,你只能在上海註冊,成為上海的股民,然後才買上海的股市。很多時候你註冊上海的股民,你必須是中國公民或其他一些被批准的外資機構才可以。而香港股市是國際股市,誰都可以在香港投資,很多國際資金也在香港駐留。它提供了一個可以通過香港的機構到上海投資股市,去買上海的股票,把上海股市向國際開放了一部分,這就叫做「滬股通」。

那麼同樣的道理,國內的股民原來是沒有資格去香港買股票的。香港有一些國際的機構,也有一些香港本地的機構,就是上市公司。中國股民可以通過上海證券商到香港去買,這樣就叫做「港股通」。那麼兩個「通」合在一起就是「滬港通」。

當然它有一些限制,最開始是總交易,從中國大陸去買香港所有股票的總量不能超過2,500億;從海外去買上海的股票,總量不能超過3,000億。這個數字聽起來好像很大,其實這個比例很小。你比如說3,000億對於中國上海整個市值來說是1%,所以比例相對很小。

而且每天有交易額的限制,比如你到上海每天不能買入超過130億人民幣的股票,有這些限制,而且也不是上交所幾千個公司都可以買,你只能買568個規定比較大的。香港這邊也不是個個都能買,你只買能其中268個被選中的企業。所以企業每日交易量、總交易量都有限制,所以不能說是真正的「滬港通」,只能說是「滬港洞」,只是打一個小洞。

主持人:好像說中國的投資者他有一個要求?

杰森:對,至少你開戶的帳戶要有50萬人民幣,這個要求其實大概只有0.85%的中國股民能達到這個標準,而滿足標準的中國股民對「滬港通」也是反應非常冷淡。要求開通這個業務的,滿足標準的也只有10%的人要求開通,所以整個來說中國民間對這個不是非常看好。

主持人:您覺得為什麼呢?

杰森:我覺得(剛才)新聞短片中的訪問滿多普遍性的,中國大陸股民其實如果真的有50萬資金,他已經是有點經驗的,他知道在中國國內,對於香港的股市,甚至外面的股市,他是沒有很足夠的信息量的。他知道因為中國是在一個防火牆之內的,很多國外的信息他不能瞬時間得到,在股市上幾秒鐘就可能是一個巨大的不可預測的損失。所以中國網民對於這點,自己處於信息劣勢是看得很準的。

另外,中國股民通常容易做短線,中國股民是把股市作為炒作的手段,他愛做短線的,而國際上的股市往往是有做長線的因素。所以說中國的股市對於做短線有一些保護,比如說今天買第二天才能賣,而且有個漲停,只能漲10%,超過10%你得停,不能再漲了,就給你停板了。

那麼國外沒有這樣的限制,它允許短期有大範圍的跌宕,當天買當天賣,而且上漲沒有侷限,下漲沒有侷限,可以買空賣空,這樣的一系列操作使得股市短期會非常跌宕。

主持人:所以它這種操作中國股民不喜歡。

杰森:這樣操作,中國股民往往很畏懼這種上下跌宕的,因為他喜歡短期運作。種種各方面因素促成了中國股民對這個事情是持觀望態度的。

主持人:為什麼香港這邊的境外投資者對於中國的股票需求還是蠻大的?

杰森:這主要是跟屬性有關,中國股市是以散戶為主要代表,絕大多數是散戶;而香港是一個成熟的股市,它是以投資機構為主要的,80%的投資人在香港的股市是投資機構。

投資機構事實上是兩面性,投資機構第一,它覺得自己知識面很廣,對於中國東西覺得了解,它覺得了解,並不一定真的了解;第二個,很多投資機構拿別人的錢運作,所以它不像中國股民對自己的錢很珍惜,它就是博風險,追求高利潤。

主持人:我看分析說很多對沖基金很躍躍欲試。

杰森:對,對沖基金是非常典型的用風險博利潤的,因為對這些操作人員來說,如果有高的利潤,他的年終獎金就很高:如果賠了,他年終獎金損失的也不是特別多。上限無窮下限有限,這些機構往往願意去做風險投資。中國大陸的企業以前它有些企業買不了,這時候能買了,它就在炒作中國概念股這樣的概念,以中國概念這樣的機制進去買中國一些在海外買不到的。

主持人:對於這些機構來說,它認為這還是有利可圖的一個時機?

杰森:對,它認為至少短期是一個可炒作的因素。

主持人:如果這樣通了之後,畢竟這是屬於一個比較新的機制,所以對於兩邊的股民來說,對方的股市都是一種比較不熟悉的環境,這其中有什麼樣的風險?能不能給分析一下?對於兩邊的風險。

杰森:對於大陸的股民,我剛才談到了,信息劣勢這是第一大風險,中國股民他對於……

主持人:他想要投資香港股票的話。

杰森:香港股票,對於國際的經濟大環境,對於國際公司具體的操作、運作還有一些概念,最基本的概念。而他在信息上是屬於劣勢的,因為畢竟很多時候,你在中國上谷歌搜索都是不利索的東西,有的時候最基本的像推特或facebook等等這些東西,很多信息是這樣子傳遞的,但你卻沒有拿到這樣的信息的機會,這樣的話,很多股民對於這個信息他是處於劣勢,這是一個問題。

第二個就是香港的股市運作,剛才我說了,它短期的跌宕性要遠遠大於中國股市短期跌宕性,它事實上是迎合了海外長期投資這樣一個概念,短期跌宕它不在乎,因為我是投資十年的,所以對於大陸股民來說,這一點他心裡是承受不了的。

主持人:這種風險不習慣。

杰森:而對於國外的投資人,事實上國外的散戶、香港的散戶也是非常謹慎的。第一最大的原因就是中國上市企業的透明度是個巨大的問題,而且它的財務可信度也是個絕大的問題。

中國第一類公司到美國上市,第二類公司到香港上市,很爛的企業,上市不了的,或者是個別的軍公企業它才到國內上市,而國內整個財務監管各方面可以算是國際上完全不能任信的,就包括到美國上市被美國直接監控的公司都可以作各種各樣的假,中國企業的帳務作假,這是全球都廣而告知的。

在這樣的情況下,你對於這個公司,你僅僅看它的帳務報表,它完全是形同虛設的,某種程度上講,你這個投資就是一種賭博。

主持人:其實對於這些機構來說,它也是面臨同樣的問題,同樣的風險。

杰森:這就是我說的,它們就是在賭,賭這樣的一個概念,從這兒博一個利益,就是這樣一個概念。它對這個能了解多少呢?中國本身證監會對這個上市企業能了解多少呢?這就是個巨大的問號。

所以往中國投資最大的因素、危險,就是那邊實際上不是一個投資的環境,是一個賭博的環境,其實很多外面機構進去,在這個時間跳進去,也是想賭這一把。中國是個賭場,這個賭場不適於長期投資的,對於很多需要長期投資的機構,它不會那麼積極進入的,都是那些對沖基金在高風險、謀高利潤的情況下,它賭一把進去的。

主持人:我覺得對於一些機構來說,它畢竟是比較有經驗的,它會不會盯住,比如說像現在一開始一些股票像伊力被炒的很火,還有茅台酒,這是不是有一些股票它覺得不論你的環境如何,你這些東西的牌子一直在,我是可以牟利的?

杰森:畢竟港股「滬港通」以後,以前在香港買不到的一些股票,比如茅台,它事實上是有機會讓海外資金進去的,如果有一個海外公司它長期評估說茅台在這次反腐之後還會再漲一些,它也許就買這個,買你現在的反腐,是短期的,買這個概念,它也可能會去買茅台。這就是一個投資理念的問題。那麼這一點我們不作評論,我們只是宏觀的去說。

中國股市的透明度,它的企業帳務的可信度是遠遠差於香港和美國的,這也就是為什麼香港有些評論員把香港股市叫作「清水」,把上海股市叫「濁水」,這是一個公認的事實。

主持人:聽您剛才這樣的分析,是不是可以這麼理解,進入中國股市的錢,一直會多於從中國股市投向香港的錢?也就是說它這樣一個「滬港通」之後,實際上客觀的效果是說可能會有大量的錢進入到中國的股市,但是它未必是為了讓你國內的投資者去境外投資。

杰森:我感覺從最開始它可能能預見到這一點,其實這個東西在「滬港通」開始之前,很多人已經預測到了,因為國內和國外投資人的屬性,國內以散戶為主,國外以機構為主,這樣的屬性,很多人已經預測出來這樣一個結果,就是開通以後,北上的錢遠遠可能多於南下的錢。所以很多人認為「滬港通」有讓海外資金把現在死氣沉沉的國內股市攪動得激烈、活跳一些的目的在裡頭。

主持人:說到這個目的,也有一些分析認為,畢竟它是開通市場,所以它對於中國國內的資本市場走向成熟,包括做一些改革是有好處的。您怎麼看這種觀點?它能對國內的資本市場起什麼樣的影響?

杰森:當然通了以後肯定是比完全堵得死死的要好一些,而且有人也預測是不是這只是第一步?但是我自己看到的,事實上它是中共創造出來的一個問題,自己把自己的人民封在國門之內,同時把國外的投資封在自己的股市之外,創造出來這樣一個問題,這時候它再去鑿一個洞,把這個洞叫作改革。

其實我的感覺中共很多事情都是這麼一個狀態,就是說沒有問題,如果你正常的按一個自由經濟的方式走,一開始你就可以走到一個比較開放的環境。

但是中共沒有那麼走,中共以控制為主要的目的,它為了控制中國百姓的資金的流向,為了控制對於中國股市圈錢的能力,它把很多東西制約住了。然後改革的話,它顯示自己發展的方式就是打一個小洞,讓這個小洞來體現自己的改革進步。

但是我們也知道這個事情本身,它從量上、從它交易的各種限制,和它本身一系列的不便利情況,可以看到它遠遠不能給中國的金融體系帶來實質的變化。

因為第一,數量上很小,往中國走3,000億,3,000億,好像老百姓聽了這數字很大,但是對於中國這麼龐大的一個市值,對於整個現在中國這個經濟規模來說的話,3,000億幾乎是杯水車薪,根本不能解決任何問題。

中國任何一個項目、很多項目都是遠遠大於3,000億,任何一個政府撥款都超過3,000億。所以說它本身概念上的意義遠遠大於實際這個金融數字引發的這個意義。

主持人:也就是說您覺得中國這個資本市場還不太可能像西方資本市場那樣的有獨立的監督體制,或者這種開通、開放的,或者至少能夠讓它更加透明一些的可能性?

杰森:您是說中國應該怎麼做?您的意思是說中國?

主持人:比如說國外的投資環境和資本市場,它是有這種獨立的監督。

杰森:對,事實上股市是個誠信體系,股市的基準是個誠信體系。而政府在股市中它扮演的是一個調控者、監督者,是個裁判員的作用。

那麼就比如說美國證監會,它制定一系列的規章制度,然後很多上市企業你必須要接受讓人信任的財務機構的監察。同時,任何上市公司你得把你所有的風險定期向美國交易監控機構匯報。

那麼這樣的話,每一個數據大家是信賴的,因為它有個誠信的體系在那兒。你匯報的這個風險大家是信賴的,如果你匯報的東西不真實,有獨立的法律體系來制裁你,讓你賠償。

主持人:而且好像還有一些分析師(Analyst),他們每一個季度都要跟你公司開會。

杰森:是啊,這就是一種幫助,這些Analyst看到你公司的數據以後,一般投資者沒有這樣的時間的話,他幫你分析,然後把這個消息公布出來。他的分析事實上是幫你,基於一個準確的數據、準確事實的數據和他上報的信息,幫你把這個信息消化一下,讓你更容易拿到核心的內容。

但是在中國這個問題就是很複雜,第一,它這數據讓你覺得不保證;第二,它的政府是一個裁判員,同時它又是參與者,因為大量上市的黨企、央企,事實上是中共核心利益所在。那麼中共利用股市一次一次的給這些企業圈錢,這是眾所周知的。

主持人:就是沒有人去audit它是吧?

杰森:對,中共本身占有所有的金融體制、監管體制,它又占有法律體制,所以它能在裡頭圈錢,同時它又是管理者,又是一個控制者,它又是制定者。所以說中國的股市是一個政策股。

為什麼中國經濟怎麼動,股市變化不大;但是政策出一個,股市上下跌宕得很厲害?就是因為中國它實際上是一個政策市,那麼這個政策市本身也是中國投資的一個巨大風險,因為這個原因使它不能成為一個真正國際意義上的融資環境。

主持人:就在我聽來「滬港通」似乎就是這個錢是通了,但通到中國這邊之後就掉進一個就看不見的黑洞,或者是一個比較不透明的這麼個體制吧。

杰森:對,它其實就是賭博的載體,某種程度上講,不是你可以計算的一個投資方式。它更多的是一個我對於你報的數據信50%,用這個50%,就像5張牌我看到2張牌,然後我猜其它的幾張牌,我賭一把。其實很多中國的投資是有這樣的一個意義在裡頭。

主持人:那我們先跟觀眾朋友說一下,今天我們是《熱點互動》直播節目,如果您有任何觀點想表達,或是有問題想提問,您可以打我們的電話,電話號碼是:646-519-2879;中國大陸的觀眾也可以打我們的免費熱線電話:950-403-33999,接通之後再撥:899-116-0297。今天我們的談話的題材是「滬港通」這樣一個新的,中共推出的經濟政策。

杰森,我還想問一下,畢竟它是「滬港通」,所以談完對中國的影響之後,我們來談談對香港的影響。當然有很多人分析說這樣的一個舉措它是鞏固了,或者加強了香港作為國際金融都市的地位。但是香港本土也有一些表示很憂慮的聲音。您怎麼看這樣一個金融政策對香港的影響?

杰森:其實我自己的分析是弊大於利,可以這麼說,我們從第一天的交易額也可以看到,北上的資金,從香港到上海的資金,17倍於或是很多倍於南下的資金,換句話說,它對於香港股市有抽取資金這樣一個直接效應在那兒。而且我們未來看這個方式也不會有大的改變,因為從兩邊股市、股民的屬性,可以看到這一點。

是不是因此能更加使香港成為中國的一個窗口呢?這個因素我覺得也有點牽強。因為本身來說,國際上、歷史上到香港投資,其實香港已經成為整個中國的一個國際門戶了。

主持人:但是它的意思,你要想到中國投資,你又必須只能經過香港,這樣會不會吸引更多的資金呢?

杰森:但是這個資金只是過門,穿堂過的一個過程。而且我們可以看到,它的限制量非常非常小,未來有多大,我不知道。但是至少現在北上資金3,000億,3,000億這個資金實際上是一個很少的量。這個量,大家都知道口子這麼小,不可能很多人紮進去,引來很多很多資金進入香港。

而且與此同時確實有稀釋香港投資環境的因素在裡頭,畢竟上海和香港通了以後,你如果口越大的話,越來越成為一體。一體的話,稀釋原來香港獨特的中國世界前頭堡這樣一個概念,並藉著香港這樣一個概念,把上海推到世界的前頭了。

主持人:所以有人評論說是清水和污水這樣一通。

杰森:使得香港整個股市的投資透明度也在損失,因為畢竟你投到香港的錢有一部份如果走到上海的話,上海帶來的風險也給你在香港整體投資帶來了一定風險。

主持人:其實也有一些人對「滬港通」有反對意見,其中一個反對意見是認為港元和美元是接軌的,但是人民幣因為大陸經濟體系的風險還不透明,所以很可能會進一步貶值。所以他認為說,你去買上海的股票實際上是把你的港元換成人民幣,這是不明智的。您怎麼看這種說法?

杰森:對。這是另外一個概念,這是談到為什麼香港不應該到上海去買「滬港通」這樣一個概念。其中一個論點就是說,這個人本身他很明顯是看強美元,看扁人民幣。因為香港的港幣跟美元是死掛勾的,美元整個浮動,香港是定好了比如八點幾這樣的概念,死掛勾的。

而人民幣現在跟美元雖然是軟掛勾,但是有一定浮動空間的,而且在2014年之前,人民幣對於美元是持續上漲的,多少年都在上漲。但是自從2014年今年開始以後,我們看到一個趨勢,隨著中國人民幣的出口,中國的出口沒有像以前漲得那麼快,而國際的熱錢也逐漸從中國離開,人民幣和美元未來的趨勢變成了可升可降,不是歷史上無懸念的上漲。

這個人的觀點就是說,如果你現在把港元相當於美元去買上海股票的話,你就等於把錢換成人民幣,即使將來你股票上有收益,如果人民幣貶了,你其實也相當有損失。就是說你有雙重風險,一半是承擔上海國內股票的風險,同時又承擔人民幣可能下跌的風險。這是一個觀點。某種程度上講是有一定的價值在。

主持人:您認為哪一種風險更大?

杰森:我認為股票的風險更大。因為我感覺至少在短期內,中共還不會讓人民幣出現暴跌,因為畢竟中共有三萬多億的外匯儲備,它有一定能力控制人民幣不會暴跌,但是這種風險是存在的,我們不能否認。至少在年初的時候,人民幣就陡然下跌了將近10%。

主持人:最後一個問題,上次我們談過中國經濟下滑的問題,不能說是經濟下滑,但是它增長的勢頭變緩,如果越來越緩的話,那也就說明它的經濟在越來越收縮,這個您覺得對境外投資者會有什麼樣的影響?

杰森:這是很大的影響,因為境外投資者現在繼續積極進入中國,就炒一個中國概念。中國概念,中國是什麼呢?中國快速增長這個概念。如果這個概念消失了,那麼炒作的基礎就不存在了。一旦炒作基礎不存在的話,很多投資人就會對這個不感興趣,北上的錢也會減少。北上的錢減少的話,因為「滬港通」而產生的上海股市短期的漲了百分之十幾這樣的概念,其實也就失去了一個支撐點。

主持人:那它會不會用更大的開通來進一步支撐它?

杰森:如果不存在中國經濟快速上漲的概念,你開口再大,大家也不會往那兒流的。所以某種意義上講,中國的經濟面,經濟增長這個概念還是會真正決定北上的錢的量。

我還是反覆說,統計局中共管著,它想讓統計局報什麼數字,統計局可能會。所以統計局別的什麼也看不見,中國任何其它數據看不見,它給你選5張牌,統計局可以給你任意選2張牌,讓你怎麼解讀,你真的不知道。

主持人:看來大家還是要自己能做出明智的判斷。

杰森:是這樣子。

主持人:謝謝杰森!我們今天把這個問題分析得還挺多的。我們也非常感謝觀眾的收看,下次節目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