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污血案20年不查處還倒打一耙 國際艾滋病日五問黨中央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發生於1990年代初的河南污血案已經20年,儘管鐵案如山,但因高層插手,法外干預,十八大前不查處,十八後依然如故。更詭異的是,第一和第二責任人不僅未被問責,反而在後台羽翼下雙雙平步青雲,其中一位還「帶病提拔」當上總理,登上權力巔峰。河南幾十萬「血漿經濟」受害者,病的病,死的死,猶如踩在腳下的草芥和螞蟻,忍受重大瘟疫洗劫後,上訪討說法又被栽贓陷害,或拘留或坐牢。面對助紂為虐的倒行逆施,國際艾滋病日受害者有理由問責黨中央,我們何罪之有,後娘養的孩子,受盡辱沒和欺凌!

一問黨中央:為何對全球最大河南污血案置若罔聞不查處

1992年至1998年期間先擔任河南省省長後任省委書記的李長春,因慫恿省衛生廳廳長劉全喜推行「血漿經濟」,疫情發生後又蓄意隱瞞,導致艾滋病毒大面積擴散。1998年至2004年期間先擔任河南省省長後任省委書記的李克強,因繼承李長春隱瞞疫情衣缽並變本加厲打擊舉報者,導致本可以有效控制卻演變為失去控制的艾滋病大流行,製造了當代絕非天災而是地地道道人禍的大災難。

在此應特別提及的是,1981年6月美國發現首例艾滋病後的二三年間,法國、加拿大、日本等多個國家曾先後發生因輸血感染艾滋病毒以及乙肝和丙肝病毒的重大事件,10年後的河南如果記取前車之鑒,嚴格血液管理,完全可以避免重蹈覆轍的悲劇重演。可是河南省卻我行我素,一意孤行,竟將動員農民賣血作為衛生系統創收的第三產業大力推動,發生了比任何國家都更加嚴重的污血案。上述發生污血案的國家對責任人都無一例外地既判刑又罰款,並給予受害者優厚的國家賠償。然而更加嚴重的河南污血案卻獨而不群,還將上訪告狀者視為眼中釘、肉中刺,瘋狂打壓。

二問黨中央:為何對創造多個世界之最的河南污血案視若無睹不追究

創造多個的世界之最,一是受害人數多。根據河南省衛生系統知情者和省市兩級紀委官員以及其他機關幹部多起舉報,又有「中國民間防艾第一人」之稱的醫學教授高耀潔親身經歷的河南艾滋病從發生、發展到氾濫成災全過程記述而出版的《血災10000封信》《中國艾滋病調查》等專著和她實地抓拍的1000多幅照片,都以無可辯駁的事實披露了1992年至19995年河南「血漿經濟」高峰期間的實情。他們提供的數據顯示,那幾年參加賣血的農民至少有一二百萬,賣血感染艾滋病毒人數多得驚人。就是以時任衛生部長張文康2002年12月在全國人大常委會上所說「我國1995年前後因不規範和非法采供血活動造成的艾滋病傳播,重點農村供血漿人員的感染率一般為10%—20%,最高達60%」為依據,僅取其中間值30%計算,河南感染人數至少三、五十萬,其中很多艾滋病毒感染者還同時是乙肝和丙肝雙重感染者。河南感染者死亡率多為30%至60%,也以30%計算,至少有10萬感染者死於非命,長眠荒野。河南省就是以這樣慘痛代價創造了艾滋病大流行第一個世界之最。

二是隱瞞疫情時間長。河南省從1990年代初發生因賣血導致艾滋病毒大面積傳播時起就謊報瞞報,蓄意隱瞞長達20年,衛生部因不敢得罪二位高官也幫助說假話,創造了公共安全領域隱瞞重大衛生災難第二個世界之最。

三是河南污血案發生20年至今竟無人對此負責還是一個無頭案。河南艾滋病大流行的主要責任人如同癩痢頭頂上明擺著的虱子,可是第一責任人李長春和第二責任人李克強至今都不認錯,人格掃地,創造了重大安全事故有錯不認錯的第三個世界之最。

三問黨中央:為何對突破多個「零容忍」的河南污血案放其一馬、任其逍遙法外成為漏網之魚

突破多個的「零容忍」,一是突破重大疫情必須第一時間公示於眾的「零容忍」。正因為疫情發生後第一時間就不對外公開,令河南民眾因毫不知情失去防範意識,引發三種不該發生的險情接踵而至。一是在賣血風潮已猖獗的1995年該「剎閘」時不「剎閘」,導致更多農民在疫情失控後繼續賣血,加劇了疫情惡化;二是因信息不透明,絕大多數賣血者既不知道自己已是艾滋病毒攜帶者又不知道採取預防措施,導致不計其數的夫妻間和母嬰間傳播,產生了非賣血而是家庭內傳染的第二個受害群體;三是同樣因為不知情喪失警惕,在此期間又導致數量相當多的因分娩和各種疾病輸了被艾滋病毒污染的血成為感染艾滋病毒的第三個感染群體。由於突破不在第一時間公開疫情的「零容忍」,艾滋病就這樣在中原大地像滾雪球一樣氾濫成災。

二是突破凡發生重大安全事故不得隱瞞必須於第一時間進行責任追究的「零容忍」。《國務院關於特大安全事故行政責任追究的規定》強調:「特大安全事故發生後,按照國家有關規定組織調查組應對事故進行調查,事故調查工作應當自事故發生之日起60日內完成。」可是國務院自己制定的法規都不踐行而是踐踏,20年來從沒有組織調查組對河南艾滋病事件進行調查。更不可思議的是,前兩屆國家主席江澤民和胡錦濤本應以幾十萬受害的艾滋病患者為重,嚴肅查處製造罪惡和災難的肇事者,然而竟坐在蓋子上阻撓查處,充當保護神。這與韓國發生沉船事故後總統道歉,總理辭職,並對399名相關人員立案調查、154名責任人被逮捕、棄船而逃的船長李俊錫被判處有期徒刑36年形成鮮明反差。正是突破這一「零容忍」,無數鮮活的生命眼睜睜地被艾滋病毒一個個吞噬掉,成了突破「零容忍」的替死鬼。

三是突破應及時給予三五十萬艾滋病毒感染者做艾滋病毒檢測和不失時機地對感染者進行救治的「零容忍」。特別是疫情於1995年爆發後的幾年間,河南省和中央主管部門都沒有組織醫務力量對一二百萬賣血者及時進行艾滋病毒檢測做到早發現早治療,以至喪失早期最佳治療時機導致眾多患者病情由輕變重,重篤病人在恐懼和迷茫中死亡,出現了全球罕見的艾滋病毒高感染率和高死亡率。

在此還要說的是,1995至2004年期間,在疫情最嚴重的豫東南一帶出現了村民廣為流傳的一種甚麼藥都治不好、死亡率高得驚人的「怪病」驚恐萬狀,於是紛紛跑到臨近的湖北省和北京求醫。1999年9月是武漢中南醫院桂希恩和北京佑安醫院張可兩位艾滋病專家依病人之邀,自費利用週末假期進入河南省上蔡和新蔡等縣進行艾滋病毒檢測,這才揭開那裏多年一直當感冒發燒治療的所謂「怪病」就是艾滋病。怪異的是,河南省因懼怕外省專家的闖入會洩露河南嚴重的艾滋病疫情,又怕嚴重疫情影響招商引資,河南省衛生廳竟寫信要求衛生部轉給張可所在的北京佑安醫院,制止張可再來河南,衛生部照轉不誤;桂希恩也被上蔡縣宣佈為不受歡迎的人四年的救援活動就此中止。河南省和衛生部不組織力量救助還拒絕外援,對急需救助的患者本應雪中送炭卻雪上加霜,演繹了不可告人的突破「零容忍」的卑鄙勾當。

四問黨中央:為何不制裁河南血禍罪魁禍首反而對舉報者和受害者倒打一耙、嫁禍於人

1995年河南艾滋病疫情爆發後,最先站出來大膽舉報的王淑平、高耀潔和萬延海因揭揭露被李長春和李克強隱瞞得天衣無縫的疫情如同捅了馬蜂窩,遭到意想不到的迫害,僅以時年80高齡的高耀潔的遭遇為例。這位醫學教授不畏強權,1996至1999年在李長春和李克強兩屆政府的高壓下,深入到上百個艾滋病村,走訪上千位艾滋病患者,還與上萬名受害者信件溝通,寫出並出版《我的防艾路》等10多部揭露河南血禍的專著,為幾十萬受害者鳴冤吶喊,受到國際組織和媒體高度評價稱之為抗艾英雄。在她獲得的10多個獎項中,包括獲中央電視台評選的「感動中國2003年年度人物」殊榮,被譽為「中國民間防艾第一人」。然而李長春和李克強兩屆政府懼怕她說出令當局非常難堪的話容不得她的存在,倚權仗勢將其軟禁家中直至攆出國門。

對上訪討說法的受害者打壓更為凶慘,僅舉三例為證。

二是同樣發生在寧陵縣亦因分娩輸血感染艾滋病毒的產婦趙鳳霞遭受到冤上加冤的打壓。她23歲生第一胎輸血感染艾滋病毒後同時感染給孩子,夫妻間又傳染給丈夫,每天能掙幾百元的泥瓦匠丈夫因不治病亡又失去家庭主要經濟來源。遭受人生如此重大打擊的年輕寡婦趙鳳霞為討說法上訪維權,被寧陵縣法院以莫須有的「敲詐勒索」罪判刑二年緩刑三年。判刑的理由,一是寧陵縣婦幼保健院為掩蓋罪責故意以找不到趙鳳霞病歷為由反誣她是對婦幼保健院敲詐勒索,法院偏聽偏信婦幼保健院一面之詞確認敲詐勒索罪成立。二是該縣那幾年因給200多名產婦輸了被艾滋病毒污染的血感染艾滋病毒,而且多發生在縣婦幼保健院,這在全球絕無僅有。為壓制上訪潮,縣衛生局每年都給受害者千八百元臨時補助以封口。趙鳳霞總計得到9000元,判決時竟將趙鳳霞所得的臨時救助篡改為蓄意向政府敲詐勒索也強加給她。趙鳳霞一再怒吼「冤死我了,太欺負人了」,但百口莫辯。 司法部門為給河南血禍罪魁禍首抬轎子盡犬馬之勞,就這樣以編織的欲加之罪對受害者敲骨吸髓。

三是今年5月河南省汝州市在中央巡視組巡視期間不知從哪來的底氣,一次性給5名上訪者判刑。這4女1男上訪者中,兩位是為賣血感染艾滋病毒已經病亡的丈夫討說法的寡婦,一位是做人工流產手術輸血感染艾滋病毒要求追究責任的,她們上訪討說法本無可厚非,但當局則以涉嫌尋釁滋事罪被分別判三緩五和判二緩三的重刑,逮捕時既戴黑頭套又背拷。還不堪忍受的是,司法部門不容辯護,強迫他們必須解聘律師,否則別想走出拘留所。為了儘快與家人團居,他們違心地簽字了;沒過幾天警方又讓他們在判決之前必須應允先簽下表示願意無條件接受判決的字據,才有望「從寬處理」,在警方脅迫下他們又違心簽字了。2014年春節,他們想,大年初一總會以比往常吃得熱乎一些,可是都午間了還不送早飯,天都黑了沒有送早飯又不送午飯。他們使勁敲監室鐵門,咆哮如雷「餓死人了」!送飯的姍姍而來說,「我們過大年把你們給忘了。」司法部門如此窮凶極惡,4女子在拘留期間兩度絕食,另一男子兩度自殺,此乃人性泯滅和生靈塗炭的現代標本。

河南省因上訪被刑拘和判刑的,都是在《天大地大不如黨的恩情大》歌聲中長大的,因第一和第二負罪者至今一不認錯二不擔責三不賠禮道歉,黨中央又不追究還護犢子,受害者怨聲載道,他們在悲慘的世界過著不如牛馬的非人生活。李克強曾獲得北大法學學士學位,本應學為人師,行為世範,可是面對河南如此踐踏法治他卻泰然自若。受害者下地獄,負罪的現總理則坐747大專機飛上天周遊列國,這種畸形的社會狀態,是奴隸主對奴隸生殺予奪的反祖。

五問黨中央:中央進駐河南巡視組打虎還是放虎歸山

2014年3月28日至5月27日,中央第八巡視組對河南省進行為期兩個月的巡視,本應將發生於90年代舉世矚目的艾滋病災難堪稱「國殤」列為此次巡視一大焦點,然而事與願違。當數十萬河南「血漿經濟」受害者聞訊中央巡視組進駐河南時欣喜若狂:「青天大老爺來了,我們有救了!」但因中紀委事先定調子劃框框,巡視中竟將世界最大的河南污血案排除在外,反饋巡視結果時隻字不提河南艾滋病大流行。受害者誤把中央巡視組視為青天大老爺大受其當,如夢初醒方知原來是虛晃一槍的大騙局。

如此以打虎為名行縱虎歸山之實的洋洋大觀一幕,令人大跌眼鏡,五味雜陳。

其一、中央第八巡視組對河南血禍走過場的巡視,絕非該巡視組自行其事,當然聽命於中紀委,中紀委背後必有神通廣大的高人指點,從而導演出巡視是假,掩蓋河南血禍黑幕是真的鬧劇。此等掩耳盜鈴的「駝鳥政策」,到頭來只能弄巧成拙。一個謊言需要更多的謊言來圓場。但不管怎樣謊騙,都無法抹去那段血腥歷史欲蓋彌彰。

其二、河南污血案已經隱瞞20年,本已罪不容誅,罄竹難書了,然而被國人視為廉潔偶像的中紀委也加入保駕李長春和李克強的大合唱,無疑錯上加錯,罪不可赦了。從中央巡視組光天化日之下掩蔽其罪孽以換取現總理的歡欣不難看出,包庇河南血禍罪魁禍首,特別是袒護現總理李克強勢力之強大,至今黨中央沒有人敢觸動一下河南血禍罪魁禍首一根毫毛。李克強負罪逃避追究並非首次。他主政河南期間的2003年,3月間河南焦作市一家錄像廳大火造成74人死亡後, 10月洛陽市又一家歌舞廳大火造成309人死亡,是幾十年來最嚴重的第二樁大火,劣跡斑斑的他那時就有後台保護未被問責,如今又由堂而皇之的中央巡視組出面護駕,從而造就了又一位特殊公民。官官相護的沉痾痼疾,可謂盤根錯節,樹大根深。此種情況下河南「血漿經濟」受害者要想打贏這場官司,那是蚍蜉撼樹,與虎謀皮。

其三、蓄意為河血禍罪魁禍首「鹹魚翻身」早已有之。兩三年前就有人打著「艾滋病人權論壇」旗號,竟鬼迷心竅地亮出河南艾滋病大流行「無過錯」論,並把應給予受害者的賠償改為不追究過錯的「無過錯補償",他們就這樣把幾十萬「血漿經濟」受害者全給出賣了,妄圖把河南這一重大案件戲劇性的變為無需有人負責的「無過錯」,讓應該被追究刑責的河南血禍罪魁禍首輕而易舉地「金蟬脫殼」來個大翻盤。挑頭提出這一怪論的不是別人,而是當時在衛生部主管艾滋病防治工作的副部級高官和主管防治艾滋病司局的負責人。他們提出「無過錯」論,一是通過偷換概念妄圖將李長春和李克強欠下的河南血禍債一筆勾銷,暗藏的另一玄機則是為自己在這一事件中因嚴重瀆職和包庇「艾滋廳長」劉全喜導致疫情惡化開脫罪責,這與中央第八巡視組為李長春和李克強「鹹魚翻身」是一脈相承的雙胞胎。

韓國總統在追悼沉船事故死者的會上說,「在災難襲來應選擇站在理性一邊,文明一邊,人民一邊。」由於價值取向有別,中國則站在受害者的對立面,身處苦海的河南省幾十萬無辜者,只能無助地在死亡線上苦苦掙扎。這種千夫所指的人性沉淪,是河南污血案至今無人認錯、無人負責、中央也無人追究「三關失守」成為無頭案的道德根源。至於高層某些人為甚麼以犧牲幾十萬受害者的生命和幸福為代價,死乞白賴地掩蓋河南艾滋病黑幕;又為甚麼在打虎運動中捨棄命運被捉弄的幾十萬後娘養的孩子癡狂地死保李克強,放虎歸山,我還說不明白,指點吧。

人可欺,天不可欺,舉頭三尺有神明

疾風知勁草,路遙知馬力。衷心期望置個人生死和譭譽無所謂又敢於擔當的習總書記,六親不認,大義凜然,也不為河南污血案「揹黑鍋」,在依法治國的大環境中順應民意,先拿20年沒有查處的河南污血案「開刀問斬」,令負罪者在青龍偃月刀下神鬼皆愁;讓幾十萬「血漿經濟」受害者多年來「一立案二問責三給予受害者國家賠償的中國夢」,夢想成真。茲建議四點如下:

一、根據《國務院關於特大安全事故行政責任追究的規定》中有關「事故調查工作應當自事故發生之日起60日內完成」的要求,絕不應再拖延而是當即成立由中央主要領導掛帥和各有關部門參加的「國務院河南污血案專案組」,全方位啟動各項調查工作。

二、根據十八大四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於全面推進依法治國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要對河南污血案罪魁禍首和包庇他們的後台進行領導責任倒查追究;對給予受害的上訪者刑事拘留和判刑的決策人亦應責任倒查。

三、參照近些年發生的如河南省毒奶粉事件,山西等礦難和「7•23」溫州鐵路事故等重大安全事故給予受害者的賠償,並借鑒法國、加拿大、德國和日本等國污血案給予感染艾滋病毒和乙肝及丙肝患者賠償原則,制定給予河南污血案受害者及死者家屬賠償方案。對非法拘留和判刑的身心受到嚴重摧殘的無辜者亦應依據刑法另予賠償。

四、有鑒於受害者遭遇痛苦時日太久,遲到的正義又可望而不可及,他們中的很多人年紀漸老、身體日衰且病情不穩定又多處於艾滋病晚期,已不能再無限期地煎熬下去等待那不知猴年馬月才能獲得姍姍來遲的國家賠償那一天。出於人道,在對事故問責過程中應把給予受害者及死者家屬的國家賠償先行賠付,以求他們生活和生命質量早點有所改善而頤養天年。

以上能如此,作為第一步,應先給被刑事拘留和判刑的受害者沉冤昭雪,並刻不容緩地讓汝州市仍在服刑的5名蒙冤者恢復人身自由,2015年春節讓他們歡歡喜喜過大年。第二步,在2015年春「兩會」期間出台給予「血漿經濟」所有受害者及死者家屬國家賠償方案,讓他們從維穩對象的怪圈中解放出來,恢復名譽以安居樂業。在此前提下,如果李克強能認個錯,受害者能得到賠償,他不妨繼續當總理;有錯認錯是好漢,拒絕認錯就下台。

我多年來所有舉報文責自負,承擔法律責任。今日此文最後4點建議,系年齡80有2、黨齡60有2實名舉報者國際艾滋病日致黨中央之諫言。依法查處河南污血案是面鏡子,能否查處則是檢驗依法治國的試金石。讓我們翹首以待,羊年春暖花開日,撥開雲霧見青天。

原中國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長 陳秉中
2014年11月26日
電子郵箱 chbzh2014@126.com

相關文章
評論