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平:一個學者眼中的《九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中華民族曾經擁有輝煌璀璨的偉大文明,併為世界文明做出了巨大貢獻。然而,不幸的是,晚清帝制暮年曆經劫難,屢遭西方列強、俄國、日本野蠻侵掠,終究沒能正常走上自身的現代文明之路。更不幸的是,在救亡圖存之際,多數社會精英病急亂投醫,器物引進不見起色,制度改良和革命未有成果,於是錯將傳統文化診斷為病根,走上了舉世罕見最激進的反傳統文化之路。當時,各種激進思潮興起,「革命」、「個性解放」、「女性解放」成了時尚,傳統的家庭、家族、倫理秩序成了革命的對象。最不幸的是,西來邪靈共產主義乘虛而入,用一套極具欺騙性的階級鬥爭理論和解放全人類的承諾,迷惑了一批社會精英,從此開始禍害中華民族至今。

今天,中共給中華民族帶來的災難越來越為世人所知。作為一個關心中華民族歷史命運和未來走向的學者,不能不思考如下這些問題和困惑:中共為什麼能在中華大地興起?中共為什麼能發展壯大、建立政權、推行極權?在共產主義窮途末路、土崩瓦解之際,中共為什麼能度過「文化大革命」、「八九」學生運動等各種危機?在腐爛透頂、危機四伏、氣數已盡之際,中共為什麼反而給人一種末世中興、迴光返照、大國崛起的幻象?

十多年來,我閱讀了大量國內外學者的文史政經論著和民運人士的民主運動綱領,但都沒有對這些問題和困惑給出最令人信服的解釋和解答。中共自稱是歷史和人民選擇了中共,這在今天已經沒有多少人相信了,但其政治灌輸仍有一定影響。五毛文人和親共學者虛構編造的「中國模式」理論和「正能量」故事大多粗糙不堪,很容易被識破,但其輿論宣傳確有一定市場。某些自由派學者誤將中共極權歸因於中共編造的中國專制傳統,而無視中國的仁政傳統,或誤將中國經濟增長歸功於中共政權或其個別領導人,而無視於政府不作為和民眾創新才是中國經濟增長的根本原因。自由派的文史學者和社科學者,例如高華、楊奎松、沈志華、王奇生、楊繼繩等,爬梳披露了大量的史實真相和中共罪惡,也局部解釋了中共為何能興起並成氣候的真實原因,為人們認清中共的本質做出了重大貢獻,但囿於國內政治環境而不敢徹底說穿,或因為見識所限而不能徹底說透。

2004年11月大紀元發表的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第一次對所有這些問題和困惑給出了最令人信服的分析和評論。迄今為止,所有專家、學者都沒做到的,《九評》做到了,《九評》真正徹底說清楚了中共是什麼、中共為什麼能維持暴政。《九評》為什麼能做到?因為中共本身就是一個超驗的邪靈附體,不能只在世俗層面解釋它,必須站在超驗的、有神信仰的層面,才能揭開中共的畫皮,看透邪靈的本質,而《九評》正是站在超驗的、有神信仰的基點上,才會有「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的高度和見識。

九評》最徹底的揭露了中共的邪靈本質。中共曾自詡偉光正,但今天已沒有人再相信這騙人的謊言,偉光正成了人盡皆知的嘲諷。但是,中共到底是個什麼東西?卻沒有人把它說清楚。中共顯然不是一個正常人類的現代政黨,因為中共強制天真無邪的少年普遍加入它的少先隊,中共要求加入少先隊、共青團和共產黨的人必須對著血旗發下毒誓將其一生獻給中共,而任何一個現代政黨都不可能提出這樣惡毒的要求。共產黨的創始人馬克思信奉魔鬼撒旦,而《共產黨宣言》自稱「共產主義的幽靈」,這都說明共產主義並不是正常人類的學說,共產黨也不是正常人類的政黨,而是一個背後有著魔鬼操控的邪靈。有人說中共是個專制政黨,然而,中共豈止是專制?歐洲歷史的王權專制(有神權制約)、中國歷史的皇權帝制(有天道制約)或者任何形式的現代專制,即使在其比較殘酷的統治時期也絕對無法與中共的邪惡統治相比。中共是個極權政黨,與德國納粹、(俄)蘇聯共產黨本質相同,但沒有人能把中共的極權本質說透徹、說清楚。只有《九評》把中共的極權邪靈邪教本質說透徹、說清楚了。《九評》指出,共產黨是以暴力和謊言奪取和維持政權的附體邪靈,中共的起家歷史是逐步完善其集「邪、騙、煽、斗、搶、痞、間、滅、控」中外邪惡之大全的過程,中共建政以後的土地改革、工商改造、取締會道門和鎮壓宗教、反右運動、大躍進、文化大革命歷次運動是逐步消滅和改造一切不利於其統治的社會階層和人士的恐怖暴政歷史,中共是與人斗、與地斗、與天斗、反人類、反自然、反宇宙的邪惡力量,中共有組織、有計劃、有系統的暴力破壞儒釋道民族傳統文化是為了強制洗腦灌輸黨文化為其邪惡統治服務,中共是一個漠視生命、殺人如麻的嗜血邪靈,中共是與一切正教正信為敵、具足一切邪教特徵的邪教,中共鎮壓「六四」學生運動、鎮壓「真善忍」法輪功讓人們再次認識到中共的改革開放並未改變其邪惡秉性。《九評》指出,中共邪靈天生反宇宙、反人類,因此始終面臨生存危機,始終要靠暴力恐怖和謊言洗腦來維持其邪惡統治;中共沒有任何原則,中共可以隨時變換任何統治手法,唯一不變的就是維持其政權統治。有人說《九評》的語言也有中共階級鬥爭的風格,此言大謬!中共是個魔鬼邪靈,《九評》的語言、《九評》音頻視頻的語氣,都不帶有任何中共黨文化的因素,而只是客觀、準確、平和的描述和分析了中共的所作所為。

《九評》最透徹的解釋了中共興起、建政和維持暴政的根本原因。在社會學上,人們通常用權力、制度和觀念來解釋組織和制度的興衰存亡。《九評》最徹底的揭露了中共的邪惡本質,也解釋了中共興起、建政和維持暴政的根本原因。《九評》語言通俗,客觀生動,更容易讓人讀懂、接受和廣泛傳播,也具有更大的影響力。中共之所以興起、建政和維持暴政,就是因為中共成功實施了暴力與物質控制(例如黨指揮槍、消滅私有制)、組織與制度控制(例如建立基層政權、消滅民間組織)、觀念與精神控制(例如控制信息流動、破壞傳統文化)。中共的統治看似非常粗糙、流氓、愚蠢,但卻不乏狡猾、精緻、精準。許多學者都指出,中共之所以能在與國民黨之間的長期鬥爭中最終勝出,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國民黨在組織控制和精神控制上遠遠不及中共,始終沒有達到中共那種沒有任何底線的全面控制和絕對領導。這是中共歷經種種生存危機而能生存下來的鬥爭經驗和成功法寶。因此,只要中共還是中共,就絕對不會放棄這三個方面的有效控制。事實證明,改革開放至今,中共的暴力與物質控制、組織與制度控制、觀念與精神控制在表現形式上雖然有所變化,但其本質卻沒有任何改變。中共今天為什麼時刻警惕防範各種境內外敵對勢力?因為它當年就是打入國民黨內部的敵對勢力,它成功附體於國民黨,並最終打敗了國民黨。中共真會復興儒家傳統文化?不會,因為真儒家必然是反對共產邪黨的,而反對中共邪黨統治的,中共都不會接受,所以,不過是再次附體儒家、利用儒家。有人建議先搞司法獨立、基層自治、民間自治,有人建議軍隊國家化、放開黨禁報禁、放開結社和言論自由,然而,中共都不會接受,因為這都將從根本上挑戰中共的暴力控制、組織控制和觀念控制。中共為什麼時刻強調黨對軍隊的絕對領導?中共為什麼堅持黨對依法治國的領導?中共為什麼強調「五不搞」、「七不講」?就是因為所有這些領域的改革都將在根本上觸動中共的統治地位,放開其中任何一個領域對中共都將是致命的,都會牽一髮而動全身,都將動搖中共的權力、組織和觀念控制基礎,都將導致中共的最終解體滅亡。所以,任何領域的所謂改革都必然堅持黨的領導,都不能動搖黨的領導,這是由中共的本質所決定的。

《九評》最清醒的指明了中華民族走向美好未來的可行道路。如今,中共窮途末路、氣數已盡,大國崛起的虛假包裝掩蓋不了其腐爛透頂和解體命運。但是,仍然有人受中共洗腦欺騙,對中共認識不清,對中共抱有幻想,期待中共改良。《九評》揭穿了中共的謊言,揭露了中共秉性不改的邪惡本質。無數殘酷的事實表明,中共是個十惡俱全的邪靈附體,任何人都不能對中共抱有任何幻想,否則終將為其所騙受其所害。《九評》指出,「沒有了中國共產黨,才能有新中國;沒有了中國共產黨,中國才會有希望;沒有了中國共產黨,正義善良的中國人民一定會重塑歷史的輝煌。」那麼,如何解體中共?最好的可行的辦法是,廣傳《九評》,認清中共邪黨的本質,從心靈上清除共產邪靈的毒害和控制,退出中共黨、團、隊;廣傳《神韻》,用純真、純善、純美的中華神傳文化,凈化心靈,復甦人性的善念和良知。隨著越來越多的人們認清中共邪黨、退出中共邪黨、不受中共邪黨操控,中共的暴力與物質控制、組織與制度控制就將徒有空殼、運轉不靈、失去效力,而中共的解體則必將順天應人、水到渠成!正如《九評》所說,「雖然中共表面上擁有國家一切資源和暴力機器,但是如果我們每個人能夠相信真理的力量,堅守我們的道德,中共邪靈將失去存身之處,一切資源都將有可能瞬間回到正義的手中,那也就是我們民族重生的時刻。」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