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翔:佔中加速北京在香港強推「一國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4年11月20日訊】香港著名媒體人程翔,11月13日在《信報》論壇發表文章:中央將加強對香港「一國化」,分析「一國兩制」政策本身固有的深刻矛盾,在本次佔中運動中爆發出來,而爆發的結果是,中共將在香港強推「一國化」。

程翔分析「一國兩制」中包含著很多甚至是對立、不可調和的矛盾,而中港對「一國兩制」的理解與期望差距很大,通過佔中運動,這些矛盾暴露出來,直接導致的結果是,讓中共「作為矛盾中強勢的一方,很自然地會把它的那一套強加給香港。」

程翔點出,中共不重視民意,不看中人心,從其在香港強推的國民教育、奪回管治權等,就可以看出其「經常要把內地意識形態和政治制度的一些做法引入香港」,並迫使香港人喊出「捍衛我城」。

程翔巧妙地使用一個圖表,簡單地展示出問題的實質,那就是「白皮書》已經悄悄奪走我們的行政管理權」。

「後佔中」時期的京港關係蠡測(上)
(原文登載於《信報》論壇)
「佔中」(及從中衍化出來的「雨傘運動」)雖然仍然未有了期,但已經可以預期,經此一役,中央和香港特區的關係就出現一些深刻的、不利於雙方發展的變化,一是:北京將會更強勢地對香港實行「一國化」;二是:香港的本土意識將孕育更嚴重的分離主義。本文先集中談前者。

「一國兩制」本身就包含了很深刻的矛盾,這些矛盾甚至是對立的、不可調和的,它們主要體現在意識形態、政治、與法律制度上。過去,雙方潛在的矛盾,還沒有爆發出來,所以大家還可以勉強相處。這次「佔中」把雙方之間不可調和的矛盾集中爆發出來。因此,中央作為矛盾中強勢的一方,很自然地會把它的那一套強加給香港。

我們不妨看看在「一國兩制」的架構下中央和香港特區互相不同的側重點。為說明問題,這些不同側重點可以表列如下:

從上表我們可以看到,在政治領域,中央是強調「一國」的,「兩制」只適用於經濟領域。不知道讀者有沒有注意到,每當中共談到「兩制」時,它總是說「資本主義經濟制度」,從來沒有說「資本主義政治制度」。可見得,它的「兩制」,只適用於經濟領域。經濟領域實行「兩制」,它是歡迎的。為什麼?因為經濟上兩制,對中央有好處,它可以在社會主義制度之外多一個資本主義的經濟制度供它靈活使用(例如即將試行的「滬港通」),使它盡得兩制的好處和方便。但一涉及政治問題,它就總強調「一國」、強調「國情」、強調不照搬外國制度。

但是,從香港的角度看,香港樂意見到在經濟領域實行「一國」,因為這樣將大大擴充香港的市場。但卻不願意在政治領域實行「一國」化,因為這會危及我們非常珍惜的自由和法治。所以我們極力希望政治上嚴格保持「兩制」化。

「一國兩制」的實踐,在經濟領域成績斐然,這是因為中央願意接受一個有別於己的異體(即接受「兩制」),而香港願意接受一個大大擴充的市場(即接受「一國」),雙方的利益基本上是一致的,所以這方面的矛盾不大。

但是在政治領域,「一國兩制」的實踐就乏善可陳。回歸十七年來,頻頻發生危機。關鍵原因就是香港不願意接受大陸式的統治(很多市民根本就是為逃避大陸式統治而避秦南逃的),但是,中央偏偏要在政治問題上有意無意間,或者自覺不自覺間把它的意識形態和政治主張伸延到香港來,造成大陸一制對香港一制的事實上的侵略。這就不可避免地造成雙方的嚴重衝突。以這次「佔中」為例,它就是要把社會主義式的選舉制度強加給香港,才導致這次嚴重對抗事件。

十七年來,中央老是覺得1997年的回歸只是法理上的回歸,不是政權的回歸,更不是人心的回歸,所以先後在2007年提出要在香港推動國民教育(以強化香港人的國民意識),以及在2008年提出建立第二支管治隊伍(以奪取回管治權)。正是這種心態,令它經常要把內地意識形態和政治制度的一些做法引入香港。這在客觀上就造成是以大陸的一制「侵略」香港的另一制。為抗衡這種制度的侵略,香港人被迫奮起喊出「捍衛我城」這句口號,終於導致這場「雨傘運動」。

進入「後佔中」時期,筆者相信中央將會在香港更全面地、更強悍地、更剛烈地在香港落實「一國」的原則。這可以從最近一系列事件看得出來:例如:

– 田北俊被撤政協委員職務,
– 本地富豪遭中共公開點名,
– 面對數十萬市民參與的「雨傘運動」,決定「不妥協」的方針,
– 人大常委的831決議根本完全不考慮香港人意見(哪怕是自己嫡系部隊如民建聯和工聯會的方案都排拒在外),
– 強勢支持一個在香港毫無民望、毫無本土支持力的特首,
– 強勢打壓不同政見(例如李飛坦言:831決議就是要排除泛民參選、「就是要去到盡」)
– 橫蠻不講道理(例如明明《基本法》沒有「愛國愛港」四字,李飛竟然可以說是「字裏行間」有、當被要求界定「愛國愛港」定義時,李飛竟然說:「盡在不言中」,這些答案反映出中央的態度根本就是「老子我說了算」的態度)。

所以,「佔中」之後,中共可能在政治上重整香港,趁勢奪回香港的「治權」,實現所謂的「第二次回歸」,以補第一次回歸(法理回歸、治權未回歸)的「缺陷」。

事實上,這是有跡可尋的,大家只要細心比較一下白皮書和《中英聯合聲明》和《基本法》,就不難看出:

從上表可以看出,《白皮書》已經悄悄奪走我們的行政管理權了。這就是為「第二次回歸」作準備。

相關鏈接:
程翔:佔中深化本土意識 或加劇分離主義

責任編輯:任浩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